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知识分子 > 夏志宏:秘书梅兰妮

夏志宏:秘书梅兰妮

一直想记下多年来身边发生的一些小事,

以此回忆故事中的朋友和过去的岁月。

撰文 | 夏志宏

梅兰妮(Melanie)一直是西北大学数学系秘书,负责研究生工作。我说“一直”,指的是她从大姑娘开始工作到光荣退休。1984年我到西北大学读研,她自然成为我在西北大学认识的第一个人。她那时三十多岁。

梅兰妮是犹太人,和大部分我认识的犹太人一样,有着非常强烈的民族情结。不管青红皂白,只要是以色列做的都是对的。关于中东问题,我们时有讨论。当在某些具体事件上我认为以色列不对时,她必定一争到底。争不过的时侯总是说,“but they are my people(但他们是我的同胞啊)”。

当然,梅兰妮也有批评其他犹太人的时候。犹太教里的极端传统教派(Orthodox Judaism)对梅兰妮这类比较自由的教徒们特别看不惯。按梅兰妮的话说就是“They hate us(他们憎恨我们)”。但这些内部矛盾,尽管非常深刻,丝毫不影响犹太人的团结。他们旗帜鲜明一致对外,这是值得我们华人学习的地方。

西北大学近年来的迅猛发展,很大程度得益于犹太人的慷慨解囊。前任几位校长都是犹太人,他们在芝加哥的富裕犹太圈内极其活跃。医学院、文理学院的重新命名得到了Feinberg、Weinberg家族的上亿美金的捐赠。我自己的冠名讲座教授位置也是来源于犹太裔的Art Pancoe数百万美金的捐赠。我和Pancoe老先生时有联系,前几天他还在担心中美的贸易仗。

二次世界大战之前,犹太民族在德国以及其它一些地区受到了惨无人道的迫害。当初逃亡的犹太人到处碰壁,唯中国政府决定无条件给犹太人签证,救了不少人。梅兰妮每遇到中国人就讲述这段历史,这也是为什么她对从中国来的研究生都特别照顾。有一次,一中国学者来西北大学讲历史上在中国生活的犹太人,我建议梅兰妮去听了,她从此对中国更有感情。

梅兰妮在学校里消息灵通,任何八卦她都知道。如果有她不知道的事,她会立刻拿起电话,四处打听。系里的事当然就更清楚了,诸如谁家小孩读书好,谁和谁关系微妙等等。如果你想要知道八卦,和梅兰妮聊天就行。系里一研究生休学一年回来,由男生做手术变成了女生,还是梅兰妮告诉了我以后才恍然大悟。

差不多20年前开始,Clark,Keith和我三个教授与梅兰妮四个人固定在周二中午打一小时桥牌。梅兰妮认为这是她每周生活的顶峰。她尽管牌艺很臭,却乐此不疲。她有个怪毛病,不敢叫无将,对打无将失控有很大的心理阴影。对我来说,说是打牌,其实也就是聊天、聚会。梅兰妮经常带些吃的,每次都希望能多打一些时间。

梅兰妮退休以后,桥牌并未停下。不管芝加哥恶劣的风雪严寒,梅兰妮周二准时赶到。两年前我去南科大,桥牌才终于停了下来。他们也试图找个替补,但梅兰妮说没有我打牌时的那种气氛,“it is not fun anymore(不再好玩了)”。

我导师萨瑞性格开朗,特别喜欢和人开玩笑。萨瑞和梅兰妮都喜欢养狗,而且都养比较大的那种狗。他们经常在一起交流养狗经验。

梅兰妮的老狗死了,很快买了一条小公狗。一天梅兰妮告诉萨瑞,她家刚买的小狗狗可能是同性恋。萨瑞一听就奇了,问她怎么知道的。梅兰妮说公狗撒尿都要翘起后腿的,而她家的小狗像母狗一样撒尿。萨瑞一听乐了,一本正经地说,小狗撒尿是要教的。你回去让Arnold(梅兰妮老公)每天翘起腿撒尿给小狗看,慢慢地小狗就学会了。“真的?”梅兰妮将信将疑,直到大家都大笑起来,梅兰妮才知道上了当。

——2018.3. 深圳

夏志宏

南方科技大学数学系主任、讲座教授,致诚书院院长。

推荐 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