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知识分子 > 夏志宏:中美大学如何对付学生作弊 | “点滴”专栏

夏志宏:中美大学如何对付学生作弊 | “点滴”专栏

点 滴
一直想记下多年来身边发生的一些小事,
以此回忆故事中的朋友和过去的岁月。
 
撰文 | 夏志宏
 
很多人把教育当成一种商品。很有意思的是,一般商品大家都希望物有所值,而教育却不一样,有些学生交了学费后,并没希望学到东西,只想要个及格就行。反而是老师们,也就是卖家,在拼命坚持产品质量。
 
考试作弊是所有学校的一大问题,如何处理成了一大挑战。各个学校有不同的对付方法。普林斯顿大学考试时无人监考,但每个学生必须签署诚信保证,除自己不作弊外,发现作弊必须举报。加州理工大学更进一步,不仅无人监考,也不规定具体时间、地点。学生自己选择,在哪儿考,什么时候考都行。只要自己记录下打开考卷的时间、地点,以及完成考试的时间。令人惊叹的是,加州理工以功课艰难,考试不及格比例很高而著称。我在美国大学教课多年,很少认真监考,出去买杯咖啡可以离开考场半个小时,从未出过问题。
 
回国后发现我的惯常做法是万万不可的,这不仅违反了考试纪律,还会被认定为教学事故,得通报批评。我们对学生像防小偷一般,很多学校明确规定考试之间学生不可上厕所,极其荒唐。
 
美国学校考试制度表面松弛,但对作弊的惩罚却非常严厉。我曾在西北大学“申诉委员会”担任委员,委员会专门负责学生对纪律处罚的申诉。每年收到的来自学生的申诉并不多,我对其中一个比较奇葩的申辩印象深刻。一名工学院学生在期中考卷发下去后找到老师,指责考卷改错了。他说有一道题目他给出了正确的答案,但改卷老师没注意到。但此学生不知道的是,答卷发还给他之前,助教已经扫描了一份,这位学生拿到判好的考卷后明显作了修改。当然随后的一切处理都是程序化的:学生成绩不及格,强迫休学两学期。证据确凿,处罚符合章程,无可非议。委员会接到申诉时非常惊讶,想看看学生如何解释。面对委员会的教授们,学生不慌不忙,侃侃而谈,提出他的考卷版权归他所有,助教无权复印,因此作弊证据非法、无效,云云。我们听后无语(what? seriouly?), 一致要求增加处罚,可惜学生事务长说我们只可减轻处罚,无权增加。
 
美国大学一个好的制度是,对于学生作弊的处理相当程序化,教师只要说明具体情况,如何处理会有专门人员去做,举报的老师则毫无压力。
 
在美国我教过不少国内来的研究生,感觉到中美学生一些文化上的差异。中国学生注重考试,对于课堂考试认真负责,极少出问题。但对付课外考试,国内来的学生往往不清楚行为边界,认为没人看着,就可以不守纪律。比如我每次都重申,答卷必须独立完成,不得相互讨论,不可在网上搜寻答案,不可找朋友帮忙。但我发现中国学生太容易发挥他们的“小聪明”,错误地以为反正无人知道,做点小动作无所谓。这些学生的其它素质还算不错,要是真正处理起来很可能被开除,真的实在不忍。
 
近年来,数千中国学生在美国因学术不端被开除,实在遗憾。诚信的最重要一点是对自己诚实,所谓“人在做,天在看”。考试作弊其实是自欺欺人。 
 
——2018.10. 深圳
 
 
推荐 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