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知识分子 > 商周:接种两剂疫苗后,我感染了新冠

商周:接种两剂疫苗后,我感染了新冠

新冠疫情已经进行了一年多,全世界每天都还有几十万的新增确诊病例。虽然防疫也已经进入了后疫苗时代,但如何应对新冠问题,仍然是个问题。 | 图源:pixabay.com
 
编者按
 
新冠疫情一年多,全世界每天都还有几十万的新增确诊病例,每一个感染又有着不同的经历,有的惊天动地,有的悄然无声。
 
旅德学者、《知识分子》专栏作者商周记录了在后疫苗时代感染新冠的一段亲身经历。
 
撰文 | 商 周
 
中秋节后的第三天是个星期五,早上起来犹豫着是不是去上班。前一天就有点咳嗽,因为正好有两位实验室的同事得了感冒,当时想着是被她们传染了。但过了一天没有变好,还添了一点轻微的低烧和头晕。看来有点像流感了,普通感冒一般不会有全身性的症状。
 
按照实验室的惯例,得了流感应该待在家里,避免传给同事。但那天有点特别,因为下班后有一个实验室的团建活动:大家一起去晚餐并交换礼物。
 
因为疫情,实验室团建已经快两年没有举行,现在大家都完成了疫苗接种,终于又可以重新提上日程。
 
团建有一个传统的游戏:每个人带来一件自己不再需要、但又不是垃圾而且还挺有趣的东西,用旧报纸包好放在一起;在一顿丰盛的大餐之后,就到了分配和争夺礼物的环节——先是以掷骰子的方式挑选礼物,然后依次将它们打开,这是一个有着诸多惊喜的过程;等所有礼物都现形了,接下来就是限时争夺礼物的环节,成功将骰子掷到六点的人可以随意和任何人交换礼物,这个时刻最为开心,也是整个游戏的高潮。
 
餐馆是一个多月前就订好了的,各自用报纸包好的旧礼物也在前一天收齐到位。还是去吧,没准就只是重一点的普通感冒呢!要是上班的时候症状还是继续加重,临时决定不去也行。
 
我上班主要是待在办公室里,回复邮件,修改论文。随着工作的进行,慢慢感到有些头晕,鼻涕也开始出现,还有点肌肉酸疼,看来的确是流感了。有同事过来谈工作,我请他在办公室外保持着距离,告诉他我得了流感,等会儿就回家休息。
 
同事表示了同情和理解,然后建议我做一下新冠抗原的快速检测。单位为了员工方便,给每个实验室都发了自测用的快速检测试剂盒,十几分钟就能出结果。
 
新冠!不太可能吧,两个半月前我完成了两剂辉瑞疫苗的接种。它对有症状感染的保护效率达到了90%以上,就是对高传染性的Delta突变株,保护效率也还有80%左右。而且过去有感冒症状的同事也都自己检测过,从来没有过阳性。
图1 完成疫苗接种记录
 
但既然方便快捷,为什么不检测一下呢!
 
试剂盒很简单,包括一根棉签,一本测试纸,一小管反应液。我大致看了一眼说明书,注意了一下反应时间,说是15分钟,最好不要超过20分钟。从鼻腔取样也容易,为了确保取到充分的样本,我把棉签先后插进了两个鼻孔。
 
将采样后的棉签放到测试槽,滴上反应液,盖上测试纸,瞄了一下时间,然后继续工作。一段时间后打开测试本,却没有找到显示结果的地方,再回头去看说明书,才发现结果应该是在测试本的封面上显示。
 
那里已经出现了两条红线:阳性。
 
阳性?是不是反应时间太长了,刚才是什么时间开始测的?忙忘了。
 
于是再去拿了一个测试本,重新开始。这一次,我仔细观察了整个过程。
 
1
 
在取样后,把棉签小心地放到测试槽里。
 
2
 
滴上几滴测试液,确保将棉签头覆盖,并在期间转动棉签,以便让棉签上的分泌物能够充分溶解。
 
3
 
盖上测试本,记下反应开始时间——12:13。
 
4
 
12:15,液体样本已经通过虹吸现象爬了上来,出现在封面上的测试窗里。
 
5
 
12:16,液体样本充满了整个试纸,上面的对照红线开始出现。
 
6
 
12:18,对照红线已经接近饱和,下面显示样本结果的地方出也开始出现了微弱的红线。
 
7
 
12:23,样本结果的红线继续加强,越来越明显。
 
8
 
12:28,样本结果的红线的强度已经和对照类似,阳性已经毫无疑问。
 
我拍下了这个结果,把它发到实验室的群里,告知同事我新冠抗原快速测试阳性,马上会去做新冠核酸检测确认。随后拨通了单位医院的新冠热线,预约了当天的核酸检测。
图2 抗原快速检测结果
 
单位医院的取样处有三位护士。一位负责登记,只穿了普通的护士服,戴着一个FP2的口罩;另外两个负责取样的护士在护士服外再套了一件手术大褂,FP2口罩外面也还有一个塑料面罩。
 
护士熟练地用一根长棉签从我的口腔和鼻腔获得了样本,整个过程不到30秒。
 
当时不到下午两点,我问大约什么时间能得知结果。护士说因为当天的样本已经送走,这批样本只能是第二天再送,加上周末的因素,估计要到两天后的星期天才行。同时她也给了我一个二维码,让我到时扫码查询。
 
真是德国速度!
 
就当自己是阳性吧,尽量避免传给他人就行。离开单位坐公交车回家,跟在别人后面上下车,一路小心不用手触碰任何的物件。回家后也自觉地上了二楼,把自己局限在卧室和卫生间里,躺在床上休息。
 
实验室的同事发来了问侯,群里也在讨论晚上的团建活动是否要取消。最后决定大家统一做新冠抗原检测,只要有一个阳性就不去,结果都是阴性。
 
同事们的阴性结果让我放心不少。因为前一天,我开始出现咳嗽症状的时候还和两位同事去动物房做过实验,三个人在一个封闭的小房间里待了四个小时;这两天我和一位博士生也一起近距离地谈过几次工作。虽然在实验室大家都是戴着口罩,也避免身体上的接触,但间接的接触总是在所难免。还有,就在中秋节的那天,也就是我出现症状的前两天,我也和两个中国学生聚餐,而且没有戴口罩。
 
或许我还只是流感呢,新冠抗原快速检测不仅灵敏度低,特异性也存在一些问题,之前单位里就有几个抗原检测阳性但后来核酸检测阴性的例子。
 
晚上八点,同事传来活动的照片,上面是给我的礼物:一只黑色的小熊。
图3 实验室团建活动的礼物
 
可爱的小熊带来了欢乐和温暖,但不能减轻我的症状:头晕、咳嗽、鼻涕、肌肉酸疼,还好没有胸闷和气喘,味觉也还正常。
 
星期六早上醒来,症状并没有变轻,但好像也没有加重。打开手机看到了编辑刘楚发来的一条信息,说是mRNA疫苗的工作获得Lasker奖,《知识分子》为此撰写了一篇文章,问我是否可以帮忙审阅一下。《知识分子》是我喜欢的平台,类似的请求一般都会答应。但审阅科普稿件需要对一些科学资料进行核实,我不确定自己的状态是否可以胜任,于是坐了起来试着进入工作状态。随着大脑的运转,头晕和鼻涕就随之到来,只好向刘楚编辑说抱歉,然后继续躺下休息。
 
静卧和喝水还挺有效。等到下午的时候,症状已经好了一些。没了低烧的反应,咳嗽频率也下降了不少。或许自己就是流感吧,而且是一般的流感。在我的记忆里,得过的最严重的流感是2009年的甲流,那次发了高烧以至于不得不去服用药物。而其它流感,所做的就只是是静卧休息,耐心地等待症状的过去。
 
下午六点, 我试着去扫码查看核酸检测的结果:阳性。
 
再看了一下病毒的载量,ct值是20.5,根据诊断结果上提供的信息推算,大概相当于每ml里有1600万个新冠病毒基因组,这是一个很高的浓度。
图4 新冠病毒核酸检测结果
 
还是来了,在成功躲过了前三波凶猛的疫情之后,我在相对温和的第四波疫情中招了。
 
我把结果截图发到了实验室的群里,让同事注意自身的检测,尤其是那些在工作上和我在这几天有过密切接触的同事。他们在祝福我早日康复的同时,也告诉我如果需要帮助随时打招呼,因为接下来卫生部门会让我接受为期两周的居家隔离,不能离开自家的房子半步。
 
星期天,早上醒来感觉好像稍微好了一些,低烧没有了,肌肉的酸疼也难以察觉,只是头晕和咳嗽还在。《知识分子》另外一位编辑发来了信息,问我是否可以帮忙看一篇散文稿件。因为不是科普文,基本上不费脑子,十分钟内就对文章做了一些校正,然后发了回去。
 
感觉还不错,看来的确是好了一些。
 
在德国,新冠病毒的核酸检测的阳性结果会自动转到当地的卫生部门,然后接下来卫生部门就会和被感染者联系,做一些流行病学的调查,以及交代隔离的相关事项。被感染的人什么都不用做,在家里等待就行。
 
一天也没有等来市卫生局的工作人员,看来他们没有因为疫情而在周末加班。到了晚上的时候,咳嗽频率又增加了一些,这一点也和以前得流感时差不多。
 
当天也是德国大选日,临睡前查看了一下选票得统计结果,社民党(SPD)排在第一位,基民盟和绿党分居二、三位。两个多月前,社民党在民意调查里还排在第三,并不被人看好。但现任副总理的肖尔茨(Scholz)的声誉极佳,导致了大选结果的逆转。虽然来自不同的党派,但肖尔茨和默克尔在政治风格上有着很大的相似之处,而且作为副总理的他在新冠疫情间主导的福利补贴方案也深得人心,如果他能接替默克尔,不仅能让德国在稳定中求变,对于世界也同样有利。
 
我虽然不是选民,但非常希望肖尔茨能够当选。
 
星期一,症状进一步有所减轻,干咳成了唯一还明显存在的症状。早上八点后就一直等待市卫生局人员的到来,看看具体如何操作居家隔离的事情。过了中午也没有见到动静,于是给市政府的新冠热线致电询问。接电话的工作人员很礼貌,在得知我的问题后说卫生局应该正在处理,但需要时间,估计明天才会有结果并和我联系。
 
核酸检测星期六晚上就出了阳性结果,在星期一下午还没有和感染者取得联系。卫生局的忙碌让我对本市的新冠病毒感染情况有了兴趣,于是进了市卫生局新冠本地疫情信息的网页,看到了如下数据:截至9月26日,这个二十万左右人口的小城累计新冠确诊病例有6810人,其中康复6619人,还在进行中的病例91人,死亡100人。目前的发病率是平均每七天每十万人口24.1,具体到目前每天新确诊的新冠感染人数,从2到10不等。
 
每天2到10个确诊病例就如此忙碌,卫生局的工作效率真的难以恭维。
图5 市卫生局9月27日更新的新冠疫情统计数字
 
不过,卫生局网站上公布的每日疫情总结倒算得上详细,尤其还包括了被感染者接种疫苗的情况。根据正在进行的91个病例(其中未完成疫苗接种者68人,完成疫苗接种人数23人)这一数据,再考虑到当地完成了疫苗接种的比例大约70%,我在脑海里大致估算了一下疫苗接种的保护效率:大约在80%左右。
 
考虑到德国流行的主要是德尔塔突变株,这是一个很不错的效果。
 
下午四点,家里的门铃终于响了,猜想应该是卫生局的人。开门,站在门口的居然是一个Ordungsamt的工作人员 (对应于中国的城管)。他礼貌地说明来意,先让我用证件证明身份,再向我要一个可以用来联系的电话号码。然后也强调,我不能离开房子,要在家中等待卫生局的通知。
 
整个过程不到三分钟,走的时候他再次提醒不能离开房子,然后微笑着挥手告别。
 
星期二上午八点半,卫生局的工作人员终于打来了电话,还是先确认了我的身份,然后大致问了我的症状以及这几天的旅行史,最后要了我的电子邮箱,说是要发给我一个链接,让我填写确诊前三天里和他人的接触情况。
 
过了一会家庭医生也打来了电话,她从卫生局那里知道了我被感染,所以来电问现在还有什么症状,是否需要帮助。这是确诊之后第四天,出现症状后的第六天,除了身体还有点虚弱,稍微有点咳嗽,其它症状已经几乎全部消失。我于是说没问题了,应该不需要帮助,待在家里休息就行。
 
卫生局发来的统计接触者的网上表格比较简单,大致是接触者的名字和电话、接触地点、时间和时长。我只填了家人和同事,至于上班途中乘坐公交车上的同乘人员,实在是无从填写,只好作罢。
 
家人和同事马上就接到了卫生局的电话,虽然他们都是密切接触者,但因为都已经完成了两剂疫苗的接种,属于低风险人群。所以他们都不用接受隔离,也不用去做核酸检测,只需要做免费的新冠抗原检测就行。
 
让我高兴的是,他们的抗原检测结果都是阴性。单位为了安全起见,出钱让实验室的同事也同时也做了核酸检测,结果也在当天晚上陆续传来,全部阴性。我的心也随之落地。
 
虽然我有点 “倒霉”,在完成了疫苗接种后依然感染了新冠病毒,但此刻我最想感谢的还是疫苗,正是因为接种了疫苗,我的家人和同事才全部避免了感染,能够正常地生活和工作。
 
就是我自己,能够在整个患病期间如此平静,也同样应该归功于疫苗。高效的疫苗不仅能有效地防止感染的发生,还能把新冠病毒对人带来的损害(重症和死亡)降低到类似普通流感的水平。面对普通的流感,我没有理由紧张和害怕。实际上,刚开始我猜想的是普通感冒,后来出现全身性症状才怀疑是流感,就是最后确诊是新冠病毒的感染,我个人身体上的感受依然是和一般流感没有分别。要说和流感的不同,就我个人经历而言,应该是需要十分地小心避免传给他人。
 
毫无疑问,假设这次感染是发生在去年,我不可能这样轻松淡定,家人和同事也不能依然正常的生活和工作。导致这一改变的,正是疫苗的使用。
 
星期三,感染出现症状后的第七天,感觉已经基本恢复正常。虽然还要继续在家隔离,但已经能够进入了可以工作的状态。
 
此刻,我正坐在书房里,打算继续写因感染新冠暂停的《孟德尔传》。不过在这之前,还是先把我自己的这次感染经历写下来,算是一份记录。
 
就在这篇文章成稿的时候,市卫生局给我发来邮件,说因为我也完成了两剂疫苗接种,也不用做核酸检测,在家隔离满两周就行。
 
我也不用做核酸检测???
 
本来还想看看自己身体里那么高的病毒载量需要几天才能转阴,现在没有了可能。好吧,自己平安,不传给他人就好。
 
新冠疫情已经进行了一年多,全世界每天还有几十万的新增确诊病例。防疫也已经进入了后疫苗时代,但如何应对新冠病毒,仍然是一个问题。
 
阳光在书房里泄了一地,我打开窗户通风,看到正要开车出门的邻居,相互微笑着挥手致意。他不知道我得了新冠,正在居家隔离。
 
编后记:
 
9月29日收到商周老师的专栏文章,才得知他已经感染新冠近一周。幸好,他的症状不是很重,并且恢复得还不错。真的为他感到高兴。也为在他身体不舒服时邀请他审稿感到抱歉,虽然对当时他的身体状况不知情——《知识分子》编辑流程的很重要一部分,是邀请相关领域的不同科学家给出专业意见。祝商周老师早日完全恢复健康,新作《孟德尔传》也能顺利与读者朋友见面。



推荐 1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