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知识分子 > 王晓东:生物虽有眼前的苟且,我们的远方都是诗

王晓东:生物虽有眼前的苟且,我们的远方都是诗

 
我首先借这个机会,向今天在场的本科生、研究生、老师们和家长们,表示最衷心最热烈的祝贺!我也要感谢你们的宏伟院长,给我这样一个机会,让我能够今天和你们分享你们人生中一个里程碑的时刻。
 
我今天站在这里非常激动,同时心中充满了对你们的期待和羡慕之情。如果我能再年轻几十岁,如果让我人生再来一次,我一定要报考清华大学生命学院。遗憾的是在我1980年上大学的时候,清华大学还没有生物系。如果那个时候要进京求学,还要念生物系的话,就只好去北师大。好像还有五道口附近的另外一个学校。我84年刚刚毕业,清华大学85年就成立了生物系,而且第一届学生就招一个叫施一公的同学。所以,人生一旦错过了,就再也难以挽回,想想都是泪。
 
我对大家非常羡慕的第一点,就是今年大家毕业的可是由美国权威的US news发布的, 连续两年世界排名第一的工科大学。当然,也有人骄傲的说清华大学生物系也属于工科。听着不错但感觉有点像高级黑。不过我当时看到这个新闻以后,还是赶紧给我在MIT读博的儿子打了个电话,我说:“虽然你本科是加州理工的,硕士是帝国理工的,你的博士有可能是麻省理工的,但是你一定要把你在清华幼儿园毕业这点(因为他姥姥家是清华的)写在你的resume(简历)上,否则多么的不完整啊。”
 
我另一点非常羡慕大家的,是因为大家在清华生科院,接受这么多年教育的过程中,得到了清华大学以施一公老师为代表的,非常令人尊重的老师们精心的呵护和教导。我们都读过施一公老师的两篇在社会上引起很多不同反响的讲稿: 第一篇文章是说现在是做生物研究的大好时机,是生物学的世纪。但生物学在最近的几年里,好像成了一个就业困难的学科,从最初录取分数线最高的专业,到最近几年好像成了“红色专业”。然后有人就说,一公你是不是把大家忽悠到清华生物系了。另外一篇是对清华大学的学生还要考虑就业的问题的不同看法。我今天借此机会对这两篇文章给个回应。我想说的是:大家都说聪明的人学数学。可你学的数学多数都是几百年前的知识; 高大上的物理,但多数都是一百年到五十年之前的知识;化学这几年发诺贝尔奖都找不到人,多数都给了我们学生物的。而我们生物学的发展可是几年就有跨越,一不留神就落伍。你们在清华本科和研究生期间学到的知识和技能,我敢说多数现任院士都无法比。我唯一没有底气反驳的只有金融和IT专业。大家都知道,这都是非常好并且热门的行业,诞生了很多富豪和明星企业家。所以大家一说中国最高大上的,就非百度,阿里巴巴,和腾讯莫属。不过我就这个问题,和太太曾经有过一个非常激烈的争论。我说:“天天淘宝,不淘能死人么?”结果她给我回了一句话:“你去死吧。”我又说:“上班在单位,下班在群里。咱不上微信能死人吗?”她回答说:“生不如死。”最后我说:“那百度不摆咱死不了人吧?”她说:“摆不摆都死人。”虽然咱不敢再明说,但心里明白呀:我们学生物的,是真正治病救人的。我们的工作,尤其是我们在座的毕业生,你们将来的工作,是要拯救无数人的。我坚信那要比阿里巴巴、腾讯、百度造成的社会影响会更大,更久远。
 
另外如果清华大学毕业的同学都在考虑自己将来就业的问题,如果连清华学生就业都成为一个问题,那么我们的教育和社会确实是出了很大的事。虽然我们学生物的,我必须承认,和金融IT专业比起来,目前确实有就业上和社会认同度上的差距,特别是在被丈母娘认同这方面 (这方面我是专家)。但是我想,我们清华传统是有情操的嘛。我们有位肄业生不是说过吗,虽然有眼前的苟且,还有诗和远方。那么我就改一句,虽然学生物还有眼前的苟且,但我们的远方肯定都是如诗如画的美丽。
 
如果我们不考虑就业,那我们清华毕业的同学应该考虑什么呢。在我的脑海里面,有一幅图画。当你们将来,带着自己的儿子女儿,甚至带着自己的孙辈,在世界各大科学博物馆逛的时候,你们可以给指着给他们讲,这个科学发明或发现,是清华大学2017毕业生我哥们姐们做出来的。以此和大家共勉。谢谢大家。
推荐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