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阅读:0
听报道

图源:pixabay

 

导  读

死亡人数和住院人数都在下降,这是否意味着新冠病毒没有那么严重了?

 

10月27日,《英国医学杂志》就这个问题咨询了来自四所英国和美国的大学和研究机构的专家,咨询了这些已经经历过多轮疫情的地区的研究者的意见。

 

这些受访专家们认为,尽管目前毒株的毒力有所下降,却仍不是掉以轻心的时候,虽然症状弱了,但新冠感染让基础病更严重的特性并无变化,脆弱人群的威胁仍不容忽视;亦有专家提到了被称为“长新冠”的新冠长期后遗症,我们对此的认识仍然相当不足。

 

对于任何一种传染病的大流行,想要不付出任何代价就结束它,几乎是不可能的,文中的专家主要是临床医学和流行病学方面的专家,他们只能给出一些依托自己研究的相关建议。

 

而公共政策的制定与执行则注定更为复杂,需要考虑更多经济、社会的因素。

 

而今天的中国,正处于抗疫政策转向中,如何更好地保护脆弱人群,如何更长远地监测病毒的变化,甚至,如何看待长新冠,仍是我们需要警惕和学习的,那些已经为此付出过巨大代价的国家的经验,也许是值得我们了解的。

 

撰文 | Mun-Keat LooiElisabeth Mahase

翻译 | 赵致真

校译 | ymq

 

新冠真变得更温和了吗?

 

简单来说,不是。截至撰写本文时,新冠已在2022年造成近110万人死亡。对于没有既往免疫的人,住院和死亡的风险仍然很高。由于中国等一些地区的人口基本上仍未接触过这种病毒,而且不同地区使用的疫苗类型不同,因此说新冠危害不严重是轻率的。

 

利兹大学副教授史蒂夫•格里芬(Steve Griffin),表示:“很难比较变异病毒在致病性上的差异,因为不同人之间的免疫力差异太大了。”“人们宣称奥米克戎更温和是没错,它进入肺部深处的趋势可能更小。但要想到它的临床影响。因为它的大规模流行,即使它导致严重急性新冠肺炎的几率较低,但实际的临床影响仍然是非常显著的。”

 

埃克塞特大学医学院高级临床讲师戴维·斯特伦(David Strain)指出,新冠病毒往往会使其他疾病恶化。“至于其他疾病是什么并不重要,”他在2022年8月告诉《英国医学杂志》。“长期患有克罗恩病的患者,他们的克罗恩病或腹腔疾病或关节炎都会随着新冠而加重。”

 

德克萨斯州圣安东尼奥市朗医学院康复医学系教授兼系主任莫妮卡·维杜兹科·古铁雷斯(Monica Verduzco Gutierrez)也强调,即使是轻微的新冠病毒感染也可能导致“长新冠”,即会带来持续的症状和长期虚弱。她补充说,我们还没有完全了解二次感染的影响。今年6月,美国退伍军人事务部以预印本形式发布了一项对600万人健康记录的研究 [1],结果显示,第二次或第三次感染新冠病毒的人,在感染的头30天以及随后的几个月里,心脏病、肾脏病和其他健康问题的发病率远远高于只感染过一次的人。

 

为什么新冠看起来越来越温和?

 

新冠病毒的演化,同时普通人群免疫力的增强,意味着许多地方出现的症状表现和频率正在发生变化。在2022年期间,英国等国家的死亡人数和住院人数都在下降。

 

8月2日发表在《英国医学杂志》上的一篇论文表明,由早期奥米克戎变体(BA.1和BA.2)引起的这一轮疾病似乎没有德尔塔那么严重。 [2]世界卫生组织已经提出,奥米克戎变异株更倾向于攻击上呼吸道——这也有助于它的传播——可能与严重肺炎病例的减少有关,因为它不会感染肺深处的细胞。 [3]

 

古铁雷斯说:“原始毒株有着更大的破坏性影响,因为许多人都患上了严重疾病。”可以理解为什么对一些人来说,重症新冠感染的影响似乎已经变得更温和,特别是对接种疫苗的人。但是,如上所述,这并不意味着疾病本身正在变得更加温和。

 

不同的变异病毒会导致疾病不同的严重程度吗?

 

格拉斯哥大学传染病学教授艾玛·汤姆森(Emma Thomson)在8月的英国皇家医学会活动时说:“阿尔法病毒比进入英国的原始毒株更厉害,此后德尔塔病毒又比阿尔法病毒更凶险。”奥米克戎则严重程度下降了,但我们知道病毒不需要太多时间就会发生变化。通过随机突变,我们很可能会得到一个更危险的变异株。

 

加州斯克里普斯研究所的分子医学教授埃里克·托波尔(Eric Topol)表示,病毒的传播能力和适应性变得更强,而我们的免疫反应也会略有增强,这两者之间存在着较量,但“总体而言,病毒是赢家。”

 

格里芬同样担心这种病毒能够以惊人的速度变化。“我们会得到一个适应能力极好的病毒,并且它从不认为自己已经够强,所以会不断跃上我们所说的另一个最佳适应性高峰。这些都是精巧的能逃避抗体的病毒,它们正在以惊人的速度变化。”

 

斯特伦则认为,有了早期的奥米克戎变体BA.2,“(急性)新冠本身已经没有那么可怕。但‘长新冠’却更加可怕。”他说,据悉他的医院大约15-20%的员工在感染BA.2后精疲力倦,在几个月后还有许多人在逐步复工。随着BA.4和BA.5在感染中占主导,这一比例有所下降。

 

“长新冠”真值得担忧吗?

 

是的,格里芬说,并将病毒传播力的居高不下称之为“一个真正的担忧”。他补充说:“我认为我们不应该假装患病率无关紧要。”

 

英国财政研究所7月发布的一份报告估计,十分之一感染“长新冠”的人会无法工作,通常是请病假,而不是完全失去工作。报告表明,只要新冠的流行率和严重程度保持在当前水平,其总影响相当于11万名工人请病假。 [4]格里芬补充说:“如果你从职业角度看风险群体,例如教师、社会工作者、医务工作者、公交车司机等,这些人更有可能患上“长新冠”,因为他们要直接面对各种人群。

 

托波尔说:“所有这些都在助长’长新冠’。而很不幸,我们看到的反应是‘随他去’。这是不可接受的。在我看来,太多的人放弃了斗争,这很可悲,因为我们知道那些有创新性的,真正好的措施,并且我们有条件去做。而我们没有倡导,没有把这些置于优先地位并投入资源。”

 

“我们在本该加强资金投入的地方减少投入——而这本会是一项非常明智的投资。赶在病毒之前抢占先机的能力,将为未来的我们节约大量的成本。”

 

赵致真译自《英国医学杂志》,文章有部分删节。

British Medical Journal,Has covid-19 become milder?27 October 2022

https://www.bmj.com/content/379/bmj.o2516/

 

参考文献:

1. Al-Aly Z, Bowe B, Xie Y, et al. Outcomes of SARS-CoV-2 reinfection. Res Square 2022[preprint]. doi:10.21203/rs.3.rs-1749502/v1

Google Scholar

2. Ward IL, Bermingham C, Ayoubkhani D, et al

Risk of covid-19 related deaths for SARS-CoV-2 omicron (B.1.1.529) compared withdelta (B.1.617.2): retrospective cohort study. BMJ2022;378:e070695.doi:10.1136/bmj-2022-070695 pmid:35918098

3. Farge E, Roy M. WHO sees more evidence that Omicron causes milder symptoms.Reuters. 4 Jan 2022. https://www.reuters.com/business/healthcare-pharmaceuticals/who-sees-more-evidence-that-omicron-affects-upper-respiratory-tract-2022-01-04/

4. Cominetti N, Henehan K, Slaughter H, Thwaites G. Long covid in the labour market.Health Foundation, Resolution Foundation. Feb 2021.https://www.resolutionfoundation.org/app/uploads/2021/02/Long-covid-in-the-labour-market.pdf

 

 

 

话题:



0

推荐

知识分子

知识分子

3646篇文章 4小时前更新

由饶毅、鲁白、谢宇三位学者创办的移动新媒体平台,现任主编为周忠和、毛淑德、夏志宏。知识分子致力于关注科学、人文、思想。我们将兼容并包,时刻为渴望知识、独立思考的人努力,共享人类知识、共析现代思想、共建智趣中国。

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