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知识分子 > 新冠肺炎vs.流行感冒:怕什么?

新冠肺炎vs.流行感冒:怕什么?

撰文 | 商 周 责编 | 陈晓雪
 
就在新冠肺炎疫情处于高峰的时候,中国新闻网发布过一个关于美国季节性流感的新闻:到今年2月2日为止,美国已经有1900万人得了季节性流感,18万人住院,其中一万人已经死亡 [1]。
 
这则新闻的信息来源是美国疾控中心(CDC)。根据美国CDC网站提供的最新信息,流感患者和死亡数字还在不断增加。截至上一个统计周的2月22日,美国流感患者累积的总人数已经到了3200万,其中有31万人住院,1万8千人死亡 [2]。美国人口是3.2亿,也就是说在这个流感季里,每百万人死于流感的人数已经达到了60人左右。
需要说明的是,这是季节性流感,也就是说每年都会发生(主要在冬季)。换句话说,基本上每年美国都会有几千万人患上流感、几十万人因为流感住院、上万人死亡 [3]。这一点也可以从过去十年美国流感住院率的图里体现出来。
 
 
看到美国流感的患病和死亡的数据,不少人惊讶于流感的破坏性,也有人认为美国没有控制好流感是严重失误,甚至也有人认为 “白种人对流感更易感,而亚洲人更容易受到新冠肺炎的危害”。
 
关于流感对白种人更易感的误解,这可能是由于我们对流感缺乏了解,比如很多人都不知道中国每年多少人患病、又有多少人因为流感死亡。
 
我们先去中国国家疾控中心的网站上看看流感的相关数据。
 
在中国国家疾控中心的网站上,可以在丙级传染病的类别找到流行性感冒这个词条。顺着链接可以抵达其下属的公共卫生科学数据中心,这里可以查询到网络直报以来报告的全部流感数据,包括发病人数、发病率、死亡人数、死亡率 [4]。
 
我没有去做这个查询——这个查询需要先进行用户注册,而是去查询中国学者发表的相关学术论文。
 
2019年《柳叶刀公共健康》杂志发表了一项由中国八家学术机构(包括中国国家疾控中心)共同发表的一项关于中国流感相关的死亡的流行病学研究。这项研究包括了全国21个省、市、自治区的数据,基本可以代表中国的整体情况。这项研究估计,在2010年到2015年间中国大约每年有8.8万人的死亡和流感相关 [5]。按照中国14亿人口计算,每百万人口里流感所导致的死亡是65人,这一数字和美国相差无几。
 
如果说这一项研究还不够,那么我们再看看另一项对北京地区进行的研究。从2007年到2013年,北京地区每年和季节性流感相关的死亡人数为2375人,死亡率高达每百万人口170人。按这个比例来推算,每年中国因为流感而死亡的人数达到了20万人以上 [6]。
 
也就是说,季节性流感不仅在美国流行,在中国和全世界都一样。据世界卫生组织估算,每年全世界有几十万人死于季节性流感 [7]。
 
那么,为何很多人对每年导致几十万人死亡的季节性流感没有感觉,却认为需要对导致3000多人死亡的新冠肺炎提高警惕呢?
 
可能会有人说,季节性流感本身很少直接导致死亡,和它相关的死亡更多是因为患者还有其它疾病,比如心血管病、呼吸道病、糖尿病等。的确,大部分死于季节性流感的患者同时还患有其它疾病。但这对于新冠肺炎来说也差不多,新冠肺炎的死者大多也伴有其它疾病,而且绝大多数也是老年患者。
 
我们对新冠肺炎和季节性流感的不同态度,其实有原因的。
 
 
高病死率
 
虽然季节性流感每年导致全世界几十万人的死亡,但它的病死率不高。病死率指的是患者里的死亡比例,季节性流感的病死率大约为0.06%,比如美国2019-2020这个年度的患者数量是3200万,死亡患者有1800例左右。
 
那么新冠肺炎患者的病死率是多少呢?确切的数字要等到疫情结束才能见分晓,但我们姑且可以做一个大致的估计。根据最新世界卫生组织和中国联合利用几万例患者的资料做出的研究报告,新冠肺炎的病死率大约为2.3% [8-9]。
 
相对于同样导致病毒性肺炎的SARS病毒(病死率约10%)以及MERS(病死率约30%),新冠肺炎2.3%的病死率显得低很多,说明这个病毒的致死性远不如前两者。但相比于病死率0.06%的季节性流感,却高出了近40倍,这是一个足以令人担忧的数字。
 
高传染指数
 
衡量病毒性传染病的传染力,有一个科学的指标叫做基本传染数(basic reproduction number),简称R0 [10]。简单地说,R0指的是平均一个患者传染其他人的数量。比如说麻疹的R0是15,也就是说平均一个麻疹患者可以把麻疹病毒传染给15个人。
 
 
需要说明的是,这个R0虽然在科学上可以反映出病毒的传染力,但这个传染力和我们日常生活中理解的病毒是否容易传染有所不同。
 
举个例子,艾滋病毒的R0是2到5之间,大于季节性流感的1.3,但我们可以和艾滋病人近距离接触(比如握手、一起吃饭),却不用担心会被传染。要是我们和新冠肺炎患者做那样的近距离接触,那么就有被感染的可能。
 
R0所代表的传染力和病毒是否容易传染之所以不同,是因为R0和多个因素有关,比如病毒的传染方式 (接触传染和体液传染很不一样)、病人携带病毒的时间(艾滋病毒在人体内可达很多年,而流感病毒只有一两个星期),无症状患者是否可以传染(无症状不容易引起人的警觉,因此会增加传染的可能性)等。所以,不同疾病的R0不好直接转换成大众理解的是否容易传染。
 
具体到季节性流感和新冠肺炎,两者的传播途径相似,而且病毒在患者体内存在的时间也差不多,只是两者在无症状传染上有些区别(季节性流感30-40%无症状而且可以成为传染源,而新冠肺炎无症状传染的比例要低得多)。季节性流感的R0是1.3左右 [11],而新冠肺炎的R0初步估计为2.3 [8-9]。当然,这不是说新冠肺炎就一定比季节性流感更容易传播。但很可能的情况是,如果不加以控制,新冠肺炎会导致全球大规模的疫情。如果再考虑到新冠肺炎远高于季节性流感的病死率,这个疾病给人类带来的伤害无疑将会大于季节性流感。
 
另外,除了相对高的病死率和传染指数,人类对新冠肺炎如临大敌还有一个理由:新。
 
一种新病毒
 
导致季节性流感的病毒已经在人类世界里扎下了根,凭借自己“三十六变”的本领在人群中流转。换句话说,流感病毒是我们熟悉的敌人,我们不仅了解它们的脾气,对它们所能导致的危害也心中有数。而且,我们开发出了针对不同季节性流感的疫苗,可以预测即将到来的流感并进行接种,从而起到一定的预防作用。
 
但新冠肺炎病毒不同,它是刚刚从动物世界跨界来到人类世界。这意味着我们不了解它的脾气,也不清楚它所能带来多大的危害,更不要说用疫苗去预防。
 
还有一点。季节性流感病毒已经在人类中扎下了根,我们对它们所导致的伤害在一定程度上无可避免。打一个不太恰当的比方,季节性流感病毒有点像一个国家内部的犯罪,而新冠肺炎病毒则有点像刚刚入侵的敌人。对于入侵的敌人,我们要尽量消灭,从而避免它们也在人群里也扎下根来。因为一旦这样,它们将给人类的健康新增一个永久的负担。
 
相对高的病死率和传染指数,以及它是一种新病毒,这是我们对新冠肺炎防控的科学理由。也因为如此,世界卫生组织在1月30日将新冠肺炎列为了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2月28日进一步将疫情的分线级别由此前的“高”上调至“非常高”。的确,面对这样一个可能导致大流行的传染病,全世界的人需要共同努力。
 
当然,病毒的特点并非我们需要提高警惕的全部原因,还有大量非理性的因素或支持了我们的决断。
 
非理性的恐慌
 
恐慌是人的行为,它有理性的因素,也有非理性的一面。
 
首先,人们不害怕熟悉的东西,但对未知的事物却容易产生恐惧。比如,每年世界上有130万人因车祸而死亡,但我们不会因为害怕出车祸而不敢出门。因为我们对车祸熟悉,也知道如何去避免车祸。但当一个城里有一种新的传染病的时候,就有人因为对这种传染病不了解而担心感染不敢外出。
 
其次,人们对长时间后才能感受到的伤害很难有感觉,但对立既就可以感受到的伤害容易害怕。比如,明明知道抽烟会导致多种疾病(包括肺癌、慢性阻塞性肺病),但烟民照抽不误,就是深受二手烟危害的非烟民也容易习以为常。但当面对感染后马上就会有症状的肺部感染性疾病的时候,很多人都会小心翼翼地戴着口罩出门。
 
最后,恐慌也和周围的环境也有关,包括舆论的宣传和周围人的行为。比如,当新闻媒体报道双黄连口服液可以抑制新冠病毒的时候,一天之内药店里的双黄连就被抢光。虽然实际上的情况是,为了治疗新冠肺炎,服用双黄连还不如吃双黄鸡蛋,因为两者都没有用,但鸡蛋至少没有副作用而且还多少有点营养。
 
以上三点,新冠肺炎全都具备。
 
于是,即使在根本没有一个新冠病人的村镇,人们也同样在自我隔离;在空荡的大街上,行人依然带着口罩;满载84消毒液的车辆,将污染空气的消毒液洒向了城里的大街小巷,尽管这个城里还没有报道过一个病例。
 
面对新冠肺炎,恐慌的不仅是中国人,就是连一项以严谨著称的德国人也不例外。在2月底德国疫情快速增长的时候,药店和超市里的消毒液就脱销了,网上的价格也立刻升高了几倍,就连面条和水在一些超市脱销……
 
行文至此,我还想提一下这组数据:截至3月1日,湖北省总病例数是66907, 死亡人数是2761,死亡所占的百分比是4.1%;中国湖北省外的病例数13065,死亡人数是112,死亡所占的百分比是0.85%。
 
我们可以看到,湖北省的死亡比例远大于国内其他省份以及国外,如果以武汉为单位来做这个统计,死亡比例还要高得多。
 
我之所以把这两个数字拿出来对比,并不是要探求导致其中差别的理由和责任,而是要说明一点:在得到合理的护理和治疗的情况下,新冠肺炎的病死率可以远低于现在的数字;而我们现在所得出的2.3%的病死率,其实本来可以低得多。
 
因为,湖北和其它省份的区别,就在于这个传染病是否得到了重视,病人是否得到了及时、合理的治疗。超级严格的防控和隔离可以导致病例的减少,而让病死率降低的关键因素却可能是对患者及时的治疗。
 
一个比较好的例子就是我的家乡江西省,一共出现了935个病例,其中831人已经痊愈,只出现1例死亡。这个例子说明,在做好治疗的情况下,我们将新冠肺炎的病死率控制到接近0.1%,也就是一个接近季节性流感的水平。
 
当面对一个可以将病死率降低到接近季节性流感水平的疾病,我们还用那样恐慌吗?
 
参考文献
 
1.https://m.chinanews.com/wap/detail/zw/gj/2020/02-02/9075869.shtml
 
2.https://www.cdc.gov/flu/weekly/index.htm#ILIActivityMap
 
3.https://www.cdc.gov/flu/about/burden/faq.htm
 
4.http://www.phsciencedata.cn/Share/ky_sjml.jsp?id=ed9df15d-9e67-49c4-9416-1f179d198118
 
5.Li et al. Lancet Public Health. 2019 Sep;4(9):e473-e481. doi: 10.1016/S2468-2667(19)30163-X.
 
6.Wu et al. Influenza Other Respir Viruses. 2018 Jan;12(1):88-97.
 
7.https://www.who.int/news-room/fact-sheets/detail/influenza-(seasonal)
 
8.http://weekly.chinacdc.cn/en/article/id/e53946e2-c6c4-41e9-9a9b-fea8db1a8f51
 
9.https://www.who.int/docs/default-source/coronaviruse/who-china-joint-mission-on-covid-19-final-report.pdf
 
10.https://en.wikipedia.org/wiki/Basic_reproduction_number
 
11.Fu et al Infectious Microbes & Diseases: September 2019 - Volume 1 - Issue 1 - p 20-26
 



推荐 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