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阅读:0
听报道

图源:pixabay

撰文 | 蛋炒饭

如果说周末团建是打工人的噩梦,那么,科学家们对周末的学术会议怎么看呢?近期的《自然》杂志,便是讨论了这个问题。

在周末召开会议,你礼貌吗?

将目光聚焦在这个话题,实在是因为,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学术会议们齐齐地盯准了周末,尤其是国际学术会议。科研人员,尤其是对那些正在事业上升期的青年才俊们而言,周末往往变成了另一场“工作战役”,他们在不同的城市,乃至国家间穿梭,参加各种各样的学术会议,希望在科研的海洋中捕捉到新知的火花。

然而,科研工作者们也需要休息,像大多数人一样,周末应该是他们与家人、朋友共享欢乐,暂时抛开工作压力,尽情享受生活的时光。

“在周末召开会议是非常不礼貌的”,西班牙细胞生物学家阿曼达·塞拉(Amanda Sierra)对《自然》杂志抱怨:“考虑到这对家庭时间和私人生活的侵犯,这几乎是一种侮辱。” 

过去,为了避免在周末离开孩子,塞拉会选择发表声明,提早离开,或者请求组织者调整她的演讲日期。然而,当她自己成为会议的组织者时,她才意识到,由于涉及的人数众多,要改变这个现状其实并不容易,她只能尽量让每个人都回家过周末,却不一定每次都能实现。而就在最近的2023 年国际脑研究组织世界神经科学大会,塞拉不得不把一场3000人的大型活动安排在了周末。

“我对日期没有发言权”,这位一贯反对周末会议的女科学家说。

周末学术会议正在加剧女性流失

周末的学术会议打破了工作与生活的平衡。学者们的休息时间被侵占,社交生活受到影响,身心健康可能也会因此受到威胁。当工作时间侵入个人时间,压力和疲劳可能会逐渐积累,导致工作效率下降,创造力下滑,甚至可能引发健康问题。

许多学者表示,他们常常在周末被迫参加会议,感到疲惫不堪。这不仅剥夺了他们的休息时间,也挤占了他们进行深度研究的时间。此外,他们还需要在繁重的研究任务、教学任务和行政任务之外,找出空隙来准备和参加这些会议。这无疑给他们带来巨大的压力。

虽然目前还没有具体的数据,但麻烦的是,已经有人开始相信周末的学术会议与女性在科研领域的高流失率有一定的关联。

这些观点的持有者中,较为知名的一位是弗吉尼亚大学夏洛茨维尔分校医学院的医学研究员安妮·斯珀林。她曾因美国免疫学家协会(AAI)的会议总是与美国的母亲节重合,停止支付会员费并决定不再参加AAI会议。斯珀林在接受《自然》杂志采访时解释:“我的儿子也恰好在这个时候过生日,只有等到他们长大,不再在乎生日聚会和母亲节庆祝活动时,我才会重新参与AAI的活动。”

当然,不能与孩子共度节假日之外,更为现实的问题是,学校和幼托机构在周末都会关门,这也就意味着,必须有人帮助科研人员照顾孩子。

一位国内的年轻科学家向知识分子提到:“我见过带孩子一起去开会的同行,但都是带上比较大的孩子,父母开会,孩子自己在酒店房间呆着,一般是父母双方都在周末出差,一方就只能带孩子一起去会议地点了。如果是很小的孩子,那只能是家里有其他人照顾了。”

周末会议,一种“必要”的痛苦吗?

然而,尽管存在种种弊端,周末的学术会议却往往难以避免。

毕竟,在这个科研繁荣的时代,研究人员们的任务不再只是埋头科研,而需要与同行交流、分享研究成果,甚至有时候还需要为有限的科研经费争夺,会议已经成了他们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疫情期间的大量在线会议,反而使得科研人员更加渴望面对面的实体会议。

对于学术界来说,举办大型会议也有其实际难度。根据《自然》杂志解释,很少有城市能够同时拥有合适的场地和足够的酒店空间来接待来自世界各地数以千计的研究者。又由于大部分企业和机构倾向于在工作日预订场地,因此,持续三到五天的大型学术会议通常需要在周末开始或结束。

尽管目前对周末学术会议的抱怨很多都来自生物医学领域,但这个领域恰恰是十分依赖周末学术会议的。因为医生们工作日需要专注于对患者的诊疗工作,只有周末才有时间从日常工作中抽离出来参加学术会议。对于有教学任务的大学教师而言,周末的会议则不会影响他们的日常授课,因此也是最为理想的时间。

针对周末会议给育儿带来的困扰,有些学术组织已经开始尝试引入儿童照护机构来缓解这一问题。比如,被斯珀林批评总是在母亲节举行会议的AAI目前已开始为与会者提供免费的现场托儿服务,且根据目前的公告,明年的AAI会议将改变在母亲节举办的传统,打破了长达十年的惯例。。

除了免费的托儿服务,更灵活的日程安排也是一种解决方案,使得周末无法空闲的研究者只需在工作日参加并进行演讲。

然而,我们是否真的需要抱怨周末的学术会议呢?

一位受访的中国研究者告诉知识分子:“我觉得也没什么可抱怨的,很多其他工作也要出差不分是否周末。而且对于科研人员来说是否参加学术会议是有一定自主选择性的,很多时候并没有什么非参加不可的会议。不过,说实话,我是觉得(目前的)学术会议太多了,是浪费资源。”

问题可能最终还会回到这样一个问题上:这场会议能给研究者带来多少实质性的回报?

在中国,每年年末为了花掉剩余经费而纷纷举办学术会议的情况,早已有了很多媒体报道可查。

2019年,《人民政协报》中,中国科学院研究生院李醒民教授曾专门撰文:“我对学者唯一的建议就是少开会”,文中提到:“今日有些学术会议,或者是非学术的凭空神聊,或者是应制式的歌功颂德,或者是盲流学人的赶潮追风,或者是学术明星的露脸作秀。在这些学术会议上,或假问题堂而皇之成为会议主题,无端耗费学人的时间和生命……”

也许,时间安排之外,质量,才是学术会议最大的挑战。我们需要重新审视会议的价值和意义。所有的会议都是必要的吗?所有的会议都需要面对面参加吗?是否有些会议可以通过线上方式进行,以节省科研人员的时间和精力?

参考文献:
Researchers revolt against weekend conferences,,Nature, 01 November 2023

(对周末举行学术会议的话题,有任何看法欢迎在文后留言。)

 

话题:



0

推荐

知识分子

知识分子

3605篇文章 1天前更新

由饶毅、鲁白、谢宇三位学者创办的移动新媒体平台,现任主编为周忠和、毛淑德、夏志宏。知识分子致力于关注科学、人文、思想。我们将兼容并包,时刻为渴望知识、独立思考的人努力,共享人类知识、共析现代思想、共建智趣中国。

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