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知识分子 > 夏志宏:师弟的尴尬 | “点滴”专栏

夏志宏:师弟的尴尬 | “点滴”专栏

一直想记下多年来身边发生的一些小事,
以此回忆故事中的朋友和过去的岁月。
 
撰文 | 夏志宏
 
PC比我大一岁,但入师门比我晚一年,算是我的师弟,是萨瑞(Saari)的第三个中国学生。
 
萨瑞的第一个中国学生来自台湾,名光复,取意光复大陆。萨瑞见到我之前一直担心我英文不好,见面后少许放了点心,第一次见面时他指着自己的头开玩笑说,知道为什么没多少头发了吗?就是因为没法和光复用英语交流,我们很多时候只能在黑板上写。
 
老板除了数学外,在经济学研究上也成果颇丰,后来成了美国科学院经济学院士。师弟PC学的是数学经济学,做得很不错,毕业后在大学教了七八年书,后来还是改了行,做IT。
 
刚到西北大学时,PC、我、还有物理系的俩师兄弟经常在一起打桥牌。数学、物理队各有胜负,经常打得天昏地暗,日月无光。最厉害的一次是某个周末,烧了一大锅饺子后,连续打了三十多小时的牌,最后筋疲力尽,桥牌成了拼体力,完全凭感觉乱出牌。常常斗气叫到满贯,下场往往是宕“一裤子”。
 
为了方便一起打牌,四人决定找个大一些的公寓合住。说来也怪,后来四人住在一起的两年期间再也没打过一次桥牌。我们一起买菜,一起烧饭,一起买同样的牛仔裤、买同样的自行车。也在同一天晚上,三辆新自行车同时被盗。1985年圣诞节,四人还租了车,长途跋涉两周,从冰天雪地的芝加哥开到温暖阳光的佛罗里达Key West游玩。
 
师弟PC来自福州,经家人介绍,回国期间认识了两位女孩,一位在福州、一位在上海工作,一文一理。PC和两女孩同时保持联系。鸿雁往来,感情逐渐升温。我们都笑PC脚踩两只船,等着看他如何收场。
 
1987年暑假,师弟决定回国和福州女孩结婚。出于愧疚,他实在不忍告诉上海女孩,心想以后再慢慢解释不迟。
 
芝加哥有直飞上海的航班,买好了机票后,师弟告诉了福州女孩。福州女孩兴高采烈提前去了上海,准备接机。她到上海后就住在了大哥的朋友小王那儿。小王刚大学毕业在上海工作,她与福州女孩年龄相仿, 两人颇谈得来。当小王得知福州女孩的男友从美国回来时,便兴奋地告诉福州女孩,自己的男友也在美国,但最近似乎很忙,书信没以前频繁。巧合的是,她们发现男友都在同一所美国大学读书,而且都是从厦门大学去的。小王很激动,心想没准他们两个认识,就问福州女孩明天是否可以和她一起去机场。福州女孩说当然可以。
 
晚饭时,福州女孩问小王她的男友读什么学科,叫什么名字。小王答,学数学,叫PC。听后福州女孩一夜默默无语。
 
第二天,带着期盼的PC如期飞抵上海虹桥机场。办完海关、入境手续出来后,PC傻了,他的两个女朋友在一起等他……
 
后来PC告诉我,当时他真希望地上有个洞可以钻进去。
 
——初稿2017.12. 芝加哥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