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知识分子 > 屡遭性别歧视,她携夫获诺奖笑傲人生

屡遭性别歧视,她携夫获诺奖笑傲人生

撰文 | 梁希同
责编 | 程    莉
卡尔·科里(Carl Cori)和格蒂·科里(Gerty Cori)夫妇1947年获得了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成为了圣路易斯·华盛顿大学的第五和第六位诺贝尔获奖者。职场性别歧视也贯穿格蒂的一生,但她从未被此打倒。
逃离欧洲
 
格蒂和卡尔·科里都于1896年出生在的布拉格(当时属奥匈帝国,现属捷克)的奥地利家庭。卡尔出身学术世家,他的父亲是一个海洋生物研究站的所长。格蒂也是在她做儿科教授的叔叔的鼓励下学了医学。
 
两人第一次见面是在1914年,当时他们都是布拉格大学的一年级医学生,因共同爱好的登山运动和科学研究而相识。但就在那一年,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了,他们的学业被打断:卡尔被选入奥地利军队并担任军医;格蒂担任医院助理。
 
他们在战争结束后返回医学院。1920年,他们同时毕业,发表了第一篇合作论文,并于同年结婚。
 
但很快,反犹主义波及了他们在欧洲的职业生涯。因为格蒂是犹太人,尽管她皈依了天主教,但由于她的犹太血统,他们很容易受到歧视。因此,他们在1922年先后移居美国,开始在位于纽约州布法罗市的国立恶性疾病研究所(现罗斯维尔癌症中心,Roswell Park Cancer Center)工作。二人于1928年加入美国国籍。
 
共同工作屡遭歧视
 
格蒂和卡尔·科里夫妇作为研究人员的最大优势就是他们的团队合作。格蒂·科里对科学富有想象力和创造性的洞见建立在卡尔·科里更为实际的方法之上,他们的共同努力成就了他们的伟大。然而讽刺的是,这对夫妇的共同努力受到了诸多阻挠。阻挠的部分原因是担心有裙带关系,另一部分原因是当时对妇女的歧视。1922年,当他们在纽约布法罗的国立恶性疾病研究所的不同部门工作时,他们就被告知,合作会违反“反裙带关系准则”。这使得格蒂的工资降低,甚至被当时研究所的所长以开除相威胁不许她与她的丈夫卡尔合作。
 
幸运的是,这些规则后来放宽了,同事们也开始欣赏他们的合作。这对夫妇得以继续在布法罗开展关于身体血糖代谢的开创性工作。
 
在此之前,人们知道糖尿病是由于血糖调节的异常导致的,但对血糖为何重要,是如何为身体提供能量的,还知之甚少。在布法罗的十年间,他们合作发表了50篇论文。此外,格蒂·科里自己独立发表了11篇论文。这些研究后来成为他们提出以他们名字命名的“科里循环”(Cori cycle)的基础。“科里循环”揭示了能量如何在肝脏与肌肉之间流动:肌肉分解葡萄糖产生能量和乳酸,而乳酸通过血液被运到肝脏重新转化为葡萄糖,葡萄糖再通过血液被运回肌肉。
 
同一所学校,待遇两重天
 
在布法罗工作十年之后,当卡尔·科里想要离开时,他们再次遇到了对格蒂·科里作为科学家的阻碍。有历史资料表明,当时康奈尔大学,多伦多大学和罗切斯特大学都愿意为卡尔提供工作,但拒绝雇用格蒂,卡尔·科里因此拒绝了这些学校的职位。
 
1931年,位于圣路易斯的华盛顿大学表示愿意为格蒂和卡尔·科里两人提供职位。这极大程度上促使他们选择为这所学校工作。但是,两人的工资待遇并不平等,卡尔·科里获得了药理学系主任的职位,而格蒂·科里的职位只是研究助理,据悉她初到华盛顿大学的薪水只有卡尔的十分之一。而即使是如此不平等的条件,也是在时任华盛顿大学校长的阿瑟·康普顿(因发现康普顿效应获1927年诺贝尔物理学奖)的特许之下才得以实现。
 
一直到了1943年,以研究助理的头衔工作了13年的格蒂·科里才被晋升为副教授。而当卡尔·科里在1946年被任命为生物化学系主任时,也就是在他们被授予诺贝尔奖之前一年,格蒂终于晋升为教授职位。
 
在华盛顿大学期间,科里夫妇继续他们的糖代谢研究,特别在糖原(糖在体内储存的形式)代谢方面。他们发现了糖原分解的中间产物:葡萄糖-1-磷酸(后来又被成为“科里酯”)。通过发现和提纯糖原分解每一步反应的酶,他们最终得以将葡萄糖逆合成为糖原,这是人类历史上第一次在试管中合成出生物大分子。在此期间,科里夫妇还培养出很多杰出的学生,其中有7位后来陆续获得了诺贝尔奖。
 
第一位获得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的美国女性
 
1947年,科里夫妇与阿根廷医生贝尔纳多·奥赛(Bernardo Houssay)一起因发现糖代谢中酶促反应被授予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他们发现了身体如何将糖原转化为葡萄糖,从而为身体提供能量。格蒂·科里是第一位获得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的美国女性,而科里夫妇是第三对共同赢得诺贝尔奖的夫妻团队。
 
在科里夫妇赢得诺贝尔奖的同年,格蒂被诊断出患有骨髓纤维化,这是一种罕见的骨髓癌。格蒂并未被疾病击倒,而是一直工作到生命最后。当疾病恶化时,她在办公室搭了简易的床以便在工作间隙休息。在她生命的最后几个月,即使需要卡尔背着她从实验室的一个房间到另一个房间,也未能磨灭她对科学的热情。1957年,格蒂·科里去世,享年61岁。
 
卡尔·科里于1966年从华盛顿大学退休,搬到了波士顿。他在哈佛医学院担任访问教授,并在马萨诸塞州综合医院设立了实验室。像格蒂一样,他也一直没有停止工作,直到1984年去世,享年87岁。
 
 
2006年,颁发给格蒂和卡尔·科里的两枚诺贝尔奖奖章由他们的儿子托马斯·科里(Thomas Cori)捐赠给圣路易斯华盛顿大学。这两枚奖章现在华盛顿大学医学院的伯纳德贝克尔医学图书馆永久性展出。 
 
 
 
推荐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