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知识分子 > 一位“坚持走科研道路”女学者的自白

一位“坚持走科研道路”女学者的自白

 
撰文|钱岳(英属哥伦比亚大学社会学系助理教授)
责编|巫锡炜 靳永爱
 
● ● ●
 
最近被浙江大学冯钢教授的言论以及相关讨论刷屏,好友兼同事建议《缪斯夫人》应该写一篇文章回应,于是我自告奋勇撰文一篇。我首先分享一些我从一个小女孩一路成长为大学教授的个人经历,再分享一些相关的研究结果。
 
我最开始对性别的意识是,我妈妈(还包括周围好朋友的家长),会在我们希望上课外培优班的时候,就告诉我们:“女孩子学习不用太努力了。干得好不如嫁得好。”(没错,在这样的教育下,我妈妈却养出了一个追求男女平等的女儿。)
 
后来,我小学、初中一路成绩拔尖,但是,周围的老师,也包括我妈妈,却时刻叮嘱我:“你现在学习好,不代表以后学习成绩好。女孩子后劲不足。”相比之下,周围的男生,学习成绩不好,学习态度吊儿郎当,但是,我总听到老师和家长对他们说:“男生后劲足,你这么聪明, 稍微努力一下,成绩一下就起来了。”
 
我直到现在都记得小学的一个数学老师,当时她好像还是区里有名的数学老师,在我的作业本上写着:“钱岳的成绩不错,但是智商不高,所以只能靠刻苦来弥补。”
 
后来上高中了,我上了理科实验班。我们要在一年的时间里学完三年所有的数理化生课程,可能这种节奏我真的适应不了,我的学习成绩确实(像印证了女孩后劲不足的预言一样)开始一落千丈。数学班主任老师找我私下谈话,要把我从理科实验班里开除。现在回想起来,我其实很为那时的自己自豪,因为在一个有权力的成年男子和弱小无助的我的对话之间,我铿锵有力地对他说:“我不走。我要留下。”(某种程度上,我也感谢我的老师尊重了我的决定。)
 
后来,我就一直默默努力。每天把老师上课讲的习题抄在笔记本上,晚上回去自己再做一遍,不会做的题目第二天一道题、一道题地抓着好朋友问。后来,在高三的一次数学考试中,我的成绩终于从平时的70分(满分150)上升到138分。那时我很高兴。可是,我的数学老师,在一对一的谈话中,对我说:“你这次考得还不错……(停顿),不过主要是因为题目比较简单。”(事实证明,直到高考,我的数学成绩都一直保持在138分。为什么我对10年前发生的事情,连细节都还记得这么清楚?因为那些事情,深深让我感到一个女孩的成长道路有多么艰难。)
 
后来,每次的模拟考试中,我们那一届的学生,全年级理科前十名总是几乎有九个女生,我们的语文老师却当着我们全班的面说:“理科最优秀的10个学生,居然只有一个男生,这不正常。你们的前两届,前十名只有一个女生,这才是正常的!”
 
当时,我还是一个高中生,我就已经想在班上搞革命了。
为什么女生成绩好却被认为是“不正常”?
为什么我数学成绩好的时候被认为“智商不高,全靠努力来补”?
为什么我数学成绩从很差变到不错,却被认为是“那次考试卷子简单”?
 
现在想起来,那时的自己当然很幼稚,我用自己“青少年”的激进方式来表示不满。比如,上语文课我就睡觉。比如,语文早自习时,我永远都端着一碗热干面吃。比如,语文老师叫我站着,我非要坐下。
 
后来,我的成绩一直到高考都保持在全年级前几名,如愿去了北京读大学。我也曾在社会研究方法的课上,听到某著名的男教授发表“女生不适合搞学术”的言论,我坐在台下气得直哆嗦。我当时觉得,你有那么多优秀的女同事,而且你自己还有一个女儿,你怎么能说出这样的话来呢?
 
我幼年的经历,让我对性别研究有了很大的兴趣。我在读大学和研究生(包括博士)的过程中,遇到了很多优秀的女性role model(榜样)。她们用自己对学术的严谨、认真和热情,以及对学生真心的鼓励和栽培,让我深深感受到前行的力量。
 
后来我知道,女生的成绩好早就不是什么新鲜事。美国的历史研究表明,从很早的时候开始,女学生在初中、高中的成绩就比男生好,只不过那个时候大学不招女生,所以,女性读大学的比例才很低 (DiPrete & Buchmann 2013)。后来有了七姐妹女校 (Seven Sisters Colleges) 联盟,再到后来,各种大学才开始招收女学生。直到现在,美国的本科和硕士的毕业生中,有60%都是女生,即使在博士毕业生中,也有50%的女生。中国也不例外,从2009年开始,高等教育中女性的入学人数已经开始超过男性 (Yeung 2013)。
 
但是,直到2017年的今天,我们却仍然听到“女性读研后继续走科研道路的十不足一。”请冯教授摸着良心问问,这是说明女性能力差吗?为什么我们不问问,科研领域,真的是一个female-friendly(对女性友好)的领域吗?生孩子、养孩子、做家务的重任还是主要落在女性身上,“平衡家庭和生活”大多时候都是女博士、女教授需要考虑的问题。Claudia Goldin(2004)发现,如果追踪哈佛毕业生的人生发展,男性“有事业有家庭”的比例是女性的两倍!很多时候,要事业还是要家庭,是女性不得不做的人生选择,而男性,并没有这样的困扰。
 
即使女性很努力地没有放弃事业,也没有放弃家庭,她们在职场上,也容易被看成是“因为家庭,迟早会疏忽事业。”Shelley J. Correll和她的合作者(2007)曾经做了一个研究,让本科生来评估两份资历几乎一致的简历,只不过其中一份简历上暗示了那个女性是位妈妈,结果他们发现,“妈妈简历”被评估为此人能力更低,对工作不够尽职 (committed),甚至被认为应该支付更低的薪水。
 
还有过另一个男性主导 (male-dominated) 专业的朋友跟我说:“我们(男)研究生老在一起议论,我们系招的女教授都是金发碧眼的美女。”这样的例子数不胜数……
 
►日剧《东京女子图鉴》剧照
 
这是我的分享。我想,每一个女性一定都有她们自己“neverthess, she persisted(无论如何,她坚持下来了)”的故事可以分享。
 
希拉里曾经就“一个女性主政白宫”的历史意义发声:“虽然我们这次无法打破那最高、最硬的玻璃天花板,感谢你们,这个天花板上已经有了1800万道裂缝。”因为基层的推动和抵制,最高层才开始有了裂缝。
 
每一个国家都应该致力于提高妇女权益和男女平等,这不是因为女性是男性的母亲、妻子、或女儿,而是因为“女性的权利是人权”。
 
女性今天所面对的机会、取得的成功、获得的社会地位,很多都是她们自己,也是她们之前一代一代的女性,通过无数的抗争,争取来的。每一个女性在面对这些显性或隐形的歧视时,她们大概都无数次地质疑过自己,所以,向每一个坚持下来的女性致敬。也希望,大家以后,不要再用毫无事实根据的主观个人感受,来阻挡女性前行的道路。
 
参考文献:
Goldin, C. (2004). The long road to the fast track: Career and family. The Annals of the American Academy of Political and Social Science, 596(1), 20-35.
Correll, S. J., Benard, S., & Paik, I. (2007). Getting a job: Is there a motherhood penalty?. American journal of sociology, 112(5), 1297-1338. 
DiPrete, T. A., & Buchmann, C. (2013). The rise of women: The growing gender gap in education and what it means for American schools. Russell Sage Foundation.
Yeung, W. J. J. (2013). Higher education expansion and social stratification in China. Chinese Sociological Review, 45(4), 54-80.
 
推荐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