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知识分子 > 沙尘暴和草原大火背后:陷入干旱的蒙古国

沙尘暴和草原大火背后:陷入干旱的蒙古国

蒙古国苏赫巴托省18日发生草原大火(来源:蒙古国苏赫巴托省联合新闻网)。
 
编者按
 
在去年疫情早期,北方邻居蒙古国慷慨解囊,向我们捐赠了3万只羊,守望相助之际也展示出了游牧大国 “财大气粗” 的一面。然而,风吹草低见牛羊的背后,是这个内陆国陷入干旱的生态之困。
 
今年3月中,一场源自蒙古国的特大沙尘暴浩荡南下,影响了我国北京、河北、甘肃等12个省区市。前几天,蒙古国又突发草原大火且蔓延至我国境内,令人担忧的是,这个国家几乎年年都会发生森林/草原大火。在4·22世界地球日这个特殊的日子里,我们从探寻蒙古国频频发生火灾和沙尘暴的原因出发,为这颗可爱的星球略尽绵力。
 
撰文 | 姜梦楠
 
责编 | 王雨丹
 
继黄埃散漫的沙尘暴之后,蒙古国又因为草原大火再次登上热搜。
 
据蒙古国东部苏赫巴托尔省政府消息,4月18日,苏赫巴托省达里岗嘎县发生草原大火,大火肆虐该县多地后,又经额尔登查干县蔓延至中国境内。4月19日上午,经消防人员和当地民众一昼夜奋力扑救,草原大火被完全扑灭。
 
据初步预测,此次草原火灾过火面积约为1800平方公里(长约60公里、宽约30公里)。火灾原因正在调查中。
 
作为拥有典型大陆性气候的内陆国,蒙古国不仅沙尘暴肆虐,森林和草原火灾也时常发生。
 
● 2020年4月15日,蒙古国东方省发生森林火灾。
 
● 2019年4月,蒙古国北部发生森林火灾,过火面积达10平方公里。
 
● 2018年4月,蒙古国库苏古尔省发生森林大火,燃烧六天未扑灭。
 
● 2017年7月,蒙古国森林草原大火频发,灭火力量严重不足。
 
● 2016年4月,中蒙边境大火延续4天蔓延200公里。
 
……
 
近些年来,蒙古国几乎每年都会遭遇多起森林草原火灾,并时常影响到中蒙边界。
 
大大小小的火灾为蒙古国带来了严重的损失。据统计,在2020年春季,截至4月17日,蒙古国7个省23个县共发生31次森林草原火灾,过火面积达9.82万公顷,共造成29亿图格里克(约合人民币730余万元)损失。
 
年年火灾,背后的原因究竟是什么?
 
火灾 “温床”:高温+干旱
 
根据蒙古国国家紧急情总局声明,绝大多数火灾都是由未熄灭的烟头、露天烧火等人为因素引起的。
 
除此之外,干旱的气候条件也是火灾的重要 “温床”。
 
2016年的一项研究指出,根据频率记录和航拍图像,蒙古国森林和草原火灾在过去约50年中呈增加趋势。该项研究同时指出火灾的发生与干旱始终具有强相关性——在火灾发生的年份里,干旱与火灾在时间和空间上都具有明显的重叠 [1]。
 
而干旱的背后,则是蒙古国受气候变化影响不断升高的温度。据今年2月份一篇发表于《环境研究》的论文,对蒙古国过去百年间气温数据进行重建表明,蒙古国近期升温异常迅速,地表温度异常比全球大部分地区都要高,比前几个世纪高出约1.5℃ [2]。
 
通过研究树木年轮,学者们发现在过去的2000多年中,有两个20年的干旱在蒙古国属于 “异常罕见”:1976–1995年和1996–2015年。其中,后一个20年里的蒙古国经历了更频繁、危险的干旱,并伴有快速变暖和轻微干燥。
 
研究认为,在1996-2015这20年中,气候变化的影响使蒙古国草原更加干旱,草原脆弱性也进一步加剧。在干旱的影响下,植物生长的土壤水分不足,牲畜的饲料/干草不足,导致牲畜变得更加脆弱,并进一步引发牧民营养不良、失去生计等问题,对蒙古的社会经济造成了极大破坏。
 
草原荒漠化背后:游牧与矿业
 
草原约占地球陆地面积的四分之一,是放牧牲畜的饲料基地,也是8亿多人的粮食供应和生计来源。作为世界上最关键的生态系统之一,草原不仅提供了生物多样性储备,还是重要的碳固存系统。
 
蒙古国草原占全球草原面积的2.6%,占国土面积的80%。在蒙古,草原已被牧民使用了数千年。现在,蒙古国的草原养活了约7000万头牲畜和全国29%的劳动年龄人口,其贡献占了全国GDP的15%。[2]
 
20世纪90年代以来,随着社会政治变革,蒙古国牲畜数量迅速增长,放牧压力不断增加。一项科罗拉多州立大学2018年发表在《生态应用》上的研究指出,蒙古国70%的牧场被牲畜和不规范的土地使用所破坏。虽然其中不可逆损害不足10%,但一些关键地区可能正在达到不可逆转损害的临界点 [4]。
 
研究蒙古国生态问题的生态人类学学者纳青(Nachinshonhor G.U.)认为,不能说蒙古国过多的牲畜数量和集中化是造成荒漠化的主因。他指出“在当今的蒙古国矿产开发是个很大的问题,对原生植被的破坏比较严重。” [5] 2013年出版的《蒙古生态系统网络》(The Mongolian Ecosystem Network)一书中也提到了 “蒙古矿业和游牧业的冲突”,指出地表采矿通常需要在草场进行作业,存在生态坏境破坏的问题。此外,矿业和游牧业作为蒙古两大支柱行业,因对草场和水资源的需求而时常发生冲突。[6]
 
草原荒漠化虽然没有直接造成火灾,但它破坏了草原的生态系统,导致了水土流失和固碳能力下降等问题,从而造成了局部生态系统的干旱。
 
干旱愈演愈烈,导致蒙古国森林草原火灾频率逐渐上升。每一次火灾,燃烧的过程都会产生大量的温室气体,从而进一步加剧气候变化。而全球气候变化的影响,则是蒙古国大面积陷入干旱背后的又一推手。
 
这样的恶性循环不单单存在于蒙古国火灾,我们所熟知的加州山火、澳大利亚山火、亚马逊森林大火,每一场火灾都在一定程度上经历着 “高温干燥-火灾-温室气体排放-气候变化-更严重的高温干燥” 这样的循环。而蒙古国的干旱和大火,只是庞大问题中的冰山一角。
 
参考资料:
 
1. https://doi.org/10.1002/2016GL069059
 
2. https://iopscience.iop.org/article/10.1088/1748-9326/abdb5b/meta
 
3. https://www.sciencedaily.com/releases/2012/10/121022080150.htm
 
4. https://www.sciencedaily.com/releases/2018/03/180307112746.htm
 
5. https://www.thepaper.cn/newsDetail_forward_11771835
 
6. https://link.springer.com/chapter/10.1007/978-4-431-54052-6_20



推荐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