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知识分子 > 科幻作家与科学家的“交锋”:中国人缺乏想象力吗?

科幻作家与科学家的“交锋”:中国人缺乏想象力吗?

11月20日下午,由《知识分子》、《赛先生》与腾讯社会研究中心等合作打造的 “科幻作家与科学家对话” 直播即将开始。本活动为“2020腾云文化周” 系列直播的第一期。
 
对话的双方,一方是著名科幻作家陈楸帆,一方是天体物理学家、香港大学太空研究实验室执行主任、起源太空创始人兼CEO苏萌。
 
陈楸帆多次获中国科幻小说银河奖、全球华语科幻星云奖,更是最早打入美国科幻杂志的中国作家之一。
 
对陈楸帆来说,科学是科幻的养料,为了准备新作,他最近正在翻阅十几万字的科学论文。
 
而作为高能天体物理学最高奖 Rossi Prize 最年轻的获得者,苏萌当下正致力于 “上天挖矿”,他希望让太空的广阔资源为人类和地球所用。
 
作为科幻爱好者,苏萌正逐步把科幻变成现实。
 
而南方科技大学人文科学中心教授、著名科幻作家吴岩,将作为特别主持参与到本场对话中。
 
活动开始前,腾云就本次直播的几个关键话题与吴岩教授聊了聊,以此作为开端。这些话题分别是:想象力,科幻与科学的关系,科幻的作用,人文和科学的融合。
 
扫描下方二维码,选择 “开播提醒” 预约直播。
分享人 | 吴岩
南方科技大学人文科学中心教授
著名科幻作家
 
关于两位嘉宾:
 
陈楸帆×苏萌
 
腾云:我们先聊一聊本场活动的两位嘉宾,为观众作一个简单介绍。您如何看待陈楸帆的创作?
 
吴岩:我这几年我追作品追的不多,但是《荒潮》《开光》我看过,我觉得楸帆有几个特点:
 
首先,他是站在今天的国际科幻前沿的作家。比如写与 “脑” 有关的话题,写意识和机器之间的关系等话题,这些都是前沿课题。他做人工智能写作的尝试也很值得肯定。
 
另一方面,我觉得他很关注中国的发展。比如《荒潮》就写了福建老家发生的电子垃圾的故事。
 
类似他这样的作家还有夏笳、郝景芳、飞氘、宝树、江波、阿缺…… 人太多了。青年作家是科幻的希望,楸帆是个领头羊!
 
腾云:还有苏萌老师,他是本场对话中的唯一的科学家,也是一位科幻迷。
 
吴岩:苏萌代表了我这些年经常打交道的一类科学家,他们对科幻特别感兴趣,而且思想常常超出他们所研究的东西,超出的很远很远。我特别重视他们,我觉得他们这样的做法,恰恰是深谙科学本质的做法。
 
科学精神与想象力、创新和未来是相关的。他们的介入,让科幻和科学两个领域更多融合且相得益彰。
话题一:如何理解 “想象力”?
 
腾云:除了科学、科幻,这场活动还有一个关键词,就是 “想象力”,这也是南方科技大学人文科学中心重要的研究方向。您怎么理解想象力?
 
吴岩:我在南科大成立了科学与人类想象力研究中心,也给学生开了一门叫《想象力入门》的课。想象力是一个人与生俱来的能力,和思维等能力等其他能力是一样的。
 
怎么发展想象力?在一定程度上,与其说是发展想象力,不如说是保护想象力。
 
我们要去研究,通过什么形式能够不让社会的变化、人的成长把想象力压制掉。
 
我们找到加拿大教育家基兰·伊根的理论,在不同时段分别去孕育想象力。为此,我们还做了一个教材:《科学幻想:青少年想象力与科学创新思维教程》,分别从不同年龄段增进人的想象力。
 
腾云:所以您认为这个世界上最有想象力的人在哪里?
 
吴岩:走在各行各业尖端的那些人,我觉得他们中多数是很有想象力的。
 
比如特朗普,其实他很有想象力,他从商业尖端走到政治尖端。还有一些科技尖端的从业者,如诺贝尔奖获得者,马斯克就更不用多说。
 
因为人到了尖端以后,前面就没有什么路可循了。原来是跟跑,到一定时候要领跑。领跑就要探路,探路就需要靠想象力。
 
所以我说只有打头这些人想象力发展得最好。要从他们那里提取经验,学习他们的思考方式。
话题二:科幻与科学之间是什么关系?
 
腾云:我们这场活动还会探讨一个话题,就是科幻和科学之间的关系,您会如何解读二者的关联性?
 
吴岩:科幻文学是一种文学,而文学其实是普通人对时代的一种反映。科幻作家都是普通人,只不过对科技时代更加敏感。
 
不要把科幻当成科学的幻想,这点非常重要。虽然也有科学家写作,但毕竟是少数。当他们写科幻的时候,他们已经变成了一个普通的人。
 
所以我反对一种观点,即认为科幻和科学发展之间有密切关系,如科学发展了科幻就发展,或者科幻发展带动了科学的发展。我觉得没有这么直接的线性关系。
 
腾云:从某种程度上说,科幻作家和科学家都是 “面向未来” 的。那么我们可以预测未来未来吗?这也是您的一个研究方向之一。
 
吴岩:未来问题比较复杂。
 
上世纪中叶以来,人们改变了预测未来的说法,认为未来需要人类去创造。现在,未来无限度侵入了现实,是“未来已来”的状态。
 
有人说:未来昨天晚上已经到了。所以我们非要应付这种快速降临的未来不可。
 
在这个意义上,我们正在开发的未来智慧教育显得特别有用。
 
想象力和未来智慧,是我们第三波教育所必须的内容。中国教育已经走过两波了,第一波从1949-1978,主要是做知识教育,因为我们需要劳动者;第二波教育从1978到现在,让学生学习怎样活用知识,这就是所谓的能力教育,我们也因此赶上了世界的步伐。
 
现在,我们在一些方面逐渐走向领跑、走向无人区,前面没有路了。想象力和未来智慧就是时代要求的新的能力和素质。
 
话题三:科幻有用吗?
 
腾云:我们为什么需要科幻?
 
吴岩:为什么要需要科幻?因为科幻小说带给我们未来智慧,辅助我们丰富想象力。
 
至少,科幻能让我们习惯变化。
 
在国外,大家都说科幻是关于变化的文学,我的版本是:一旦看过100个未来,当你遇到第101个未来时,就不会感觉突兀。100种应对方式你都见到了,还不能应对第101种吗?
 
腾云:作为科幻作家及研究者,您觉得科幻有什么用?
 
吴岩:我在《科幻六讲》中提到,科幻有四个用处。
 
第一,它在一定程度上是对科技时代的感知。
 
科幻作家对科技时代的感知有时可能比科学家还敏锐,这就是为什么刘慈欣的作品被那么多科学工作者追捧的原因。感知和放大感知,就是科幻作家的拿手做法。
 
第二,科幻作品也有很多的谋划。科幻作品有很多是人的愿望,这个愿望其实就是对未来的设想和谋划。
 
第三,科幻作品有对科技发展的批判性。
 
科幻作品常常对一些技术或科技走向颇有微词,例如基因编辑,还有人工智能的自由发展。作家常常认为,这么做完全不对了,这么做已经把人带入歧途了。当然,他们说这些话都是有原因的,故事会告知你原因是什么。
 
第四,科幻有一种抚慰作用。
 
科技时代下人很紧张,每天都生活在越来越紧张的社会上,科幻作品给你一个想象的世界,让你在这个世界中历险,成功、失败、反思、警醒。这个过程让你远离紧张,逐渐平心下来,然后你再回到生活去应对真实世界的变化。这个时代需要想象世界的抚慰。这也是奇幻作品、穿越作品爆红的原因。
 
这四个方面是科幻作品特别重要的作用。
 
话题四:人文与科学的融合为什么重要?
 
腾云:您之前有说过您正在筹备一个人文天文台?为什么要在人文中心建立一个天文台?
 
吴岩:我们的天文台已经做好了,欢迎大家疫情过后来观星!
 
为什么人文中心会设这样一个天文台?
 
天文学是最早把人文和科学逐渐分开的一个学科。如果你回溯到伽利略的时代,就能看到那个分叉点。科学与人文由此走上两条道路。科学开始以实验验证一切,人文呢,继续在无休止的辩论中拓展人类思维的疆界。
 
现在我们又把天文台重新搭建在人文中心了,我想它的象征意义是:我们想要重回科技和人文共融的时代。
 
人类的路还很长,没有必要这么早分道扬镳。齐头并进,携手共进,融合发展才能更好地协助人类走向未来。



推荐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