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知识分子 > 夏志宏:再谈排名|“点滴”专栏

夏志宏:再谈排名|“点滴”专栏

追求排名扭曲了教育的初衷,也与现代办学的理念格格不入 | 图源:pixabay.com

 

- 导  读 -

“点滴” 专栏回来了!

熟悉《知识分子》的读者,一定还记得数学家夏志宏的 “点滴” 专栏在2018年带来的欢声笑语。

今天,作为《知识分子》总编辑,夏志宏重新开始 “点滴” 专栏的更新,分享工作生活中的点点滴滴。欢迎读者朋友们关注。

 

撰文 | 夏志宏

教育本当开启民智,科研创新需要特色与多元。追求排名却使教育弱智化、庸俗化,大学向单一模式发展,这扭曲了教育的初衷,也与现代办学的理念格格不入。

近闻母校南京大学决定不再给国际排名机构提供数据,学校发展和学科建设均不再使用国际排名作为重要建设目标。在大学排行榜日益遭受诟病的趋势下,南大此举无疑会是一个好的开头。据报道,中国人民大学、兰州大学也相继决定对国际排名说不。

拙作 “有靠谱的大学排名吗?” 在《知识分子》的专栏发表后(答案是没有!),收到不少回应。大家都能理解一个道理,如果强行给萝卜和青菜(或者 Apples and Oranges)做个排名,有一百种方式可以让萝卜排第一,哪怕是烂萝卜vs. 好青菜。同样,也有一百种方式让烂青菜排在好萝卜之前。而且做法也很简单,加权(明的或暗的)对你有利的数据就行。

有人会说,如果都是萝卜,一个是好萝卜,一个是烂萝卜,排名还是有意义的。很遗憾地告诉你,我还是可以非常简单地让烂萝卜排在前面,而且你还绝对相信我的公正。

不信?还是用具体的例子来说吧。

我们看两所中学。中学排名最重要指标是升学率。为简单起见,我们仅看升学率。一中的升学率是510/1100=46.4%, 二中的升学率是80/200=40%,表面上看一中有优势,排名会在二中之上。你应该相信这个排法还是算公正的,对吧?

错了!其实这个排法非常不公正!让我们来看看具体数据:

高考分文科、理科,一中规模大,重理科。二中小而精,文理平均。我们把数据分成文理两科,先看文科:

显然二中要强不少。再看理科:

也还是二中强!但整合起来看:

我们发现,一中竟然比二中强!显而易见,合理的排名应该是二中比一中强!

这个奇特的现象在数学上称之为辛普森悖论(Simpson’s Paradox),在大数据、统计学和医药临床试验都有可能发生。它的具体表现为,每个单项都强的一方,整合数据却弱于对方。

等等,这好像不太合理,不太可能。如果你不信,那再看个例子吧。两种疫苗,疫苗甲有效率的整体数据比疫苗乙看上去要好,但对于每个年龄组,疫苗乙可能都比疫苗甲强!下面是一个极端简化的表格:

显然,对老年组,疫苗乙效果好些。

同样,疫苗乙对少年组也好些。我们把两组数据整合在一起再看看:

这时我们发现,如果不分年龄,疫苗甲竟然更好!是不是不可思议?

当然,影响疫苗有效率的因子,除了年龄而外,还有其它,实际中更为复杂。所以,判断疫苗、药品的有效率必须经过详细的、严格的分析,疫苗的好坏得经过专业人士鉴定。

从两个中学的升学率分析我们发现,简单(也许是故意)的排序很有可能将烂萝卜(一中)排在好萝卜(二中)之上。另外,在考虑升学率的时候,不仅文科理科要分开,中学入学成绩也应该作为一个因子考虑。我们有些所谓的名牌中学,进来的都是精挑细选的学生,升学率高与其办学水平可能没多大关系,而与生源好坏关联度更高。打破头把小孩挤进“名牌”学校,未必对小孩的成长有利。

大学排名同样有很多可以操作的地方。举个例子,教授人均科研经费是大学排名的一个重要指标。但因为学科不同,医学、工科教授的科研经费比较高,而理论科学、文科的科研经费相对要少得多。即使同一学科,不同方向科研经费也相差很大。强行比较两个学校,结果只能让人啼笑皆非。我们假想两所学校,一所姑且叫做水木大学,另外一所叫首都大学。水木大学重工科,首都大学重文理。人均科研经费在理科、文科方向,首都大学要强得多。即使在工科方向,尽管首都大学工程教授人数较少,但其人均经费还是比水木大学强。也就是说,每个单项都是首都大学强。但把所有学科整合在一起,水木大学因为其庞大的工科院系,结果整体人均科研经费远远超过首都大学,因此在排行榜上,水木大学总是会排在前面。

辛普森悖论的又一胜利!

类似的有问题的指标还很多,比如科研文章的影响因子和引用率,不同学科有很大差异,同学科不同方向,比如纯数学与应用数学,也有很大差异。指标本身本来就不科学,再强行整合在一起便失去了任何意义。

本来,有好事之徒以商业目的,搞些五花八门的排名,也无伤大雅,或许还有一些参考价值。但问题是目前排名被严重滥用了。有些学校为了排名,招教授只考虑是否有助于排名,忽视论文少、经费低、成果周期长的专业方向。

教育本当开启民智,科研创新需要特色与多元。追求排名却使得教育弱智化、庸俗化,大学向单一模式发展,这扭曲了教育的初衷,也与现代办学的理念格格不入。

去年,U.S. News(《美国新闻与世界报道》)发布了2021世界大学排行榜,其中数学学科榜单引发广泛关注:名不见经传的曲阜师范大学数学学科力压国内公认最好的北京大学,位列中国第一,位居全球第19位;而北京大学数学系排名全球第23位。

这个排名怎么出来的,少有人知,但是否荒唐,人人皆知。如此排名,可以休矣!

三十年前,当中国科研水平低下,在国际刊物上发文寥寥无几的时候,南京大学在我的老师孙义燧院士的主导下,率先提倡提高SCI指标,南大SCI研究论文多年领先全国其他院校,这对当时的中国科研状况起到了积极作用。现在中国的科研水平已不能同日而语,南京大学果断决定不再给国际排名机构提供数据,学校发展和学科建设均不再用粗浅的指标作为重要建设目标。可敬可佩!

又及,5月20号是南京大学120年华诞,谨祝母校生日快乐!

 

2022.5.12 于芝加哥 

 

美国西北大学教授

《知识分子》总编辑,夏志宏

 



推荐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