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阅读:0
听报道

只为追求成绩排名靠前而读书,很难逃过 “昙花一现” 的结局 | 图源:pixabay.com

 

前   言

不久前,堪称 “教育大省” 的江苏,列出了各市高中今年考取清华北大人数的排名,排在第一的是南京外国语学校,32人被清北录取。看到这一新闻,华人数学家丁玖的第一反应是,其高中母校并未上榜。不过,他表示并没有为此感到遗憾,因为 “清北” 只是一个指标,并非一所学校成败的标志,也不是一个学生能否成才的必然。受到中学校友、《知识分子》总编辑周忠和主持的视频节目 “如何看待大学排行榜” 的启发,丁玖写下这篇评论文章,以探讨学校排名和个人成就之间的关系。

 

撰文 | 丁玖(美国南密西西比大学终身教授)

责编 | 陈晓雪

 

我于2003年秋季的学术休假期间,曾应邀在南京航空航天大学理学院,用中英文双语为本科二年级的四个小班、百余名数学系学生,讲了两个月的《数值逼近》课,用的教材为布朗大学应用数学教授戴维斯(Philip J. Davis,1923-2018)的经典著作《插值与逼近》(Interpolation and Approximation)。班上的女课代表与另一名也非常聪明的男同学,后来成为生活中的伴侣,留学美国读博时依然是学习上的伴侣,成为我昔日博士论文导师、密歇根州立大学杰出教授李天岩的关门弟子,现双双在西雅图任职。

不过,这位女硕士申请来美念书时,密歇根州立大学只是 “备胎”,因为排名在她的心中还不够高。我记得她当时告诉我,在她报考研究生院的清单中,有斯坦福大学和密歇根大学,只要它们中的任何一所录取了她,并给予助教奖学金的资助,密歇根州立大学的校园的吸引力就消失了——尽管我之前已经向李天岩教授强烈地推荐了她和那位男同学,并且李教授也已答应接收他们俩当他的博士生。

后来,李天岩教授问女方:“为什么把排名看得这么重?”

腼腆的太太回答得很妙,也很真实:“我们从小就开始排名。”

排名真的那么重要吗?进排名高的大学真的能保证毕业后鹏程万里、前途似锦吗?在排名第十的学校拿到硕士、博士学位,真的总比排名第一百的更容易获聘,起薪更高?

要回答这些问题,我们再看一看排名到底是什么回事。当然每个人都知道什么是排名,它是按照某个标准将不同对象排成一列。例如将一百个人按个头高矮排成一列,就可以制作一个身高排行榜。如果姚明在这一百人中,他大概率可能排在第一。如果一项工作要挑选人员,身高仅是唯一的标准,譬如要招聘不用梯子的刷墙油漆工,用这个排名当然能招到最佳人选。但是如果我们要招的油漆工,身高不是唯一的条件,还要加上对油漆气味敏感度低的另一要求,以至于领导少听到一些工人的抱怨声,那么姚明可能就不是第一人选,因为他的鼻子,或许对油漆气味最为敏感。

个头矮的人固然在身高的排名中名落孙山,但就 “低人一等” 吗?中国的邓小平和法国的拿破仑都是矮个子,但他们都是各自时代的超级巨人。记得我小时候学的语文课本上,就有一个关于个头高矮的故事。高个子的长颈鹿,嘲笑矮小的山羊,够不着墙外树枝上的叶子吃。但山羊也有骄傲的资本,它可以通过院子的小门进出自由,而长颈鹿困在那里走不出去!

上述的简单例子说明,任何排名仅仅具有相对的意义,只能作为采取某种行动的参考,而不能成为一切决定的依据。大学排名,无论怎么排,都以某些指标作为计算的标尺。超出那些具体的指标,这个排名就毫无意义了。例如,美国大学有一种排名,指标是读大学的 “经济合算度”(英文是economical 或affordable)。通俗地讲就是花的学费值不值得上这所大学。按照这个 “划不划得来” 的准则制作的排名榜,对许许多多的美国家庭来说非常有参考价值,因为 “经济实惠” 是他们处理问题的重要原则,包括子女择校读书问题上。在此标准下,佛罗里达州的一些公立大学,一定会列在这个排行榜的前部 [1],而那些常春藤名校,就要向后站站了,因为它们对许多人而言花费太大,“中看而不中用”。

例如,2021年,佛罗里达州的州立大学,对于本州居民的孩子,学费在美国的五十个州中属于最低之一,几乎人人都能上得起,其中最好的佛罗里达大学(University of Florida)在全美的公立大学群中,也是出类拔萃的,读它绝对合算 [2]。

2014年,美国又出现了一个新的大学排名榜,号称是综合了最多、最合理的指标。其中一项是学生的 “还贷率”,背景是很多大学生向银行贷款付学费读书四年,找到工作后开始归还贷款,有人还得快,有人慢些,还有人迟迟不还继续付利息,因此大学毕业生的还贷快慢程度,成了学生就业成功的指标之一,因而也收进来作为衡量大学 “好” 或 “坏” 的一个指标。在这个排名下,我们熟悉的哈佛或普林斯顿都排到好多名后头去了。

《美国新闻与世界报道》(Us News & World Report)的大学排名榜一直相当权威,广受民众的关注。它所依据的是若干种具体指标,再换算成综合指数对各校排名。它把美国的高校分为国家性大学(national university)、国家性人文学院、地区性大学、地区性学院等几大范畴,根据的主要是卡内基基金会的高校分类法。

这个高校排名所用的指标包括:学生保持率、教师资源、新生录取率、财务资源、校友捐赠、毕业率。对国家性大学和国家性人文学院,还加上了高中学生辅导员的评判,加权平均,计算排名。学生保持率指的是大一新生留在学校一直读到毕业为止的比例,它所反映的是该大学的受欢迎程度,例如一些大学新生读了一学期或一年后由于感觉大变而换校甚至休学。

《美国新闻与世界报道》的网站上,列出了2022年排名前三甲:排名第一的国家性大学为普林斯顿大学,哈佛大学和麻省理工学院并列第二;国家性人文学院则依次为威廉姆斯学院、阿默斯特学院、斯沃斯莫尔学院。公立国家性大学中,前三甲为加州大学洛杉矶校区、伯克利校区、密歇根大学,它们在所有国家性大学中的排序分别为20、22、23。我的博士母校密歇根州立大学则排在第33位,比我2014年写书《亲历美国教育:三十年的体验与思考》时的排名下降了四位。

但是,这些所谓的排名对于报考大学,仅仅具有参考意义,只是学生或家长考虑的众多因素中的一个。每年的八月,推出新一年排行榜的《美国新闻与世界报道》,在其 “排名方法论” 的网页上一开始,也说得明白无误:

 

“构成大学经历的无形价值不能由一系列数据进行测量。但对于关注于寻找钱有所值最佳学术投资的家庭而言,《美国新闻最佳大学排名》提供了一个很好的搜索起点。”


注意,它用的短语是 “搜索起点”,而不是 “决定因素”。然后它继续谈论这个排名的功能:
 

“基于这些广为接受的卓越度指标:大一新生的保持率、毕业率及师资队伍的实力,排名表让你概览性地比较各个大学的相对质量。当你检查出你手中短名单学院数据的同时,你可能会发现不熟悉的学校也有类似的指标,从而拓宽你的选择。”


最后,它提醒使用者们注意排名表的局限性和适用性:
 

“许多这里未关注的其它因素会影响你的决定,其中包括位置和校园生活的感觉;学术课程、活动和运动的范围;成本和财政援助的可能性。但是,如果你把我们提供的信息和你的校园参观、面试及自己的直觉结合一起,我们的排名能成为你寻求合适大学的有力工具。”


解释得再清楚不过了。制定最佳大学排行表的专家们告诉读者:这个排名仅仅是你制定报考大学战略决策的五十个参谋中的一个。
关于排名,我们读一读数学家出身的前任芝加哥大学校长齐默(Robert Zimmer, 1947-)的看法。大约十年前,他访问中国时对采访他的记者有一段评述:

“制作大学排行榜要搜集很多资料和数据,某些部门、很多学校自己也会作一些排名。但我认为,重要的并不是排行榜的排名本身,而是这个排名说明了什么。不同的排行榜都有自己的计算公式,你不能说它是对还是错,只能说这是它的衡量方法,一方面有一定意义,但有时候也并不那么精确,想要拿到好名次,加强和这个计算公式有关系的某些指标就可以了。”

2014年,哈佛、耶鲁分别被《美国新闻与世界报道》排名第二、第三,各项指标名列前茅。在那之前,我的弟子与我分享了一个有关 “二中取一” 的真实却又令人费解的故事。在他任教的地区,有位华人子弟同时被哈佛和耶鲁录取,但待遇不一样。前者不给奖学金,而后者有。孩子的父母觉得可去耶鲁,毕竟哈佛、耶鲁掂一掂半斤八两,不分伯仲。但此举遭到人在国内的上一代父母的坚决反对。他们一定要让孙子进哈佛,宁肯付其昂贵的学费,理由是哈佛比耶鲁更有名。父亲终究敌不过爷爷,只好将儿子送进哈佛。第一年为他交几万美元的学费生活费,在公司担任研发工程师的父亲还能扛得住,但连续交四年的前景,让他深感重负,甚为后悔。

被奉若神明异化了的大学排行榜,误导了许许多多的赴美留学生。中、小学校各色各样的排名,只是因为考试成绩相差几分,便把未成年人划入莫名其妙的一、二、三等。一些中学教师,只是把学生的考试成绩视为自己 “成功” 的标志,但学生的未来会怎样,这不关自己的事。

读书时考试成绩排名第一,只能说在某些测试中表现出色,但并不代表这个学生处处都是优秀的。实际上,我们这些在考试中过了五关斩了六将的 “长大成人” 者,早已看穿考试成绩的虚伪性,它大概比任何一个成年人都虚伪,却能蒙混过关,欺骗父母,以为自己考了第一的儿子或女儿真的了不起,离华罗庚不太远了,跟吴健雄也七不离八了。

丁肇中有过一句话:“我从未听说过诺贝尔奖获得者曾是班上的第一名,倒数第一倒是听说过。” 全班成绩倒数第一的 “诺奖名人”,我听说过两个。一个是2002年物理奖获得者日本人小柴昌俊(Masatoshi Koshiba,1926-2020)。另一个则是2012年的生理学或医学奖获得者、剑桥大学的教授格登(John B. Gurdon,1933-),15岁在英国最有名中学伊顿公学读书时,生物课成绩在全年级总共250个男孩中排名垫底。

固然,读书时成绩最好、二十年后依然保持最优的人大有人在。例如,北大八四届数学系毕业生、外祖父为郁达夫之大哥郁曼陀的郁彬博士,当年各科总体学习成绩全年级第一,成为了加州大学伯克利校区“校长教授”,还分别于2013和2014年成为美国艺术与科学院和美国国家科学院的院士。

只为追求成绩排名靠前而读书,尽管可以在短短的校园生活中能够风光一时,为家长为母校争足面子,但很难逃过 “昙花一现” 的结局。但是,如果既在学校里的读书生涯中拔得头筹,又在毕业后的人生征途上不畏困苦,以火一样的热情追求真理,几十年如一日地继续保持领先和卓越,或为攻克世界难题、摘取科学明珠而锲而不舍、坚持不懈,就像上世纪的吴健雄及本世纪的张益唐,那才是真正意义下的为校争光,因为他们为全人类作出了杰出的贡献。

写于美国哈蒂斯堡夏日山庄2022年8月22日  

 

注:本文由作者所著《亲历美国教育:三十年的体验与思考》中的第19章《戏说排名》增删而成。


参考文献:

1.https://www.cnbc.com/2017/01/04/10-states-with-the-cheapest-public-college-tuition.html

2.https://www.bestvalueschools.com/cheap/most-affordable-universities-america/

 

话题:



0

推荐

知识分子

知识分子

3259篇文章 1次访问 9小时前更新

由饶毅、鲁白、谢宇三位学者创办的移动新媒体平台,现任主编为周忠和、毛淑德、夏志宏。知识分子致力于关注科学、人文、思想。我们将兼容并包,时刻为渴望知识、独立思考的人努力,共享人类知识、共析现代思想、共建智趣中国。

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