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知识分子 > 北大呼吸科主任自述:我是如何感染新型冠状病毒的

北大呼吸科主任自述:我是如何感染新型冠状病毒的

 
导 读
 
资深呼吸专家表示,自己感染新型冠状病毒,或因在接触感染者时未佩备防护眼镜。
 
●    ●    ●
 
资深呼吸专家表示,自己感染新型冠状病毒,或因在接触到患者时未佩戴护目镜。
 
“我现在突然意识到,我们没有配备防护眼镜。” 1月22日23:39,北京大学第一医院呼吸内科主任王广发在回顾自己如何感染新型冠状病毒时写道。
 
王广发是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专家组成员,1月8日随国家卫健委专家组前往武汉,1月16日返回北京当日出现发热和呼吸道症状,1月20日在北京市医疗机构就诊,21日确诊为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病例,接受隔离治疗。
王广发在其微博上称,他到达武汉第二天去金银潭医院ICU看重症病人,“全副武装,戴着防溅屏,感染的可能极小”。在回京前两天,他去了几家医院的发热门诊和临时隔离病房,“有的医院的发热门诊比较拥挤,里面很可能存在新冠状病毒肺炎的患者。”当时,王广发佩戴了N95口罩,并未佩戴防护眼镜。回京后出现左下眼睑的结膜炎,后出现卡他症状和发热,经抗流感治疗无效后做了新冠状病毒核酸检测,呈现阳性。
 
“说明我的结膜炎很可能也是新冠状病毒引起,而且是局部结膜首发。因此高度怀疑是病毒先进入结膜,而后再到全身。如果这个推测成立,则我的防护盲点就在没有戴防护镜。”王广发写道。
 
此前公布的信息显示,新型冠状病毒主要感染下呼吸道病导致病毒性肺炎。在1月18日国家卫健委印发的《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诊疗方案(试行第二版)》中,涉及到医院人员的个人防护,包括预检分诊处和发热门诊、呼吸科门诊、感染性疾病科和隔离病房,在日常诊疗活动和查房时,医护人员应佩戴医用口罩,并无戴护目镜或防护面屏的要求。
 
 



推荐 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