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知识分子 > 小朋友是怎么学会撒谎的?| 用科学了解儿童

小朋友是怎么学会撒谎的?| 用科学了解儿童

演讲 | 李康 (多伦多大学人类发展与应用心理学系教授)
儿童为什么撒谎?
让我问观众一个问题,你们小时候有没有说过谎,如果有说谎的请举手。(大部分都举手了)这是在中国我见到的最诚实的一群人。
 
大家好,我是李康,是多伦多大学的教授,我和我的团队在过去二十年当中一直想研究一个问题,就是小朋友是怎么学会说谎的。
 
在跟大家分享我们的结果之前,先让我给你讲个故事。这是我的朋友马校长,他是我们多伦多大学实验小学的校长,有一天他接了个电话:
 
 
我非常喜欢这个故事,因为它总结了我们平常对于说谎的三个常识:
 
第一,一个小朋友如果说谎,应该是到了小学以后才开始的。
第二,如果这个小朋友在小学前就开始说谎了,说明他可能人格有问题,长大了要么做罪犯,要么做美国总统。
第三,如果小朋友说谎,他的水平一定很差,大人一眼就能看出来了。
 
结果,我们发现其实这三个常识都是错误的。在跟大家分享我们的研究成果之前,首先要讲一下这些研究成果不是我一个人做的,因为我有一个很大的团队,遍布世界各地,从亚洲到美洲、到欧洲、到非洲。
 
 
第一个要回答的问题,是小朋友能说几种类型的谎言。我们发现小朋友可以说五种类型的谎言。
 
 
第一种谎言是白色的谎言,也就是说为了客气而说谎。小朋友得了一个生日礼物,他明明不喜欢,却说我很喜欢,正是我需要的。这就是白色的谎言,3岁的孩子已经能够说白色的谎言了。
 
第二种谎言是橙色的谎言,是为了拍马屁而说谎。明明这个老师唱歌唱得不好,他说老师啊,你唱歌唱得真漂亮,我给你打10分。这种谎言5岁的孩子就已经能够说了。
 
第三种谎言是蓝色的谎言,这是为了集体而说谎的。9岁的孩子已经能够开始说集体的谎言了。
 
第四种是黄色的谎言,是为了谦虚而说谎。比如说你同学问你,数学考试考得怎么样,你明明考了100分,却说考得不好考得不好,还需要努力。9岁的孩子就已经开始说黄色的谎言了。
 
最后一种谎言是黑色的谎言,也就是为了自己而说谎。今天我要重点讲一下黑色的谎言是怎么学会的。
 
为了研究小朋友是怎么学会说黑色的谎言,我们在全世界各地跟小朋友玩游戏,这是其中的一个游戏。
 
在这个游戏当中,我们让小朋友猜一下扑克牌上面的数字是多少,我们跟他说,如果你猜中了,我就给你一个非常非常好的奖励。玩的过程中,我们找个借口离开房间,离开之前跟他说,千万不要偷看。
 
当然了,我们对儿童不是很信任,所以就在实验室里放了很多视频摄像头,观察他到底有没有偷看。因为赢这场游戏而且拿到奖品的动机是非常非常强的,所以大部分的小朋友 ——90%以上的小朋友,在5秒钟之内就偷看了。
 
 
但关键是回来的时候问小朋友,刚才我出去的时候你有没有偷看呀?我们看一下到底这个结果是什么样子的。
 
我们很吃惊地发现,小朋友两岁的时候就开始说谎了。不过两岁的孩子只有30%说谎,70%还是坦白说真话;3岁的时候50%说谎,50%说真话;到了4岁的时候,80%以上说谎。从此以后大部分的孩子会说谎,所以你可以看到说谎是一个非常正常的事情。
 
 
大部分人在小时候总是偶尔说说谎,所以这个不是问题。但是你就问了,为什么有一些幼儿说谎,有一些幼儿不说谎呢?我们花了20年的时间就为回答这个问题,也就是说什么因素造成了有些儿童早说谎,有些儿童晚说谎。
 
首先一个问题是性别重要不重要?女孩子是不是比男孩子说谎要早一些呢?结果不是的,男女说谎发生的时间是一样的,而且我们说谎的水平也是一样的。
 
第二个,个性有没有关系?比如说内向的孩子和外向的孩子,是不是说谎早晚是不一样的呢?也不是的,不管你是什么个性,你学会说谎的那个发展过程是一样的。
 
那么道德观念怎么样?如果小朋友知道了说谎是不好的,那是不是说谎要晚一些呢?结果也不是的,他明明知道说谎不好,但还是要说谎。
 
那些严厉的家庭的孩子们是不是说谎要晚一些呢?不是的,不管你的家教方式如何,你的孩子照样能学会说谎。
 
那么到底什么因素造成了小朋友早说谎和晚说谎呢?我们找到了两个因素。
 
一个因素是情商。为什么情商有关系呢?因为说谎的前提是你要知道对方的心理状态和情绪,在这个基础上你才能说谎,所以情商很重要。
 
第二个因素是自我控制能力。你要把谎说好,一定要有很强的自我控制能力,要把自己的脸部表情控制好,把姿态控制好,而且你的语言内容要控制好,所以这个跟说谎有关系。
 
 
我们很吃惊地发现,那些说谎越早、说谎越好的孩子情商越高,自我控制能力越强。所以如果有一天你发现两岁的孩子已经开始说谎了,你不但不应该很惊慌,而且要第一时间在朋友圈里炫一下。
 
下一个问题是小孩子们为什么会说谎。
 
其实小孩子说谎的原因跟我们大人是非常非常相近的,大人说谎其中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要赢得竞争,小孩子也是这样的。我用一个视频给你们看一下。
 
我很抱歉,整个夏天就是做一个非常不好的叔叔。不过我要说一下,不是所有的孩子能在5天之内就学会了说谎,只是那些情商高一点、自我控制能力强一点的孩子才能做到。
 
你就说了,既然小朋友会为了自己那么早说谎,那么将来如果碰到爸爸妈妈有问题的时候,他是不是会为爸爸妈妈也说谎呢?我们为了回答这个问题做了一系列的研究,这个研究是跟6到12岁的孩子们一起做的。
 
首先看一下小孩子自己做了坏事会不会说谎。只有20%的小朋友自己做了坏事会讲真话,80%会说谎。如果父母亲做了坏事,要求小朋友们帮助一下、把它掩盖一下,他们会不会帮忙呢?
 
一点也不会。76%的孩子一下子就把爸爸妈妈都卖掉了,只有24%的孩子会为爸爸妈妈说谎。
 
 
我刚才讲大家在成长的过程当中会偶尔说说谎,所以这是正常的现象,但是最好不要老说谎,因为老说谎后果是不好的。所以很多家长问我们,怎么样避免小孩子经常说谎。为了这个问题我们做了10年的研究,研究了各种各样的方法。
 
第一个问题是打屁股有没有用?打屁股没有用,而且不仅仅打屁股没有用,如果用这种方法的话,小孩子不仅说谎的次数会增加,而且说谎的水平会越来越高。
 
跟小朋友讲道理有没有用呢?一点用也没有,白费口舌。
 
那么给他们讲狼来了和匹诺曹的故事有用没用呢?也没有用。
 
那么到底什么有用呢?我们发现,大人和同伴的榜样作用非常重要,也就是说,如果大人和同伴不说谎,小朋友往往也不说谎。所以你要你的孩子诚实,你一定要创造一个诚实的家庭环境、学校环境和社会环境。
 
 
大家可能会想了,小朋友说谎水平是不是不太好,我们大人一眼就可以看穿呢?下面我想给大家做一个实验,等会给你们看两个视频,在这两个视频当中,有一个孩子偷看了,说我没偷看,所以是在说谎;另外一个孩子他真的没偷看,他说我没偷看,所以他在讲真话。(相关视频效果以如下截图形式展现
 
你的任务是看一看到底哪个孩子是说谎、哪个孩子是讲真话。你们准备好了没有?这是孩子1号,记牢了。
 
 
这是孩子2号。
 
 
如果认为孩子1号在说谎,请举手。好像很多,大概是超过了60%以上。认为孩子2号说谎请举手,大概30%左右。
 
真的结果是什么样呢?孩子1讲真话,孩子2在说谎。
 
你们会说这不公平,我们刚才还没准备好,所以我给你们再做两个视频。准备好了没有?现在是儿童3号。
 
 
第4号。
 
 
认为3号说谎的请举手,基本上没有几个人。认为4号的请举手,大部分的人。
 
其实3号在说谎,4号在讲真话。
 
其实我们跟全世界各行各业的很多成人也做了相应的这么一个实验,不过我给他们看很多很多的视频,一半的小朋友在说谎,另外一半的小朋友在讲真话。所以如果你是瞎猜的话呢,正确率应该是50%。
 
如果你的正确率是50%的话,也就说明你测谎的能力实在是太差了。现在咱们看一下各行各业的人能不能测到小朋友的谎言。
 
 
咱们先看看本科生和法学生,他们能不能知道小朋友在说谎?不能,他们的正确率只有50%左右。这是应该的,因为大学生对小朋友不了解。
 
然后我们找了社会工作者和儿童保护律师,因为他们每一天跟小朋友打交道,看他们能不能判断小朋友是不是在说谎。也不能。
 
 
我们后来想也许要找一些法官、海关官员和警察,因为他们整天跟说谎的人打交道,应该能够判断小朋友是不是在说谎。他们能不能呢?也不能。
 
后来一想,应该找一下3到7岁孩子的父母。可是呢,他们也不行,他们的正确率也只有50%。
 
后来有些家长说,尽管我不能判断别人家的孩子是不是说谎,我对自己的孩子很了解,所以我肯定能知道我孩子是不是说谎。我说好的,咱们做一下。我们花了两年时间做了这个实验,结果发现家长对自己的孩子也不能有判断,他的判断能力也只有50%左右。
 
 
所以你可以看到小朋友的说谎能力实在是非常强,我们大人实在是不能判断。那么你就问了,为什么判断儿童是不是说谎那么难呢?我以我儿子的例子给你们看一下,这是我儿子说谎时的表情。
 
 
我儿子说谎的时候脸部一点表情也没有,而且他在说谎的时候还眼睛盯着我。他说,爸爸,我没有偷看。所以如果你靠眼神来判断这个小朋友有没有说谎的话你就完蛋了。
 
在过去的十年当中,我们就在想,能不能用不同技术上的方法来知道这个小朋友是不是在说谎。我们想到了一个办法。
 
在我们的脸上有非常丰富的血管,心理在感受不同情况的时候脸上的血流会有微妙的变化,如果能够捕捉到这些微妙的变化,我们就能够知道这个小朋友内心的情绪,也就能够判断他们是否说谎。
 
后来想了很长时间,我们发明了一种新的成像技术,我管它叫血谱光学成像技术。这个技术原理其实很简单:灯光打到脸上的时候其实不是马上反射回来的,因为我们的皮肤是半透明的,所以这个灯光打到表皮的时候就进到了我们的皮下。
 
 
皮下有两种非常丰富的蛋白质,一个是色素,它是棕色的,还有一个是血红蛋白,它是红色的。光线打到它们以后就反射回来,然后我们就用一个手机上的摄像头来拍反射回来的那些信息。
 
色素的信息和血红蛋白的信息颜色是不一样的,通过机器学习,我们把色素的信息扔掉,把血红蛋白的信息留下来。
 
相当于什么概念呢,我把你的皮给撕掉,然后看你皮下血流的分布。这是通过我们的血谱成像技术发现的脸上的血红蛋白分布的情况。
 
 
我们平常拍录像的时候一般是每秒30帧,这是其中的一帧。所以如果我把每一帧连在一起变成一个录像的时候,你就会看到我儿子在说谎的时候脸部的血流变化。
 
通过这个方法,我们就可以知道不同的人特别是儿童的内心情绪的变化。所以我们用这个办法现在可以测儿童的谎言,而且正确率可以达到85%以上。
 
而且我们还发现了一个新的现象,我们管它叫匹诺曹现象——不是这个匹诺曹。
 
 
是这个匹诺曹现象。
 
 
什么意思呢?儿童说谎的时候,他脸颊的血流会下降,鼻子的血流会上升,所以通过这个办法你就可以知道小朋友是不是在说谎。
 
后来我们发现这个技术其实有很广的用处,除了判断小朋友能不能说谎,还可以测其他各方面的生理、心理、情绪的信息。由于这个原因,我们就编了一个程序,把它放在云里,我们管它叫深情智能。
 
这种技术只要你有一个手机或者一个电脑,或者一个监控视频,你就可以调用云上的程序来做各种各样的事情。
 
 
比如说美国克林顿总统当年跟手下有不正当的关系,我们去找了他当时在法庭上作证的视频。通过我们的技术,就可以知道当时他在回答关键问题的时候,他的心率是怎么样的、呼吸是怎么样的、血压是什么样子的、心理压力是怎么样的、情绪是什么样子的。
 
 
我们后来还分析了美国的一个杀人犯,他把前妻和前妻的男朋友给杀了。尽管没有坐牢,后来被采访的时候,人家问他你有没有杀你的前妻和你前妻的男朋友,他说没有。我们可以实时地分析,看他当时在回答关键问题时各种各样的情绪和生理状态。
 
 
2016年希拉里和川普辩论的时候,可以现场及时分析他们,比如说他们的心率、血压、心理压力、情绪,而且同时可以分析这两个人的情况,并且我们还可以判断他们是不是对选民说谎。
 
 
后来我们发现,我们的技术除了可以测谎之外,还可以用到其他各个方面,比如可以用在智能医疗上。
 
这是我爸爸,他住在中国,我住在加拿大,我们基本上每个晚上都视频。现在有了我这个技术以后,我除了知道家里发生了什么事情以外,还可以给我爸爸做体检,当场就知道我爸爸的心率多少、血压多少、心情怎么样、心理压力怎么样。因为我爸爸同意,所以没问题。
 
 
我们的技术能够解决老年人的问题之外,还能解决年轻人和中年人的问题。中年人和年轻人经常碰到什么问题呢?血压比较高,或者心理压力比较大。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我们最近开发了一个新的App,叫作Anura。
 
用这个Anura,可以很精准地测到你的心率、血压和心理压力。因为高血压和高心理压力是造成我们一系列心身疾病的两个罪魁祸首。
 
 
最近我跟一个老板吃饭,我就把我的APP拿出来。首先测了这个老板,看看他的心理压力怎么样。他的心理压很低只有2.0,心率也很正常。后来测了他的秘书,秘书心理压力就很高,心率也高一点。后来我们说测一下服务员吧,这个服务员的心理压力太高了,而且她的心率也有问题。
 
所以在不久的将来,如果我们是按照人的心理压力来付工资的话,服务员的工资应该是最高的,老板的工资应该是最低的。
 
有些搞市场的朋友们就说,嘿,李康,你这个东西可以用来做智能零售。我说是吗,那我赶紧去做了一个实验。我给中国的一群年轻人看了这么个漂亮的包包,然后测他们脸上的血流。这是女孩子脸上的血流,这是男孩子脸上的血流。
 
 
好,再给他们看很漂亮的汽车,这是女孩子的血流,这是男孩子的血流。
 
 
所以你想一想,在不久的将来,到了一家店的门口的时候,你还没进去,里面的人就知道你喜欢哪个包包、不喜欢哪个包包。
 
 
那么你马上就问了,我们坐在这儿的有些观众可能没有男朋友或者没有女朋友,你这个东西能不能帮助我去相亲呢?
 
当然可以了。比如说这个情景,这个男的坐在那儿看到漂亮的姑娘对他笑咪咪的,他心里就在想,他是真的对我有意思呢,还是只是笑咪咪地来敷衍我?用我们这个APP就知道了。
 
 
在这种情况下,其实她真的是不喜欢你,只是来敷衍你。
 
谢谢大家。
推荐 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