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知识分子 > 解密|寻找新冠肺炎的 “零号病人”,重要吗?

解密|寻找新冠肺炎的 “零号病人”,重要吗?

撰文 | 叶水送 汤佩兰 责编 | 陈晓雪
 
近些天来,全国除湖北外,新冠肺炎疫情虽有减缓的趋势,但疫情仍未结束,有关此次疫情的源头众说纷纭。前两天,网上有言论认为中科院武汉病毒所一名研究生是所谓的 “零号病人”,后被澄清是纯属造谣。
 
所谓 “零号病人”,是指新发疾病流行时,人们能找到的第一个感染此种疾病并传播的病人,确认“零号病人”,对病毒的溯源以及疫情的传播至关重要。目前,武汉已公布了截至目前最早发病的患者,但相关人士认为该患者可能并非“零号病人”。
 
那么,我们是否还能找到 “零号病人”?
 
 
01 已知最早发病的患者可能不是“零号病人”
 
1月11日,武汉市卫生健康委员会在通报“不明原因的病毒性肺炎”时表示,此次新冠肺炎病例发病最早在2019年12月8日。
 
而根据武汉市金银潭医院胸外科主任医师黄朝林等人1月24日发在《柳叶刀》上的文章,第一例患者最早发病时间为2019年12月1日,要早于以上时间。文章称,这名患者无华南海鲜市场接触史。
 
12月1日的时间是怎么来的呢?
 
武汉一名了解情况的临床医生告诉《知识分子》, “12月1日”这个发病时间是通过流行病学调查推算出来的, “12月1号不是我们医院统计的,是疾控中心统计的”。
 
“疾控属于预防部门,我们属于临床部门”。这位医生表示,目前新冠肺炎患者的数据,既有来自疾控中心的流行病学调查,也有来自医院的临床门诊数据。而在疫情之初,由于对肺炎和病毒来源不清楚,因此疾控中心的数据和医院的数据往往对不上,有很大的误差。
 
美国乔治城大学传染病专家 Daniel Lucey 认为,如果2019年12月1日的发病信息准确,而且这位患者没有华南海鲜市场接触史,考虑到潜伏期的因素,这位患者应该是在2019年11月发生感染。
 
02 揭晓已知最早病例更多的细节
 
2月18日,英国广播公司在对金银潭重症监护室主任吴文娟的访谈中揭示了这名患者更多的信息。
 
吴文娟表示,他是一名年过七旬的男子, “病人有点脑梗、老年痴呆,送过来时状况很不好”。
 
他的家离海鲜市场很近,“他住在离海鲜市场四五站(公交站)远的地方,而且因为他患病,所以基本上不出门。” 吴文娟介绍,由于患者身体不好,没有去过华南海鲜市场的记录。
 
去年12月29日,在转入金银潭医院时,患者曾在另一家医院就诊。至于其家人有无去过华南海鲜市场,由此可能将新冠病毒传播给这位老人。吴文娟表示,现在 “不能下结论”。
值得注意的是,这名患者没有感染自己的家人。黄朝林等人在《柳叶刀》上的论文指出,这名患者的家庭成员没有出现发烧等任何呼吸道患病的症状,“这名患者同接下来的其他患者无流行病学关联。”
 
关于这位患者目前是否康复,现在情况如何,我们也没有更多的消息。
 
吴文娟表示,目前仍不确定他是不是最早的患者。值得一提的是,在最近中国疾控中心发表的新冠肺炎流行病学分析报告中,这名患者未统计在内,最早发现疫情时间仍为2019年12月8日。
 
03 华南海鲜市场是新冠病毒的唯一源头?
 
在新冠肺炎疫情发生后,国内外的学者对病毒快速溯源,发现此次新冠肺炎病毒与蝙蝠冠状病毒有96%的同源性,新病毒的原始宿主来自蝙蝠,但其中间宿主仍旧未知,其是否同华南海鲜市场售卖的野生动物有关也不清楚。
 
据多家媒体报道,华南海鲜市场除了卖海鲜外,还出售一些野生动物,平日这里不仅潮湿阴暗,还非常脏乱,动物的内脏随地遗弃,从而为病毒从野生动物向人传播提供了 “有利” 条件。
 
根据武汉卫健委的报告和研究者发表的论文,早期新冠肺炎患者的发病大多与华南海鲜市场有关。
根据黄朝林等人在《柳叶刀》上的论文,去年12月10日,一名接触华南海鲜市场的人患病,他也将新冠肺炎传给了妻子。
 
根据《八点健闻》介绍,自去年12月12日起,离华南海鲜市场仅200米的武汉市优抚医院先后接诊了数名患有不明肺炎的患者,他们的症状有干咳,但不发烧、流鼻涕。
 
此后武汉市中心医院等医院也接到了有同样症状的肺炎患者,他们都有直接或间接的接触华南海鲜市场史。
 
2019年12月30日,武汉市卫健委发布两份文件,称武汉市华南海鲜市场出现不明原因肺炎病人,要求各医疗机构要及时追踪统计救治情况,并按要求及时上报。
 
文件显示,“中西医结合医院、市中心医院后湖院区等医院收治多例症状相似的肺炎病例,有华南海鲜市场暴露史...... 患者主要分布在西区12个摊位,东区1个摊位有17人,另有市场非固定摊位工作人员3人”。这显示,华南海鲜市场是病毒的重要来源。
 
12月31日,国家卫健委专家组赴华南海鲜市场进行实体采样。同日,武汉市卫健委向外界披露疫情,称武汉“已发现27例病例,其中7例病情严重,其余病例病情稳定可控,有2例病情好转拟于近期出院”。并表示,“目前对病原的检测及感染原因的调查正在进行中”。
 
 
以上多种证据显示,华南海鲜市场是疫情早期集中暴发的重要源头,但可能并非唯一起源地。
 
传染病学家 Lucey 指出, “不管(2019年12月1日发病的)患者是直接从动物身上还是因另一个人感染,还是被螨虫感染,他的感染都发生在华南海鲜市场以外的地方。”
 
 
在《科学》杂志的报道中,北京首都医科大学教授曹彬也认为,“华南海鲜市场似乎并不是病毒的仅有起源地;实话说,我们现在还不太清楚病毒到底从哪里来”。
 
04 “零号”病人是否有必要追溯到底?
 
对于新发传染病来说,寻找到零号病人,有助于理出疾病传播一个源头或多个源头的传播路线,从而为疾病来源、病因分析、控制措施、预测预警机制的建立提供关键的信息。
 
北京大学公共卫生学院教授宁毅告诉《知识分子》,目前我们并不确认新冠病毒从动物到人类的信息,“如果零号病人接触到的是我们怀疑的蝙蝠、果子狸、穿山甲等常见暴露因素,但我们没有发现,其他人接触到这种暴露因素就可能发病。这就是我们找零号病人的意义。”
 
他指出,现在全国为防控疫情下了这么大的力度,即使是一些特殊的暴露因素引发了此次基本流行,不在我们的视野范围之内,如果不小心错过了,如果再有下一轮的大暴发,那么我们等于在一场疫情还没结束的时候,又有一场看不见的疫情混在这场疫情里,未来还会有偶发。
 
据武汉卫健委在2020年1月11日的通报,武汉初步诊断有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病例为41例,这个数字一直保持到1月16日。然而,根据中国疾控中心在2月17日公布的一份分析报告,在2019年12月31日之前,武汉和湖北就可能已经出现了104名新型冠状病毒的感染者。这些新增的患者能否揭示疫情早期更多的秘密,有待进一步考证。
 
目前,许多病毒溯源、流行病学调查、统计分析等领域的专家都聚集在武汉。以中国疾控中心为例,截至2月17日,已经组织全国疾控系统陆续向湖北派遣出203名人员,以支援当地开展流调排查、督导以及医院等重点场所和社区的消杀工作。
 
随着对新冠肺炎流行病调查的深入, “零号”病人能否在调查中被发现?
 
与《知识分子》接触的上述临床医生表示,发病时间为2019年12月1日的这位患者也不一定是第一例病人,“我不能跟你说他是,他也不一定是最早的。他是疾控中心通过流行病学调查出来的”。
 
香港大学李嘉诚医学院教授金冬雁也表示,“SARS、Zika病毒也没有查出什么零号病人。如果零号病人死亡,以我国的情况很少可能留下可供检测的样本,如健在,病毒也已清除,基本上是无法查明。”
 
注:邸利会对本文亦有贡献
 
参考资料
 
1.失去的机会,新冠疫情早期被忽视的小医院病例. 八点健闻.
 
2.肺炎疫情:模糊不清的“零号病人”与病毒来源争议.BBC中文.
 
3.《科学》质疑:华南海鲜市场并非新型冠状病毒唯一起源地.知识分子.
 
http://wjw.wuhan.gov.cn/front/web/showDetail/2020011609057https://sciencespeaksblog.org/2020/01/25/wuhan-coronavirus-2019-ncov-qa-6-an-evidence-based-hypothesis/
 



推荐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