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知识分子 > 商周:德国新冠肺炎病死率为什么低?

商周:德国新冠肺炎病死率为什么低?

制作:知识分子(数据来源:worldometers)
 
撰文 | 商 周 责编 | 陈晓雪
 
随着新冠疫情在欧洲爆发,身处德国的我经常收到来自国内的问候。除了让我注意防护,有些亲友还会问及一个问题:为什么德国新冠肺炎的病死率那么低?
 
 
上图是新冠病例数排在前十位的国家截至3月22日的粗病死率(死亡人数/确诊病例数)[1]。截至北京时间3月22日23时,全世界共有31.6万新冠肺炎病例,其中死亡13592例,粗病死率为4.2%。
 
中国的粗病死率为4%,大约相当于全世界的平均值。粗病死率最高的是意大利(9.0%),其次是伊朗(7.55%),较低的是韩国和瑞士(均为1.16%),而最低的是德国,只有0.38%。
 
病死率是抵抗疫情的一项关键指标。那么,德国的病死率为什么会那样低?
 
目前很难给出一个清晰的答案,但下面几点应该是重要的因素。
 
1 病人的年龄结构
 
现在我们知道,因为新冠肺炎而死亡的病人主要是老人和有一些基础病的患者(比如糖尿病、心脏病等)。
 
我们先来看看德国、韩国和意大利三个国家病人的年龄结构的情况。
 
 
在全国总人口层面,德国老年人的比例最高,全国60岁以上的老人的比例为29%;而韩国和意大利大抵相当,分别为22.1%和21%。但在新冠肺炎病人里的老年人的比例上,德国只有15.5%, 韩国是21%, 而意大利则高达59% [2]。
 
所以,虽然德国是上面三个国家里老龄化最重的国家,但它感染新冠肺炎里的老年人比例最低。这是德国新冠肺炎死亡率低的第一个重要因素。
 
2 更好的诊断
 
虽然德国的第一个新冠肺炎病例在1月27日才出现 [3],但早在这之前,德国就已经可以做新冠肺炎病毒的检测。
 
德国柏林的 Charite 医院是全世界最先开发出的新冠肺炎病毒诊断试剂盒的单位之一。而且除了 Charite 医院,德国在一月已经有多个单位能够检测新冠病毒。
 
能够尽早地检测出病毒,为及时发现病例和采取相应的措施提供了保障,这无疑对病人的预后有所帮助。
 
在对病毒的检测上,德国不仅早,而且比较系统和全面。根据罗伯特-科赫研究所发布的信息 [4],下列四人人群是候选检测对象:1. 不明肺炎或急性呼吸道综合征+14天内有和确诊病人接触; 2. 急性呼吸道综合征+14天内在高危疫区停留; 3. 急性呼吸道综合征+14天内在疫区停留; 4. 影像学诊断为病毒性肺炎患者。前两组人群需要报为疑似病例,但所有四组都要做病毒检测。
 
在检测能力和容量上,现在德国每周可以完成16万例样本的检测,而且如果需要还可以做的更多,而这是其它欧洲国家做不到的 [5]。这样系统的检测,能够较为全面检测出存在的感染,所以,尽量检测出病毒感染者,等于把感染者这个“分母”变大,这也在一方面 “降低” 了病死率。
 
3 更好的医疗条件
 
对重症病人的及时救治,是降低新冠肺炎病死率的关键因素。要对这些病人及时救治,医疗设施是保障。
 
在德国,一共有28000张重症监护室(ICU)的床位,欧洲其它几个大国,比如意大利、法国、西班牙和英国,ICU床位数都不到8000 [6]。
 
欧洲各国每10万人口ICU床位数 (数据来源:参考链接6)
 
在换算成人均ICU床位数后,德国每十万人口的ICU床位数是29张,而意大利、法国、西班牙、英国所相应得数字分别是:13、12、10、7,德国遥遥领先于它的欧洲邻居们 [6]。
 
4 重症轻症的分别对待
 
根据德国发布的医疗指南,轻症病人和重症病人的治疗是不同的。
 
对于重症病人,都要进行住院治疗。而对于轻症病人,一般都是在家隔离和治疗 [4]。重症和轻症病人的分别治疗,对降低病死率起到了重要作用。
 
一方面,这让有限的医疗资源能够最大程度上用到重症患者上,防止医疗资源因挤兑而枯竭。另一方面,德国是一个老龄化严重的社会,医院里有不少患有其它疾病老年病人,他们是新冠肺炎的高危人群。所以不让轻症病人住院,能降低这些老人被感染的机会。
 
5 政府及时的科学预警
 
1月27日,德国出现第一例新冠肺炎病例 [3],是由一位从中国出差过来的患者带来的,并因此陆续导致了十几个人的感染。2月2日,从中国撤侨的人群里也发现了两个病例 [7]。因为知道这些病人的感染来源,德国的新冠肺炎在最初的一个月里都处于一个“可防可控”的状态。
 
但在2月26日,卫生部长延斯·施潘突然宣布德国即将进入新冠疫情大暴发。[8]
 
 
卫生部长的讲话让一些甚至德国民众感到不满,认为这样的发言有所夸大,因为截至到2月26日的那一刻,德国总共才26个新冠病例,而且其中近一半还已经痊愈。
 
那么为什么在只有26个病例的时候,卫生部长就说大疫情即将开始了呢?延斯·施潘给出了解释:最近两天增加的十来个病例不能完全追踪到传染源,也无法确定这些病人又进一步接触了哪些人。
 
40岁延斯·施潘是一个年轻的政客,三十多岁才在职在哈根函授大学(Fernuniversität Hagen)获得政治学的硕士学位 [9]。但这个年轻的政治家,在对待疫情上讲的不是政治、而是科学。
 
 
之后的事实证明延斯·施潘是正确的,在短短的二十几天之后,德国的病例数突破了两万大关,截至北京时间3月23日早上8点确诊病例为24873。
 
即使百姓对政府警告的反应需要一些时间,但官方及时科学的预警的确起到了作用。
 
6 德国没有检测死亡病人
 
最后,德国病死率低可能还有一个重要的因素:他们不检测已经死亡了的病人。
 
也就是说,一个病人如果在生前没有被确认是新冠肺炎患者,那么他的死亡就不会计算在新冠肺炎里。而在法国和意大利,死亡的病人也会被检测并纳入统计 [10]。
 
除了上述六点,可能还有其它因素的存在。比如德国的疫情暴发要落后于意大利大约一个星期,所以较大规模的死亡也会有所延迟。
 
虽然德国病死率很低,但在新冠疫情上也存在一些问题。比如轻症病人难以得到彻底的隔离,而且潜在的感染人群难以得到全面检测,这些都会是导致大规模感染的风险因素。现在,德国新冠疫情还处于一个爆发式增长,前景并不明朗。
 
3月18日,德国总理默克尔向国民发表了电视讲话,称“疫情严重,请您认真对待”。在讲话里,默克尔认为新冠疫情是德国自二战以来遇到的最大的挑战,呼吁公众遵守开始施行的规章,并表示政府会持续重新审视哪些措施可以重新修正,哪些仍是必需的。“如果我们不能对病毒的快速扩散采取有效遏制措施的话,一切国家政策都是枉然。”默克尔说。
 
参考链接
 
1.https://www.worldometers.info/coronavirus/
 
2.https://medium.com/@andreasbackhausab/coronavirus-why-its-so-deadly-in-italy-c4200a15a7bf
 
3.Rothe et al. N Engl J Med. 2020 Mar 5;382(10):970-971.
 
4.https://www.rki.de/DE/Content/InfAZ/N/Neuartiges_Coronavirus/Massnahmen_Verdachtsfall_Infografik_DINA3.pdf?__blob=publicationFile
 
5.https://www.ft.com/content/c0755b30-69bb-11ea-800d-da70cff6e4d3
 
6.https://www.spiegel.de/international/germany/the-big-wave-of-corona-cases-will-hit-german-hospitals-in-10-to-14-days-a-45cd754c-e179-4dbb-8caf-8f6074e641cf
 
7.https://www.tagesschau.de/inland/coronavirus-germersheim-107.html
 
8.https://www.tagesschau.de/inland/coronavirus-deutschland-131.html
 
9.https://de.wikipedia.org/wiki/Jens_Spahn
 
10.https://www.thejakartapost.com/news/2020/03/20/dissecting-germanys-low-coronavirus-death-rate.html
 

了解抗疫现场,参看财新“万博汇”:

推荐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