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知识分子 > 中国研发经费从哪儿来?到何处去?最新研究报告来了

中国研发经费从哪儿来?到何处去?最新研究报告来了

pixabay.com


  前  言   



2020年是《国家中长期科学与技术发展规划纲要(2006-2020年)》收官之年,同时也是谋划 “十四五” 和二0三五远景目标之年。2020年10月,十九届五中全会提出:坚持创新在我国现代化建设全局中的核心地位,把科技自立自强作为国家发展的战略支撑,面向世界科技前沿、面向经济主战场、面向国家重大需求、面向人民生命健康,实施科教兴国战略、人才强国战略、创新驱动发展战略。

研究与试验发展(简称 “研发” 或者R&D)经费是国家科技创新 “一个坚持”、“四个面向” 和 “三大战略” 实施的基石。2019年,中国研发经费首次超过2万亿,达到2.2万亿;2020年中国国内生产总值(GDP)首次超过100万亿。超大型经济体崛起过程中的研发经费治理问题已经成为国际国内社会关注的焦点。继2019年首次推出《中国研发经费报告(2018)》之后,大连理工大学科创治理团队再次在《知识分子》平台推出《中国研发经费报告(2020)》, 全面梳理、解读和分析中国研发经费。

报告主体分为四个部分:总量结构——中国研发经费在国际上处于什么位置,从哪些部门来、去向哪些部门;公共部门——谁(政府部门)管理中国财政研发经费,高校和科研院所的研发活动如何;私人部门——上市公司研发经费支出情况如何;公共政策——各类政策对研发经费支出的效果如何。

在2018版报告的基础上,2020版报告增加了两个专题研究。专题一:粤港澳大湾区——粤港澳大湾区研发经费支出及与其他湾区比较;专题二:医药研发——医药行业企业研发及政府部门对医药行业的投入如何。

站在新的历史起点,中国研发经费治理需要进一步关注 “优化结构、提高质量 、增加效率” 的问题。  

《知识分子》今日刊发《中国研发经费报告(2020)》报告主体的第一部分:中国研发经费在国际上的位置如何?经费从哪儿来,流向哪里?

报告的其他内容,详见知识分子网站,点击文末“阅读原文”即可查看。


撰文 | 大连理工大学 孙玉涛小组


●                ●                


- 总量结构 -

1
中国与世界主要国家研发经费比较
2
中国不同层级区域研发经费比较
3
中美研发经费部门来源-执行结构比较
4
中国与主要国家发经费类型结构比较


中国研发经费支出规模及强度态势

(1995-2019年)


2019年,中国全社会研发经费投入22143.6亿元,比上年增长12.5%,增速较上年提高0.7个百分点;研发经费投入强度为2.23%,比上年提高0.09个百分点。

自2013年以来,中国研发经费投入强度连续6年超过2%,已经不是主要追求指标。




中国与主要国家研发经费支出规模及强度比较
(2018年)

目前,中国研发经费支出规模居全球第二,仅次于美国,双方总量差距逐渐缩小。中美是全世界仅有研发经费规模超过3000亿美元的国家。

2018年,中国研发强度(2.19%)与欧盟27国(EU-27)水平相当(2.18%),非常接近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国家平均水平(2.38%)




中国与G7国家研发经费支出规模及强度比较
(2018年)

● 2018年,中国研发经费投入规模是美国的51%,两者差距进一步缩小。中国是日本的1.8倍,德国的2.4倍,加拿大、意大利、英国和法国研发经费总和的1.8倍。
2013年以来,中国已经连续6年研发经费投入强度突破2%,达到中等发达国家水平。

● 与G7国家相比,中国研发经费投入规模优势凸显,研发投入强度与德国、日本、美国等科技强国仍有差距,但也无需短期快速追赶,为了投入而投入。




中国与G7国家研究人员人均经费比较
(2017年)

2017年,中国R&D研究人员投入为174万人 (全时当量) ,居世界第一,超过排名第二美国30万人,是日本的2.6倍,是德国、加拿大、意大利、英国和法国研究人员总量的1.3倍。

美国R&D研究人员人均研发经费为0.41百万美元,德、日、意、法四国均超过0.20百万美元,中国仅为0.17百万美元,与加拿大和英国相当。




中国南北地区研发经费增长态势比较
(1999-2019年)

● 1999-2019年,中国南方地区占全国研发经费支出比例持续增长,2019年投入总量为14611.78亿元,约占全国研发经费的66%。
南方地区的广东、江苏、浙江和北方地区的北京、山东研发经费增幅均超过千亿,其中广东增长最明显,投入总量从65.70亿元扩大至2019年的3098.49亿元。

南北方研发经费差距与经济(GDP)差距紧密相关,与市场化程度、对外开放程度、体制机制环境甚至思想观念文化等多方因素有关。




中国四大板块研发经费增长趋势
(1999-2019年)

● 1999年到2019年,东部地区研发经费与中部、西部和东北地区的差距逐步拉大。2019年东部地区突破1.4万亿,约为其他三个地区总和的1.9倍。

2006年以后,东北地区与中西部地区的差距也在逐渐拉大,2019分别与中部和西部相差3064.25亿元和2055.13亿元。




中国四大板块研发经费占全国比重
(2000-2019年)

● 2000-2019年,中国东部地区占全国的研发经费支出比重从64%增长到66%,中部与西部地区变化不大,其中中部地区在14%-15%、西部地区在12%-13%水平上下波动。

东北地区从2000年的7%增长到了2006年的15%,又逐步下降到2019年的4%。




中国八大区域研发经费投入趋势比较
(2009-2019)

2009-2019年,北部沿海综合经济区、东北综合经济区、大西北综合经济区在全国研发经费投入所占比重有所下降,其他区域有不同程度的增长。

东部沿海综合经济区所占研发经费比重最大,但增长不足1%;南部沿海、长江中游综合经济区增势较为明显,2019年两地区在全国所占比例分别达到17.53%、13.02%。




中国省级行政区研发经费支出规模及强度
(2019年)

中国各省市区研发经费支出规模超过1500亿元有广东、江苏、北京、浙江、上海,位于第二梯队山东的研发经费支出规模也超千亿。中国各省市区研发经费支出集中度高,排名前三位省区经费共计8111.59亿元,占全国的36.6%-约1/3;前五位合计11305.94亿元,占全国的51%。研发经费空间分布的 “Top3-1/3”、“Top5-50%” 现象非常显著。

 研发经费支出强度前三位是北京、上海和天津,分别为6.31%、4.00%、3.28%。




中国研发经费各部门来源规模
(1995-2019年)

1995-2019年,企业来源研发经费从300亿增长到近1.7万亿,增长约55倍;政府来源研发经费从约250亿增长到约4537亿,增长约18倍;企业经费增长速度远超过政府经费。

其他来源经费2016年突破600亿,2019年再次突破700亿大关,投入总量达719.12亿元。




中国研发经费各部门来源结构
(1995-2019年)

1995-2019年,中国研发经费部门来源结构从政府和企业双主体转变成了企业单主体,企业单主体地位得到强化。

政府来源经费比例从26%下降到了20%左右,企业来源经费比例从约32%增长到了76%。




中国研发经费各部门执行规模
(1995-2019年)

● 1995-2019年,企业执行研发经费从140亿增长到近1.7万亿,增长约119倍,已经成为研发活动的绝对主体。

公共研发机构研发经费约146.40亿增长到3080.83亿,增长21倍;大学从42.30亿增长到1796.62亿,增长42倍。




中国研发经费各部门执行结构
(1995-2019年)

● 1995-2019年,中国研发经费部门执行结构从企业和公共研发机构双主体转变成了企业单主体,企业执行经费比例从40%增长到了76%。

公共研发机构执行经费比例从42%下降到了14%,大学研发经费比重由12%缩小至8%。研发机构和大学在研发创新体系中相对下降。




中国研发经费各部门来源-执行结构
(2008-2018年)


从来源机构看,政府投给科研机构的研发经费比例从64%下降至57%;投给高等学校的比例从约20%增长到24%,投给企业的比例从13%增长到2014年的16%,2018年降至12%;企业96%的研发经费用于内部研发活动。

● 从执行机构看,高等学校研发经费来自于政府的比例由58%增长到67%,来自于企业的比例由35%下降到27%;科研机构的研发经费来自于政府的比例由86%下降到82%,2018年增长为85%。




美国研发经费各部门来源-执行结构
(2008-2018年)

● 从来源机构看,美国联邦政府研发经费约29%投入联邦政府研发机构,约28%投入高等学校,投入企业研发经费比重从2008年的31%下降到2018年的18%;美国企业将98%的研发经费用于企业内部研发,基本稳定。

 从执行机构看,美国企业的研发经费主要来自于自筹,占整体比例由87%增长为94% ;高等学校研发经费来自于联邦政府的比例由57%降为49%,来自自身的研发经费由23%增长至28%;美国联邦政府研发机构的研发经费全部来自联邦政府支出。




中美研发经费部门来源-执行结构比较
(2018年)

● 从经费来源看,中国政府研发经费主要流向科研机构,其次是高等学校。美国联邦政府研发经费在联邦政府研发机构、资助的研发中心,高等学校和企业比例比较均衡,还有部分经费流向其他非盈利机构及州政府科研机构。

从经费执行看,美国研发机构经费全部来自联邦政府。中国研发机构经费近85%来自中央政府。美国高等院校约50%来自联邦政府,自筹经费比例高;中国高等院校93%的研发经费来自政府和企业。




中国研发经费各类型规模
(1995-2019年)

1995-2005年中国研发经费内部支出增长比较平缓,2006年以后进入快速增长通道,2015-2019年年平均增速约为11.8%。

 分活动类型看,中国基础研究与应用研究经费基数小、增长慢,2019年应用研究2498.46亿元,基础研究1335.57亿元;试验发展经费总量大、增长迅速,达到了18309.55亿元。




中国研发经费各类型比例
(1995-2019年)

● 1995-2019年,中国基础研究经费占全社会研发经费比例基本上维持在5%,2019年达到6%,应用研究经费从26%下降到了11%,试验发展经费支出从69%增长到了83%。
 2019年,中国科学研究经费占全社会研发经费比重为17%,相比于2016年仅增长约2%。

 中国2019年研发强度2.23%与美国1957年研发强度2.15%相当,当时美国科学研究投入占比是32.6%。




中国与主要国家研发经费类型比较
(2016年)


● 2016年,中国与主要发达国家相比,科学研究投入明显不足,仅占15.5%,日本科学研究投入比例为33%,美国为37%,英国和法国则超过60%。

中国科学研究的主要问题不仅是基础研究投入不足,更重要的是应用研究投入力度与其他国家差距比较大,日本、美国应用研究投入约占20%,英国、法国则超过40%。




中国研发经费执行主体的研发类型结构
(1997-2019年)

1997-2019年:企业研发经费中试验发展投入比例由86.13%增长到了96.39%,应用研究投入比例由12.76%下降到3.31%,基础研究投入比例自1.12%年降至2018的0.3%;
研发机构研发经费中试验发展投入比例从59.01%下降到了53.13%,应用研究投入比例从33.72%下降到了30.03.%,基础研究投入比例由7.27%增长到16.56%;

● 大学研发经费中试验发展研究投入比例由28.42%下降到10.86%,应用研究投入比例从54.77%下降到48.94%,基础研究投入比例由16.81%增长到40.2%。




总量结构——观点

中国研发经费支出总量2.2万元、研发强度超2.2%,在美国之后位列世界第二。中国研发人员总量位居世界第一,但研究人员人均研发经费低于G7发达国家。当前中国研发经费治理的关键不是扩大规模和提升强度,而是进一步优化研发经费投入结构,提升研究人员经费投入强度,提高研发经费使用效率。

中国研发经费地域分布不均衡,区域间差距日益扩大。南方和北方的研发经费差距日益扩大;东部地区研发经费是其他地区总和的2倍;省市区研发经费相对集中,存在显著的 “Top3-1/3”、“Top5-50%” 现象,与美国类似。当前,迫切需要通过跨区域合作和科技成果转化,充分发挥研发的正向溢出效应,实现区域协调发展。

中国研发经费来源-执行部门结构与美国等发达国家非常相似,企业主体地位凸显。比较而言,中国研发经费的来源-执行交叉结构多元化不足;高校研发经费来源途径单一,企业及政府来源经费超90%。

中国科学研究经费占全社会研发经费比例持续下滑,2016年已降至15.5%。未来政府应加大对高校及科研院所的科学研究经费投入力度,鼓励企业开展基于产业共性技术的基础研究和应用研究。


注:

对于报告若有任何问题,欢迎联系报告的通讯作者孙玉涛 sunyutao82@foxmail.com。


制版编辑 卢卡斯




END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