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知识分子 > 美国大学的平权运动,有没有让少数族裔受益?

美国大学的平权运动,有没有让少数族裔受益?

美国是一个多族裔的国家,实现教育公平是一个“棘手”的问题,图片来自Library of Congress

撰文 | 苏徐红(美国南卡罗纳大学终身教授)

责编 | 叶水送

缘起于上世纪60年代的美国平权运动(Affirmative Action),是为了把少数族裔从历史的不利地位中提升出来,实现社会的平等。根据美国林登·约翰逊(Lyndon Johnson)总统的行政命令,对于过去受到历史不利影响的族裔,只给他们公平的竞争机会是不够的,因为你不能指望脚上带有镣铐的人能够跑到同样快。只有提供积极的帮助,他们才可能克服不利因素,实现机会上的平等。平权运动自此成为美国的一项政策。
 
在美国大学里,平权运动主要指以各种方式偏好录取非裔与西裔学生,提升他们的入学机会,并创造对他们有利的学习环境。
 
 
1
 
保护少数族裔的教育公平:从配额制走向自由裁量
 
 
种族偏好的录取一开始是用配额制实行的。如在1970年代,加州大学戴维斯医学院在100个新生录取名单中保留了16个名额给少数族裔。因为医学院位置有限,而保留给少数族裔的名额直接减少了白人学生的录取机率 。白人申请者起诉到最高法院,要求认定配额制违背宪法的平等保护原则。这开启了白人诉讼反向歧视的先河。
 
美国少数族裔的教育公平一直受到关注,图片来自world.edu
 
 
最高法院判定,配额制违背宪法。根据录取规则,任何一个申请者,都不能因为种族的原因被拒,而让给另一个更少合格的人选。戴维斯医学院被要求重新录取起诉者,取消配额制。
 
最高法院同时认定,教育的多元化是重大的国家利益,值得特殊的对待与慎重的考虑。对于过去的歧视,各州需要用行政、司法和立法的措施来调查各种歧视行为。录取部门需要把个人的种族当作一个特殊的例外因素考虑。种族偏好措施可以存在,但应该是临时的,估计几十年后就不再需要了。
 
各高校开始了教育多元化的探索。学生群体多元化的实现途径不同。1996年,美国加州通过了209法案禁止考虑申请者的种族,而部分精英学校实现个性化的录取原则,把种族当作因素之一加以考虑。自由裁量权很大,在配额制与完全个人定制的录取之间试图寻找一种可行的中间途径。
 
这种自由裁量权也被白人申请者挑战,认为其违背了宪法的平等保护原则。因为不管什么样的自由裁量权,目的都是增加少数族裔学生的录取。在大学位置有限的情况下,白人申请者认为受到了反向歧视。
 
2003年,密西根大学同时有两个案件到达最高法院。在本科生录取中,总分为150,学生只要达到100分就可被录取。所有少数学生自动加20分。最高法院判定,自动加分让种族成为录取的决定性因素,这不是基于个体对高等教育的贡献能力而录取,对白人学生形成了歧视,因而不合法。但同时,在法学院不使用加分政策,学院对每个申请者进行全面的考量,种族只是其中一个,且不是主导性的因素。这种录取方式得到最高法院的认可。
 
这种全方面的有偏好,但种族不是决定性因素的录取方式成为各高校的主流。因为根据最高法院,这不是配额制,反映了个体对于高等教育的贡献能力;但同时,种族得到了严肃的对待,有利于扩大少数族裔对高等教育的参与。录取成了走钢丝绳。出于避免法律责任的需要,录取的过程基本成为了秘密。
 
而在最近的亚裔诉讼哈佛大学歧视案中,发现录取部门对亚裔申请者系统性的差别对待,将他们的个人品性分数严重拉低。这种歧视性的措施,照顾了其他的少数族裔,但根本性地伤害了亚裔群体。案件目前仍在审理中,最终走向还很难预测。
 
 
2
 
少数族裔的关健数量与标准化考试的矛盾
 
 
从最开始,最高法院就明确指出,多元化需要有关健数量的少数族裔学生。只有几个少数族裔,他们很可能只具有象征意义,不能得到教育的最大化受益,也不能对高考教育做出相应的贡献。什么是关健数量,最高法院没有指明。但学术研究一般表明,少数族裔的关健数量至少要在20%以上。
 
录取更多的少数族裔,挑战在于没有足够多的合格的少数族裔学生。而且把种族当作其中一个因素考虑,需要在种族与其他录取数据之间进行平衡。这使得大学的录取决定常常左右为难。亚裔的平均入学成绩如果多300分,是不是能与非裔克服困难相持平,这些都需要人为地决择。例如,对德州大学2009级入学新生成绩进行分析,各族裔的标准化考试与高中成绩差异巨大。
 
 
根据美国平等委员会的操作定义,在超过50人的群体中,一个族裔的成功率如果达不到另一族裔的80%,尽管表面政策与措施看起来中立,实质上也造成了歧视的后果。这种结果导向的歧视定义,让几乎所有的标准化考试都不能禁受住法庭的考验。如在1980年以前,联邦政府工作是需要考试得到选拔录取的。但人事管理委员会出的标准化考试,屡次被最高法院以对不同群体造成不平等的影响为由枪毙了。最后,联邦工作不再需要标准化的考试,以申请加面试而进行选拔。
 
标准化考试,包括大学入学考试,法学院、商学院和医学院的考试,无一例外都出现了种族成绩严重不平等的模式。标准化考试面临着歧视的原罪。各大学都在有意降低标准化考试成绩在录取中的比重,如德州就采取了10%的录取原则。只要在各高中成绩排名前10%,学生就能在德州大学各分校保证一个位置。住在差学区的学生,尽管考试成绩比较低,但也能录取,有效地照顾到学生的经济社会不平等状况。
 
最近,不少大学宣布取消标准化考试成绩要求。这可以把录取的抉择困境化解,同时有效地扩大了合格的少数族裔群体。毕竟亚裔与非裔录取成绩上的巨大差异,也会对学生与学校造成很大的心理阴影。与此同时,也有州通过修改宪法,让种族不再是大学录取中的考虑因素。最高法院明确指出,州修改宪法反映的是民意。民意支持或不支持平权运动,最高法院都会予以尊重。
 
 
 
3
 
大学的平权运动有没有让少数族裔受益
 
 
 
主流媒体的故事是一致的,认为种族多元化提升了教育的收益,扩大了社会的平等,并增进了族裔之间的了解与认同。但同时,也有研究表明,大学的平权运动对少数族裔可能有不利的结果。
 
对加州大学法学院学生的成绩与职业考试进行分析,UCLA 教授 Sander 发现,如果在法学院录取中进行大规模的平权措施,受伤害的是少数族裔学生。主要是因为在平权下录取的学生,学术准备不够,如在法学院里,大多数的黑人学生成绩排名在后四分之一。不利的排名会降低他们的自信心,同时落后的成绩也使他们更难通过律师考试,成为优秀的执业律师。据估计,因为这种不匹配,每年美国可能少了几千名少数族裔律师。
 
平权录取还影响少数族裔对未来职业的选择。有研究发现,大学的成绩绩点影响学生对于高报酬职业(法学院、医学院、商学院与理工专业)的追求,而大学本身的排名对此没有影响。进入名校,但成绩差,对个人未来职业的负面影响很大,比进入匹配高校成绩优秀的职业结果差很多。平权运动人为拔高了少数族裔学生入学的学校,但也将他们置于相对成绩落后的境况,打击自信,对未来职业造成了不利的影响,如少数族裔学生在进大学前对理工科有差不多的学术兴趣,但进入大学后,更少选择科学与工程学科。主要原因在于他们相对比较差的成绩。成绩好的学生更容易坚持并最后取得成功,成绩差的学生更容易转换专业,减少了他们获得理工科学位的可能。
 
平权录取的一个主张是,增加少数族裔可以增进族裔融合。然后,前第一夫人米歇尔·奥巴马在普林斯顿大学时调查过89个黑人校友,发现黑人校友参加普林斯顿大学后,与白人的交往并没有变得更舒服或容易,相反变得更加疏离。而他们与黑人的交往舒适度基本没有变化。
 
最近,不匹配理论受到了很多批评。加州律师协会拒绝公开学生入学与律考的成绩,因此更新的追踪研究变得基本不可能。对少数族裔学生选择理工科的研究似乎一定程度上佐证了不匹配理论。需要明确的是,不匹配理论只是针对学术准备不足的学生,人为的拔高会把他们置于不利的选择境地。毋庸置疑的是,有不少少数族裔的学生,本身准备良好,他们的入学让他们能最好的利用高等教育提供的机会,他们本身也增进了其他群体的教育受益。平权录取的受益最好是进行个体化的评论,而不能一以概之。
 
平权运动的批评者还指出,平权录取的受益者主要是少数族裔的中上阶层,其挤出了贫穷的白人与亚裔学生。经济社会的不平等与种族不平等同样重要。平权录取没有有效的考虑社会经济的不平等,本身也存在着一定的非正义。
 

 

政治的受益群体一旦形成,很难剥夺。几十年过去,最高法院想象的平权运动自动终止没有出现。相反,由于政治的推动,对平权运动的追求出现了严重的分歧。加州在对平权运动进行回归,正在通过新的法案要求在高等教育与公共部门雇佣中明确考虑种族平等。而爱达荷州在今年3月通过新的法案,明确禁止在高等教育,州政府以及政府合同承包中考虑种族,成为第8个法律禁止平权运动的州。这是一场长期的政治较量。因为利益重大,支持者与反对者都无法后退。
 
 
 



推荐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