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知识分子 > 人类行为的现代性,最早只发生在沿海?内陆呢?

人类行为的现代性,最早只发生在沿海?内陆呢?

pixabay.com
 
- 前面的话 -
 
考古学材料的留存具有条件性,发现具有偶然性,因此我们永远不要着急下结论。许多科学上的重大发现往往出现在被已有现象和主流观念认定为贫瘠的地方,而一旦突破往往会打破原有的知识格局和思考问题的角度。
 
撰文|叶灿阳
 
编辑|陈晓雪
 
北京时间的2021年4月1日,《自然》杂志报道了南非一处内陆遗址新发现的早期现代人遗址,挑战了现代人复杂文化行为最先出现在海岸环境的观点。
图1 GHN及其他沿海早期现代人遗址(来自《自然》杂志论文)
 
此前,行为上现代人起源的单一沿海模型认为,非洲内陆人群在现代人关键文化创新的出现上几乎或根本没有起作用。这次距今10.5万年的伽莫哈纳山北岩厦遗址(GHN)新发现,证明了非洲内陆在现代人行为演化上与沿海地区一样古老。
 
1 两种意义上的现代人
 
在古人类和旧石器考古学研究领域,现代人的概念有两个。一个是解剖学意义上的现代人(AMH,anatomically modern humans),一个是文化行为上的现代人(BMH,behaviorally modern humans)。这两个概念源于古人类体质与文化演化的不平衡,或被称之为 “智人悖论” ——体质上与我们基本相同的智人/现代人的出现时间,与表现出类似我们文化特征的现代人行为出现之间,具有巨大的时间差。
 
迄今为止,最早的现代人(智人)化石可以追溯到距今35-30万年的摩洛哥Jebel Irhoud,而现代人使用象征资源(如赭石颜料、穿孔贝壳、鸵鸟蛋皮和装饰品)的最早证据,则来自距今12.5万至7万年前的非洲南部海岸遗址。
 
而近些年,随着基因意义上的现代人探索的加入,通过化石或基因判定现代人都指向了某种不确定性,例如镶嵌演化的体质和杂交混融的基因,而文化意义上的现代人或许能够给我们理解现代人起源提供更为清晰的视角。
图2 南非布隆博斯遗址出土的刻划赭石(来源:Henshilwood et al. 2009)
 
2 GHN遗址的新发现
图3 遗址周围环境 (来源:Wilkins et al. 2020)
 
伽莫哈纳山北岩厦遗址(GHN,Ga-Mohana Hill North Rockshelter)位于南非内陆干旱的卡拉哈里盆地南部,库鲁曼市西北12公里,距离最近的海岸线665公里。该遗址早先曾有研究者做过调查,但当时认为整个遗址堆积受到鸟粪挖掘者和牧牛活动的严重干扰因而研究价值不大。
 
从2014-2021年,研究者团队在这一区域进行了系统调查和试掘,并最终决定在GHN这个遗址进行发掘。此次发掘面积共4.75平方米,最大深度1.7米,表土以下可分为三个大的地层堆积,其中A区最下层的DBSR层发现石器时代中期(MSA)的遗存,根据光释光(OSL)和铀-钍法(U-Th)的测年样本结果分析,得到均值年代为距今10.5万年的数据(105.2±3.3 ka),这与之前发现的沿海早期现代人遗址一样古老。
图4 发掘场景
 
同时,不同于今天桑人(布须曼人)居住的卡拉哈里荒漠草原环境,古环境分析的结果显示,距今11-10万年,伴随着大量的降水,当地有大面积的水域,创造了适宜早期现代人狩猎采集生活的良好资源和环境条件。
 
3 哪些物品体现了人类行为的现代性?
图5 遗物在地层中的分布情况
 
DBSR层发现的遗存有:1)石器,包括石叶、尖状器、预制石核等典型的MSA石器组合,原料为燧石、凝灰岩和带状铁矿石;2)动物骨骼,包括鸟类、有蹄类和龟类;3)象征艺术品,包括方解石碎块、红赭石和鸵鸟蛋皮(OES, ostrich egg shell)。
图6 出土的MSA阶段石制品
图7 发现的鸵鸟蛋皮
图8 DBSR层出土的方解石
 
通过对方解石碎块的原料追溯、埋藏学分析和出土背景关联情境分析,研究者认为这些方解石是从至少2.5公里以外的矿脉中采集并带入遗址中的,可能与某种精神信仰和仪式活动有关。发现的鸵鸟蛋皮中有一些有人工刻划痕迹、部分还被灼烧过,可能用作水容器。因此,这些在内陆遗址发现的非实用性方解石与人为利用鸵鸟蛋皮的行为,代表着同样的早期现代人行为。
图9 调查发现的方解石矿脉和采集品(a的比例尺为1km)
 
4 结论与启示
 
最后,研究者认为这一发现改变了对卡拉哈里内陆干旱半干旱地区的自然和文化认识,证明内陆现代人的创造性行为并未落后于沿海的古人类。同时,这种在远距离且不同环境中共享的现代性行为,可能反映了技术的趋同或处于广泛联系下的人群间的社会传播。这也为智人行为现代性的起源增加了多中心说的支持依据。同时,此类扎实的多学科研究也将为其他类似地区的研究提供有益借鉴。
 
在有关采访报道中,论文第一作者澳大利亚格里菲斯大学人类进化研究中心的杰恩·威尔金斯博士(Jayne Wilkins)表示:“我们物种的起源比我们想象的要复杂,过度简化的物种起源模型将不再被接受。有证据表明,非洲大陆的许多地区都参与其中,卡拉哈里的发现只是其中之一。”
 
作者简介
 
叶灿阳,中国人民大学历史学院博士研究生,研究方向为史前考古,主要关注旧、新石器时代过渡等议题。
 
参考资料
 
1. Hublin, JJ., Ben-Ncer, A., Bailey, S. et al. New fossils from Jebel Irhoud, Morocco and the pan-African origin of Homo sapiens. Nature 546, 289–292 (2017). https://doi.org/10.1038/nature22336
 
2. Henshilwood, C. S. et al. A 100,000-year-old ochre-processing workshop at Blombos Cave, South Africa. Science 334, 219–222 (2011).
 
3. Henshilwood, C. S., d’Errico, F. & Watts, I. Engraved ochres from the Middle Stone Age levels at Blombos Cave, South Africa. J. Hum. Evol. 57, 27–47 (2009).
 
4. Richter, D., Grün, R., Joannes-Boyau, R. et al. The age of the hominin fossils from Jebel Irhoud, Morocco, and the origins of the Middle Stone Age. Nature 546, 293–296 (2017). https://doi.org/10.1038/nature22335
 
5. Thackeray, F., & Thackeray, A. I. (1980). Report on a preliminary survey of archaeological sites in the central Northern Cape Province (pp. 1–29). National Monuments Council Permit PER/1/231.
 
6. Texier, P.-J. et al. The context, form and significance of the MSA engraved ostrich eggshell collection from Diepkloof Rock Shelter, Western Cape, South Africa. J. Archaeol. Sci. 40, 3412–3431 (2013).
 
7. Wilkins, J. et al. Fabric analysis and chronology at Ga-Mohana Hill North Rockshelter, southern Kalahari Basin: evidence for in situ, stratified Middle and Later Stone Age deposits. J. Paleolith. Archaeol. 3, 336–361 (2020).
 
8. Wilkins, J., Schoville, B.J., Pickering, R. et al. Innovative Homo sapiens behaviours 105,000 years ago in a wetter Kalahari[J]. Nature (2021). https://doi.org/10.1038/s41586-021-03419-0
 
9. https://www.miragenews.com/early-humans-in-kalahari-were-as-innovative-as-538213/
 
10. https://cosmosmagazine.com/history/archaeology/early-humans-in-the-kalahari-were-innovative/
 
11. https://socialsciences.nature.com/posts/investigating-human-origins-in-the-kalahari
 
12. https://www.nature.com/articles/d41586-021-00795-5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