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知识分子 > 今年秋天的花粉过敏季,比往年更难熬一些

今年秋天的花粉过敏季,比往年更难熬一些

沙蒿是中国北方地区秋季花粉过敏的主要过敏原之一 | 图源:中科院官网

 

导  读

每年秋天都是中国北方地区的过敏高峰期,但今年过敏的人似乎特别多,已经过敏的人则感觉越来越难受,打喷嚏、流鼻涕、眼睛干痒停不下来,甚至有人突发哮喘。出乎意料的是,近年来越来越折磨人的过敏,其实也是全球气候变暖的产物之一。

 

访谈、撰文 | 张天祁

责编 | 钱炜 

度过了酷热的夏季,夏末秋初的天气让人感觉舒适许多,但对过敏性鼻炎患者来说,今年的秋天格外难熬。
 

中华医学会变态反应学分会前任主委、北京协和医院主任医师尹佳在社交媒体上表示,现在已经是九月中旬,是往年过敏患者症状减弱的时候,但今年这段时间的哮喘患者明显增多,她们科一号难求。而导致这一现象的原因是今年前几个月雨水充沛,植物生长茂盛,花粉产量高于往年,致敏性也更强。


过敏性鼻炎(Allergic rhinitis, AR)也叫变应性鼻炎,是所有年龄段中最常见的慢性病之一,影响着全世界10%到20%的人。AR最常见的症状是打喷嚏(81.8%)、流鼻涕(60.2%)、鼻塞(54.9%)、鼻痒 (49.6%)。不过,鼻炎不止影响鼻子,眼部瘙痒(42.9%)、咽喉症状(35.1%)、流泪(34.5%)、眼肿胀(19.1%)和眼痛(17.6%)也属于过敏性鼻炎的症状 [1]。

花粉,是过敏性鼻炎的主要过敏原。内蒙地区的一次调查显示,当地过敏性鼻炎的患病率为32.4%,其中花粉症患病率高达18.5% [2]。2021对北京11699例过敏性鼻炎的研究发现,北京常见的吸入过敏原主要是杂草花粉、树木花粉和尘螨。而2006年时,北京最主要的过敏原还是尘螨。也就是说,花粉已经取代尘螨和霉菌成为北京地区导致过敏性鼻炎的首位过敏原 [3]。

过敏性鼻炎不仅会带来生活上的不适,还有很高的可能转化成哮喘。协和医院针对1120例夏秋季花粉症患者的研究显示,5年内37%的花粉变应性鼻炎患者会转化成哮喘,9年内47%的患者会转化成哮喘 [4]。

这几年来,折磨人的过敏性鼻炎有越来越普遍的趋势。2022年新修订的《中国变应性鼻炎诊断和诊疗指南》显示,从2005年至2011年,我国成人过敏性鼻炎患病率从11.1%上升至17.6%。虽然没有更新的数据,但按照这个发展趋势,近十年受到过敏性鼻炎折磨的人数应该已经更多 [5]。


 

气候变暖加剧过敏

过敏性鼻炎患病率增加,一个重要的原因是全球变暖。

花粉的散发与环境驱动因素密切相关,随着气温升高和大气中二氧化碳浓度的升高,植物的光合作用会增加,即产生 “二氧化碳的施肥效应”,花粉季节延长、植物产生的花粉量增加已经成为全球性的现象。

北京协和医院变态反应科主任助理、副教授关凯提到,美国波士顿大学一项利用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NASA)卫星遥感数据的研究显示,2000年后,全球变得更绿了,从2000年到2017全球绿化面积增长了5%,多出了一个亚马逊雨林的面积。其中,中国是各国中最突出的,贡献了全球植被面积净增长的25% [6]。

关凯告诉《知识分子》,植被面积增加是气候变暖和人类影响的双重作用,而植被数量增多不可避免伴随着植物种类和授粉总量的激增,这很可能增加过敏患者的负担。

来自美国各地花粉计数站的数据显示,与往年相比,近十年来,春季花粉季节开始得更早。而1995年到2009年的数据显示,豚草在北美的花粉季节随着霜期的推迟而延长,在加拿大一些城市甚至推后了三周。欧洲也是如此,2002年英国对385种植物的研究发现,这些植物相比事件前首次开花日期平均提前了4.5天 [7]。

延长的花期还导致不同植物的花粉季节被打乱,不同季节的花粉可能集中在夏季爆发。有些过敏性鼻炎患者过去只在春季发作,今年却在夏末秋初也出现症状,部分原因可能就在于此。

花粉量增加也是普遍现象。美国俄克拉荷马州1987年至2016年的花粉数据发现,季节性花粉指数随时间显着增加,也就是说花粉变得更浓了。

这不仅和植物的数量有关,二氧化碳也能够通过光合作用增加花粉的产量。利用北美近100个观测点的历史花粉数据建模的一项预测估计,在平均气温上升3度的情况下,本世纪末美国花粉季节将提前40天开始,延长19天,总花粉量增加16%—40% [8]。

中国的数据也是如此。根据协和医院变态反应科对北京城区的气传花粉种类和数量的常年监测,1999-2007年间,北京城区花粉总量比1983-1986年间明显增加,尤其是春季的树木花粉 [9]。

花粉过敏症患者通常都期盼雨天。因为在干燥有风的天气里,花粉传播比较旺盛,过敏者会更加难熬。在降水天气里,空气中花粉浓度较小,花粉过敏症患者症状会相对缓解。但在气候变暖的影响下,雨天对过敏者也更危险了 [10]。

全球范围内的一些报道显示,雷暴哮喘(thunderstorm asthma)现象在各国陆续出现。雷暴哮喘是指在雷雨天气中或紧随其后出现的支气管哮喘急性发作或加重,多发生在花粉季节。最出名一次事件发生在2016年的墨尔本,雷雨过后墨尔本地区出现了哮喘爆发,当地有3365例患者去急诊就诊。而有研究发现,气候变暖增加了极端天气出现的概率,包括强雷暴天气 [11]。

关凯解释,雷暴哮喘的机制还没有完全研究清楚,现在接受度较广的解释是:雷雨形成过程中会把花粉卷去高空,花粉是一个直径二三十微米的圆形空壳,接触湿气会破碎成更小的颗粒,随下降气流和雨滴落回地面。而雷暴时的雨滴直径要比普通降雨时的雨滴大,也就是人们常说的 “豆大的雨点”,这种雨滴的空气清洁能力差,很难清洗掉空气中的细小花粉。这些细小的花粉被人吸进体内后更容易进入下呼吸道,从而诱发哮喘。

 

花粉地图

花粉过敏是一种地区差别非常明显的疾病,因为不同地区、不同季节流行的花粉不一样。关凯举例说,在北京流行的草本花粉是蒿属、葎草属和藜科花粉,都属于杂草花粉;上海主要是葎草属花粉,禾本科其次;深圳则是牧草花粉为主,也就是禾本科植物花粉多。

具体来看,2011年对北京城区花粉的监测显示,全年空气花粉含量有3-4月和8-9月两个高峰,11月入冬后渐渐平息。第一个高峰以木犀科、松科、柏科树木花粉为主,第二个高峰是主要杂草花粉,主要是菊科、藜科、苋科。这项研究还发现,相比春季,秋季花粉的致敏性更强,所以,秋季是北京花粉过敏症的第一高发期 [12]。

上海的两个高峰期分别在3-5月和9-10月,春季以树木花粉为主,主要是构属树木花粉,这类花粉数目多、颗粒小,容易被吹到空气中。秋季则是葎草属花粉最多,占秋季花粉六成左右,禾本科花粉接近两成 [13]。

深圳空气中花粉浓度的高峰则分布在2-4月和9-11月,春季松科树木花粉较多,占38.9,秋季禾本科植物花粉占绝对优势,占77.4% [14]。
这些数据大多来自前些年的研究,近年来随着植物总量的增加和城市环境的变化,各个城市具体的花粉种类还处于变动之中。

图1  2021年8月底,内蒙古包头市的志愿者们在拔除蒿草,这是近年来困扰当地过敏体质人群的主要过敏原 | 图源:nmgnews.com

 

比如,北京过去是以蒿类植物花粉为主,在1983-1986年,蒿类花粉占北京全年花粉总量的42%。但到了1998-2007年,蒿类虽然仍是第一,花粉数量相比过去还有所增加,但所占比例已经下降到占花粉总量的16.32%,与第二名葎草属花粉(10.44%)差距不大。

2021年的一项对北京过敏性疾病患者的研究则显示,北京藜科花粉和葎草花粉致敏数量上升,已经超过蒿属花粉成为主要致敏原。在树木花粉中,春天的圆柏树与柳树、杨树花粉成了新的霸主。2021年北京市园林绿化局不得不修订《北京市主要林木目录》,将圆柏属植物替换为白鹃梅属。[15]

迅速蔓延的豚草也成了问题,豚草花粉症患者现在全国范围内成倍增长。北美洲的入侵物种豚草近10年已经蔓延山东全省,青岛地区2015年的豚草花粉播散量比2010年高了5倍 [16]。

“绿色整体在增长,并不只是蒿类在增长。很多新闻报道总是关注蒿类,它确实原来很厉害,但现在各个植物都起来了。我们这边与儿研所合作的对将近1万个孩子的研究发现,北京孩子过敏最多的是葎草。” 关凯说。

应对植物越来越多、种类日渐复杂的情况,国外的花粉地图服务值得借鉴。一些发达国家建立了全国性的气传致敏花粉监测网,常年进行监测。花粉地图是根据不同地域花粉监测结果绘制而成,可以显示各种植物花粉的分布,帮助患者回避特定的花粉。

国内现在也有花粉监测预报,但只有北京、上海、天津等少数城市上线。而且,这些花粉指数大多停留在花粉浓度的层面,不知道具体某一种植物花粉情况如何,对花粉症病人来说参考价值有限。

现在,北京市气象局与同仁医院合作发布 “北京地区花粉播报”,在北京有14个监测点,可以播报北京各区的花粉情况。但在各监测点中,只有昌平能够做出当季几种过敏原的分类预报,其他地区只能参考昌平的预报来估计自身的情况。且现在 “预报” 的数值,其实是前一天收集的数据[17]。

图2 北京气象抖音号发布的北京地区花粉播报 | 图源:北京气象视频截图
 

图3 北京市气象服务中心和同仁医院合作的花粉监测预报小程序


花粉监测预报并不是一件简单的工作,需要专业人士在40倍显微镜下,通过花粉的形态来识别具体花粉种类。在美国,专业的花粉指数预报员需要通过美国过敏、哮喘和免疫学学会(AAAAI)认证 [18]。

国内由于专门人才的缺乏,现在大部分花粉监测工作都要占据医护人员的业余时间。据《南方周末》报道,2011年至今,同仁医院花粉收集点负责涂片的监测员只有一人,且花粉监测只是她实验室工作外的兼职。另一家医院则让耳鼻喉科医生在节假日轮班 [19]。

关凯也指出,美国10年前就有4000多名变态反应科医生,百万人口的城市能做到有3到5个过敏反应监测点,花粉监测调查已经是全国范围内的工作。而中国只有300多名变态反应科医师,其中还有一部分人是其他专业改制过来的。


 

过敏越来越重,为什么

过敏性鼻炎患者经常问的一个问题是,为什么我年年吃药,但过敏还是越来越严重?甚至过去管用的药,到今年就不管用了?

有些患者认为,这种是因为常吃抗过敏药产生了耐药性。其实这是一个很大的误解,耐药性这个说法只适用于抗生素,而过敏治疗用的是抗炎药物,并不针对病原体而是针对炎症,也就不存在耐药的问题,只是炎症加重会需要使用更多抗炎药物。

关凯解释说,任何疾病都是可能进展的,由轻到重是过敏性疾病的自然进程。有的病人说去年还好,今年不行了,那可能是因为他的病情在变重。实际上,半数以上的过敏性鼻炎患者会发展成哮喘。

过敏患者的过敏原很容易出现变化。关凯举了一个病人的例子,有一个重度花粉过敏的孩子打算养猫,当时检查猫过敏的数值是0.00。但养猫三个月后,孩子再来检查时,已经对猫重度过敏了。

“过敏体质的病人,生活的环境、周围的物种在变化的时候,他的过敏原也是在变化的。变态反应科医生每年都在动员病人复查,也是为了看病症是不是在变严重。” 关凯说。

定期复查这件事,大部分过敏病人重视得还不够。关凯表示,“大家知道血糖这些指标需要每年复查,不是说它今年这样,明年就一定还是这样,它也在变化。但是在过敏领域,大家的概念不够好,要么就不查,要么查一次就完了,其实很多病人过了几年过敏谱就完全变了”。

多重致敏,也就是同时对多种过敏原过敏,也是过敏性鼻炎病情加重的原因之一。多重过敏是全球范围内非常常见的现象,欧洲跟美国的数据显示,超过50%的过敏人群属于多重致敏。

关凯等人对大北京地区近万名0-17岁儿童的研究发现,不同年龄段的孩子过敏的对象不同,0-5岁的孩子对链格孢霉菌过敏比例最高,达到30.9%。随着年龄增长,各种花粉过敏的比率后来居上,过敏比例最低的水曲柳花粉也有37.5%的阳性率。

也就是说,年龄越大的儿童,过敏尤其是多重过敏风险越高。研究还发现,哮喘患者的多重过敏率显著高于过敏性鼻炎患者 [20]。

图4 大北京地区儿童主要过敏原过敏比例随年龄段变化,图中过敏原按图示依次为:链格孢霉菌、葎草、蒿草、白蜡、圆柏、白桦 受访者供图
 

关凯解释,多重过敏病人的发病有一个阈值。有些过敏病人在接触少量过敏原时没有过敏,持续接触尘螨、霉菌这种常见过敏原,及烟雾、污染物这类刺激物后,加上季节性花粉的影响才过敏。多个过敏原积累起来会产生一种叠加的效果,比一种过敏原引发的症状要厉害许多。
“一种过敏原过敏跟五种过敏原导致的过敏病症一定是不一样的,过敏的种类在变多,累加效应呈现后,用药会越来越麻烦,也就是说药用药效果越差。这是个必然规律,对于大部分过敏患者来说,致敏源会越来越多,或者症状越来越重。” 关凯说。

不过,并不是所有过敏病人都会症状加重,这要看自身的过敏体质强弱和年龄因素。过敏属于免疫性疾病,不过并不是大家通常认为的免疫力差导致的,而是免疫系统对无害物质的不正常反应导致的。青壮年是最容易过敏加重的人群,很多人在进入老年后,过敏的问题会得到缓解。


 

过敏,依然是治疗难题

近几年,奥马珠单抗成为了过敏病人的新选择。奥马珠单抗是全球哮喘领域第一个生物靶向治疗药物,在中国分别于2017年及2018年获得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批准,用于治疗成人及6岁以上儿童的中重度过敏性哮喘,现已进入国家医保药品目录。

奥马珠单抗的作用机制比较复杂,“简单地说,过敏抗体是介导过敏原跟过敏细胞,让过敏细胞被活化的东西。奥马珠单抗相当于是把血液中的过敏抗体中和掉,这样的话人体接触过敏原也不会有症状。” 关凯说。

奥马珠单抗对过敏的控制效果明显,但需要两周左右的起效时间。因此,他强调说,奥马珠单抗这种封闭过敏抗体的药更像是在源头把水闸拧住,控制了最上游,效果是更好的,但不像其他过敏药起效那么快。如果病人的过敏已经发作了,奥马珠单抗不能救急。

奥马珠单抗再管用也只能控制症状,脱敏治疗才是国际上认证,目前唯一能减缓过敏性疾病病程进展的方法,虽然这种方法也无法根治过敏。简单来说,脱敏治疗就是少量、多次地给病人注射敏原,让病人逐渐脱敏 [21]。

脱敏治疗的整个过程比较麻烦,需要每周去医院注射两次脱敏制剂,治疗过程可能长达数年。而且花粉类的脱敏制剂,现在只有协和等少数医院有制备,很多病人因此无法做脱敏治疗 [22]。

关凯表示,多重过敏是否药进行脱敏治疗,更是一个难题。多重过敏治疗更加困难,因为一次脱敏治疗几乎只对一种过敏原有用。比如牧草花粉/尘螨双重过敏的患者,治疗时就只能选择控制其中一种。

随着环境的变化与生活方式的改变,中国的过敏患者正在快速增长。对此,尹佳曾有一句名言,“过敏性疾病是新世纪的流行病。” 现在,气候变化又进一步加剧了过敏的流行,而现代医学似乎尚应对乏力。  

 

参考文献:

1.https://www.ncbi.nlm.nih.gov/pmc/articles/PMC6340797/

2.https://pubmed.ncbi.nlm.nih.gov/29322523/

3.https://www.cnki.com.cn/Article/CJFDTOTAL-OZHL202102002.htm

4.https://www.cnki.com.cn/Article/CJFDTOTAL-ZHYX200623015.htm

5.http://rs.yiigle.com/CN2021/1348951.htm

6.http://zhishifenzi.com/news/other/5279.html

7.https://pubmed.ncbi.nlm.nih.gov/30826366/

8.https://www.nature.com/articles/s41467-022-28764-0#MOESM1

9.https://www.cnki.com.cn/Article/CJFDTOTAL-OZHL200803005.htm

10.https://www.chinanews.com.cn/ny/2013/10-16/5385824.shtml

11.https://www.chinanews.com.cn/ny/2013/10-16/5385824.shtml

12.https://www.cnki.com.cn/Article/CJFDTOTAL-STXB201308010.htm

13.https://www.cnki.com.cn/Article/CJFDTOTAL-OZHL201203008.htm

14.https://pubmed.ncbi.nlm.nih.gov/23018449/

15.https://www.bjnews.com.cn/detail/161595452315137.html

16.http://cglhub.com/auto/db/detail.aspx?db=950014&rid=4023&agfi=0&cls=0&uni=True&cid=0&showgp=False&prec=False&md=54&pd=210&msd=54&psd=210&mdd=54&pdd=210&count=10&reds=qing

17.https://new.qq.com/rain/a/20210327A0BIE200

18.https://www.infzm.com/contents/148476

19.https://new.qq.com/rain/a/20210327A0BIE200

20.https://www.frontiersin.org/articles/10.3389/fped.2022.848357/full

21.https://www.toutiao.com/article/7017720431486583332/

22.https://www.sohu.com/a/436471250_564023

 



推荐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