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知识分子 > “最高法官的健康”:从一名记者的演讲说起

“最高法官的健康”:从一名记者的演讲说起

 

撰文 | 顾 晋 编辑 | 李晓明
01 意味深长的开幕式主题演讲
 
Nina Totenberg 女士走上主席台,开始了大会开幕式 “Martin纪念” 主题演讲。她演讲的题目为:“最高法官的健康(The Health of the Supreme Court)”。
 
Nina 是美国公共电台著名全国新闻记者,她在演讲中讲述了采访她的好友——美国最高法官 Roth Bader Ginsburg 女士如何与疾病抗争以及医患关系等,并介绍了美国历史上许多法官与疾病抗争的故事。她的听众是大约14000名来自世界各地的外科医师专家、学者和厂商代表。
 
 
面对全世界的外科医师,在美国外科医师学院年会开幕式上的重要时刻,最具代表性的 Martin 纪念报告,没有讲当今世界外科的发展方向、创新、进展和展望,却偏偏邀请了一位著名的记者讲述采访美国最高法官患病和康复的故事,从一个非常特殊的视角,上升到法律的高度去看待医患关系。最高法官的健康与美国司法体系的至高无上,凸显医学在国家发展的作用,给我们带来深思与警醒,整个报告感人至深,意味深长。
 
这是10月28日,我在旧金山参加了2019年美国外科医师学院(American College of Surgeons,ACS)临床会议上看到的一幕。大会的主题鲜明: “为了我们的病人”(For Our Patients)。这是真正的外科的终极目的,这个目标朴实简单,但含义深刻。在科学技术高度发达的美国,引领世界外科领域的顶级学术年会,这样的主题意义深远,令人深思。
 
02 国际外科学临床盛会
 
本届ACS会议盛况空前,创历史记录的授予1993名新的 ACS Fellow,包括来自美国本土的1300名,加拿大38名,以及来自全球的外科医师655名。并授予Honorary Fellows 12名。我国著名外科学家、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二医院彭淑牗教授仍然作为ACS的荣誉教授入座主席台上。
 
ACS涵盖了所有外科的学术领域,其中普外、泌尿、骨科、胸科、胃肠、结直肠肛门、妇科、头颈等共24个所有的相关学科领域,其中包括了医学伦理,住院医师培训,以及中国没有的学科——乡村外科(Rural Surgery)。
 
除了28日上午一个半小时的开幕式外,所有的时间段均为分会场会议。会议的报告组织形式也有所不同,大致分为10类:包括:11个冠名报告,112个专题讨论(Panel Sessions),19个教学课程,45项专家会面(Meet-the-Sessions),14个外科技术课程,87个科学论坛,特殊兴趣论坛(Special Interest Session),特殊论坛(Special Sessions),19个市政厅会议(Town Hall Meetings)和31个基于录像的教育课程等。
 
和开幕式上的 Martin Memorial Lecture 一样,美国外科医师学院年会每年都有以不同分会、在不同的历史时期以各自领域做出突出贡献的著名外科医生命名的“冠名专家”报告,今年共有11名专家受邀做了由专家冠名的学术报告。
 
今年大会11个精选的纪念著名专家的冠名报告中,主题非常多元,如《从外科倦怠到健康:平衡生活的秘诀》《血液和滚动的历史车轮》《创伤史:完美风暴》《外科在低中收入国家健康事业中的作用》等等,没有一项讲外科操作技能。他们的讲座从历史到人文,每场爆满,医学大家精心准备,观众聆听认真。反过来看我们的某些学术会议,第一场轰轰烈烈,超过两天的会议分会场就门可罗雀了。
 
另外一个有特色的环节是专家会面,基本上是知名专家与住院医师的早餐等单元进行单独会面,会面是需要预约的,而且要付美元。通常这样的会面的题目都是非常实用的结合临床的题目。包括手术技巧等小范围的深入交流。这种面对面的交流,通常只有十几个青年医师,和学会导师级的医师做深入探讨。
 
当然,作为国际知名的外科学临床大会,会议议题涵盖非常广泛,包括外科各个学科,如乡村外科、医学伦理、国际交流、住院医师项目等。不同时段内进行的分会场共有338个单元,其中视频为主的演播会场只占会议单元的9.1%。
 
必须要提出的就是,在我们国内会议占主导地位的视频展示环节,主题大都围绕着手术的技术层面,探讨的是各种手术的技术,各种手术的演示。然而在世界上最发达的美国的外科医师年会上,恰恰并没有看到大量的技术层面的演示和展示。而他们关注的好像更是外科所有的技术技能的培养,特别是住院医的培养中的基本理论、基本技术的讨论。从全面发展的视角,涵盖各个领域的全方位的医师培养,使美国外科医师的基本功更扎实,发展更可持续,后劲更足,更有竞争力。
 
在科学高度发展的今天,我们的外科向何处去?
 
03 中国外科临床的五点差距
 
我已经许多年没有参加ACS了,这次参会花了3天时间,基本没有离开会场,深刻感受到了中国的学术会议和美国的不同,我们的外科医生的培养和美国的不同。
 
我们的技术演示方面绝对可以和美国的外科医师媲美,高清3D腹腔镜和手术机器人机器人、4K等,我们的技术是一流的。我们的医师们外科技术已经日臻成熟,我们具备和欧美医生在外科操作技术层面的竞争实力。
 
但是,纵观这次ACS会议的总体设计,我的体会是, 我们首先差在外科的视野被技术遮蔽了。 美国之所以是世界第一,不仅仅在外科技术方面,他们关注的问题决定了他们的高度。在医学模式发生巨变的今天,他们已经从纯技术的层面转型为服务于人,把病人看作最重要的。他们关注的是如何做好医学教育,如何保证医疗安全,如何学好外科的历史,如何教会医生和病人交流的技能,如何使乡村外科医生的技能技术得到提高,如何使美国外科医师学院国际化,如何做到技术创新。
 
事实上,中国在这个方面有着同样的价值取向,只是在实践中,不自觉地被眼花缭乱的技术所遮挡。美国的外科医师学院在价值观、医学与人文的有机结合方面给我们做出了榜样。例如,一个分论坛的题目是“外科领域的女性先驱”;又例如,Hilary A.Sanfey医生在国际讨论环节的主旨演讲中指出:据估计,由于外科队伍的不足,全世界约有500万病人得不到应有的外科治疗。他们关注的是全球有多少病人接受了外科的治疗?这样的设计如果出现在我们的学术会议上,是否有人感兴趣?
 
其次,数量是我们的优势,数据是我们的短板。
 
这次参会的另一个感受是,美国的医师很好地利用了现有的各种数据库,总结发表了许多大样本的临床研究文章,这一点是我们真正欠缺的。中华医学会外科学分会结直肠外科学组在这方面做了有益的工作,值得提倡和学习。再有就是临床研究,我们的医师花了太多的时间在研究如何手术上,我们紧跟国际潮流,国外做什么,我们就跟什么,缺乏自己原创的研究和技术。我们的样本量无人可比,但是我们还没有拿出符合国际标准的大样本的前瞻性研究,仅有数量是不够的。我们总说自己是高手术量(High volume)的单位,但是我们没有拿出经得起考验的研究成果。
 
第三,仅追求漂亮的手术,却忽略基本的技能。
 
我们较少关注医学人文,较少关注外科基本理论和基本技能的训练。外科医师除了操作技术,还应该包括领导力(leadership),团队精神的训练,医学沟通能力的培养,感染控制,休克的抢救,肿瘤的分子生物学知识,康复外科理念等。
 
这次的会议由许多的单元在讨论外科发展史,止血与抗凝,心肺复苏,创伤急救,战伤外科,ICU 知识,肿瘤复发的处理,手工操作的缝合,外科医师的职业倦怠(burn out)与职业幸福感,职业精神(professionalism),外科决策,以及非技术技能,大数据与人工智能,老年医学,病人安全,医学统计等各个领域。而我们的的很多学术会议大都以手术演示作为主要内容。
 
第四,单打独斗追求个人发展,团队缺失使我们职业倦怠。
 
美国外科医师学院在非技术技能训练中强调外科的团队精神、领导力。从我们的个人发展角度看,我们的技术基本上是师傅带徒弟学出来的。成长到一定的时间,我们就喜欢单飞了。耐不住寂寞,不甘当小弟,要出人头地,要当英雄。我们的学术会议几乎没有这样的栏目:团队精神,职业精神,领导力训练,外科决策,外科手术和病人安全等。我们均没有这样的规范训练。我想:这是否就是我们的短板?我们的外科医生活得很累,职业倦怠不可避免。真正的身心疲惫,苦不堪言。
 
第五,聪明的中国医生,娴熟的手术技巧是优势,值得发扬光大。
 
看了他们的手术演示环节,我们的外科手术技术绝不输给美国的外科医生,甚至我们的有些外科医生的手术更漂亮,更精准。我们有自己的优势,当然不能妄自菲薄,中国的外科医生应该挺起腰板,拿出自己的过硬的结果。
 
时至21世纪,中国外科医生已经走向世界。但是,我们应该承认,我们在有些方面要很好地向世界最先进的国家学习,要引领世界,首先要站在引领的高度,具备引领的视野,成就引领的事业,足以引领的胆略和实力。世界在变,我们应该也在变,登高才能望远,水滴方可石穿。美国并不是不可超越,但是我们在实现超越之前,要站到同样的高度,同样的视野,同样的实力,我们才能提超越。
 
作者简介
 
顾晋,(北京大学肿瘤医院恶性肿瘤发病机制及转化研究教育部重点实验室;北京大学首钢医院院长)
 



推荐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