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知识分子 > 美国最高法院翻转堕胎权,科学界为何反应强烈?

美国最高法院翻转堕胎权,科学界为何反应强烈?

美国最高法院推翻“罗伊诉韦德案”先例,引发堕胎权支持者在华盛顿、纽约、休斯顿等多个大城市举行抗议活动 | 图源:网络视频截屏

 

导  读

2022年6月24日,美国最高法院发布了 “多布斯诉杰克逊妇女健康组织案”(多布斯案)判决书。这份判决推翻了1974年最高法院作出的“罗伊诉韦德案”,认定堕胎权并非美国宪法蕴含的公民权利,允许各州自行制订禁止、限制或许可堕胎的州法。

对于此事,《自然》《科学》《新英格兰医学杂志》等一众顶级学术期刊均发表了评论、报道与研究文章,从健康、经济与社会等多个方面论述了为什么科学家会对最高法院推翻 “罗伊诉韦德案” 的判决反应强烈。

 

撰文 | 方止敬

责编 | 钱炜

 

2022年6月24日,美国最高法院的保守派法官们以6:3的多数优势发布 “多布斯诉杰克逊妇女健康组织案”(多布斯案)判决书。这份紧紧围绕先例论证的判决,认定1973年最高法院赋予女性堕胎权的 “罗伊诉韦德案” 判决 “大错特错”,堕胎权并不存在或隐含于美国宪法及修正案的条文中。因而,最高法院确认堕胎权并非宪法权利,允许各州自行制订禁止、限制或许可堕胎的州法。一天之内,美国至少14个州的 “堕胎禁令” 程序已被触发。
据《自然》杂志报道,数百名公共卫生、社会科学和经济学家在案件审理前向美国最高法院提交了 “法庭之友” 的专家意见,用研究数据表明禁止和限制堕胎权将对孕产妇和婴儿的身心健康及生活水平产生负面影响。
但 “不幸的是,一些法官似乎无视这些数据”。美国最高法院首席大法官罗伯茨曾打断律师列举经济学家专家意见,建议 “把这些数据放在一边”,最终成稿的判决书宣称,任何人都“很难评估堕胎权对女性生活的影响”。
自今年5月初美国《政客》杂志披露判决书草稿以来,顶级学术期刊纷纷发声批评美最高法院的决定。5月5日,《自然》杂志发表社论文章,直言法院忽视科学证据 “是错误的”,并使美国与全球 “堕胎自由化” 的总体趋势脱节。过去25年中,约有32个国家扩大了堕胎权的范围。
《柳叶刀》杂志于5月14日发布社论,称判决书草稿最令人震惊、最不合理之处,是裁决 “基于一份18世纪的文件(美国宪法),而该文件对21世纪女性的现实一无所知”。评论强调,法律应适应 “新的和以前未预料到的挑战和困境”。此后,《柳叶刀》还刊登了关于多布斯案与种族不平等问题的评论文章。
6月24日,判决书正式发布后,《新英格兰医学杂志》当晚在线发表全体编辑署名的社论,批评判决 “让政府插足个人生活和医疗保健”,将让美国广大家庭 “健康、安全、财务和未来都处于风险之中”。同日,《自然》杂志网站发布科学与健康记者 Mariana Lenharo 撰写的报道,进一步强调了被法院忽视的“科学证据”。
此外,《美国医学会杂志》(JAMA)、《科学》等期刊亦多次刊发涉及该案的评论文章。这些论文从健康、经济、社会等多个方面论述了为什么科学家会对最高法院推翻 “罗伊诉韦德案” 的判决反应强烈。
图1 美国最高法院推翻 “罗伊诉韦德案” 先例,引发堕胎权支持者在华盛顿、纽约、休斯顿等多个大城市举行抗议活动 | 图源:网络视频截屏

 

1、“孕产妇群体总体健康状况下降”

 

堕胎禁令可能导致的直接健康损害,首先集中于有此需求的女性群体。《柳叶刀》在社论中指出,判决书起草者 “完全没有考虑当今寻求堕胎的女性的健康状况”。文章称,意外怀孕和流产早已是普遍现象。全球范围内,每年约有1.2亿次意外怀孕发生,其中五分之三以流产告终,而 “使用医学推荐的方法完成并由训练有素的专业人士执行” 的堕胎大概率是安全的。《自然》杂志在报道中亦援引约550名公共卫生和生殖健康研究人员签署的 “法庭之友” 简报指出,美国近四分之一的女性将在45岁前堕胎。
如今,据JAMA评论文章的估计,因美国各州增加堕胎禁令而增加的 “堕胎旅行距离”,每年将阻止9万至14万人获得堕胎服务。《新英格兰医学杂志》6月2日刊登妇产科专家莉莎·哈里斯(Lisa H. Harris)的文章指出,如果无法得到专业护理的孕产妇被迫采用不安全方法堕胎,可能引发败血症、盆腔器官损伤等危及生病的状况。
但是,受推翻罗伊诉韦德案先例影响的,远不止于 “意外怀孕者”。《自然》杂志在社论中指出,推翻先例可能导致孕产妇群体的总体健康状况下降,因为 “死于妊娠相关原因的风险远大于死于合法堕胎的风险”。
《新英格兰医学杂志》前述文章提及了一些具体的风险:肺动脉高压患者如不进行人工流产,其死于持续妊娠的几率可能达30%甚至100%。此外,当孕产妇在怀孕期间诊断出癌症时,一些患者决定终止妊娠以允许立即进行手术、放疗或化疗,因这些治疗可能会导致严重的胎儿损伤。
“在这些情况下,患者是否可以被允许流产,还是必须将治疗推迟到分娩后?” 哈里斯指出,如果要求将治疗推迟到分娩后,患者面临的死亡风险可能在未来数年内不会显现,但此后的复发风险,或是原本可在怀孕期间立即流产接受癌症治疗而避免的。
堕胎禁令的支持者会宣称,在这些特殊的医疗情况下,患者依然被允许进行流产。但《新英格兰医学杂志》6月22日刊登美国德克萨斯州研究人员撰写的文章,通过采访该州数十位临床医生和患者,展现出堕胎禁令背景下的临床医疗困境——
由于 “帮助堕胎” 在德州最高可被判处无期徒刑,医生们噤若寒蝉。在产妇风险增加或胎儿预后不佳时,他们不能向患者提供有关适用堕胎的咨询,不能提供州外堕胎设施的信息,更不能为患者联系州外医生。这些担忧 “扰乱了护理的连续性,使患者不得不自行寻找服务”。患有妊娠并发症或可能因怀孕而恶化的既往疾病的患者,也被迫推迟堕胎,直到他们的情况“危及生命并符合医疗紧急情况,或不再检测到胎儿的心脏活动”。
更严重的是,由于德州禁止在中期妊娠期间进行扩宫和排空堕胎手术(D&E),违法者将被处以最高两年刑期,因而临床医生们即使受过D&E培训,亦不能向患者提供服务。作为替代,有医生采取子宫切开术,因 “在子宫内的手术切口,不会被解释为流产”。但和D&E相比,子宫切开术会增加患者发生并发症的直接风险。
JAMA刊登的评论文章进一步指出,上述状况或将在全美普遍出现。除德州外,帮助堕胎的医生在其他11个州也将面临10年至15年刑罚。评论指出,法律威胁 “削弱了临床医生提供安全、循证护理和诚实为患者提供咨询的能力”,进而加剧了患者的健康风险。《柳叶刀》刊登美国塔夫茨大学医学院研究人员的评论指出,如果在美国实行 “全面堕胎禁令”,可能导致所有孕产妇的死亡人数增长21%。
还有延伸到其他医疗领域的 “次生灾害”。JAMA刊登的一篇评论文章预测,在严苛的堕胎禁令背景下,一些医生可能会停止治疗流产,因为 “治疗流产和堕胎之间没有明确的界限”,而流产治疗专业人员的减少可能会对孕产妇健康产生深远影响。
在美国心理学会(APA)6月24日发表的声明中,APA主席 Frank C. Worrell 博士表示,“这项裁决不仅无视先例,而且无视科学,并将加剧美国已经在经历的心理健康危机。尽管数十年的科学研究表明,与能够堕胎的人相比,被拒绝堕胎的人更有可能经历更高水平的焦虑、更低的生活满意度和更低的自尊心,但法官们仍会取消罗伊的判决,我们对此感到震惊。”
Worrell还指出,心理学相关研究显示,意外怀孕与人际暴力之间存在密切关系。无法堕胎会增加那些被迫与暴力伴侣保持联系的人遭受家庭虐待的风险,使这些人与她们的孩子处于危险之中。
JAMA则在6月初发布的另一篇评论里警告说,因涉及的权利问题性质相同,罗伊诉韦德案先例被推翻后,人们很难再宣称 “各种形式的辅助生殖技术” 享有宪法权利。《新英格兰医学杂志》亦在社论中强调,数以万计的、冷冻保存在试管婴儿实验室内的人类胚胎由此面临法律风险。“如果某位州长大笔一挥,宣布这些胚胎为人类生命,那么胚胎销毁就可能违法。那么这些被遗弃的胚胎,‘遗弃’ 它们的人,更广一些还有这些司法管辖区内的试管婴儿中心的命运将会如何?” “堕胎是为了结束怀孕,体外受精是为了怀孕,但如果泄露的判决书草稿成为法律,对二者的法律保护都会受到威胁。” JAMA的前述评论指出。不幸的是,这已经成为现实。

 

2、让贫困的人更加贫困,边缘群体更加边缘


在《自然》《科学》等期刊关于的评论和报道中,人口统计学家戴安娜·福斯特(Diana Greene Foster)主持的一项历时5年、追踪956名女性的研究被广泛引用。这项名为Turnaway的研究项目通过追踪对照组,试图了解堕胎和未能堕胎会如何影响女性的身体、心理健康、财务水平,人际关系及子女成长状况。
福斯特在2022年5月16日发表于《科学》杂志的社论中指出,Turnaway项目的研究结果显示,堕胎不会损害女性的身体和心理健康,但被拒绝堕胎将影响女性的长期生活。该项目发表的多篇同行评议论文显示,在被拒绝堕胎后,女性失业的几率是完成堕胎的女性的三倍,收入低于美国贫困线的几率是完成堕胎的女性的四倍。此外,与接受了堕胎的女性相比,未能堕胎者在后续生活中更有可能报告 “一般或较差” 的健康状况。目前,福斯特正开展一项新的全国性研究,以调查罗伊诉韦德案先例被推翻后的新情况。
《自然》杂志在社论中还援引了密歇根大学安娜堡分校的健康经济学家莎拉·米勒(Sarah Miller)对超过500名寻求堕胎的女性的追踪研究,结论几乎完全相同:以五年为期,被拒绝堕胎的女性经历债务、破产等财务危机的大幅增加,而接受堕胎的女性的财务状况却保持稳定或有所改善。
“女性想要堕胎的一个主要原因是无力抚养孩子,这项研究表明她们了解自己的情况。” 社论写道。该刊援引的另一份由150多名经济学奖签署的“法庭之友”简报亦证明了这一点:简报称,选择堕胎的女性中,约75%都处于低收入阶层,近 60% 的女性已经有了孩子。
多篇评论文章还指出,堕胎禁令的扩张除了对贫民群体产生普遍性影响、 “让处于贫困中的人更加贫困” 外,也会恶化社会边缘群体的处境。《柳叶刀》的社论指出,在美国,黑人女性的意外怀孕率本就是白人女性的两倍。《自然》杂志在社论中援引科罗拉多大学博尔德分校的社会学家阿曼达·史蒂文森的模拟预计,在全美普遍禁止堕胎的情况下,黑人女性因怀孕相关原因而死亡的终生风险概率将从1/1300上升到1/1000分。
JAMA 的评论文章指出,在已经触发堕胎禁令的 “红州”(偏保守、支持共和党的地区),原本寻求堕胎服务的人多数来自少数族裔等边缘群体,其在密西西比州寻求堕胎的人群中占比约81%,在德克萨斯州则约占75%。文章预计,堕胎禁令被广泛推行后,这些群体接受堕胎护理的平均距离将从25英里增加到125英里。无论是耗费更多的堕胎开支,还是因无法堕胎而陷入经济危机,都意味着他们面临更糟糕的未来。
评论进一步指出,当堕胎权被最高法院从 “宪法权利” 中排除后,这些边缘群体可能进一步失去跨种族婚姻、同性婚姻、避孕等基本权利,因为这些权利的法律基础和堕胎权一样来自宪法修正案中并未明确列举的“隐私权”。
“这些尖锐的种族和阶级差异需要紧急解决方案,而不是更多的法律障碍。”《柳叶刀》指出。 

 

参考文献:

https://www.thelancet.com/journals/lancet/article/PIIS0140-6736(22)00870-4/fulltext 

https://www.nejm.org/doi/full/10.1056/NEJMp2207423 

https://www.science.org/doi/10.1126/science.adc9968 

https://jamanetwork.com/journals/jama/fullarticle/2793281?utm_source=TrendMD&utm_medium=cpc&utm_campaign=Journal_of_American_Medical_Association_TrendMD_1 

https://jamanetwork.com/journals/jama/fullarticle/2793280?utm_source=TrendMD&utm_medium=cpc&utm_campaign=Journal_of_American_Medical_Association_TrendMD_1 

https://www.thelancet.com/journals/lancet/article/PIIS0140-6736(22)01024-8/fulltext#%20 

https://www.nejm.org/doi/10.1056/NEJMp2206246 

https://www.nature.com/articles/d41586-021-02834-7 

https://www.nature.com/articles/d41586-022-01249-2 

https://www.nature.com/articles/d41586-022-01775-z#ref-CR5 

 



推荐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