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知识分子 > “三手烟”:防不胜防的烟草暴露

“三手烟”:防不胜防的烟草暴露

pixabay.com
 
导 读
 
吸烟的人总以为,自己只要不在孩子面前抽烟,便不会对孩子造成伤害。但是,已有的研究提示我们,儿童或是 “三手烟” 的最大受害者。
 
撰文 | 褚旭(河南科技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呼吸科)
 
责编 | 张晗
 
今天,香烟烟雾中最主要的坏分子——一手烟、二手烟的危害,尤其是对儿童的危害,几乎人尽皆知。所以我们经常能听到这样一种说辞—— “我从来不在家里抽烟” 或者 “我从来不在孩子面前抽烟”。
 
吸烟的人总以为,自己只要不在孩子面前抽烟,便不会对孩子造成伤害。但是,事实真的如此吗?今天我们就来说说烟雾暴露中的 “非主流” 分子—— “三手烟”。
 
什么是三手烟?三手烟被定义为附着在室内物体表面的残留烟草烟雾,以及从这些三手烟附着污染的物体表面上重新释放出来的气体和悬浮颗粒,还包括停止吸烟后,物体表面残留烟雾化合物与室内空气中化合物反应产生的新污染物 [1]。用接地气的说法,大概就是您抽完烟以后,您的皮肤、衣服和家里的沙发、家具表面残留的烟雾颗粒物,并且这些化合物还会和环境中的化合物发生化学反应,产生更多的有害物质。
 
从定义中可以看出,三手烟与一、二手烟不同,一、二手烟往往是在空气中,由吸烟者经口腔吐出。一、二手烟最大的 “好处” 在于其可避免性:如果你不与吸烟者发生接触,不与吸烟者同在一个密闭环境,就可不接触其烟雾危害。
 
而三手烟最大的问题,恰恰是其附着性强,在吸烟者的皮肤、衣服、头发上,在其吸烟环境的沙发、柜子、地面等周围环境物品上均可检测到香烟颗粒物。当吸烟者在外吸烟后,他一旦回家,皮肤、衣服、头发上的颗粒物便跟随他回家,随后又附着在家中的沙发等物品上。
 
从这个过程中我们可以看出来,家庭中哪个成员接触吸烟者衣物的可能性最大,受到的危害便最大。故关于三手烟的研究,几乎都在家庭妇女和婴幼儿中间进行。因为传统文化的影响,家庭妇女承担了更多洗衣服、收拾清洁物品表面等工作,所以接触上面附着的烟雾颗粒物机会较多。另一个群体便是婴幼儿,他们体型小,活动范围受限,喜欢在地面、沙发等物品表面玩耍,还喜欢吮吸物品和手指,接触风险极大。
 
国内暨南大学牵头的一项横断面调查,共纳入15682名孕妇,其中无烟草暴露者7564人(48.2%),暴露于一手、二手和三手烟的孕妇数分别为89(0.6%), 2349(15.0%)和5680(36.2%)。然后对这些孕妇进行EuroQol视觉模拟量表评分,该量表主要用于评价个体身心健康状况。结果发现没有烟草暴露的孕妇在评分中得分最高,而暴露于一手烟、二手烟和三手烟的孕妇的评分,都与无烟草暴露的孕妇存在显著差别。这就意味着无论一手烟、二手烟还是三手烟,都会对孕妇的身心健康带来损害[2]。
 
三手烟最大的受害者莫过于婴幼儿,因为这个群体在居家活动过程中很容易接触到大量三手烟。研究显示,家庭成员有吸烟者的孕妇更容易早产,而且三手烟暴露会导致新生儿肠道菌群的微生物组学改变 [3]。另有研究报告,三手烟会导致婴幼儿肠道菌群微生物系统发育的α多样性显著增加,这意味着这些婴儿的肠道微生物的种类和分布与无烟雾接触的婴儿不同,尤其是棒状杆菌、双歧杆菌、葡萄球菌、链球菌等细菌种属分布和数量不同,而这种肠道微生物组学的改变或参与了儿童时期支气管哮喘、支气管炎、中耳炎等诸多疾病的发病 [4]。
 
另外,多项研究也发现了三手烟的其他损害。
 
在小鼠实验中发现,三手烟暴露可影响动物体内最大的化工厂——肝脏对生化物质的合成与代谢,引起肝脏的生化功能紊乱,影响诸多代谢途径。如三手烟可影响甘油磷脂、谷胱甘肽的代谢,而谷胱甘肽是机体抵抗氧化应激损伤的重要物质,其代谢异常会导致机体抗氧化能力下降。三手烟还可导致小鼠出现肝脏内脂质蓄积,参与磷酸胆碱合成的代谢物减少以及胆碱缺乏,这些都与非酒精性脂肪肝的发病相关。也就是说,三手烟可从分子水平影响肝功能 [5]。
 
众所周知,尼古丁是香烟烟雾众多毒害物质中的头号杀手,尼古丁进入人体后,其初级代谢产物可替宁主要存在于血液中,经尿液排出体外。因可替宁半衰期较长,故常用作评估吸烟或被动吸烟量的标志物。
 
在巴塞罗那进行的一项横断面研究发现,三手烟暴露的人群唾液中可替宁含量显著高于无香烟烟雾暴露者,而且二手烟和三手烟暴露的人群唾液中可替宁含量无统计学差异。这个研究结果说明三手烟暴露可以导致尼古丁进入人体,并且造成危害,而且其危害程度堪比二手烟[6]。
 
但是,三手烟的问题始终未得到重视。其危害目前尚未被大众广泛了解,甚至大多数医学专业人士,都尚不清楚三手烟的危害。而上述研究提示我们,儿童或许是三手烟最大的受害者。中国传统文化里儿童是整个家庭的核心。为了下一代的身心健康,如果您有吸烟的习惯,建议您从现在开始戒烟。
 
“从不在家里吸烟” 并不能杜绝三手烟危害家人健康;只有 “我不吸烟”,才能让您安心享受与亲人相伴的美好时光。
 
参考文献
 
[1]杭渤,成森平,夏彦恺,毛建华.三手烟研究现况与前景[J].中华预防医学杂志,2015,(4):295-298.
 
[2] Sun W, Huang X, Wu H, Zhang CJP, Yin Z, Fan Q, Wang H, Jayavanth P, Akinwunmi B, Wu Y, Wang Z, Ming WK. Maternal tobacco exposure and health-related quality of life during pregnancy: a national-based study of pregnant women in China. Health Qual Life Outcomes. 2021 May 20;19(1):152. doi: 10.1186/s12955-021-01785-x. PMID: 34016119; PMCID: PMC8139077.
 
[3] Northrup TF, Stotts AL, Suchting R, Matt GE, Quintana PJE, Khan AM, Green C, Klawans MR, Johnson M, Benowitz N, Jacob P, Hoh E, Hovell MF, Stewart CJ. Thirdhand smoke associations with the gut microbiomes of infants admitted to a neonatal intensive care unit: An observational study. Environ Res. 2021 Apr 16;197:111180.
 
[4] Kelley ST, Liu W, Quintana PJE, Hoh E, Dodder NG, Mahabee-Gittens EM, Padilla S, Ogden S, Frenzel S, Sisk-Hackworth L, Matt GE. Altered microbiomes in thirdhand smoke-exposed children and their home environments. Pediatr Res. 2021 Mar 2.
 
[5] Torres S, Samino S, Ràfols P, Martins-Green M, Correig X, Ramírez N. Unravelling the metabolic alterations of liver damage induced by thirdhand smoke. Environ Int. 2021 Jan;146:106242.
 
[6] Lidón-Moyano C, Fu M, Pérez-Ortuño R, Ballbè M, Garcia E, Martín-Sánchez JC, Pascual JA, Fernández E, Martínez-Sánchez JM. Third-hand exposure at homes: Assessment using salivary cotinine. Environ Res. 2021 May;196:110393.



推荐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