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知识分子 > 最新研究:康复患者再次感染新冠的几率是健康群体的1/5

最新研究:康复患者再次感染新冠的几率是健康群体的1/5

pixabay.com
 
撰文 | 唐金艺
 
编辑 | 汤佩兰
 
康复患者是否可以免于再次感染?保护程度如何?自新冠疫情暴发以来,这一问题始终受到科学家和大众的关注。
 
如今已有多项研究表明,中和抗体滴度和保护性呈显著正相关。随着研究的不断深入,关于康复的新冠患者血清抗体的动力学变化,目前已基本明确:患者在感染后的2到3周内,中和抗体水平持续增加,1个月左右到达顶峰后开始缓慢下降,前3个月下降相对较快,3个月后下降速度放缓,6到8个月后仍能在多数人中检测到中和抗体,此后抗体水平继续缓慢下降,可能持续1到2年,有小部分抗体反应较弱的患者在3个月后就会下降到检测不到的水平。
 
抗体水平会下降,那么康复患者再次感染的保护性程度如何?这个问题需要严谨的实验设计来回答,不仅要对目标群体进行长期追踪和定期检测,更重要的是满足他们所处环境和活动范围基本一致,即感染风险基本一致;感染后也需详细检测病毒RNA和抗体的水平,如有条件还应对病毒进行基因组测序。然而,在早期公共卫生突发状况下,科研人员很难设计以上实验,因此无法对相关问题作出严谨的回答。
 
随着疫情的发展,研究人员已经开始尽可能地设计实验解答上述问题。2021年1月29日,西奈山医学院在预印本 medRxiv 上公布了 “海军陆战队模型” [4],该研究对2436名18到20岁的海军陆战队新兵进行6周的追踪,每两周做三次核酸检测,并对此前的康复患者以及后续感染者进行中和抗体检测。第一次检测后有189名血清阳性的康复患者,2247名未感染者。在随后的6周追踪内,有19名康复患者(10.1%)至少检测出一次核酸阳性,而未感染者中,有1079人核酸阳性(48%),发病率比为0.18(95%置信区间 0.11到0.28),意味着在一定条件下,康复患者再次感染的几率约为健康群体的1/5。
 
重要的是,康复患者中,19名再次感染者中仅有6名(31.6%)在第一次检测时检测到中和抗体滴度,而未再次感染者中则有约83.3%的人可以检测到中和抗体滴度,且水平显著高于再感染者,该结果再次证明了中和抗体滴度和保护水平呈显著正相关;并且在后续感染的人中,康复患者的病毒载量明显低于此前未感染者的病毒载量,且表现出核酸阳性持续时间更短和临床症状更轻的趋势。
 
该模型研究对象均为年轻男性,但康复患者人数和感染风险均适中,仍然能够证明康复患者对再次感染具有一定的抵抗能力(和中和抗体滴度显著相关)。但也同时表明了康复患者还是有一定几率会再次感染,尤其是对于抗体反应较弱的患者以及康复数月后的群体。
 
实际上关于康复患者再次感染的话题,除了 “海军陆战队模型” 外,也曾有过其他研究模型。早在2020年8月,“渔船模型” 就为相关问题提供了初步的证据 [1],华盛顿大学描述了一艘受新冠病毒感染的渔船情况,出海前研究人员对渔船上的120人进行了血清学和病毒RNA检测,发现其中3人呈抗体阳性,意味着他们此前曾被感染。一段时间后再次检测(中位随访时间32.5天),发现有104人核酸阳性或血清阳性,意味着有85.2%的都被感染。对感染者中的39人进行基因组测序分析,发现病毒全部来源于同一谱系,这表明这艘渔船是一个相对封闭的高风险感染模型。重要的是,出海前抗体阳性的3名康复患者均未被再次感染,也未出现症状,且后续检测时的抗体仍然具有中和活性。虽然本研究康复患者较少,但人群中感染风险较高,在一定程度上提供了康复患者在1个月内具有保护性的初步证据。
 
2020年12月,《新英格兰医学杂志》发表的 “牛津大学医院模型” 为此提供了更有说服力的证据 [2],该研究对12541名牛津大学医院的医护人员进行了为期31周(约7个月)的追踪,每两周做一次核酸检测,每两月测一次抗体反应。以抗S蛋白的IgG为标准,在第一次检测后,发现1177人为抗体阳性的康复患者,其余11364人呈抗体阴性。追踪后的结果显示,在抗体阴性的11364人中,有223人核酸检测阳性(123人有症状、100人无症状);在1265名康复患者中,仅有2名核酸阳性的无症状再感染患者,且均在距第一次检测后约6个月后检测到。该研究表明康复患者在6个月内的再感染比例很低,即便6个月后再次感染可能也倾向于轻症。
 
另一项 “纽卡斯尔泰恩医院模型” 也对医护工作者进行持续检测 [3],2020年3月到7月的第一波疫情高峰时,该医院曾对医护工作者进行检测,随后 在2020年7月到11月的第二波疫情高峰后的筛查中,出现症状的2243人(128人第一波感染过,2115人此前未感染过)中,分别有0/128和290/2115人核酸阳性;无症状主动筛查的481人(106人第一波感染过,375人此前未感染过)中,分别有0/106和22/375人核酸阳性。该研究也说明了在一定时间内,康复患者对再次感染仍然具有很好的保护效果。
 
值得注意的是,感染条件也对再次感染有一定影响,如接触病毒的滴度不同,或是感染了其他的突变病毒株等。已有多项研究对巴西马瑙斯进行分析,该地区此前通过自然感染即将达到 “群体免疫”,但情况仍未好转,感染和死亡人数每天仍在增多,可能与康复后时间过长以及新出现的突变毒株有关 [5-7]。相反,近期以色列感染和死亡人数都明显下降,可能和大规模接种新冠疫苗有关 [8-9]。
 
这就意味着,对于康复患者来说,疫情的防范仍然不能掉以轻心。同时对于包括康复患者在内的所有人,尤其是高风险人群来说,应在有条件的情况下尽快主动接种疫苗。
 
参考资料:
 
1. Addetia A., et al. Neutralizing Antibodies Correlate with Protection from SARS-CoV-2 in Humans during a Fishery Vessel Outbreak with a High Attack Rate. J Clin Microbiol. 2020 Oct 21;58(11):e02107-20.
 
2. Lumley SF., et al. Oxford University Hospitals Staff Testing Group. Antibody Status and Incidence of SARS-CoV-2 Infection in Health Care Workers. N Engl J Med. 2020 Dec 23:NEJMoa2034545. doi: 10.1056/NEJMoa2034545.
 
3. Hanrath AT., et al. Prior SARS-CoV-2 infection is associated with protection against symptomatic reinfection. J Infect. 2020 Dec 26:S0163-4453(20)30781-7.
 
4. Andrew G., et al. SARS-CoV-2 seropositivity and subsequent infection risk in healthy young adults: a prospective cohort study. medRxiv. doi: https://doi.org/10.1101/2021.01.26.21250535
 
5. Buss LF., et al. Three-quarters attack rate of SARS-CoV-2 in the Brazilian Amazon during a largely unmitigated epidemic. Science. 2021 Jan 15;371(6526):288-292.
 
6. Sridhar D, Gurdasani D. Herd immunity by infection is not an option. Science. 2021 Jan 15;371(6526):230-231.
 
7. Sabino EC., et al. Resurgence of COVID-19 in Manaus, Brazil, despite high seroprevalence. Lancet. 2021 Jan 27:S0140-6736(21)00183-5.
 
8. Chodick G., et al. The effectiveness of the first dose of BNT162b2 vaccine in reducing SARS-CoV-2 infection 13-24 days after immunization: real-world evidence. medRxiv. doi: https://doi.org/10.1101/2021.01.27.21250612
 
9. Rossman H., et al. Patterns-of-covid-19-pandemic-dynamics-following-deployment-of-a-broad-national-immunization-program. https://mashupmd.com/hrossman-patterns-of-covid-19-pandemic-dynamics-following-deployment-of-a-broad-national-immunization-program/



推荐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