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知识分子 > 美国教授怎么阻止朋友给太太开后门?

美国教授怎么阻止朋友给太太开后门?

点 滴
一直想记下多年来身边发生的一些小事,
以此回忆故事中的朋友和过去的岁月。
 
撰文 | 夏志宏
 
我于1988年博士毕业离开西北大学,1994年作为终身正教授返回母校。我是数学系唯一一个毕业于本校(无论本科、硕士或博士)的教师,这和国内高校的师资结构形成鲜明的对比。国内大部分学校有众多的校友留校任教,师徒三代、甚至四代同堂的现象经常可见。这现象和当今学术界的近亲繁殖、派系争斗不无联系。
 
1993年春,西北大学数学系向文理学院院长Larry Dumas(不久后成为学校的Provost)强烈推荐招聘我回母校任教。Larry看了我的资料后发现我是西北校友,立即向数学系提了两个问题,要求数学系以书面形式答复。第一个问题是,夏是我们的毕业生,他的研究工作是否能扩展足够的新领域,而不是重复我们原先已经覆盖的方向?第二个问题是,夏作为我们以前的学生,回来后会不会成为二等公民,无法坚持自己独立的立场?
 
数学系当即给Larry答复,夏的研究方向对于数学系来说是全新的,夏和他导师的研究领域也没有多少交集,即使在读博期间,他的研究完全独立,博士论文也是导师几年以后才读懂。另外,系里夸张地说,夏在读博期间我们就发现他特别优秀,那时就没有把他当成学生看待。现在系里投票罕见地全票支持他回来,完全没有可能成为二等公民,云云。
 
院长得到了满意的回答,启动了终身教授的招聘程序。三名非数学系的教授组成特别委员会,仔细阅读数学系的推荐材料及数学系收集的同行推荐信,进一步独立征集十多份另外的同行评价。当然评价的重点是科学贡献和国际学术界地位。西北历来并不看重文章篇数、引用次数、影响因子、科研经费等各种统计数据。两三个月后,特别委员会对院长写出内部报告,提出推荐意见,最后文理学院院长作出决定,并上报校长教务长审批。
 
我拿到西北大学的正式offer是在1993年秋天,我决定94年秋入职。到西北后参与了学校各级的招聘与晋升管理,参与了从文学、艺术、心理、哲学到物理、化学教授的tenure过程。我们对每一个教师的招聘、晋升都很认真、仔细、负责,每一次都是漫长的过程,今年年初我还作为特别委员会主任写了一份9页纸报告,推荐学校晋升一位教授(非数学系)。每参与一次,我从中都能学到很多知识,尤其知道所涉及学科的全球发展状况,以及西北教授所处的江湖地位。当然如果在同一学术年龄层次不能做到全球顶尖的几个,在西北能留下的希望就不是很大。作为外行,我所做的就是征求足够多内行的意见,了解候选人的科学贡献及国际地位。
 
关于招聘,我印象最为深刻的还是一次数学系招聘,深觉值得与大家分享。
 
我的同事E教授的夫人S是另一所大学的知名教授,S在美国数学界人脉很好,有一定的影响,曾在美国数学学会任高职。S一直想加入西北大学,这一年提出了正式申请。系里开会讨论了几次,最强的反对声来自于资深的P教授。P和E、S夫妇是多年的好友。在系里由正教授参加的一次招聘会议上,P说,我好好看了材料,觉得S没有达到西北大学招聘的标准。当时E教授理所当然地回避了这次会议。P接着说,我之前打电话给E,问了他一个简单的问题,“假如S不是你太太,你会不会还是赞成作为终身教授招她来西北?我只要你回答‘会’还是‘不会’”,当E支支吾吾想要回答时,我说,“我知道你的答案,不会的。因此,我反对招聘S,也希望大家和我一起反对,同时希望你能理解。”
 
系里经过多轮讨论后投票,否定了S的招聘。此事过后P与E、S夫妇还是好友。
 
公事和私事分开,这是职业道德的最基本原则。美国一流学校之所以能保持一流,就是因为一流教授能守住底线。
 
——2018.9. 芝加哥
 
 
推荐 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