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知识分子 > 曾每年致死数百万人 鼠疫在今天有多危险?

曾每年致死数百万人 鼠疫在今天有多危险?

编者按:
11月12日,北京确认接诊两名鼠疫患者。两名患者来自内蒙古自治区锡林郭勒盟苏尼特左旗,经专家会诊,被诊断为肺鼠疫确诊病例,后转诊至北京市朝阳区相关医疗机构。据了解,患者得到妥善救治,相关防控措施已落实。
历史上,人类曾多次遭到鼠疫侵袭,损失惨重。但随着科学的进步,人们对鼠疫有了更多的了解,预防和诊治水平也在提高,已经可以很好地控制疫情。
 
撰文 | 商 周
责编 | 陈晓雪
 
在疫苗和抗生素发明之前,人类的健康史就是一部传染病泛滥的历史。天花、麻疹、鼠疫,还有流感都能以星火燎原之势扩散,导致大大小小的瘟疫。
 
在这些瘟疫里,最为惨烈的一个就是发生在十四纪欧洲的黑死病。
 
公元1347年,黑死病从亚洲经海上登陆意大利南部;1348年,瘟疫传遍了整个南欧;1349年,东欧、北非和英伦三岛相继失守;1350年,北欧同样被攻陷;1351年,仅存的俄国也未能幸免。就在这短短的四年里,黑死病像死神一样横扫欧洲。在这场空前惨烈的瘟疫中,近五千万人失去了生命,占当地人口的四分之一以上。
 
黑死病即是鼠疫,一种由鼠疫杆菌导致的甲级传染病。
 
鼠疫杆菌早在五千年前就已经存在,十四世纪的黑死病是有确切记录以来的第二次鼠疫的大规模爆发,第一次发生在公元六世纪 [1]。
 
 
在十四世纪中期之后的三百年间里,鼠疫依然像幽灵一样在西部欧洲游荡,先后在不同区域里引发小规模的疫情。直到公元1720年,西欧才摆脱了鼠疫的阴影。但这并不意味着鼠疫就此消停,因为它从西欧转移到了东欧,然后一路向东经过中东到达印度,最后在1850年左右扩散到了中国云南。1894年,鼠疫进一步到了广东,抵达了地理位置至关重要的香港。
 
鼠疫在香港这个新兴港口城市,通过发达的海上航线,同时向东西两个方向扩散,引发了历史上第三次(也是最后一次)大规模的鼠疫爆发。
 
 
这次的鼠疫疫情涉及了世界五大洲,从地域上来说远远大于前一次,但产生的破坏却要小得多。原因只有一个:鼠疫遇上了科学。
 
十九世纪末,科学界在病原微生物领域取得了里程碑式的突破。法国科学家路易斯·巴斯德(Louis Pasteur)证明了微生物是传染病的病原,德国科学家罗伯特·科赫(Robert Koch)首次鉴定出了人类传染病的第一个病原体:结核杆菌。罗伯特-科赫所提出“科赫法则”成为了鉴定病原微生物的指南。
 
1894年,法国科学家耶尔森(Alexandre Yersin)和日本科学家北里柴三郎(Kitasato Shibasaburo)从香港的鼠疫病人身上分离出了鼠疫杆菌,并在动物身上证明了鼠疫杆菌就是导致这场瘟疫的元凶。
 
四年后的1898年,在印度工作的法国科学家保罗-路易斯·西蒙德(Paul-Louis Simond)进一步发现东方鼠蚤能够在大鼠间传播鼠疫杆菌,而且还能把鼠疫杆菌传播给人。
 
就这样,鼠疫的病原体、主要传染源和传播媒介都找到了,人类也就有了抵抗鼠疫的武器。各种防鼠措施降低了人和大鼠这个传染源接触的机会,杀虫剂的使用控制了跳蚤这一传播媒介。1930年代抗生素的发明和使用,更是给了鼠疫杆菌这个病原体致命的一击。
 
人类对抗鼠疫的进步,可以从下面的数据体现出来:1907年,鼠疫导致了100万人的死亡;1919-1928年间,每年由鼠疫导致的死亡人数下降到了17万;这一数字在1929-1938年间降到了9.2万,并在1939–1948年间进一步降到了2.2万;等到抗生素相对普及后的1949–1953年间,世界上每年死于鼠疫的人数只有4600人 [1]。
 
这还不是结束,因为科学还在进步。
 
科学家们的努力让我们对于鼠疫的传播和发生有了更多的了解。一方面,鼠疫杆菌的自然宿主不仅局限于大鼠、兔子这样的啮齿动物,而且也可以是羊、狗等其它哺乳动物;另一方面,鼠疫杆菌从动物到人的传播除了昆虫叮咬外,还可以在人和动物的直接接触传播,而且肺鼠疫可以通过空气传播。
 
对传染源和传染途径得进一步了解,人们可以采取更多的相应预防和治疗措施。在2010年到2015年间,世界上只发生了3248个鼠疫病例,其中只有548例死亡[2]。在包括中国在内的很多国家,现在每年鼠疫的病例都已经控制在了个位数。
 
因为鼠疫杆菌存在于许多种动物体内,目前还不能完全控制鼠疫的发生,这也是每年世界各地依然会有一些零星病例的原因。但可以肯定的是,这些鼠疫的星星之火,鲜有机会可以燎原。
 
将每年数以百万的死亡病例下降到一百多例,这就是科学的力量。随着对鼠疫的预防和诊治水平的进一步提高,因鼠疫而死亡的数字还将继续下降。
 
正确地应用科学知识,无疑可以造福人类。但如果科学知识被恶魔利用,对人类却可能是灾难,这个恶魔的名字叫“战争”。好比核电站可以为我们提供能源,核武器却可以毁灭世界。
 
对于鼠疫杆菌,也同样如此。
 
回到十四世纪的那场瘟疫。沿着丝绸之路由亚洲到欧洲,黑死病在人类中的传播在所难免。但1347年的一场战争,却为这场瘟疫推波助澜。蒙古钦察汗国可汗攻打意大利南部港口小城卡法,但因鼠疫的流行军队损失严重。为了攻击卡法城的敌人,可汗令将因鼠疫而死亡的士兵的尸体抛进了可法城。黑死病的阴影从此笼罩住了这个小城,也在后来席卷整个欧洲 [3]。
 
蒙古钦察汗国可汗利用的是最原始的科学知识:鼠疫可以传染。当更先进的科学知识被战争这个恶魔利用的时候,对人类就意味着更大的灾难。
 
二战期间,日本军国主义者在中国东北建立了731部队,这就是日本侵略军的生物化学武器基地。731部队在中国东北哈尔滨附近有一个占地三百亩的大型细菌工厂,其中的细菌武器之一就是鼠疫杆菌,数以千计的中国人被作为了试验品遇难[1]。若不是日本的投降提前到来,中国可能还会有更多的人为此付出生命。
 
二战后,世界进入了人类历史上最为和平的年代。但将鼠疫杆菌开发成生物武器的举动并未停止,冷战时期的两大巨头苏联和美国都做过尝试 [1]。幸运地是,这些武器从来没有被使用过。
 
世界需要健康,也需要和平。
 
参考链接
 
1.https://www.britannica.com/science/plague/History
 
2.https://www.who.int/news-room/fact-sheets/detail/plague
 
3.https://www.britannica.com/event/Black-Death
 
 
 
推荐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