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知识分子 > 夏志宏:旅游 | “点滴”专栏

夏志宏:旅游 | “点滴”专栏

一直想记下多年来身边发生的一些小事,

以此回忆故事中的朋友和过去的岁月。

撰文 | 夏志宏

在大学教书的一个好处是可以经常参加各种学术交流活动,顺便到世界各地看看。但事实是,大多时候只是从机场到大学,再从大学到机场,并没看到什么。尽管如此,身在异乡,还是能感受到一些当地文化。

出门玩比较省心——但未必省钱——的地方是日本。每次去日本都有很好的印象。首先日本大部分地方整洁、干净,日本人彬彬有礼、服务周到,有些小的细节特别令人感动。

我一般出门不会带很多现金,在大多数国家都可以用美国银行的储蓄卡(debit card)取当地货币。几年前去日本京都大学讲学,全家一起去游玩。到旅馆后发现美国银行卡在日本一般取款机上取不了现金。问旅馆前台附近有没有美国银行,服务员说不远处有家花旗银行,并画了非常详细的地图及路径。我走出旅馆差不多六七百米后,那位服务员气喘吁吁地从后面追了上来,寒风中只穿了件单薄西装。他告诉我说,我走后他打电话查了一下,花旗银行当天已经关门了,我得明天再去。同时不断地向我表示歉意,没能早些告诉我,让我白跑了。当时我离花旗银行也就剩不到五百米。

诸如此类的细节可以反映日本服务的质量。很难想象美国的服务业会对顾客如此尽心,尤其在美国的大城市。

美国游客都极其欣赏日本的服务,但因为文化差异,一些朋友在日本也会闹出笑话。一群物理学家一次在京都参加国际会议,由于语言不通,晚餐时误点了艺妓服务。账单来了吓了一跳,最后也没办法,大家凑在一起含泪付清。

南欧诸如法国、意大利、西班牙等地小偷猖獗,我们领教过几次。

很多年前在巴黎地铁站里,太太的钱包被偷。好在她特别警觉,隐约觉得不对,本能地觉得前面着西装革履、若无其事正在离去的法国小伙有问题,冲上前去,挡住他的去路,说,You took my wallet(你拿了我的钱包),硬是让小伙乖乖地从西装口袋里取出刚刚偷取的钱包。

太太的机敏让我佩服得五体投地,而我自己可就太糟了。

一次去西班牙的巴塞罗那讲学,一家人顺便过去游玩。那时摄像机是很贵重的东西,小心放在包里,拉链关上。没想到的是,在挤去郊区的火车时,摄像机被窃,而我却毫无感觉,不禁佩服小偷的高超技术。当地朋友带我们去警察局报案,警察登记后说,谢谢,你们可以走了。我突然想起警察还未留下我的电话号码和地址,我赶紧写给警察。警察问,what for(要了干嘛)?我说没准哪天你们找到我的摄像机可以通知我啊。警察听了忍不住笑了, 觉得我的想法太奇妙,竟会相信摄像机会失而复得的天方夜谭。

在国内旅游则处处是陷阱,得时时提防,一不小心就会被骗。一次和几个朋友去张家界游玩,算是领会到了湘西的彪悍民风。张家界的天子山气势磅礴,犹如云南石林放大了几百倍。白天欣赏了大自然的美景后,晚饭后决定去看看乡土民情。恰巧住处附近有一夜市小吃,无非卖些活鸡、猛蛇之类的野货。远远就可以听到吆喝、划拳之声。一进夜市,各大小商贩大声地向我们兜售他们的宝贝。只见一汉子提着一只芦花鸡,号称是家养走地鸡,味道鲜美,价格公道。见他卖力,我表示欣赏,随意调侃了一句“蛮好的”。哪知我话音未了,那汉子手起刀落,鸡头落地。只见他一手提着无头的芦花鸡,一手拿着滴血的刀,带着诡异的笑容问,“鸡怎么做?”

土鸡的味道确实不错,价格也还算公道,但吃后总觉得有一根鸡骨卡在喉咙里。

—— 2018.6 深圳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