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知识分子 > 越来越短的生长季,非洲农民困在了极端天气里

越来越短的生长季,非洲农民困在了极端天气里

    11.3
知识分子
The Intellectual

气候变化带来的温度上升、气候模式变化以及频发的极端天气,正以小农户难以应对的速度改变着环境 | 图源:pexels.com



  导  读

尽管非洲大陆的碳排放量仅占人类活动产生的碳排放总额的不到 5%,但根据预测,几乎所有非洲国家在2025年至2040年期间温升都将超过2°C。这不仅仅是不平等的——更有可能是灾难性的。

现在,大约75%的气候融资用于减缓气候变化,但危机已至,我们必须在气候适应方面同样雄心勃勃、富于创新,这包括加大投资,帮助数以亿计的小农户们。他们,正在这场全球危机的最前沿。
本文为知识分子与盖茨基金会合作专栏 “全球健康与发展” 的一部分。

撰文 | 伊诺克·奇卡瓦


 ●                   ●                    


我一生都在与小农农业打交道。我和我的十个兄弟姐妹在津巴布韦的一个小农场长大,很小的时候我们就在那里种植庄稼和照顾牲畜。对我来说,夏天意味着从5月到10月我都要去附近的森林里收集秸秆和树叶,再混合到土壤中做成肥料。农场工作既辛苦又耗时,随着年龄的增长,我开始寻找更有效的办法来帮助我的家人以及我生活的村庄和地区的其他农场提高产量,以便让大家能够更快地从维持生计转变为有所盈余。


经过多年白天耕作、晚上学习的不懈努力后,我获得了农业经济学学位。从那时起,在包括盖茨基金会在内的一系列工作中,我都力求改善粮食系统和市场体系,以便更好地满足全球数亿小农户的需求——他们和我的家人一样,正在为过上更好的生活而奋斗。


在参观了非洲各国和几大洲的小农场后,我可以说无论在哪里,小农农业都是摆脱贫困的重要跳板。当小农户能够获益于农业创新、优质种子、肥料、家畜品种、疫苗以及运转良好的市场时,他们的产量就会超过他们的消费所需,从而获得收入、有所盈余,让他们和家人过上更好的生活,就像我的父母当年为我们做的那样。这就是为什么在非洲国家,农业部门的经济增长在减少贫困方面的效果是其他部门的两倍多。


新冠疫情已使多达3100万人陷入极端贫困,许多国家现在正面临经济复苏的巨大挑战,而农业作为行之有效的脱贫之路,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重要。但不幸的是,农业发展受到了气候变化的严重威胁。



诚然,小农户天生就是风险管理方面的专家,并早已习惯于应对变化——我的母亲已经82岁了,但她仍在经营着我从小生长的那个农场。跟那时相比,现在种植的作物种类不同了,耕作方法也更新了,农场也更加依赖于自由贸易的市场。然而,气候变化带来的温度上升、气候模式变化以及频发的极端天气,正以小农户难以应对的速度改变着环境。


在上世纪九十年代,津巴布韦平均每五年会发生一次干旱。现在则是每两年发生一次,有时甚至会连年干旱。在种植季节后,农民通常无法等来翘首以盼的降雨。水稻,曾经是许多农场(包括我家的农场)的主要作物,但因为再没有其适宜生长的环境,已经难觅踪影。其他几种主要牧草也因为同样的原因消失了。农民们现在必须仔细选择那些可以适应气候变化的品种,例如,为了在越来越短的生长季节中有所收获,他们会选择在90天而不是180天内就可以成熟的玉米,那些可以耐受玉米致死性坏死病和秋粘虫的品种也更受欢迎。


所有这一切,都因为在过去几十年中气温升高了1°C,而且这些变化的步伐正在逐渐加快。根据预测,在2030年到来时,全球气温还将再升高1.5°C,而非洲的升温速度还要更快—— 尽管非洲大陆的碳排放量仅占人类活动产生的碳排放总额的不到 5%,但预计几乎所有非洲国家在2025年至2040年期间都将升温2°C。这不仅仅是不平等的——更有可能是灾难性的。撒哈拉以南非洲一半以上的就业和高达30%的国内生产总值依赖于农业。但到2050年,目前提供作物产值70%的地区将遭受严重或极度干旱和高温天气的影响。简言之,数百万人赖以养家糊口和摆脱贫困的农业系统正处于水深火热之中。




COP 26:抓住时机,采取行动

目前,全球领导人正聚集在苏格兰格拉斯哥参加第26届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COP26),重申全球对减少温室气体和减缓气候变化的承诺。本次会议召开之际,尽管新冠疫情正导致全球经济放缓,但大气中的碳浓度依然创下纪录,而此前为帮助发展中国家应对气候变化做出的财政承诺也被推迟。这次大会上,各方不仅要强调减排承诺,还需要对气候适应措施给予更大的支持。


现在,大约75%的气候融资用于减缓气候变化的发生,但不幸的是,危机已至,我们必须在气候适应方面同样的雄心勃勃和富于创新。这包括加大投资,帮助数以亿计的小农户们,他们正在这场全球危机的最前沿努力维持生计。


非洲领导人已经通过非洲气候适应加速计划将气候适应作为大流行病恢复战略的核心,该计划正努力在未来五年内调动250亿美元向小规模作物和畜牧业生产提供资金支持。这已经是巨大的进步,但仅靠这些依然不够。


为这些小农户带来显著改善的最佳方式之一,是加倍投资于国际农业研究磋商组织(CGIAR)。CGIAR是世界领先的研究型机构,为小农户提供气候智能型创新支持与专业建议。几十年来,CGIAR一直专注于开发和布署创造性的农业解决方案,例如能够抵御干旱和病虫害等气候相关挑战的作物和牲畜品种、有助于减少温室气体排放的创新耕作方法,以及可以为世界各地的农民提供重要的天气和其他信息的数字工具从而保护他们的收成。研究表明,提供给CGIAR的每一美元都会产生超过10美元的收益,而且几乎所有这些收益都会体现在农民手中。


一位农民在肯尼亚小农场里筛选杂交抗旱的玉米种子 / Gates Archive


和联合国近期宣布的旨在增加对气候智能型农业和创新投资的 “气候农业创新使命”(AIM for Climate)一样,CGIAR也将重点放在让农民尽快掌握新的作物和创新成果这一重要使命上。在生长条件逐年变化的时代,速度至关重要。如果小农户被迫依赖那些数十年前的耕作方式和作物品种,他们适应气候变化的机会将从一开始就荡然无存。


在我的整个职业生涯中,我一直致力于确保粮食体系和市场能够服务于众多像我这样依靠小农农业摆脱贫困的家庭。正因如此,很久之前当我还是一名营销经理时,我会建议将2公斤种子与20公斤的标准装种子一起出售,因为我知道这将帮助小农户量入为出地购买所需。正因如此,加入基金会后,我一直致力于开拓小农户获得优质种子、农业融资、数字工具和信息的机会,以帮助他们提高产量。也正因如此,当气候变化威胁到整个小农农业时,我强烈敦促参加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的世界领袖和世界各地的每个人都去了解小农户的困境,并为帮助他们适应气候变化提供更多支持。


如果我们抓住时机大胆行动,将可以带来巨大的改变。不仅保住这一摆脱贫困的重要途径,还能助力数以百万计的小农户确保农场、家庭和社区的持续繁荣。


本文原题目为《迎战气候变化,守护小农户脱贫之路》。


制版编辑 | 卢卡斯




END



点击阅读原文,获取本文英文原文。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