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知识分子 > 独家专访|化学诺奖委员:为何选两位女科学家

独家专访|化学诺奖委员:为何选两位女科学家

2020年诺贝尔化学奖得主Charpentier(左)与Doudna(右)。图源:Nobel Media. Ill. Niklas Elmehed.

  北京时间2020年10月7日晚5:45,瑞典皇家科学院宣布,发现基因编辑技术CRISPR-Cas9的两位科学家Emmanuelle Charpentier 和 Jennifer A. Doudna 共享今年诺贝尔化学奖,获奖理由为 “开发了一种基因组编辑技术”。

  为基因编辑技术的发展做出贡献的科学家有很多,为何这两位科学家被选中?

  当天晚上,诺贝尔化学委员会增补委员、斯德哥尔摩大学无机与结构化学系教授邹晓冬接受了《知识分子》的专访,就为何诺贝尔委员会选择推荐这两位科学家等问题进行了回答。

  诺贝尔化学委员会的成员由瑞典皇家科学院任命,任期三年,负责评估被提名者的工作,并从这些提名中甄选出最终候选者的名单并提交报告。在瑞典皇家科学院化学学部两次会议讨论之后,最终由瑞典皇家科学院院士投票选出诺贝尔化学奖得主。

  采访 | 陈晓雪

  知识分子:诺贝尔化学奖发给了基因编辑技术CRISPR-Cas9,但获奖人没有张锋的名字,许多人很惊讶,之前 CRISPR-Cas9已经得过很多奖,包括盖尔德纳奖、唐奖、日本奖、卡弗利纳米科学奖,有不同的科学家组合。诺贝尔委员会在选获奖人的时候,考虑的是什么呢?

  邹晓冬:诺贝尔化学奖是奖励给在此领域做出最大发现或改进的科学家,这个奖是诺贝尔化学委员会做了很多的调查,通过大量深入的调查,大家都认为这两位科学家是在对发展 CRISPR-Cas9 这个方法的方面,是做了最大的贡献,所以这是为什么诺贝尔化学委员会决定推荐这两位科学家。

  还有很多其他的科学家,包括张锋,也做了非常重要的工作,特别是在以后的开发应用也做了很多工作,但诺贝尔奖主要是找到贡献最大的、做出决定的、关键性工作的科学家。

  知识分子:你们调查的时候,有没有受到CRISPR-Cas9专利之争的影响?

  邹晓冬:专利之争,跟我们调查的基础科学发现,还是两个方面的问题,我们没有受到专利之争的影响。

华人科学家邹晓冬为诺贝尔化学委员会增补成员。https://www.nobelprize.org/about/the-nobel-committee-for-chemistry/

  知识分子:CRISPR获奖,让很多人,尤其是国内的读者,想起使用CRISPR技术编辑两个婴儿基因的贺建奎。基因编辑的技术,就像诺奖委员会说的,可以重写生命的密码,但很多人很恐惧这个技术会不会超出我们人类的控制,它会把我们人类带到何处。你怎么看基因编辑技术的发展和人们的担忧?

  邹晓冬:任何一个科学方法或一个科学发现,都有为人类造福的潜力,也可能有被滥用的危险。CRISPR-Cas9基因编辑技术也不例外。我觉得这个非常需要所有的科学家做任何研究,包括技术的发展,一直到应用,都要有一个责任感,同时有关部门也应该制定相关的规定及明确的指导,来监管并防止各种方法的滥用,因为这是一个非常严重的伦理道德问题。我想说有很多机构,比如说美国科学院和英国科学院,他们都在想要制定一些指南,指导政府来规定怎么运用好基因编辑技术。现在CRISPR技术的发展还有待成熟,每一位科学家及社会公民都有责任。

诺贝尔化学奖得主提名流程。图源:Ill. N. Elmehed. https://www.nobelprize.org/nomination/chemistry/

  知识分子:我也注意到,很多关于技术的讨论,包括伦理的讨论,大部分都是由科学家发起的,比如说美国科学院、美国医学院、中国科学院,英国科学院发起的,好像更多的是科学家在主导这样一个事情。

  邹晓冬:我觉得科学家主导这个事情是很重要的,因为科学家能够更了解一个研究成果发现可能的威胁,或者是它有什么样的前途,所以至少是第一步可能还是需要科学家一起来讨论。当然,将来也应该包括其他各个领域的人的参与,最重要的是还得需要各个国家合作把这个问题重视起来,制定伦理道德相关的政策。

  伦理道德问题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基因编辑是一个非常强大的技术,特别是“能够重写生命的密码”。所有科学家们和每个公民都有责任,要把它用于为人类造福,避免滥用。

  知识分子:从这个角度来看,基因编辑的应用是一个全球性的议题,特别是对生殖细胞的编辑,因为如果它编辑了生殖细胞的基因,被编辑过的基因就可以遗传下去。考虑到像气候变暖这样的议题,各国都没有达成一致。如果说有哪个国家率先去立法,允许了生殖细胞的基因编辑。有没有想到过这样的一个情景?

  邹晓冬:这是一个严重的问题。滥用科学技术会导致严重后果。比如说原子弹的发展用于摧毁城市、伤害人类。这是很危险的。所以很多科学家都在呼吁我们一定要重视基因编辑的伦理问题。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我希望所有国家能够达成协议,不要滥用这项技术,导致不堪想像的后果。

  知识分子:邹老师,这是最后一个问题。今天大家在猜测诺贝尔化学奖应该给谁的时候,也讨论基因编辑会不会给,基因编辑的应用好像都是在生物学方面,两位科学家 Charpentier 和 Doudna 也都是做生物方向的研究。化学奖是怎么决定奖给基因编辑的呢?

  邹晓冬:今年诺贝尔化学奖奖励的是基因编辑的方法。基因编辑的方法的发展确实是在生物领域有很多的应用,但是这个方法的发展过程中,很多用的是化学技术,用化学的基础来解释它的机理过程。所以我们认为它也是值得获得化学奖。 



推荐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