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知识分子 > “佛系”新加坡,如何抗疫?

“佛系”新加坡,如何抗疫?

- 编者按 -
 
2月9日,新加坡总理李显龙因不会封城或强制居民在家中的言论遭到质疑,被国内许多评论认为 “佛系” 抗疫,恐将成为下一个 “武汉”。
 
实际上,自1月底发现新冠肺炎确诊病例,截至3月21日,新加坡累计确诊感染病例仅为432例,已经有140名新冠肺炎患者痊愈出院,死亡病例2人。
 
《纽约时报》称,在西方国家与野火般蔓延的冠状病毒作斗争之际,新加坡迅速采取行动追踪和检测疑似病例的策略,为控制疫情提供了一种模式,即便这不能完全消灭传染。
 
那么,这种模式是什么样的呢?近日,新加坡卫生部研究人员在美国疾控中心《发病率与病死率周报》发表的一篇文章,揭秘了新加坡在疫情早期的抗疫模式。
 
制作:知识分子(数据来源:worldometers)
 
撰文 | 夏志坚 责编 | 陈晓雪
 
2月8日,新加坡总理办公室发布了一段总理李显龙就政府如何应对新冠肺炎疫情的讲话视频 [1]。
 
第二天这则原本时长近9分钟的视频,在中国社交媒体上广泛传播,不过开头和结尾部分被删减掉了,只保留了中间5分半的内容。[2]
 
在这一视频中,李显龙表示基于当前的疫情态势,不会采取封城或强制民众待在家中的措施。如果疫情进一步发展变得难以控制,新加坡可能会调整策略,建议轻症感染者寻求家庭医生帮助,在家休养,把医院留给更需要的老人和其他群体。
 
李显龙的这番讲话,引发了不少中国网友的批评,有媒体甚至在同一天发表了一篇题为《悲剧!新加坡要变成第二个武汉?》的文章,直呼“新加坡这个发言和姿态,预示着新加坡疫情有失控的风险”。
 
“讲真,新加坡这么无所谓的姿态,有变成第二个武汉的风险。” 这篇文章写道,并称新加坡政府已经令民众处于 “生死有命,富贵在天” 的状态 [3]。
 
一个多月过去了,新加坡是否如众人预言的那样,经历新冠肺炎大暴发,成为下一个武汉呢?
 
新加坡没有成为第二个武汉
 
根据新加坡卫生部的数据,截至3月21日,新加坡累计确诊了432例新冠肺炎患者,其中140例已经康复出院,14人在重症监护室,2人死亡 [4]。也就是说,新加坡并没有成为第二个武汉。
 
实际上,在中国社交媒体上被冠以 “佛系” 之名的新加坡政府在防控新冠肺炎上并不“佛系”。
 
1月2日,距离武汉市卫健委第一次通报当地集中出现多名不明肺炎患者仅过去两天,新加坡卫生部就发布消息,提醒所有医生注意最近从武汉返回新加坡的肺炎患者,并对14天内有武汉旅行史且出现发烧和急性呼吸道症状或肺炎的患者采取隔离措施,以预防疾病的传播。同时建议包括有武汉旅行史在内的公众,避免接触活禽,勤洗手,在出现呼吸道症状时佩戴口罩,如果身体不适及时就医,并告知医生自己的旅行史。[5]
 
在那段被删减过的讲话视频中,李显龙提到:“只要是发现感染者,我们就会隔离,追踪接触者和隔离密切接触者,这遏制了传播,并帮助阻止了几处聚集性病例的暴发。”
 
“我们正在减少学校的人群聚集,限制人们进入医院,在大型公共活动中采取了额外的预防措施。” 李显龙说。
 
这些措施似乎被包括《悲剧!新加坡要变成第二个武汉?》作者在内的许多人所忽略。
 
新加坡政府采取的包括追踪新冠肺炎接触者在内的多项措施,在早期就控制住了新冠肺炎的蔓延。3月13日,发表在美国疾控中心《发病率与病死率周报》(Morbidity and Mortality Weekly Report)上的一篇由多位新加坡卫生部工作人员共同撰写的文章,介绍了新加坡政府采取的多种监控措施,并通过分析新加坡境内的前100名病例是如何被发现的,对这些措施的有效性进行了评价。[6]
 
多管齐下的监控举措
 
如前所述,早在2020年1月2日,新加坡就开始对新冠肺炎的疑似患者进行监控。尽管当时学界对于新冠肺炎仍然缺乏认识,但新加坡卫生部(MOH)基于已有的信息,给出了新冠肺炎疑似病例的判定标准 [7],以帮助医生识别:
 
(1)出现肺炎或伴随呼吸急促的严重呼吸道感染的临床症状,且在过去14天内曾在武汉旅行或居住过;
 
(2)在出现急性呼吸道病症(无论轻重)前的14天内,曾与武汉疫情相关的不明肺炎病人有过密切接触。
 
两条标准满足一个,就可认定为新冠肺炎疑似患者。如果发现疑似患者,医生必须通过中央疾病通知系统(centralized disease notification system)进行报告。随着全球疫情的变化,疑似病例的判定标准截至目前已作过5次修订。
 
除了要求医生及时上报疑似病例,新加坡政府还对确诊病例的接触者进行了广泛追踪。
 
接触者被分为两类,一类是密切接触者,另一类是低风险接触者。密切接触者定义为与新冠肺炎患者的接触距离小于2米且相处时间大于等于30分钟的人。低风险接触者则定义为与新冠肺炎患者有过短暂接触的人。
 
无症状的密切接触者会被强制隔离14天,而低风险接触者则采用主动监测(active monitoring)的方式。在隔离或监控期间,公共卫生官员会通过电话询问的方式,评估所有接触者的发烧或呼吸道症状,密切接触者每天三次,低风险接触者每天一次。接触者一旦出现症状,会被转移到医院。
 
在1月下旬,新冠肺炎监控体系得到进一步强化,以下四类人群被要求进行新冠肺炎检测:
 
(1)所有住院的肺炎患者(后扩大到包括经由基层医疗服务评估后需要检测的肺炎患者);
 
(2)由医生确定的有可能感染新冠肺炎的ICU患者;
 
(3)纳入流感监测网络的公立或私人诊所中发现的具有流感症状的患者
 
(4)有可能感染新冠肺炎的死亡病例。
 
除此之外,医生还可以根据临床(例如长时间的不明原因呼吸道疾病)或流行病学(例如与已知的新冠肺炎患者群体有关联)方面的可能性,自行决定是否对患者进行检测。
 
由于疫情暴发初期,大部分病例是由境外输入,新加坡也采取了一系列措施来控制境外输入性病例,并根据疫情发展进行了调整:
 
(1)最初对从武汉来新航班的乘客进行体温检测,之后体温检测进一步扩大到航空、海路和陆路入境检查点的所有来新旅客;
 
(2)在过去14天曾去过特定国家和地区(最初为中国大陆,后扩大到韩国、意大利北部和伊朗)的来新短程旅客,被禁止入境;从这些地区回国的新加坡居民,将会进行14天的强制隔离。
 
监控措施效果如何?
 
采取了上述一系列监控措施之后,效果如何呢?
 
新加坡卫生部的工作人员统计了新加坡确诊的前100名患者情况,结果发现:有53名患者通过接触者追踪发现,20名患者由医生根据疑似病例定义发现,16例患者由强化后的监控体系发现(其中15个由对肺炎患者的监测发现),其他11人则是医生通过临床诊断发现,没有一个患者通过流感监测网络发现。
 
他们还发现,不同监测手段发现的病例中,其可溯源性(与已知病例有关,或曾去过中国)并不同,例如在通过接触者追踪发现的53名病例中,52名都可以追溯到源头;但是在由强化监控体系发现的16名病例中,有10名无法追溯到源头。
 
也是因为出现一名源头不明的患者,新加坡在2月7日将 “疾病暴发响应系统条件”(Disease Outbreak Response System Condition)预警级别从黄色调整为了橙色,以应对可能已经出现的社区传播 [8]。
 
由于采用了多种措施来控制新冠肺炎的本地传播,新加坡本地传播的病例在经历初期的增长之后,新确诊病例在大约1个月之后便出现了下降。作者们认为,这可能是在患者数量仍然处在低位且个体水平仍然可控时,政府及时采取监控和检测措施的结果。如果出现更大数量的病例,将会推动社区传播。
 
为了评估这些措施的有效性,作者计算了患者从出现症状到被隔离的时间间隔,结果发现,从疫情初期到2月29日,这一时间间隔明显缩短:境外输入病例和本地病例从出现症状到被隔离,分别从9天和18天的时间下降到了0.9天和3.1天。这意味着,采取多种措施之后,社区发现潜在新冠肺炎患者的能力和速度得到了极大提升。对于传染病防控来说,最为重要的就是在早期传播的时候,快速发现潜在病例,切断传播途径。
 
 
截至目前,新冠肺炎在新加坡境内没有出现广泛的社区传播,且患者中只有极少数是儿童,因此新加坡并没有关停学校。不过新加坡教育部也采取了一些预防性措施,例如暂停所有的校内和校外活动,错开课间休息时间,以避免学生大量聚集,限制疾病传播的可能。[9]
 
新加坡经验可提供哪些参考?
 
没有一种方法能够发现所有的患者,但新加坡相互补充的监管方法,彼此交织在一起构建起了一张安全网。作者们指出,采用多种监管方式,能够确保足够广的监控范围,因为每一个漏掉的病例都可能导致传播链的形成,而这将对后续的疫情防控带来困难。
 
新加坡的经验说明,及时的病例定义对于临床医生发现潜在感染者具有重要的作用,而且通过追踪新冠肺炎接触者,发现并尽早隔离患者的措施是有效的。 正如新加坡卫生部工作人员所总结的那样:“多管齐下的监控策略能够加强对病例的发现,减少诸如新冠肺炎等高传染性疾病的传播。”
 
2月18日,哈佛大学流行病学系的 Rene Niehus 等人发表在预印本网站medRxiv 的一项研究认为,新加坡监控新冠肺炎的能力全球最高,如果其他国家有类似新加坡的监控能力,全球输入性病例的数量将会比目前检测到的数字高2.8倍 [10]。
 
不过,国情和社会文化的差异,也意味着其他地区在借鉴新加坡经验的同时,也需要根据自身情况做出调整,毕竟新加坡是一个只有570万人口、面积只有724.4平方公里的国家。
 
“新加坡主要靠发现病人和密切接触者,进行隔离。重者住院。效果很好。但是样本小,也不太容易用到其他国家。”美国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费尔丁公共卫生学院副院长张作风评论说。
 
“这些检测和控制措施,或许对于正在经历局部新冠肺炎暴发初期的其他国家有用。” 卫生部的工作人员在文章的最后也写道, “新加坡是一个城市岛国,其他国情不同的国家需要调整和加强新加坡的方法来实现同样水平的有效性。”
 
目前,随着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暴发,新加坡正面临着越来越大的输入性病例压力:过去三天,几乎80%的新增新冠肺炎患者由境外输入。3月22日,新加坡卫生部宣布从3月23日23:59分起,全球各地的所有短程旅客将不准入境或从新加坡转机,以集中有限的资源用于新加坡国民。[11]
 
参考资料
 
[1] https://www.pmo.gov.sg/Newsroom/PM-Lee-Hsien-Loong-on-the-Novel-Coronavirus-nCoV-Situation-in-Singapore-on-8-February-2020#chinese_remarks
 
[2] https://m.weibo.cn/status/4470060606904185
 
[3] https://mp.weixin.qq.com/s/1I0HsghUaUSHXwRqmN8FmA
 
[4] https://www.moh.gov.sg/news-highlights/details/nine-more-cases-discharged-47-new-cases-of-covid-19-infection-confirmed
 
[5]https://www.moh.gov.sg/news-highlights/details/precautionary-measures-in-response-to-severe-pneumonia-cases-in-wuhan-china
 
[6]https://www.cdc.gov/mmwr/volumes/69/wr/mm6911e1.htm?s_cid=mm6911e1_e&deliveryName=USCDC_921-DM22175
 
[7] https://stacks.cdc.gov/view/cdc/85735
 
[8] https://www.moh.gov.sg/news-highlights/details/risk-assessment-raised-to-dorscon-orange
 
[9] https://www.moe.gov.sg/news/press-releases/stepping-up-precautionary-measures-in-schools
 
[10] https://www.medrxiv.org/content/10.1101/2020.02.13.20022707v2
 
[11] https://www.moh.gov.sg/news-highlights/details/additional-border-control-measures-to-reduce-further-importation-of-covid-19-cases
 



推荐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