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阅读:0
听报道

6月17日早上8点半,北京朝阳区望京的一个新冠核酸检测采样点。图片:阿庆/《知识分子》

  撰文 | 李珊珊 陈晓雪 汤佩兰

  6月17日上午,北京市卫健委发布通告,6月16日北京新增报告本地确诊病例31例。这意味着,从6月11日到6月16日的短短6天,北京新增确诊病例已经累计137例。

  而在6月16日晚被推迟了两小时的新闻发布会上。北京疾控中心副主任庞星火介绍,6月15日,北京市新增确诊病例27例,其中,男17例,女10例,涉及5个区,有7例是餐饮从业者。这些病例要么是在新发地批发市场工作,要么是在新发地市场有过活动,要么是确诊病例的接触者。

  作为此次疫情暴发的核心,新发地批发市场此前人流量巨大,人群结构复杂。如何尽快找到可能的感染者并进行隔离,新冠病毒核酸检测是其中一个重要挑战。

 

一、初步判断为人际传播或物品污染引发感染

  在武汉暴发新冠疫情时,华南海鲜市场被认为是病毒的起源地,曾有专家指出其关闭前未做流行病学调查以及环境采样使得病毒的溯源工作变得困难。此次北京疫情暴发亦从生鲜市场开始,病毒的溯源工作变得格外重要。

  6月16日晚,在北京市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防控工作第121场新闻发布会上,北京市政府副秘书长陈蓓通报,所有病例均与新发地农产品批发市场有直接或者间接的流行病学关联。她介绍,本起聚集性疫情,初步判断由人际传播或物品环境污染引发的感染所致。

  中国疾控中心应急中心副主任、国家卫生健康委专家组专家施国庆在第120场新闻发布会上答记者问时介绍,目前没有证据表明三文鱼是新冠病毒的宿主或中间宿主。这次新发地相关的被污染的场所,确实发现了三文鱼有被污染的情况,但进入到污染场所前的三文鱼并没有检测出新冠肺炎病毒。

  对此,武汉大学病毒学国家重点实验室研究组长、生命科学学院教授陈宇表示,这说明 “至少不是三文鱼的冷链传播的”,冷链传播可以排除。

  “从最新公布的情况来看,人际传播的可能性较大。如果在市场工作的人能够污染这些环境样本,那就代表他有一定的传播力和感染力,需要做好相关的防控。包括通过飞沫传播的途径,那就是戴口罩;通过直接接触传播的途径,就是要洗手,环境做好消毒。” 陈宇进一步解释说。

  而对于环境样本阳性,陈宇表示,“确确实实在这些环境当中检测到新冠病毒,有几种可能性,一种就是确实某一个中间宿主携带,但是也有可能是从事职业的人去间接污染了环境样本。那么从传播途径上,勤洗手,如果怀疑自己有暴露风险的话,可以喷酒精,食材洗干净,然后烹饪干净。这都是可以有效地去防控病毒,不要过于恐慌。”

  那么,此次北京新冠疫情的源头到底是什么?

  陈宇向《知识分子》表示,“这个需要从流行病学调查,感染者的旅居史,环境样品的检测及来源等入手。不过未必能找到源头。武汉的疫情也没有找到真正的源头。”

  中国疾控中心主任高福推测称,新冠病毒会在一些阴暗潮湿的环境潜伏下来,在一定时间内再突然暴露给好多人,北京此次暴发疫情,可能不是6月初、5月底才出现的病人,很可能要提前推一个月,这中间已有好多无症状感染或者轻型病人,才使得环境里能有那么多的病毒。

  “这是我们现在的推测,还需要进一步验证,但是确实从防控的角度(要做出)提醒。” 6月16日,在上海的重大疫情防控机制专题调研会议上,高福说道。

  6月15日,中国疾控中心流行病学首席专家吴尊友在接受人民日报直播间采访时表示,从病毒的组成结构来看,此次病毒不像北京两个月以前出现病例的毒株,而与在欧洲广泛传播的毒株序列更加相近。

  但是,与欧洲的毒株相近并不代表病毒一定来自欧洲国家。吴尊友表示,来源到底是哪里,还有待进一步收集信息来帮助判断。

  此前,有多个研究小组将已经公布的新冠病毒序列进行分析,试图根据其突变以及流行范围对病毒进行分类,但这些分类或多或少都存在一些问题。

  例如,来自德国的Peter Foster 等人4月在《美国国家科学家院院刊》发表文章,将新冠病毒分为三类,其中A类最接近蝙蝠冠状病毒RaTG13,B类遍布东南亚,C类主要散播于欧洲,也见于新加坡、香港和韩国,并分析了三者之间的进化关系。这一研究在经过媒体的报道后得到广泛传播,但也遭到科学界的广泛批评。《知识分子》在4月13日曾发表文章,分析该论文的数据样本和分析方法的问题,例如该论文对样本存在选择性,只分析了数据库的160条,在文章修回和发表前已经有超过800条序列,作者对其数据库却没有任何更新。

  陈宇告诉《知识分子》,病毒在复制的过程中间,每一代会有一些突变,这些突变是自然突变随机形成的,逐渐形成了一些地区流行序列上的特征,但是不能说是演化成了不同的亚型。

  另外,从科学的角度去判断毒株的致病率,包括传染性,陈宇表示,需要一系列严谨的科学研究,找到对应关键的分子机制,证明它的致病率和病毒的复制能力,在细胞、动物模型上及人的致病性上有显著的差别,才能够下定论。

  “目前来说,尚未有研究证明不同国家或地区流行的新冠病毒致病力或者传播力有差别。” 陈宇说。

 

二、小规模暴发后核酸检测迎来挑战

  自6月13日北京市宣布新发地农贸批发市场环境样本中检测出核酸阳性,将对与新发地市场有密切接触的人员开展核酸检测,北京市的核酸检测预约就开始不断增长,甚至有医疗机构的预约必须要到两周之后。

  根据北京市卫生健康委的通告,北京市分别在2020年4月15日、5月11日公布了46所和21所可面向团体和个人提供新冠病毒核酸检测服务机构。6月13日,这个名单又增加了31所。目前,北京市具备核酸检测能力的机构有98所,每天最大检测能力9万多人。

  新发地批发市场的相关资料显示,新发地是亚洲最大的菜市场,日均车流量3万多辆(次)、客流量6万多人(次)。6月15日下午,北京市委组织部部务委员徐颖在疫情防控新闻发布会上介绍,5月30日以来,曾去过新发地农产品批发市场的人员近20万,正在以社区为单位,就近安排核酸检测,并进行居家观察。

  6月17日中午,北京市要对所有与新发地批发市场有密切接触和关联的人员,进行全面的排查、核酸检测和居家观察,对所有农贸市场、餐饮店、食堂等重点场所进行全面防疫检查、环境消杀和核酸检测。

  而在6月16日晚间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北京市政府副秘书长陈蓓表示,北京市中高风险街乡、新发地市场相关人员禁止离京,其他人员坚持 “非必要不出京”,确需离京的须持7日内核酸检测阴性证明。

  这些防控要求,一方面使得近期有出京计划的人考虑取消出行计划,另一方面也增加了核酸检测的需求。

  当晚近24点,有居民打电话给北京大学第一医院发热门诊,预约新冠病毒核酸检测,被告知最早的核酸检测预约要到两周之后。清华长庚医院的新冠病毒核酸筛查预约门诊,最早的预约在6月22日,而通过京医通在安贞医院挂号做核酸筛查,最近的核酸筛查已经显示需要等一周后医院开放挂号系统。

  “这两天预约电话都打爆了,几乎有点超我们负荷了……” 从事新冠病毒核酸检测的田埂在6月16日告诉《知识分子》。田埂是北京元码基因的首席科学家,该公司的医学检验实验室是北京98家提供新冠病毒核酸检测服务的机构之一。

  田埂介绍,在6月13日之前,实验室接到只是零零星星的一些检测预约,比如来北京出差或者复工复学的检测。 “14日,开始接到了大量的预约……先是个人预约,可能去过新发地,或者是接触去过新发地的人,自己想要检测一下;从昨天(15日)开始,团队预约占了大部分。企业、政府机关部门、房产公司,后者主要是物业、保安之类的,从今天开始,餐饮公司占了大部分。” 田埂说。

  “我们当时(申请检测资质时)设计的通量是500份”,田埂介绍,但最近几天,因为北京暴发局部疫情,预约做新冠病毒核酸检测的电话陡然增多,其他条线的人员全部调来做新冠(核酸检测),现在一天可以做到一两千份。

  在武汉做全民核酸检测时,核酸检测的准确率是公众关心的一个重要问题。在田埂看来,影响准确率的关键因素是“采样”,这是因为咽拭子的采样部位主要是咽部,“新冠病毒感染之后,病毒感染的部位会越来越深,只有感染前几天,咽喉部的病毒载量还比较高,几天后,因为新冠病毒还是倾向于感染肺部,咽喉部的病毒载量就会迅速减少。”

  如何避免因采样造成的假阴性?田埂认为,“对密切接触人群可以,比如说间隔三天,进行两次或以上的检测…… 两次以上都是阴性,假阴性的可能性会不是那么大。”

  北京世纪坛医院感染科主任医师段淑红在接受《新京报》采访时则表示,根据检测者的流行病学史、肺部CT影像学即可得出综合的判断。

  一方面,核酸检测是排查新冠病毒感染者的金标准,另一方面,核酸检测的费用和范围也是一个不得不提及的话题。

  根据《新京报》的梳理,根据北京市卫生疾控部门发布的消息,目前正在进行核酸检测的人群包括:一是到过新发地市场或与市场销售人员有过密切接触的人员,二是通过流调划定的确诊病例可能接触的人员,三是发热患者,四是接触过新冠肺炎确诊病例的医务人员、相关人员,五是以上条件都不符合但想检测的人员等。

  从6月16日开始,北京要求离京须持7日内核酸检测阴性证明。对于前来北京出差、旅行或看病以及短期内需要离开北京的人来说,显然又增加了额外的花费。例如,家住河南的陈先生6月12日陪同父亲前来北京求医,他本计划6月20日离开北京后居家隔离。现在,北京的新规使得他不得不考虑做200多元的核酸检测。

  实际上,6月17日在朝阳区望京的一个新冠核酸检测采样点,已经有几位男士排上了队,但因近300元的检测价格离开了。

  对于离京人员需要做核酸检测的政策,“考虑到北京人流频繁、众多、半径达,三点决定了比较难控制,这样的保守也是可以理解的。”北京大学公共卫生学院教授宁毅表示。他进一步解释说,“实际上很难确认本人是否和去过新发地的人接触(如地铁),或者和新发地传染的二代病人接触,这确实是一个几率的问题,很难判断。”

  “对于这次疫情的响应,我们应该做到应检必检,主要是感染者、病人的密切接触者,或是到过新发地市场的人员,以及到医院就诊的病人,对这些人员进行核算检测就能够及时有效的发现感染。” 6月15日,吴尊友在接受央视新闻采访时表示。

  他同时指出,虽然此次北京新冠疫情病例均与新发地市场有关,但未发现超级传播者,疫情仍处于早期,尚未造成更大范围扩散,未来3天将是判定疫情走势的重要观察期。

  李可对本文亦有贡献。

  

参考链接

  1. 要不要测、怎么预约、咋看结果?北京最全核酸检测攻略来了.新京报

  https://mp.weixin.qq.com/s/_KpcPl1-sGlTbD6sBQZBAw

  2. 高福:新冠病毒或可在阴暗潮湿环境内“潜伏”.看看新闻

  https://news.sina.cn/2020-06-16/detail-iirczymk7370072.d.html?wm=3049_0015

  3. 北京疫情传染源在哪?疾控专家吴尊友:有两种可能. 央视网.

  http://baijiahao.baidu.com/s?id=1669527518584890344&wfr=newsapp

  4. 病毒来自欧洲?三文鱼“背锅”?重启小汤山?吴尊友都回应了.人民日报.https://mp.weixin.qq.com/s/I3m8yz0NMeI5ZaurYrVeeQ 

 

 

 

话题:



0

推荐

知识分子

知识分子

3646篇文章 4小时前更新

由饶毅、鲁白、谢宇三位学者创办的移动新媒体平台,现任主编为周忠和、毛淑德、夏志宏。知识分子致力于关注科学、人文、思想。我们将兼容并包,时刻为渴望知识、独立思考的人努力,共享人类知识、共析现代思想、共建智趣中国。

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