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知识分子 > 文章归档 > 2018年九月
2018年09月30日 08:34

“数说诺奖”之一:“老龄化”尽显,美国“一枝独秀”

“数说诺奖”之一:“老龄化”尽显,美国“一枝独秀”
编者按
2018年诺贝尔自然科学奖即将于10月1日-3日揭晓,今年的诺奖会垂青哪些工作和研究者?又会颁给哪个领域?知识分子推出系列诺奖预热文章,旨在诺奖揭晓前为读者提供参考。其中,知识分子联合腾讯新闻及数可视,打造“数说诺奖”系列,以可视化的形式将诺奖相关的数据呈现给每一位读者。
 
本篇文章,让我们鸟瞰一下整个诺贝尔奖的整体情况。
 
 
从图中可以看出,自1901年诺贝尔奖首次颁发以来,总计颁发了585次,共有923人获奖。其中,颁奖次数最多的是诺贝尔物理学奖,达111次;最少的是诺贝尔经济学奖,仅49次。而获奖总......
阅读全文>>
2018年09月30日 08:34

潘建伟:一团和气是科学发展的大忌

潘建伟:一团和气是科学发展的大忌
编者按:
什么是科学精神?如何推动中国的创新发展?2018年9月26日,在《知识分子》和《科技日报》联合主办的“科学精神在中国”主题论坛上,中国科学技术大学教授潘建伟指出,科学精神最重要的是无功利心,由兴趣和好奇心驱动的无功利的行为,同时包括质疑精神和实证精神。潘建伟认为,要实现创新,培养出杰出的人才,我们应该回到传统文化的从容和自信,同时摒弃中庸之道,变得aggressive一些,能够当面批评。
 
讲者 | 潘建伟(中国科学技术大学教授)
整理 | 张    欢
 
感谢“科学精神在中国”论坛的邀请,我......
阅读全文>>
2018年09月29日 08:00

饶毅:科学精神与中国走向世界

饶毅:科学精神与中国走向世界
讲者 | 饶毅(北京大学教授)
今天的“科学精神在中国”论坛,我想讲两点,都与科学精神有关。第一点科学精神与中国科技体制;第二点是科学精神与中国走向世界。
 
我们都知道科技体制和其他体制一样,对我们中国的发展非常重要,科技体制对我们中国的科学和技术的不断发展非常重要。很长时期经过很多人努力改革我们的科技体制。其中有一个简单的问题,什么时候科技体制改革到位。这个问题的回答有两层:第一,科技体制的改革是一个永恒的,随着不同的时间、空间,科技体制需要不断地调整,这是从长远来说。第二,在一定时间和地点,科技体制改到一定的模式,应该到位了。
阅读全文>>
2018年09月29日 08:00

89岁老男孩:我已经没有什么可以失去

89岁老男孩:我已经没有什么可以失去
撰文 | 杨枭
责编 | 程莉
迈克尔·阿蒂亚(Micheal Atiyah),英国数学家,被誉为世界上最伟大的数学家之一,因为近来宣称证明了黎曼猜想而处在舆论的风口浪尖。尽管诸多人质疑,但我们可以看到,他是一位89岁的老人,更像是一位在海滩上拾贝壳的小男孩,对未知依然充满了热情。
►图片来源:牛顿研究院官网
 
20世纪最伟大的数学家之一
 
阿蒂亚的早期工作主要集中在代数几何领域。
 
1959年,受亚历山大·格罗滕迪克(Alexander Grothendieck,......
阅读全文>>
2018年09月28日 08:01

屡遭性别歧视,她携夫获诺奖笑傲人生

屡遭性别歧视,她携夫获诺奖笑傲人生
撰文 | 梁希同
责编 | 程    莉
卡尔·科里(Carl Cori)和格蒂·科里(Gerty Cori)夫妇1947年获得了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成为了圣路易斯·华盛顿大学的第五和第六位诺贝尔获奖者。职场性别歧视也贯穿格蒂的一生,但她从未被此打倒。
逃离欧洲
 
格蒂和卡尔·科里都于1896年出生在的布拉格(当时属奥匈帝国,现属捷克)的奥地利家庭。卡尔出身学术世家,他的父亲是一个海洋生物研究站的所长。格蒂也是在她做儿科教授的叔叔的鼓励下学了医学。
 
两人第一次见面是在1914年,当时他......
阅读全文>>
2018年09月26日 08:00

中秋月:究竟是中国的圆,还是外国的圆? | “点滴”专栏

中秋月:究竟是中国的圆,还是外国的圆? | “点滴”专栏
点 滴
一直想记下多年来身边发生的一些小事,
以此回忆故事中的朋友和过去的岁月。
 
撰文 | 夏志宏
 
今天是农历八月十五,中秋节。在欣赏中秋明月和美味月饼的时候,不禁想起几句俗话,“十五的月亮十六圆”,“外国的月亮比中国的圆”。我们不妨从科学的角度来调侃一下,看有无道理。
 
农历是按照月球绕地球运转和地球绕太阳运转周期来决定的。月球运转周期大约是29.53天,所以农历每个月大概有一半是29天(小月)......
阅读全文>>
2018年09月25日 10:20

为了解脑机接口,我洗了两次头

为了解脑机接口,我洗了两次头
撰文 | 蒋海宇
责编 | 陈晓雪
“您去把头洗了。”工作人员给我递来一张毛巾,一小袋洗发露。
 
他不叫托尼,我也不是要做发型。我在2018年世界机器人大会上的脑机接口展厅里,想要亲自尝试一下脑机接口究竟是怎么回事。
►展厅里有不同的展位,清华的“基于稳态视觉诱发(SSVEP)”的脑机接口打字系统的迎客超模非常吸引人。
 
工作人员的名字叫杨晨,是清华大学脑机接口研究组的一名博士生。这个研究组希望能通过这套打字系统帮助全身瘫痪的渐冻人表达内心的想法,和......
阅读全文>>
2018年09月25日 08:00

幽门螺旋杆菌疫苗——人们最期待的疫苗

幽门螺旋杆菌疫苗——人们最期待的疫苗
撰文  | 金冲飞(美国Brookdale大学医院和医学中心内科医生)
听说过好多种类的疫苗,但是似乎没有听说过幽门螺旋杆菌疫苗。是小朋友要打?青少年要打?还是中老年人要打?之所以您还没有听说过幽门螺旋杆菌疫苗,是因为目前市场上尚无成熟的幽门螺旋杆菌疫苗。
幽门螺旋杆菌长什么样?  
 
幽门螺旋杆菌早在1875年就被一德国科学家发现了,因为无法在容器中培植,所以就没有太多研究。长久以来,人们都认为胃炎、胃溃疡等疾病是因为吃辛辣食物,压力过大等因素所导致,没有任何细菌可以长时间在胃部强酸的环境下生存。直到1982年,两名澳大利亚的科学家Robi......
阅读全文>>
2018年09月24日 07:55

高锟诺奖演讲:《古沙递捷音》| 经典重温

高锟诺奖演讲:《古沙递捷音》| 经典重温
高锟(1933.11.4 -2018.9.23)。图片来源:诺奖官网
2018年9月23日,中秋节前一天,光纤通信专家、2009年诺贝尔物理学奖得主高锟(Charles Kuen Kao)在香港逝世,享年84岁。
 
高锟1933年出生于上海,1948年移居香港,1954年赴英国读书,1957年从伍尔维奇理工学院电子工程专业毕业。1965年,高锟在伦敦大学下属的伦敦大学学院(UCL)获得电机工程博士学位。
 
1964年,高锟提出在电话网络中以光代替电流,以玻璃纤维代替导线。1966年,高锟发表了题为《光频率介质纤维表面波导》的论文,开创性地提出只要解决好玻璃纯度和成分......
阅读全文>>
2018年09月24日 07:55

面对“沉没成本”的陷阱,你并不比小鼠高明

面对“沉没成本”的陷阱,你并不比小鼠高明
撰文 | 张    晗
责编 | 陈晓雪
生活中,经常有一些人苦苦忍受着不喜欢的专业、工作,甚至是糟糕的恋人,当你苦口婆心劝他们放手,往往得到的回应是“我都已经为之付出这么多了”。这种将已经付出的,而且不可收回的成本——沉没成本——纳入决策的行为,被称为“沉没成本谬误”。
最新的研究表明,不仅是人类,老鼠也会不知不觉掉入沉没成本的陷阱。7月13日的《科学》杂志刊登了美国明尼苏达大学A·大卫·拉德什(A. David Redish)团队的研究成果 [1],显示大鼠、小鼠和人类一样,已经花费在觅食任务中时间的越长,它们就越......
阅读全文>>
2018年09月23日 10:15

美国八旬教授性骚扰,高校处理方式惹争议

美国八旬教授性骚扰,高校处理方式惹争议
撰文 | 沈丹丽
责编 | 程    莉
9月15日,美国科学促进会(AAAS,《科学》杂志出版者)理事会通过一项政策,政策规定,从10月15日开始,证实违反职业道德的成员可能被剥夺荣誉,撤销其头衔,其中包括了性骚扰一项。最近因性骚扰或其他不当行为,而受到指控和其他相关制裁的AAAS成员包括著名遗传学家、加州大学尔湾分校教授弗朗西斯科·阿亚拉(Francisco Ayala,曾任AAAS主席)、哥伦比亚大学前教授托马斯·杰瑟尔(Thomas Jessell)、亚利桑那州坦佩校区的劳伦斯·克劳斯(Lawrence Krauss)等。其中最引人注目的是现年84岁、著作等身的遗传学家阿亚拉。
今年7......
阅读全文>>
2018年09月23日 08:13

檀香气味剂促头发生长;出生后的肠道菌群,或伴终身 | 科学FM

檀香气味剂促头发生长;出生后的肠道菌群,或伴终身 | 科学FM
撰文 | 黄华、冯水寒、宋宇铮
责编 | 惠家明
 
1. 檀香气味剂促进头发生长
 
现代社会中,脱发现象开始困扰越来越多的人群,而防脱、养发、生发等相关产品也是层出不穷。不过你是否能想到,气味竟然会与头发的生长产生联系呢?来自曼彻斯特大学的研究者发现,一种人工合成的檀香气味剂可以防脱生发。原来,人类头皮上的毛囊细胞也具有感知气味的受体蛋白,而这种檀香气味剂能借此渠道刺激毛囊细胞,减少细胞凋亡,增加细胞产生,从而延长毛发的生长。这一研究于9月18日在Nature Communications发表。
 
文章链接:<......
阅读全文>>
2018年09月22日 07:21

面对学术不端,德国是怎么做的

面对学术不端,德国是怎么做的
撰文 | 李可
责编 | 李娟
2016年5月,德国莱布尼茨老龄化研究所-弗里茨-利普曼恩研究所(FLI)所长卡尔·伦德·鲁道夫(Karl Lenhard Rudolph)的一篇学术论文被指控涉嫌存在数据操纵情况。随后,莱布尼茨协会和德国科学基金会(DFG)同时对此事展开了调查。
2017年6月13日,莱布尼茨协会对此次事件的调查结束,鲁道夫的学术不端行为被证实,主要涉及数据错误陈述、数据不足和违反监督职责,协会于当日对鲁道夫进行了书面谴责,并公布了对鲁道夫本人在协会内的权利限制和对其领导下的FLI的资助限制,以及要求问题论文撤稿等具体处理意见;同年10月,FLI宣布撤掉鲁道夫其所长职务......
阅读全文>>
2018年09月22日 07:21

线上聊得嗨,线下没话讲,这是咋回事?

线上聊得嗨,线下没话讲,这是咋回事?
撰文 | 陈力深(宾夕法尼亚大学博士后研究员)
近年,全球各地都兴起手机交友软件。中国的陌陌和探探十分流行,国外则有Tinder和Coffee Meets Bagel等。虽然大众或媒体对这类手机软件的刻板印象多为负面,认为它们是约炮工具,但无可否认,线上平台(包括交友网站和手机交友软件)渐渐成为寻找恋爱对象的主流途径。
 
社会学家Michael J. Rosenfeld和Reuben J. Thomas根据2010年美国全国代表性样本的调查发现,自1990年代中期,在线上认识恋爱对象的人数越来越多。在2010年的一项针对有伴侣者的调查中,超过20%的人是在线上认识他们的伴侣。
 
那么,与线下交......
阅读全文>>
2018年09月21日 07:55

谢宇:大数据,“大”就行了吗? | 专访

谢宇:大数据,“大”就行了吗? | 专访
不久前,美国普林斯顿大学教授、《知识分子》主编谢宇接受《严肃的人口学八卦组》专访,主要探讨了三个问题:
 
1. 现在似乎已经进入了大数据时代,大家很看重大数据,每个人都在谈论大数据,那么,社科研究应该怎么做或怎么看待大数据问题,大数据和传统研究数据的关系是什么?
 
2. 关于在新媒体时代,科学工作者应该如何面对大众的问题。对于公众号这种形式,科学工作者是否应该参与到对大众的科普中?
 
3. 关于人口学的发展问题,中国社会处在快速转型时期,中国的人口学发展也面临很多挑战,未来人口学的主要研究方向和重要研究议题有......
阅读全文>>
2018年09月21日 07:55

气候变化让台风来得更猛烈了吗?

气候变化让台风来得更猛烈了吗?
►台风山竹过境菲律宾海域,图片来自Wikipedia
撰文 | 杨枭
责编 | 程莉
 
近日,台风山竹过境东南亚以及华南多地,时速高达150公里,造成福建广东多个城市几乎全面停工 [1]。与此同时,飓风弗洛伦斯也在美国大陆上肆虐 [2]。
 
由于全球变暖导致的海洋温度升高,东亚以及大西洋沿岸的热带气旋越来越具有威胁性。这里所说的热带气旋,就是我们熟知的台风。
 
根据各地的习惯,热带气旋在不同地方有不同的名字,在西北太平洋及其沿岸我国所在的区域被称为台风,而大西洋和东北太平洋及其......
阅读全文>>
2018年09月20日 10:56

当你老了,人工智能还能认出你吗?

当你老了,人工智能还能认出你吗?
撰文 | 陈燕惠  
责编 | 程    莉
在影视剧中,我们常常看到这样的桥段——祖孙或者母女用同一个演员饰演来暗示他们之间的血缘关系,但事实上,从遗传学的角度看,人的相貌基因在遗传时总是遵循“相乘后再平均”法则的。因此直系亲属之间,所隔代数越多,长相的相似度是呈指数级递减的。
 
研究表明隔代直系亲属之间面部越来越中和,难以寻找祖辈之间明显的基因特征。此外,现在很多少数民族的特有面貌,也因为人类发展、血统发展而逐步消失,比方说彝族,一般认为都是瘦小精干,大眼睛,现在也出现了三角眼、高大粗壮体型。
 ......
阅读全文>>
2018年09月19日 10:20

夏志宏:军训的意义 | “点滴”专栏

夏志宏:军训的意义 | “点滴”专栏
点 滴
一直想记下多年来身边发生的一些小事,
以此回忆故事中的朋友和过去的岁月。
 
撰文 | 夏志宏
 
和国内其他大学一样,南方科技大学新生必须接受十天军训。以前觉得大学生军训莫名其妙,目睹了几次学生们从军训开营时的东倒西歪。到结营时的精神抖擞,我慢慢觉得军训很有意义,也很有必要。
 
现在很多高中生娇生惯养,进大学之前基本没有独立生活能力。新生进校时,有位母亲告诉我们,我含辛茹苦把孩子带大不容易,为了让儿子考上好......
阅读全文>>
2018年09月18日 08:07

周忠和:科学共同体的社会责任

周忠和:科学共同体的社会责任
撰文 | 周忠和
二十世纪以来,科学的发展极大推动了社会的进步,科学活动的组织与形式都发生了很大的改变,科学与社会的联系更加紧密,科学家的社会责任也在不断增加。科学家发挥社会责任,在我看来可以通过两个方面:一是作为科学家个人;二是通过所在的科学家群体,即科学共同体。
 
我今天不打算讨论科学家作为个人应当承担的社会责任,而是要侧重讲一讲科学共同体的社会责任:伴随科学的不断进步,作为科学家的群体——科学共同体的社会责任发生了哪些变化,并面临哪些挑战。接下来,我从四个方面来谈一谈自己的看法。
 
我要讲的第一个方面是......
阅读全文>>
2018年09月17日 08:00

非阿片类止痛药,解救“瘾”君子

非阿片类止痛药,解救“瘾”君子
撰文 | 李可
责编 | 程莉
疼!疼!疼!大概每个人有过这样的体验。
 
轻则眉头一皱,重则令人休克昏厥,疼痛的感觉与生俱来。2015年,国际疼痛研究协会(International Association for the Study of Pain ,IASP)将疼痛认定为一类正式的疾病并对其进行了分类。研究表明,全球每年有数以千万计的中度至重度疼痛患者没有得到有效的镇痛治疗。同时,全球 20% 的人口在忍受着慢性疼痛,患者的生理和心理均受到极大的伤害,生存质量显著降低。在这种情况下,即使从人道主义角度来看,止痛药也显得尤为重要。
 
阿片类药物存在不良反应和成瘾性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