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知识分子 > 商周 | 康奋大学系列之六:陶校长的论文造假了?

商周 | 康奋大学系列之六:陶校长的论文造假了?

pixabay.com
 
编者按
 
从博士毕业到归国工作,康奋大学教授涂尚北见证了两次大学校长涉嫌学术造假事件,一次的主人公是德国X大学的校长,一次的主人公是康奋大学的常务副校长。
 
两个校长的结局并不相同:X大学校长职务被免,实验室关闭;康奋大学常务副校长升职成为校长。
 
科研诚信,到底有没有国界?需要不需要考虑实际国情?涂尚北有点想不明白。
 
关注科研诚信的读者朋友们,你怎么看呢?
 
本文为旅德学者商周创作的康奋大学系列小说,该系列前五篇分别为:
 
 
撰文 | 商 周
 
责编 | 陈晓雪
 
“我的论文的结论是没有问题的。”
 
听到陶校长的这句话,四十岁的康奋大学教授涂尚北有点恍惚。往事就像蒙太奇电影片段,不断地在他脑海里浮现。
 
1
 
十年前,从法国巴黎大学博士毕业的涂尚北做了一个让人意外的选择:去德国X城大学做博士后。
 
之所以说让人意外,是因为X城大学实在名不见经传,在各种大学排行榜里都找不到踪影。虽然号称是大学,其实就是一所医学院外加几个和医学相关的专业,如果不算大学附属医院,总共只有三十几位教授。
 
X城很小,不到十万人口,而且位于偏僻的前东德地区。来这里留学的中国人也不多,通过一次当地的学生学者联合会的活动,涂尚北就和大家都认识了。
 
涂尚北选择X城大学,主要是冲着导师Tauber教授来的。
 
那年,刚过五十岁的Tauber教授年轻有为,是该研究领域的领军人物之一。在X城大学的中国留学生都说涂尚北赚了,因为Tauber教授是X城大学唯一能够在CNS上发表论文的教授,而且产量不凡。同学都半开玩笑对涂尚北说,在小城卧薪尝胆三年发一篇CNS,然后就可以回国到大学里当正教授。
 
Tauber教授也是X城大学的校长。当地的中国留学生都把Tauber叫成陶伯,或者直接叫陶校长。陶校长的实验室接近二十个人,在德国已经是超大规模,和涂尚北一样做博后的有五六个,博士生就更多了。虽然实验室每两三年就能发出一篇CNS来,但涂尚北知道要当上第一作者不容易,需要努力加运气,尤其是要能得到一个有潜力的课题。
 
来到实验室没多久,涂尚北就发现了Tauber教授的出众之处。他虽然大部分时间不在实验室,但对每个人的课题进展都了如指掌;在听汇报的时候看上去并没有集中精力,却总能抓住其中的关键;在组会上众多的实验结果里,他的一双慧眼经常能发现有趣的东西,并给出启发性的解读。大学里的其他教授也喜欢和陶校长交流,因为他总能提一些非常有建设性的建议。
 
就这样,涂尚北在Tauber教授的实验室做了两年,他对自己的课题进展以及在科学思维上的进步都非常满意,虽然他不确定自己的课题将来能否发CNS。
 
第三年发生的一件事改变了一切。
 
那年五月的一天,Tauber教授在实验室的组会上告诉大家,他之前发表的五篇论文被人举报涉嫌造假,举报人还是之前在实验室工作过两年的博士后。Tauber教授说他已经把此事向大学的相关部门做了报告,同时通知了资助论文研究的德国研究基金会。
 
涂尚北在惊讶中找到了那五篇被举报的论文。都是Tabuer教授在八年前从柏林跳槽到X城大学当校长后发表的文章,这些文章并不算好,只发表在JBC或JI等影响因子五六分的杂志上。这五篇文章,Tauber教授是通讯作者,而第一作者都是一个来自俄罗斯的博士后。涂尚北听说过这个博士后的名字,但没有见过他人,因为三年前他就离开了实验室。
 
仔细看了那五篇论文之后,涂尚北找到了被举报涉嫌造假的数据的图表。其中四篇是做 Western blot 内对照的条带有问题,同样的条带照片出现了两次;还有一篇是小鼠组织照片重复使用,相同的照片出现在了两个不同的动物实验结果里。
 
陶校长论文遭举报成了校园里的爆炸性新闻,在中国留学生内部也有热烈的讨论,讨论的结果是压倒性的:陶校长应该对这件事并不知情,造假人是那个作为第一作者的俄罗斯博士后。原因很简单,这些论文对陶校长来说根本就不重要,完全没有必要去造假。而且所有五篇论文的第一作者都是那位博士后,事情不可能那么巧。
 
一个多月后,X城大学官方宣布成立了一个由校外专家组成的独立调查组,声明将对被举报的论文做严肃的调查。而资助这几项研究的德国研究基金会也发表了声明,说基金会也将成立独立的委员会对此事进行调查。同时也通报了将暂停Tauber教授申请课题的资格,并且同意了Tauber教授自己提出的暂时不参与基金会活动的请求。
 
之后的几个月,事情都没有进一步的消息,Tauber也依然当着他的校长。X城的中国留学生吐槽连连,说德国人办事的效率真慢,从事发到成立调查组花了一个多月,而这个调查组面对那么明显的造假居然几个月都给不出一个结论。
 
2
 
在欧洲留学了十几年之后,38岁的涂尚北加入了海归大军,成为了康奋大学医学院的一名教授,博士生导师。
 
能顺利海归并成为大学正教授,用涂尚北自己的话说,是因为幸运遇到了伯乐陶知耀。
 
当初面试的时候,陶知耀对涂尚北说他知道X城大学论文造假的丑闻,也知道涂尚北和那件事没有什么关系。陶知耀还说,他相信涂尚北会因为那件事在学术诚信上更加严格要求自己。
 
正是因为这种知遇之恩,涂尚北加盟了陶知耀所领导的国家重点实验室,成为了该实验室的一名教授。在这里,他有了一个比欧洲绝大多数实验室都要好的平台:不仅有世界一流的硬件,而且七个来自不同小领域的教授能够互补,十几名博士后和几十个研究生为实验的进度提供了保障。
 
作为本省唯一的国家重点实验室领头人,陶知耀院士现在是康奋大学主管科研的常务副校长。十年前,还是医学院院长的陶知耀评上了科学院院士,随即被提到大学主管科研副校长的位置,几年后升职成为常务副校长。而且,等邱文鼎校长一退休,陶知耀接班也已经是众望所归。
 
校长邱文鼎曾把科研人员划分为三个档次,其中第一档就是拿那些千万级课题的人,说康奋大学只有一个,指的就是陶知耀。
 
实际上,自从陶知耀领导的国家重点实验室建立以来,实验室的经费一直都保持在一亿元以上。人多开销大,光给学生发的津贴,就已经超过了不少小的实验室的经费总和。陶知耀每次做学术报告的时候,致谢的幻灯片总让人印象深刻,因为上面照片上的人数差不多有一个连,因此他还得了一个外号“陶连长”。
 
除了陶知耀校长的知遇之恩、国家重点实验室的优秀平台,吸引涂尚北加盟的还有一个重要因素,那就是陶知耀的个人学识。虽然还没有发过CNS的正刊,但陶知耀实验室几乎每年都有CNS子刊的文章,像《 Nature Medicine 》这样30分以上的杂志,实验室在上面已经发表了好几篇论文。而且,陶知耀并不是那种包工头式的科学家,那些高分文章的idea 基本上都是他提出来的。
 
在和陶知耀交流业务时,涂尚北总会不由自主地恍惚,好像坐在面前的就是X城大学的陶校长。他们实在太像了,都有抓住问题本质的能力,都有发现创新点的慧眼,都有对工作的十分热情。
 
在康奋大学工作两年多后,涂尚北一篇以第一作者兼通讯作者的论文已经在《 Nature Medicine 》杂志修改。科研的顺利进展让他对未来信心满满。
 
但最近发生的一件事,让涂尚北陷入了迷茫。
 
今年五月的一天,一位网名为 ZhangsanLisi 的人在 PubPeer 网站上对陶知耀发表的十篇论文提出了质疑,认为有人工篡改数据的嫌疑。
 
第二天,这一消息就成了中文世界里的热点话题,学术界知名媒体《智者不语》公众号发表的《康奋大学副校长、中国科院院士陶知耀被指涉嫌学术造假》一文引爆网络,引来了大量的留言。
 
很多人说这毫不意外,因为陶知耀在业内的名声本来就不太好;有人说总算有人勇敢地站出来揭发陶知耀了,这也是这个学阀应该得到的惩罚;也有人开始算旧账,说当年陶知耀参选工程院院士贿选被发现,几年后改投科学院才得以当选。还有人说,举报不一定为真,还没展开调查,不能说陶知耀造假是事实。
 
涂尚北看了一部分网上的评论,下载了那十篇文章仔细检查。看着看着,他觉得有些恍惚,好像回到了十年前在X城大学的场景。五篇论文被质疑的地方几乎和Tauber的论文一模一样,都是内对照Western blot条带的反复使用,或是同一小鼠组织图片在不同结果里重复出现。要说有什么不同,就是陶知耀被质疑的论文数量多了一倍,还有第一作者涉及了四个人。
 
第三天,陶知耀院士亲自在PubPeer 网上回复,对 ZhangsanLisi 表示了深深的感谢,同时说他自己将会以最快的速度调查此事。
 
同一天,康奋大学召开了新闻发布会,向社会公布学校已经成立了联合调查组对这次陶知耀院士涉嫌学术不端的事件进行调查。另外,为这十篇论文提供资助的基金委也发表了对此事进行调查的声明,表达了对学术不断零容忍的态度。
 
一时网上热闹非凡,几天后才慢慢平静下来。
 
3
 
X城大学的调查结果是那年11月份公布的,前后花了大概五个月的时间。
 
根据这份报告,其中一篇文章并没有问题,一个内对照 Western blot 条带在文章的两个地方出现,是因为这两个地方的结果来自同一次实验,采用了同样的内对照。但在其它四篇论文里,重复的图片则是出现在不同的实验里,这的确是学术不端行为。调查组认为,直接导致这一学术不端行为发生的,很可能是已经离开实验室、退出了学术界而且联系不上了的俄罗斯博士后。至于作为通讯作者的Tauber 教授应该并不知情,但负有疏于监管的责任。
 
这一调查结果的公布,在X城大学并没有引起什么波澜。随后Tauber教授撤回了那四篇被认定有问题的论文,大家也觉得自然而然。当地的中国留学生也都认为这一结果全在意料之中,至于长达五个多月的调查,要不就是做个样子,要么就是效率低下。
 
作为实验室的一员,涂尚北知道Tauber 教授在内部组会上做过自我检讨,而且再三告诫每一位成员必须在学术诚信上给予重视。
 
接下来就是年末,大学每年都要组织年会。小大学有小的好处,一个大礼堂就可以容下几乎所有的科研人员。年会上,Tauber校长做了自我检讨,并希望大学里的其他同事要引以为戒。
 
为了表示对做自我检讨的校长的支持,学校还特意在年会上安排了两个环节。一是由一个大学教授代表发表声明,二是由Tauber教授实验室的代表发言,分别表示对Tauber教授的信任和声援。
 
代表Tauber实验室上台发言的,就是博士后涂尚北。发言稿也是他自己写的,说的都是一些真心话,主要讲他在实验室这一年来对Tauber教授的认知,谈他出众的学识、科学的慧眼,和对工作的热情。
 
宏大的礼堂里充满了“我们支持你”的气氛,上台发言的涂尚北觉得自己不是一个人在战斗,这让他备受鼓舞。
 
但随着发言的进行,涂尚北渐渐感到有一双幽灵般的眼睛盯着自己,这双眼睛就在这个礼堂里,但他不知道具体来自何处。
 
4
 
就在网上舆论慢慢平息下来之后,陶知耀院士在Pubpeer 上对那十篇论文进行了回应。
 
根据陶知耀的解释,那些重复出现的Western blot条带和小鼠组织图片是学生无意间放错了,而且已经联系了杂志社进行了更正。其中的三篇文章,杂志社的更正已经在线发表。
 
康奋大学随后也公布了调查报告,声明经过严谨的调查后,独立的调查组认为陶知耀院士的十篇论文存在不严谨之处,但都是无意之失,不存在故意造假行为。
 
资助机构基金委的调查在随后公布,声明在由基金委资助的这十篇研究论文里并不在学术不端行为,也再度重申了对学术不端零容忍的决心。
 
这一结果正如之前大多数人预测的那样,陶知耀把图片的重复出现解释为不小心放错了。
 
尽管网上的质疑依旧存在,但对陶知耀的调查已经划上了句号。
 
在康奋大学的国家重点实验室里,陶知耀也为此召开全体成员的会议。在这次会议上,他首先自己做了一个检讨,承认因为自己的失察而导致了这种无意之错的发生;然后让大家要以此为戒,以后发表论文的时候需要高度警惕防止类似事情的发生;最后宣布这件事已经翻篇,大家继续安心工作。
 
虽然实验室依然像以往一样运转,但作为其中的一员,涂尚北有一点自己的想法,他在X城大学的经历让他对类似的事件格外谨慎。在他看来,这十篇论文都是因为无意放错了图片的可能性不是没有,但应该非常小。
 
而且涂尚北也发现,实验室的其他同事在对待这件事上的态度也有些微妙,好像都在有意无意都在避免着什么,就像在实验室里的某个角落还有未被引爆的地雷。
 
5
 
就在那次以支持Tauber校长为主题的年会之后,X大学的三位副校长先后收到了一些来源不明的邮件,抱怨大学方面的调查是一个彻底的失败,还宣称有证据表明Tauber 实验室造假是系统性的存在,并不是那位已经失联的俄罗斯博士后的个人所为。
 
这些邮件内容非常类似,但发件人却是三个人,都是化名。这自称是“学术正义三人组”的邮件的发送地,居然是万里之外的巴拿马。
 
之后,相关德国研究基金会的官员、报道过这件事的媒体、Tauber校长本人以及X城大学的独立调查组也收到了“学术正义三人组”的邮件。
 
邮件发给了调查组成员这件事让人惊讶,因为这些成员的名单是保密的。比如在X城大学的中国留学生,包括涂尚北,就没有一个人知道这个调查组成员的名单。实际上,这个名单只有X城大学的教授和课题组长知道,而且所有的知情者都被要求保密。
 
也就是说这个 “学术正义三人组” 有内部消息来源,甚至他们之中就有X城大学的人。
 
如果说这些邮件只是抱怨和责备,那么只是让人感到骚扰,可以不理会。但就在相关人员开始不再理会这些邮件的时候,“学术正义三人组” 通过邮件提供了他们的证据:Tauber 校长作为通讯作者的另外五篇论文也有问题,而且作者名单里没有那个俄罗斯博士后。
 
还没有等X城大学做出反应,Tauber校长在没有事先通知大学的情况下迅速把这五篇论文主动撤稿了。
 
Tauber校长又撤掉5篇论文的事情很快被媒体报道,这让X城大学和调查组非常被动,不得不再度启动程序调查这5篇论文。这一次调查的速度非常快,三个星期后就给出了结论:被撤稿的五篇论文都存在篡改数据的问题,Tauber教授作为通讯作者,负有不可推卸的监管责任。
 
同时X城大学给出相应的惩罚:缩小Tauber教授实验室的规模,收回该实验室里由大学支持的大部分岗位,理由是Tauber教授没有能力给这么大的实验室进行规范的指导。
 
这一处罚让Tauber实验室的人员减半,但涂尚北依然还留在那里,因为他这个博士后的位置不是大学提供的。之前略显拥挤的实验室一下子显得空荡起来,这种空荡走进了涂尚北的心里,化成了淡淡的忧伤。
 
除了惩罚,大学还建议Tauber教授辞去大学校长的职位,以示自己负责任的态度,但Tauber校长拒绝了这一建议。在校办公会议和实验室组会上,Tauber教授都明确了自己的态度,说他愿意承担监管不当的责任,但他不会辞去校长的职位,因为大学在他的管理下发展得非常好,如果他辞职的话对大学不利。
 
Tauber校长拒绝下台,这加深了大学内部的裂痕。为了劝退Tauber校长,大学进一步向上反应。虽然上一级的官员也同样建议Tabuer从校长位置上退下来,以表明X城大学在反对学术不端问题上零容忍的立场。尽管上一级政府官员施加了压力,但Tauber校长依然拒绝辞职。
 
就在X城大学在处理这件事情陷入僵局的时候,几位副校长再次收到了 “学术正义三人组” 的邮件。邮件先是稍微赞扬了大学的工作,然后表示一切才刚刚开始,因为他们还有证据。
 
6
 
ZhangsanLisi 在 PubPeer 上引爆那颗 “地雷” 的那天是个星期六,这让周末的中文网络世界再度沸腾。
 
这个地雷是另外十篇有陶知耀教授为通讯作者的论文。第一作者各不相同,发表年份也横跨了十来年。之所以说它们是地雷,是因为其中涉嫌造假的部分不再是和上十篇文章那样只是图片的重复使用。
 
涂尚北是在周日吃早饭的时候知道这一消息的。这一次他不用再去下载原文仔细查看,《智者不语》发表了一篇详细的分析报道:《陶知耀的指鹿为马,是无意之失还是故意造假?》。
 
文章的作者是王二麻,他为了让人更好地理解如何判断是否造假,用漫画的形式做了一个通俗的比喻:指鹿为马。
 
文章先说如何判断是否造假:
 
“对着一张鹿的照片说是马,无疑是有问题的。但这个问题是无意之失还是故意造假呢?可以分成两种情况来看:
 
第一种,照片上就是一只鹿,有人偏偏说是马?
 
在这种情况下,可能是无意之失,也就是本来要拿马的照片,但不小心拿成了鹿的。也可能是故意造假,就是没有马的照片,临时用鹿的来冒充。
 
但上面两种可能性很难确认,除非你能检查原始照片库。在不能查看的原始照片的时候,作者说是无意拿错了照片也就只能相信他了。
 
第二种,照片上是不是鹿,也不是马,而是一只鹿身马头的动物,有人偏偏说是马。
 
在这种情况下,就不可能是无意之失了,而肯定是故意造假。原因很简单,世界上没有鹿身马头的动物,所以至少这张照片肯定是造出来的。”
 
在说明了如何判断造假后,王二麻接下来逐一分析了刚刚被人质疑的陶知耀的十篇论文,结果发现:
 
有4篇论文里的情况属于第一种,也就是说一模一样的照片出现在了两个不同的实验结果里。
 
但剩下的6篇论文则是属于第二种情况了,因为出现了“鹿身马头”的图片。其中包括四篇论文里的流式细胞仪的实验结果,有明显的人为复制粘贴的痕迹。另外两篇是小鼠组织图片,这些图片是通过对另一图片的旋转和修饰制作出来的。
 
王二麻最后给出了结论:陶知耀的部分研究论文里存在故意造假的事实,至于具体是谁造假,目前无法判断。
 
看完这篇网文,涂尚北觉得里面的分析挺专业,作者王二麻能在一天之内能写出这样的文章,估计是圈内的人士。
 
这篇文章在公众号上贴出来半个小时后阅读量就过了十万。更醒目的是大量的留言,有人说这是造假的实锤证据,有人说康奋大学这下无话可说了,有人说基金委的零容忍的表现时刻到了;但也有人做了不乐观的预测,认为康奋大学将会轻打轻放,而基金委则会装聋做哑。
 
在这些几乎一边倒的留言里,涂尚北看到了一条来自康奋大学内部的留言,贴出这条留言的是网民 “虎兔仁”,他这么写道:“我是来自康奋大学的一名博士生,没想到打假打到我们陶校身上了。这件事要是发生在别的高校,我肯定会支持严查并处罚学术造假的当事人。但这是涉及到我们的陶校,那我真心地要说希望他不要因为此事下台,因为在陶校主管科研的这些年里,康奋大学取得了令人惊讶的进步。”
 
舆情让康奋大学再度启动了调查,并在两个星期后就公布了调查结果:调查的10篇论文里有六篇出现了轻微的人为修改图片的行为,均系学生所为,陶知耀负有监管不力的责任。但因为有问题的图片都是阴性对照组,所以论文的结论并不受影响,无需撤回论文。
 
康奋大学的调查结果并不令人惊讶,就像之前一些网民预测的那样:轻打轻放。而且,对于基金委的反应,网民同样也预测到了:悄然无声。
 
真正令网民意外的是,康奋大学同时发表了一份附加的声明。大意是陶知耀常务副校长已经被提名担任下一任康奋大学校长,即将进入公示阶段,所以需要提防有人利用国际网络平台,对康奋大学的校长候选人进行有预谋的抹黑。
 
这份声明同样在网上引起了轰动。有人认为声明有道理,那个在PubPeer 上名为 ZhangsanLisi 的明显就是一个化名,而且从他的操作手法来看也是一个计划好了的预谋。但更多的人认为应该就事论事,ZhangsanLisi 是出于何种目的是一回事,他的指控是否属实是另外一回事。
 
但无论是支持还是反对,两方都认为 ZhangsanLisi 可能还要爆料。
 
7
 
先后撤回九篇论文,X城大学Tauber教授的课题组造就了近几年来德国最大的学术不端丑闻。虽然在媒体上并没有引起很大的影响,但学术界却是人尽皆知。
 
世界知名的学术期刊《自然》对这件事做了报道,除了回顾这件事的起因和进展外,还采访了X城大学的第一副校长以及德国研究协会的负责人。这两位都表示会坚决抵制学术不端,将调查进行下去,并按相关规则给出相应的处罚。
 
最后,《自然》杂志的文章也提到了“学术正义三人组”,认为他们是这起学术不端事件里的不稳定因素,在这次学术不端事件里可能还会继续发挥作用。
 
虽然没有实锤的证据,X城大学内部基本上一致认为“正义三人组”的背后其实是一个人,而且这个人就在大学内部。至于具体是谁,大家也有了共识:一位在大学担任课题组长却没有得到终身教职的英籍印度人。
 
涂尚北也是这样认为的。
 
一天中午,涂尚北一个人在大学的食堂用餐,突然有人礼貌地问能否共享餐桌。他赶紧说当然之后,发现对方就是那位印度人。
 
印度人大约五十多岁的样子,中等身材,微微发福。涂尚北知道他非常健谈,经常把两个人的对话变成一个人的表演。
 
“你是Tauber教授实验室的博士后吧!” 印度人的开场白让涂尚北有些紧张,他没有准备好关于Tauber 教授的话题。
 
幸好,在得到肯定的回复后,印度人的话题走向了另外一个方向:“在世界的伟人里,我最敬重的就是邓小平。”
 
“邓小平,为什么?” 涂尚北觉得意外。
 
“因为他一生里的三起三落,而且即使这样也没有沉沦,反而在最后将中国带向了繁荣,这样的人才真正伟大。”
 
没有等涂尚北反应,印度人接着说了下去:“你知道多利羊之父吗?”
 
多利羊涂尚北知道,也知道是英国一个实验室克隆出来的,但一下记不起那位教授的名字,于是坦言说是英国的一位教授,但说不出名字。
 
“他的名字不重要,因为他就不是真正的人。”在看到涂尚北疑惑的眼神后,他接着说:“他当然是人,而且是个男性,我的意思是他不是个真正的男子汉。”
 
“我知道你要问为什么了,原因很简单,当时我就在英国,而且和他有合作。他克隆羊的idea就是从我这里来的,但他从来没有对外说明过这一点。”
 
“你看上去很吃惊!因为他剽窃了我的idea,于是我去找他,但他不认账。于是我说‘您是人类,不是小鼠’。把这句话说出来,我算是出了一口恶气了,但后果就是我在英国待不下去了。”
 
“之后我就不得不离开了英国,幸好X城大学的穆勒教授收留了我。穆勒教授和我是同行,他知道我的能力,也了解我的委屈。十年前我来到了这里,成为了穆勒教授的助手。”
 
“你们中国有句谚语,叫‘好人不长命’。这句话用在穆勒教授身上应验了,五年前,穆勒教授因为胰腺癌去世了,我之后就接管了他的实验室。”
 
“最近,Tauber校长出事了,有人认为我就是那个‘学术正义三人组’,你听说过这个说法吗?哦,你当然听说过。坦白地说,我不喜欢Tauber校长,不是因为他没有给我终身教授的职位,而是因为我们合作发表过一篇 Nature 的论文,但在论文里他没有把我放到应有的位置。”
 
“虽然我不喜欢Tauber校长,但我不是‘学术正义三人组’。这个‘学术正义三人组’的确是我们大学内部的人,如何判断是谁呢?我教你一个方法,就是根据‘谁受益谁就是嫌疑人’的原则。也就是说,Tauber校长被迫下台后,谁能够接替他的位置。”说到这里,印度人神秘地笑了笑。
 
在临走的时候,印度人注视着涂尚北说:“你那天不应该代表实验室在大会上发表支持Tauber校长的声明,你想想,实验室那么多博士后,为什么其他人不去。我知道你是无辜的,但你是在支持一个将被钉在耻辱柱上的人。”
 
印度人的眼神,让涂尚北突然回忆起了那双幽灵般的眼睛。
 
《自然》杂志的预测没错,“学术正义三人组”继续成为了一个不稳定的因素,在两个星期后向调查组和媒体发来了另外两篇有问题的论文。
 
在两篇论文来自大约二十年前,Tauber教授那时还是博士后,在文章里也是第一作者。在这两篇文章里,同样出现了一图多用的情况。
 
这两篇文章的曝光让X城大学调查组的工作变得简单,在两个星期后就给出了结论:Tauber 教授直接参与了数据造假。
 
接下来的处罚也简单明了:Tauber教授被直接免去了校长的职位,因为他的学术不端行为让他不再合适担任校长的位置;Tauber 教授在X城大学的实验室也将在三个月后关闭,因为他没有能力来指导一个遵循学术规范的团队。
 
之所以Tauber的教授头衔依然保留着,是因为他的教授头衔是终身的,而且享受公务员的待遇,在本人没有违法的情况下不能被剥夺。但X城大学里,几乎每个人都在等待不再是校长也即将失去实验室的Tauber 主动辞去这个教授位置。
 
8
 
就在大家都在等待 ZhangsanLisi 再次出招的时候,《自然》杂志也关注了这个发生在康奋大学的学术丑闻。在一篇标题为《中国国际知名的科学家陶知耀陷入了学术丑闻的泥潭》的文章里,作者在简单介绍事情的经过后,重点介绍了这个丑闻在中国网络世界里的反应以及康奋大学那份认为爆料者 ZhangsanLisi 有意抹黑陶校长的声明。
 
《自然》杂志的关注再次引发了大众的热情,而随后 ZhangsanLisi 的第三次爆料将这件事再一次推向了高潮。
 
这一次 ZhangsanLisi 在 PubPeer 上贴出的,是近三十年前陶知耀发表的四篇研究论文。当时还是博士研究生的陶知耀,是论文的第一作者。按照王二麻的分析,这四篇论文被质疑的地方都属于“鹿身马头”式的指鹿为马。
 
面对陶知耀本人亲自造假的实锤证据,很多人都想知道陶校长本人将如何面对,康奋大学又如何表态,声称对学术不端零容忍但一直一言不发的基金委是不是会有点反应。
 
陶知耀本人没有给出任何的公开回复,基金委也继续保持沉默。
 
几天后,康奋大学正式官宣陶知耀将担任校长一职。对于外界的巨大质疑,大学给出的解释是学校不会再理会国际上一些居心不良的预谋。
 
半个月后,一切又风平浪静。
 
9
 
就在实验室被关闭前的三个月里,X城大学的前校长Tauber教授依然坚持在实验室里工作。这个以前阳光爱笑的中年男人满脸抑郁,大部分时间把自己关在实验室的办公室里。
 
“学术正义三人组” 已经消停,好像在等着看这出好戏如何收场。但X城大学官方的烦恼还未结束,就在那段时间里,一封得到了世界各地几十名科学家签名的公开信发到了X城大学,同时也抄送给了相关媒体和政府部门。
 
这封公开信再次将X成大学推上了风口浪尖,两个星期后X城大学同样以公开信的方式对那封信进行了回复。
 
即使在十年之后,涂尚北依然记得两封公开信里的一些针锋相对的言辞。
 
签名信:“Tauber教授卷入学术不端调查的事件已经受到了国际学术界的广泛关注。”
 
回复信:“是的,作为Tauber教授在X城大学的同事,我们也为他在过去十几年里都存在学术不端行为而感到震惊。”
 
签名信:“Tauber教授是世界知名的科学家,做出了杰出的科学成果,这次出问题的只是一些并不重要的论文,Tauber教授的绝大部分的杰出工作并没有问题。X城大学撤销Tauber教授的校长职务、关闭Tauber教授在X城大学的实验室是一种过分严厉的做法,这种处罚对科学所带来的伤害远远大于帮助,这也是我们不能容忍的。”
 
回复信:“Tauber教授之前所做出的杰出工作对科学的贡献是无疑的,但一个人一方面的优秀不能成为另一方面免罪的理由。”
 
签名信:“Tauber教授所出问题的论文,结果都在X城大学的各种学术报告里公开讲过,但从来没有一个人指出其中的数据有问题。”
 
回复信:“在X城大学内部的学术交流里,同事间是彼此信任的。如果把自己的研究论文里所出现的问题归咎于同事的失察,这是不公平的。”
 
签名信:“Tauber教授在所出问题的绝大部分论文里是通讯作者,他自己不能亲自参与作图这样的细节。所以,当论文涉及学术不端的时候,作为通讯作者该承担多大责任,是我们每一个资深科学家都应该问一问自己的问题。”
 
回复信:“在被撤的两篇有问题的论文里,Tauber教授本人是第一作者,也是直接造假人。另外,X城大学在对待学术不端这一问题上,我们采用最严格的标准。作为论文的通讯作者,必须承担主要责任。”
 
就在那封公开的回复信发表不久,德国研究协会也给出了最后的调查结论:由德国研究协会资助的Tauber教授发表的十篇研究论文里存在学术不端行为。作为对这一学术不端行为的惩罚,Tauber教授在五年内不得向德国研究协会申请基金,也不得参与该协会的任何活动,执行期从开始调查之日算起。
 
德国研究协会的处罚决定成为了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Tauber教授一个月后辞去了X城大学的教授职位,也离开了德国。
 
在离开前召开的那次组会上,Tauber教授向包括涂尚北在内的所有同事表示了道歉,并祝大家以后好运。
 
最后,Tauber教授注视着大家说:“我的论文的结论是没有问题的。”
 
虽然涂尚北没有参与造假,但那次事件还是给他到来了不小的影响。简历里在Tauber教授实验室工作的经历成为了一个污点,这让涂尚北找工作时处处碰壁。在德国领了半年失业金后,涂尚北才在博士生导师的帮助下去了法国的一个实验室继续做博士后。好在一切都还顺利,做出了不错的研究,几年后顺利回国在康奋大学找到了教授职位。
 
虽然离开了X城,涂尚北还一直关注那次震惊国际学术界的事件的后续进展。
 
Tauber 教授后来去了英国,在一个大学里拥有很小的一个实验室。他的名字上了维基百科,里面的信息主要是那次学不端事件的介绍,关于他的学术成就只有只言片语。
 
那位英籍印度人之后也离开了X城,听说是去了一个东欧的大学。这让涂尚北想起了那次午餐时他们的对话,突然明白他为什么崇拜邓小平的三起三落。
 
至于X城大学本身,在Tauber教授离开后的几年里再也没有发表过CNS论文。但这几年好像又有了起色,有至少两三个实验室展示了发CNS的能力。
 
10
 
在康奋大学工作了快三年后,涂尚北第一次走进大学校长的办公室。
 
在陶知耀上任校长之后,他的国家重点实验室也有了一些领导层的变化,刚刚发表了一篇《 Nature Medicine 》论文的涂尚北被提拔成了实验室的副主任。但在陶知耀宣布这一决定的时候,涂尚北并没有表现出任何的兴奋,反而在那里闷闷不乐。
 
陶知耀不动声色地看在眼里,在实验室的会议之后,他把涂尚北带到了校长办公室。
 
关上门,泡了两杯绿茶,陶知耀开门见山:“尚北,我知道你心里不开心,也大概知道你在想什么。我希望我们能作一次坦诚的对话,你有不开心的都说出来。”
 
“陶校长,这……”
 
“这里没有校长,此刻我们是朋友。你不用担心说话会得罪我,你的饭碗是我给的,也随时都可以收回。我知道你对我心里有意见,但我不但没有给你降级,反而给你升职了。我不是为了讨好你,因为没有必要。我只是觉得你是一个人才,我要让你有用武之地。”
 
“我…… 我想起了以前我在X城大学的Tauber 校长,其实他所出的事和您差不多。所以我有些不理解为什么最后结果会如此不同。”涂尚北终于勇敢地说出了他的心思。
 
“记住,今天的对话你不能和任何人说。是的,我承认我实验室里发生的事情和当年Tauber校长的非常相似,甚至可以说我这里的还更严重一些。之所以两起事件的最后结果会相差这么多,主要是因为国情的不同。”
 
“国情不同?但科学应该无国界的。” 打开了心扉的涂尚北,没有了多少顾忌。
 
“科学无国界,但科学家有祖国,在不同国家人们对科学家的期待是不一样的。在德国,科学家被发现造假是一件非常严重的是事情,因为人们非常讲究重视诚信。作为公众人物一旦被确认在诚信上出了问题,那么他的形象也就会因此坍塌,也将被民众所抛弃。”
 
“在中国难道不一样吗?” 回国才三年不到的涂尚北对此不解。
 
“当然不一样。就学术界来说,我们的学术道德伦理建设就远远落后于西方国家。三十年前我读博的时候,就没有人告诉过我需要学术诚信,我当时就想只要文章的结论是正确的,在一些细节上做点手脚没有什么。但现在我们的博士生都知道了,细节上做手脚也是不允许的。所以,我们的学术界一方面的确越来越规范,但另一方面也要能理解历史问题的特殊性。”
 
陶知耀说到这里停了一下,在确认涂尚北理解了他的意思后继续说:“在我们国家,学术界在诚信上其实是走在前列的,因为我们这个行业更国际化,不得不接受国际同行水平的监督。也因为这一点,中国科学家在诚信上出了一些小问题,一般不会得到和国际上那样的处罚。因为在中国其它行业里的诚信问题更加严重,而且缺乏监管;如果我们只对科学领域采用国际标准来处罚诚信问题,那对中国科学家就不公平。”
 
“但就算这两点有道理,您自己真的就安心接受这个校长的位置么?”
 
“尚北,虽然我的论文的结论是没有问题的,但我心里还是有些愧疚,因为我在学术诚信上的确有点问题。可我不能退下,我必须带领康奋大学继续前进,因为这是我义不容辞的责任。在我担任主管科研副校长的这十年,康奋大学的研究经费长了十倍,发表论文的数量和质量也有了大幅增长,在这条正确的轨道上,我不能退下当逃兵。只要上面不让我下台,我就要坚持下去,将功补过。至于以后是非功过,就任人评说了。”
 
听到这里,涂尚北又想起了X城大学的Tauber教授,因为“我的论文的结论是没有问题的”这句话,也因为他当年拒绝主动从校长位置辞职的理由和陶知耀几乎一模一样。
 
“那网上舆情那么紧张,为什么上面却要力挺你呢?”涂尚北直接说出了他的疑惑。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可能是出于大学发展的角度来考虑,没有比我更合适的人选。我当常务副校长的成绩摆在那儿,这一点全校师生都是认同的。另外,你想想,我是院士,享受副部级待遇。在我手里的直接经费就数以亿计,而作为主管科研的副校长,所经手的经费就更是不计其数,但我没有贪污挪用过一分钱,你说到哪里能找到这样的一个副部级干部?”
 
涂尚北突然感到有所触动,一个奇怪的念头走入了他的脑海:要是Tauber 校长在中国,那会怎么样呢?
 
“稍等,我有一个不得不接的电话。”陶知耀说完拿着手机走进了里间。
 
“我是陶知耀,您说……”
 
为了尽量避免听到陶校长说话,涂尚北从沙发上站起身来走向窗台。
 
行政楼是校园里最高的建筑,校长办公室位于顶层的第十八楼。透过窗户,校园的风光尽收眼底,马克思主义学院、文学院、医学院依次掩映在郁郁葱葱的树木里,来来往往的学生让校园显得纯洁而浪漫。校园之外的大街上,忙碌的人们在红绿灯里任意穿行;不远处是密集的商业区,各种交易在热闹地进行;在城市里穿行的河流带着无数的高楼蜿蜒前行,位于河畔的市政府在薄雾中依稀可辨;再远处是若干正在建设的楼盘和工厂,它们和浑浊的天际线融为了一体……
 
就在校长办公室的窗户边,涂尚北突然觉得自己的视野开阔了起来。那一刻,他好像理解了陶校长。



推荐 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