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知识分子 > 特朗普今日上台:硅谷科技业和中国如何应对?

特朗普今日上台:硅谷科技业和中国如何应对?

编者按:
 
当地时间1月20日,奥巴马卸任,特朗普将入主白宫。这位网红的个人偏好以及在Twitter上编写的竞选段子,将化为结结实实的政策,冲击全球。如1月初,他就发推特,力阻通用汽车和丰田汽车在墨西哥的建厂计划,逆转北美贸易自由协议。在总统竞选期间,特朗普力推的“美国再伟大”以及制造业回归美国是否可行?迹象显示,在制造业回归美国的道路上,将会涌现大量痛苦的失业者,给中国制造业带来冲击。未来我们将如何应对?
 
撰文 | 董洁林(清华大学技术创新研究中心兼职教授、清华大学中国科技政策研究中心兼职研究员)
 
责编 | 叶水送
 
● ● ●
 
从现在开始的未来四年,特朗普总统将在白宫主宰世界最大的经济体。往日这位网红的个人偏好和竞选段子,将化为结结实实的政策,冲击全球。是时候放下所有个人对新任总统的喜恶情绪,冷静分析他的政策走向,及对美国、中国和其他区域的影响了。
 
然而,从他竞选时的只言片语和简短的“百日计划”、以及选拔的内阁团队成员的履历来看,拼凑一副完整的未来政策画面并非易事。再加上新任总统多变的风格,以及美国国会两党博弈之不确定性,只能且看且说。
 
科盲特朗普的“美国再伟大”之梦
 
笔者最关注的是美国科技和相关产业发展的政策趋势。地产商出身的特朗普可以说是一位科盲,竞选期间经常发布一些耸人听闻的“谣言级”言论,如“全球变暖是中国的阴谋”。他朋友圈里科技人很少,内阁团队大多是老工业掌门人或金融圈人士。
 
特朗普的竞选口号是“让美国再伟大”(“Make America Great Again”),而他实现这个目标的一个关键字是“回归”(“Repatriation”),其中包括制造业回归、服务业回归以及资金回归等方面。他向美国“锈带”(锈带,亦被称为制造带,特指美国中西部等地区)各州传统产业工人所推销的“美国梦”,貌似是让美国“复兴”到40年前全球化刚开始的时候。当时,美国的高中生即可胜任的产业工人们,工资高、工作体面。而全球化的浪潮把这些工作外包给了包括中国在内的发展中国家。他扬言要对中国产品进口美国施加高达45%的惩罚性关税。
 
当选美国总统后,特朗普常用公开发推(Twitter)和私下打电话相结合的方式,积极主动地干预一些公司在外国设厂的计划。2017年1月初,他发推以增加关税为警告、阻止通用汽车和丰田汽车等在墨西哥建厂的计划。这些举动实质上在逆转自克林顿总统时代签署的“北美自由贸易协定”(NAFTA,1994年开始实施)。
 
到目前为止,特朗普团队虽然没有展示完整的“科技政策”,但影响未来科技和相关产业发展的政策偏好已有很多。除了贸易和全球化方面的诸多言行之外,他还提出了较为激进的企业减税计划;明确表态不支持美国参加“巴黎气候协议”;扬言要推翻奥巴马的“全民医疗计划”;认为移民抢了美国人的工作, 并多次表达了对机器人/人工智能抢人工作的顾虑……
 
拼凑这些言论碎片,常常会出现矛盾重重的画面。被全球化浪潮冲击了四十年后的世界,无论是经济格局,还是科技水准,都与当年不可同日而语。特朗普的“美国梦”靠谱吗?
 
制造业回归美国的路上失业者遍地
 
让制造业(特别是科技含量高的制造业)回归美国是新政府的核心点,特朗普的说法是:“美国制造、美国消费”。其实,在奥巴马总统时代,制造业回归就已经成为美国朝野共识,很多举措在低调进行着,已经在全国建立了很多先进制造研究中心。而特朗普总统更会以多重政策、手段高调推行,加速这个回归过程。
 
原则上来说,笔者认为美国制造业的高科技部分回归是可行的,但不会完全按特朗普的思路去实现。制造业回归美国必须依赖一组关键技术,就是特朗普不喜欢的人工智能/机器人。下面以苹果/富士康的未来发展做些分析和预测。
 
苹果的高科技产品的部分零部件以及最后组装都是在中国进行的,其最为关键的制造伙伴就是台湾企业富士康。富士康在全球雇佣了约120万人,其中约100万在中国。另外,为富士康供应零部件的中国企业估计加起来的雇佣人数也在百万数量级。无论有没有特朗普,富士康都已经开始了用机器人取代工人的过程,部分中国工厂已经有机器人参与工作,有少部分生产线已经全面机器人化了。
 
特朗普施压苹果本土化制造的举动一定会加速富士康的自动化过程。2017年1月初,富士康宣布将在美国扩大工厂规模。笔者认为,富士康新建的美国工厂,机器人化的程度将远远大于中国厂,不仅生产线完全机器人化,整座工厂都可能没多少人。可以预见几年后同样产能的富士康在美国的工厂所雇佣的人数,只有今天相应中国工厂人数的30%左右。
 
如果是这样,富士康在美国制造就有竞争力了。尽管中国的人工成本仍然比美国便宜,但美国在企业税、物流、土地、能源等方面的成本优势,再加上关税因素,美国制造的综合成本甚至可能低于中国。
 
在这种假设下,如果富士康把一半产能(销售美州的产能)搬去美国,那么富士康在中国至少要减员五十万,而在美国则可以雇佣十五万人。相关零部件公司在中国的减员以及在美国的增员也基本是这个数量级。
 
这对中国显然不是好事,但特朗普也未必能完成他的“美国梦”承诺,因为人工智能/机器人时代的工厂所需要的员工,并不一定是支持他的那些“锈带”高中生们所能胜任的,美国的结构性转型还得进行。
 
另外,人工智能/机器人的全面推行,也会让美国本土的制造业进一步减员、提升效率。例如无人驾驶车的逐步推出将使得大量出租车和卡车司机失业。制造业本土化和智能化这两股力量的反向作用,使得预测将来美国工作岗位总数增减难度变大。从大势来看,完成今天同样的工作量,所需要的人力终将越来越少了,除非有崭新的行业诞生。
 
无论如何,在过去几十年全球化浪潮中,资本家们一波又一波在全球追逐最便宜人力和自然资源的游戏已经结束了。未来充满不确定性,也充满无数的想象和创新空间。可以确定的是,在制造业回归美国的道路上,将涌现大量痛苦的失业者。
 
 
硅谷科技业的未来忧喜参半
 
在这次美国大选中,硅谷的高科技人从来没有掩饰他们不喜欢特朗普的态度。高调支持特朗普的硅谷企业家和风险投资人Peter Thiel受到了来自同僚和乡亲们的巨大压力。但大选结束后,务实的硅谷人收拾心情,重新思考如何与新一届政府相处。2016年12月下旬,几十位硅谷大佬受特朗普之邀聚集于纽约,与他相谈未来科技业的发展。正如苹果公司CEO库克所说:在美国、或是欧盟、中国、南美等国,无论同意与否,我们都要参与其中。
 
可以想象,未来几年硅谷的难题一定不少。长久以来,硅谷的科技人尽量远离政治,他们对华盛顿的核心诉求主要就三点:其一,政府少对企业的科技研发方向限制,让企业自主决定;其二,政府多给一些高科技移民的名额(H1-B签证),这样硅谷可以从世界各地招收最优秀的员工;还有,高科技企业全球销售在海外赚了很多钱,希望政府给一个减税窗口,把海外存款拿回美国。
 
在奥巴马政府时期,高科技移民名额方面还算配合,但其他两点并不尽如人意。而在特朗普政府时期,估计会提供一个海外资金回归美国的减税窗口,企业的整体税赋也可能下降,这都是利好。但特朗普政府对高科技移民名额以及对科技研发将有什么样的限制,情况尚未清楚,且并不乐观。
 
我们只要分析特朗普总统的言论和他内阁团队的偏好,就可猜测新政府会加强国防、基建等行业的投入,但在环保、医疗健康等行业则会弱化。他喜欢传统能源,对新能源不会太支持。新政府推动制造业回归美国的举措,也会让硅谷人在设计新一代制造体系方面有很多发挥空间。总之,特朗普的产业政策对硅谷高科技产业来说喜忧掺半。
 
执世界信息技术发展之牛耳的硅谷人一直持有互联网的开放、自由、保护隐私的意识形态,特朗普似乎对此并无尊重。另外,硅谷未来数年的重点投入的技术方向之一是人工智能/机器人,而这对美国的就业市场是一把双刃剑,一方面帮助制造业回归美国,一方面减少现有制造业的就业人数。
 
科技创新和社会创新需要同步,否则人和人之间的张力以及人和机器之间的张力就可能撕裂社会。因此,就这组重大技术创新对社会可能造成的冲击,硅谷人已经开始未雨绸缪的社会实验。例如,有些风险投资人(如Marc Anderson等)选择了一些大硅谷地区的人,提供基本收入(Universal Basic Income),也即向每位被选中的人每月发放1000到2000美元,无条件随便使用。他们希望从这些实验中获得一些经验,以便在工业效率的提升后,很多人失业的情况下,社会治理模式可以进行及时的调整。
中国的挑战和应对策略
 
特朗普总统以反建制态度当选,凸显出与前任总统很不好的政策连续性,未曾登位已经让友邦惊诧连连。然而,他带给世界的冲击才刚刚开始。面对特朗普的未来政策组合,中国科技产业即将面对的挑战和机会是什么呢?
 
首先,作为有“世界工厂”之称的大国,国际制造业从中国撤退所造成的冲击不可小觑。回到苹果/富士康的例子来说,未来五到十年,与苹果相关的中国制造(富士康以及零部件公司),其在中国的员工总数可能下降一百万,甚至是一百五十万。与此同时,其他发达国家的企业也可能纷纷从中国削减制造产能,再加上人工智能/机器人这股技术力量的同向作用,那么,中国制造业下岗员工的规模可能十分庞大。他们未来就业机会在哪里?社会保障体系又该如何支撑他们职业转换和基本生存?
 
其实,曾经推动全球化的精明资本家们很会算账。过去几年中国制造的成本优势已经越来越小,因此,国际资本家们早已布局,一方面把低端制造产能移到其他成本更低的发展中国家,淘汰中国的过剩产能,同时在自己本土重建高端产能。2017年1月关闭其苏州工厂的希捷公司就是这样一个例子。可以预见,特朗普总统将会用简单粗暴的政治、税务和贸易等手段,使得“去全球化”的过程更为迅猛。
 
当然,中国仍然有很多空间化挑战为机会。首先应该做的是为企业减税减费,中国企业的税费实在太重了,已经成为它们发展的枷锁,也削弱了中国企业的国际竞争力。二来可以加快服务业扩容速度,以此吸收制造业和农业释放出来的劳力。三来需要用最新的科技元素、将现有存量巨大的制造业转型升级。这是一轮技术创新长波,为了实现这个目标,中国需要设立专门机构研究先进制造体系的方方面面、并培养相关中高级人才,也需要投入很多资金扶持这波转型升级。
 
另外,企业理念应该从“为世界制造”转化为“为中国创造”,更为贴近国人自己的需求,精益深耕国内市场,同时高效使用有限的资源。在中国市场上出类拔萃的产品,也将占领世界市场。当然,中国的资本家们也可以像福耀玻璃的曹老板那样,绕过贸易壁垒,去美国开厂赚钱。
 
最后,还有一份令人向往的遐想。不再承担世界工厂重任的中国,可以在环保方面加大治理力度。将来中国的天空也许更蔚蓝,水也许更清澈,人们也可以更安逸闲适地过日子了。
推荐 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