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知识分子 > 奥密克戎又出新变异株,我们应该焦虑吗?

奥密克戎又出新变异株,我们应该焦虑吗?

奥密克戎变异株已经成为全球各国新冠病毒感染的优势毒株 | 图源:pixabay.com

 

导 读

奥密克戎变异株已经成为全球各国新冠病毒感染的优势毒株。从2021年11月开始出现奥密克戎,到最近引发关注的亚型变异株BA.4、BA.5,我们应该为奥密克戎的频繁变异焦虑吗?

这篇文章总结最新的研究认为,BA.1和BA.2传播性强、致病性弱、对疫苗激发的抗体和康复患者的血清抗体不敏感,但仍有一些药物具有抑制病毒复制的潜力;BA.4和BA.5的传播最近在欧洲上升较快,但没有证据表明它们的致病性和其他亚型变异株有差异。

 

撰文 | 既来知

责编 | 陈晓雪

 

新冠病毒奥密克戎突变株自2021年11月横空出世以来便以高突变、高传播速率为人所熟知,并迅速成为全球各国新冠病毒感染的优势变异株,俨然成为今天的新冠病毒的代名词。
 

奥密克戎的高突变所导致的直接后果就是免疫逃逸能力增强。多项研究已经表明,奥密克戎BA.1株对现有疫苗所激发人体产生的抗体、新冠肺炎康复个体体内的抗体的敏感性降低 [1]。同时,众多已经上市的治疗型单克隆抗体和药物对奥密克戎BA.1的感染显得效果不大 [2]。

 

当我们还在思考如何扩大手头的 “武器” 库,对付奥密克戎BA.1株时,几乎与BA.1同时出现,但传播能力更强的BA.2株已经悄无声息地在多达68个国家成为优势变异毒株。


与新冠病毒原始毒株相比,奥密克戎BA.1株和BA.2株的S蛋白部位分别有36和31个氨基酸突变,其中有20个相同的突变位点,但有11个氨基酸突变只存在于BA.2株。也就是说,奥密克戎BA.1株和BA.2株可能在免疫逃逸等方面存在差异。

 

事实如何呢?

 

BA.1和BA.2还有药可用

 

2022年5月16日,《自然》杂志发表了日本东京大学医学科学研究所病毒学系河冈义裕(Yoshihiro Kawaoka)团队的一项研究 [3]。
 

首先是一个相对乐观的消息。该团队利用小鼠和仓鼠模型,通过检测动物体重、肺部病理损伤、免疫因子水平等指标比较了奥密克戎 BA.2、BA.1 以及早期新冠毒株间的致病性差异。结果显示,奥密克戎BA.2和奥密克戎BA.1不相上下,在小鼠和仓鼠中传染能力及致病性均显著低于早期新冠毒株。并且,一些治疗性单克隆抗体(REGN10987/REGN10933、COV2-2196/COV2-2130和S309)和抗病毒药物(莫努匹拉韦、尼马曲韦和 S-217622)可以抑制奥密克戎BA.2在仓鼠下呼吸道的增殖速率。

图1 部分单克隆抗体和抗病毒药物可抑制奥密克戎BA.2的复制 | 图源[3]

 

但是,研究人员也发现,新冠肺炎恢复个体和疫苗接种者的血浆对奥密克戎BA.2的中和活性显著降低。在这一特点上,奥密克戎BA.1和奥密克戎BA.2是相似的。
 

总的来说,虽然奥密克戎BA.1和奥密克戎BA.2在氨基酸序列上存在一些差异,但总体特点类似:传播性强、致病性弱、对疫苗激发抗体和康复患者抗体不敏感、仍有一些药物具有抑制病毒复制的潜力……


新出现的奥密克戎BA.4和BA.5

 

当然,我们面对的不只是奥密克戎BA.1和BA.2。本年初,奥密克戎BA.4和BA.5就已经在南非出现,并已经登陆欧洲。

 

欧洲疾病预防控制中心(ECDC)在5月13日的简报中表示了对奥密克戎BA.5的忧虑 [4]。截止到5月8日,葡萄牙约37%的新增阳性病例是被奥密克戎BA.5感染。按照当前的传播速度,到5月22日,奥密克戎BA.5将成为葡萄牙的优势毒株。
 

不过,截止到5月23日,欧洲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尚未发布关于葡萄牙奥密克戎BA.5的感染比例。迄今没有也数据显示奥密克戎BA.4/BA.5与奥密克戎其他亚型变异株在致病性上存在差异。

 

另外,关于奥密克戎突变株,2022年5月19日,加州大学旧金山校区医学院等团队合作在《自然》杂志发表论文指出 [5],接种疫苗后,个体被奥密克戎突破感染产生的抗体拥有中和新冠病毒原始毒株和包括德尔塔在内的所有变异株的能力。
 

该研究还显示,单独感染奥密克戎的患者的血清中针对奥密克戎的抗体水平比较理想,但缺乏交叉保护包括德尔塔在内的其他变异株的能力。并且,德尔塔等变异株感染所产生的抗体也不能很好地中和奥密克戎。

 

论文作者认为,研发针对奥密克戎的新冠疫苗还是有必要的,这样可以激发机体产生交叉保护抗体,预防奥密克戎感染。
 

最后总结一下:虽然奥密克戎仍在变异,来势依然凶猛,但 “性情” 趋于温和。另外,研发新的疫苗还需要很长的路要走,对于当前的疫情形势,配合政府部门的防疫策略,做好个人防护少焦虑,接种疫苗不轻敌。

 

 参考文献:

[1] Rössler A, Riepler L, Bante D, von Laer D, Kimpel J. SARS-CoV-2 Omicron Variant Neutralization in Serum from Vaccinated and Convalescent Persons. N Engl J Med. 2022 Feb 17;386(7):698-700. doi: 10.1056/NEJMc2119236.[2] Cao, Y., Wang, J., Jian, F., Xiao, T., Song, W., Yisimayi, A., Huang, W., Li, Q., Wang, P., An, R., Wang, J., Wang, Y., Niu, X., Yang, S., Liang, H., Sun, H., Li, T., Yu, Y., Cui, Q., Liu, S., … Xie, X. S. (2022). Omicron escapes the majority of existing SARS-CoV-2 neutralizing antibodies. Nature, 602(7898), 657–663. https://doi.org/10.1038/s41586-021-04385-3[3] Uraki, R. et al. Characterization and antiviral susceptibility of SARS-CoV-2 Omicron/BA.2. Nature https://doi.org/10.1038/s41586-022-04856-1(2022).[4] https://www.ecdc.europa.eu/en/news-events/epidemiological-update-sars-cov-2-omicron-sub-lineages-ba4-and-ba5[5] Suryawanshi, R.K., Chen, I.P., Ma, T. et al. Limited cross-variant immunity from SARS-CoV-2 Omicron without vaccination. Nature (2022). https://doi.org/10.1038/s41586-022-04865-0

 



推荐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