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阅读:0
听报道

图源:Pixabay

撰文丨苏惟楚

今年3月,在美国佛罗里达大学任教的一位中国籍教授和在佛州国际大学就读的两位中国博士生向联邦地方法院提起诉讼,被告为15位佛罗里达州教育官员,他们指称该州去年通过的一项法案带有歧视并违宪。

去年5月,佛罗里达州议会通过了一项编号为“SB 846”的法案,由州长罗恩·德桑蒂斯Ron DeSantis签署成法,于2023年7月1日开始生效。禁止佛罗里达州立大学系统与任何居住在七个“受关注国家”(包括中国、伊朗、委内瑞拉、俄罗斯、古巴、叙利亚和朝鲜)的非美国公民或实体建立“合作关系”,不得雇佣这些国家的博士后和研究生(获得该州最高教育机构的特批豁免的学生除外)。对于私立学校来说,如果该校参加了佛州的教育奖学金计划,也会受到SB 846法案的一系列类似的限制。

两名博士生都是佛罗里达国际大学的中国留学生。其中,尹志鹏(音译)就读于计算机和信息科学专业,2023年12月获得了该校博士项目的录取通知,附带每年 27510 美元的研究助理职位。但由于SB 846法案,学校没有批准他的研究助理职位,少了一大笔助学金的尹志鹏目前只能自费全额支付学费来攻读博士。

另一位博士生郭震(音译)则是就读于材料工程专业,由于SB 846法案,他被禁止进入实验室,这对于他来说几乎断绝学术生涯。

在佛罗里达大学任教的中国籍教授关正飞(音译)则因该法案的实施被阻断了招聘中国博士后和博士的计划。佛罗里达大学的审查者需要这位教授回答一些问题,其中包括“为什么这个人不是安全隐患”等问题。关教授称,他没有资格评判一个人是否具有安全风险,但他的研究课题是“黄龙病对佛罗里达州大规模柑橘产业的影响”,这一课题对国家安全不构成任何威胁。而当前境况对他实验和论文发表非常不利。

美国《科学》杂志此前报道称,SB 846法案扰乱了佛罗里达州公立大学的研究生招生工作。例如,佛罗里达大学的一个系严重依赖来自受关注国家的学生,为此,他们不得不考虑申请降低成绩要求,以招收并不合格的美国本地候选人。该法亦产生了寒蝉效应,在佛罗里达大学文理学院获得终身教职的前两名候选人因为该法拒绝了工作邀请。[1]

目前,这起诉讼由美国华美维权同盟(CALDA)和美国公民自由联盟(ACLU)的律师发起,《知识分子》访问了CALDA主席、德恒律师事务所管理合伙人朱可亮律师,他向《知识分子》叙述了SB 846法案出台的背景,以及其对当地学术发展的伤害。

据朱可亮介绍,当地时间4月26日,他们已经向法院递交临时禁令的申请动议,请求法官在案子结束之前提前宣布法律无效,让原告能够继续学业,目前预计法官会就这一申请在今年夏天举办听证会并颁布判决。

以下内容来自朱可亮叙述及起诉书:

2022年年底到2023年年初,由美国共和党控制的一些所谓“红州”,包括德克萨斯州、乔治亚州、佛罗里达州在内,开始了一批针对中国的法律议案。

举个例子,去年年初,德州政府提出一系列针对华人的歧视性法案,其中包括限制华人购买房地产、禁止使用所有中国的社交媒体软件、禁止大学招收中国学生,引起华人社区很大的不安和担忧。

在德州,华人的数量比较大,远超佛州的华人数量;德州的华人组织在本地社区影响力也很大,迅速就此事组织力量进行反对;加上一些德州的少量亚裔议员反对,所以德州的这些提案都没有通过,这是当地华人组织取得的一次临时性的胜利,但不排除未来州政府还会继续通过类似法案。

然而,在佛罗里达州,SB 846法案和“限制华人买房买地”的法案(SB 264法案)从提案到通过参众两院,再到州长签署,仅仅用了2个多月的时间。

他们的州长罗恩·德桑蒂斯是当时美国共和党内,除特朗普之外,呼声最高的总统候选人。

在通过上述法案的三周之后,2023年5月26日,德桑蒂斯正式宣布参与总统竞选(编辑注:2024年1月,德桑蒂斯宣布退选),也可以这么理解,这些反华法案都是为了给他的总统竞选造势。

在那时候,我听到当地个别华裔教授对SB 846法案担忧,但当时的声音比较小。对于佛州当地华人来说,因为限制买房买地对他们造成的伤害更直接也更广泛,所以我们在去年5月先就SB 264法案起诉了佛州政府。

被改变的人生

学术界更大声浪的反对是从去年12月开始(编辑注:截至2月27日,约400名佛罗里达大学教职员工签署请愿书;请愿书称,佛罗里达大学每年秋季招收1000多名来自七个“受关注国”的学生;2020年,1100名学生来自中国,83名来自伊朗)。虽然SB 846法案在去年7月生效,但生效的时候,大学并不知道如何具体执行。去年秋天,佛州政府出台了一些解释细则。

据我们了解,佛州公立大学是在去年12月前后才开始正式的大规模撤销了这些“受关注国”学生的助教、助研和博士后的工作岗位。比如我们其中一位原告,他在今年1月收到通知,不可以继续担任助教。也是在这个阶段,学术界人士们对该法案的伤害有了更直观的认识。

我们的原告之一叫尹志鹏(音译),在佛罗里达国际大学攻读计算机与信息科学博士学位,他持有的是F-1签证。2021年8月,他来到美国,在纽约学习。2023年12月,他获得了佛罗里达国际大学博士项目的录取通知,附带每年 27510 美元的研究生助理(GA)职位,学费减免,为此,尹志鹏从纽约搬到迈阿密,并且签署了13个月的租房合同。

但在2024年1月,佛罗里达国际大学通知尹志鹏,他的GA职位要约被推迟,直到他获得新的批准。但在获得批准之前,他需要自费全额支付学费来攻读博士。

另一位原告是郭震(音译),他目前在佛罗里达国际大学攻读材料工程博士学位,他在2023年9月接到该校的录取通知,同时附带每年27510美元的研究生助理(GA)职位。2023年12月16日,郭震抵达美国,4天后,校方在信中通知他,同尹志鹏一样,他的研究助理职位被停止,他需要自费支付全部学费。单从经济损失来看,两位博士生面临的损失包括每学期近1万美元的学费,还有原本GA职位提供的2万多美金的费用。

两位学生各自都有他们的学业规划。比如尹志鹏,他原本打算进入工业界,但由于SB 846法案,他的计划被扰乱,甚至不得不提前退租蒙受经济损失;而郭震未来希望进入大学做老师,但目前,他没办法进入实验室,这意味着他没办法完成学业很重要的一部分,完成不了实验项目,就无法达成发表论文的要求,甚至很难毕业。我们希望能够赢下诉讼,让他们能够继续学业。[2]

佛州一共有12所公立大学,其中留学生人群非常庞大。

我们的另一位原告也受到了影响。关正飞(音译)是佛罗里达大学食品与资源经济学的终身副教授,他是中国籍教授,以永久居民身份(“绿卡”)在佛州工作和生活。他的其中一项研究是关于黄龙病对佛罗里达州大规模柑橘产业的影响。

在2023年秋季的招生中,关教授在美国国内和国际都做了招生和就业宣传,收到了18份申请,申请人都是国际学生,其中3人在中国拿到学位,2人在伊朗拿到学位,并没有来自美国的学生向他提出申请。关教授选中了一位最佳的博士后候选人,对方来自中国,但由于SB 846法案,招聘延迟了四个多月也未能成功,这位博士后候选人最终选择了佛罗里达州之外的工作机会。

找不到合适的博士生以及博士后候选人,这对关教授的学术研究造成损害,因为他需要接受五年的终身职位审查和晋升流程,由于SB 846法案的限制,他的研究和发表进度变得缓慢。[2]

软弱的大学和教育机构

SB 846法案有很多模糊的地方。比如对于居住地的定义,佛州政府在不同的法律中有着相反的定义。

举个例子,我们去年就“限制华人买地”起诉佛州政府,在那个案子里,其中一个原告持有F-1学生签证,对此,佛州政府的解释是,你虽然拿着F-1签证,但你人居住在佛州,所以你的居住地应该是在佛州。但在新的案子中(就SB 846法案起诉的案件),学校的解释说,虽然你人在佛州,但因为你是中国护照,你来自中国,所以你的居住地为中国。这是两种相反的解释。

SB 846法案审查的是外国留学生到底对美国的国家安全到底有没有造成威胁。这个问题实际上不应该由教育机构和大学来做判断,佛州政府没有这个能力,也没有专门的机构能够做这个工作,这是由美国联邦政府负责的事情。

事实上,在留学生申请学生签证的时候,美国政府已经对申请学生的背景、对美国潜在的威胁做过审核。佛州的教育机构没有能力、没有资源也没有人员来做这个判断。另外,法律没有对教育机构做国家安全威胁判断提供任何具体标准,只是一个笼统的词语,“国家安全威胁”,怎么判断呢?

我们接触到的教授也都认为,佛州这些大学和教育机构,没有能力也不适合做判断。

目前来看,佛州公立大学的一些校长和高层的任命都来自州政府,大学的很多经费也来自州政府。这种情况下,无论是被动还是主动,这些公立大学都在非常积极地实施SB846法案,他们也怕受到州政府的惩罚,宁愿把解释做得很宽泛,或者为了避免违法,干脆就不招收中国学生了。

我目前没有办法掌握全部受影响的人群情况,但我们非常清楚一点,对于这些留学生而言,如果他们希望继续读书,想完成博士拿到学位,或者完成博士后的项目,在当前的情况下,如果无法进入实验室跟导师一起工作,他们只能去别的州的学校完成学业。在我的了解中,有学生也正在退学或者转去其他实验室。

和“中国行动计划”如出一辙

SB 846法案和“中国行动计划”如出一辙。自2018年开始,“中国行动计划”在美国掀起了一股浪潮,他们将华人等同于间谍,这种种族歧视的浪潮和风头一旦掀起,就会伤及很多无辜。在美国历史上,类似的事情发生过很多次,所以我们希望能够阻止歧视性浪潮的继续扩大化,而且。

在“中国行动计划”实施之前,几乎所有的美国大学都鼓励他们的教授,无论是华裔还是美籍教授,和全球的研究机构和大学合作。在此之前,美国大学和中国大学和研究机构存在很多合作,都是学校官方过去一直鼓励的事情。在这种背景下,我们看到很多华裔教授在中国兼职或者进行联合项目,但现在,这反而成了他们的罪过。

2022年,美国司法部宣布终止“中国行动计划”,但实际上,针对华裔研究人员的调查和起诉还在进行。

“中国行动计划”是由上一届联邦政府发起的执法行动,主要目的说是为了防止在美国的华裔科学家偷窃美国的科技技术,转移到中国。这在法律上,叫做经济间谍罪。

但实际上,据我们掌握的信息,到目前为止,“中国行动计划”已经调查了上百位教授,没有任何一位是被判了经济间谍罪。个别教授和研究人员被判有罪,但跟国家安全、间谍、盗窃科技没有任何关系,大都是一些信息披露方面的技术性问题,比如在经费申请表上一些信息没有填全,或者在税表上有一些海外收入没有被上报。

所以,在我们看来,这是完全基于种族偏见的执法行动,CALDA对这样的执法方式完全反对,所以我们正在起诉联邦政府,要求联邦政府披露中国行动计划执法的相关信息。

这样的话,我们就可以进一步了解到,美国联邦政府最近几年执法过程中到底调查了多少美国的教授,有多少是真正被认为犯了经济间谍罪的,掌握了这些信息,我们才能将事情彻底曝光。目前官司还在进行之中,快的话今年年底,慢的话明年可能会有初步结果。

参考资料:

1.https://www.science.org/content/article/hiring-ban-disrupts-research-florida-universities

2.https://caldausa.org/end-fl-sb-846

 

话题:



0

推荐

知识分子

知识分子

3695篇文章 1天前更新

由饶毅、鲁白、谢宇三位学者创办的移动新媒体平台,现任主编为周忠和、毛淑德、夏志宏。知识分子致力于关注科学、人文、思想。我们将兼容并包,时刻为渴望知识、独立思考的人努力,共享人类知识、共析现代思想、共建智趣中国。

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