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知识分子 > 潘建伟的爱 | 未来科学大奖获奖感言

潘建伟的爱 | 未来科学大奖获奖感言

 
2017年10月29日晚,未来科学大奖颁奖典礼在北京举行。下文为未来科学大奖“物质科学奖”得主、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副校长、潘建伟教授的获奖感言:
 
● ● ●
 
我遇到一个大的难题,本来我也想好了一个获奖感言,结果我发现:我想讲的内容和次序与施一公讲的一模一样。没想到,我们都想了好久,结果连次序都一样的,但我不是剽窃。我们可能真的“纠缠”在一起了,因为平时的交往比较多。今天我的获奖感言同一公的只是在内容上有一点不一样,请不要怪我,因为我们俩就是“纠缠”:他是1,我也是1,我没有办法。
 
我确实感到非常激动,也非常高兴,能够得到这么一个肯定。我心里充满了感激之情,觉得自己是幸运的。首先,我非常感谢未来论坛,他们设立了未来科学大奖。也感谢未来大奖的几位捐赠人,因为如果没有这几位捐赠人的慷慨捐赠,我今天不可能站在这个颁奖台上,所以,我非常感谢他们,他们设立的未来大奖让科学在中国得到了更多的普及和重视。
 
同时,我也想感谢未来科学大奖这个非常杰出的评审委员会,这一点一公没有讲,他感谢了委员会评给他的奖。我想讲的是,我来证明一下委员会的评奖水平是很高的,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未来科学大奖)已经成了诺奖的风向标:去年未来科学大奖颁给了拓扑量子方面的研究,随后,斯德哥尔摩就宣布把当年的诺奖,颁给了拓扑物质相变研究的几位科学家。
 
今年未来科学大奖又颁给了施一公,以表彰他在冷冻电镜方面取得的相关研究成果。结果又过了一两个月之后,斯德哥尔摩又跟着未来科学大奖委员会的指引,评了冷冻电镜方面的工作获得了诺贝尔奖。所以,这种角度上来讲,我觉得未来科学大奖评奖委员会的水平还是非常高的。
 
下面,我继续follow(效仿)施一公(的演讲次序),不是follow(内容),是我自己原创的。我非常感谢我的家庭,特别想感谢我的妻子。她是我高中的同学,我记得当时我在日记上写下,希望能够经过多年的努力,娶她做我的妻子。想要把这件做成是非常困难的,我从17岁开始努力,一直到26岁,花了将近九年的时间,她终于在某一天答应了,可以嫁给我了。
 
所以,我当时跟自己说:这么困难的事情都可以做成,这个世界上什么事情做不成呢?我花了九年把我的妻子追到手了。所以,她同意嫁给我这件事给了我足够的信心,因此我觉得我在世界上做任何事情都是可以做成。
 
我也非常感谢她对我事业的支持。我记得当时她正好挺着大肚子,怀着我们的老大,因为身体不太好,突然摔倒了,把肩胛骨摔断了。当时她在德国,而我因为科研的事情,需要赶回国答辩。她挺着大肚子,趟在床上动不了,却对我说:“没关系,你还是回去吧”,当时我是流着眼泪去的机场,飞回国内。所以我说:我今天取得的所有成就,跟她对我的支持分不开。
 
另外,我也感谢我的孩子们。我和施一公一样,育有一儿一女,我平时在家里的时间比较少。有一次非常糟糕,我又需要紧急回到国内来做一些事情,当时我的女儿肺炎发烧住院了,我的儿子才两三岁,在家里面没有人管。当时在机场的时候,我真的眼泪流下来了,她叮嘱我说:“你回去要把这件事赶紧做好”。所以,没有家庭的支持,我不可能取得今天的成就,我非常感谢我的家庭。
 
同样地,我也非常感谢我的父母。我现在还清晰地记得在1987年,大概是春天刚刚来到的时候。最早的时候,1977年、1978年那时,大家常说“读好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但在1987年的时候,开始慢慢变为“搞经济、学经管”,今天基本上都去清华北大学经管了。那个时候比较纠结,学物理的话可能找不到工作,将来饭都没得吃,但杨(振宁)先生、李(道)先生,他们是我们的榜样,杨先生今天也在这里。当年我跟父母散步,我说我想学物理,可能将来没有饭吃,他们却说:“没有关系,你想干什么就去干什么”。所以,正因为有他们的支持,我也没有什么功利心,就沿着这条路走了下来。慢慢往前做,所以我非常感谢我的父母。
 
今天,我也感谢我的团队。当时出国的时候,我非常有幸能够跟很多非常杰出的青年学生一起工作,这里面包括了今天在座的彭承志、陈宇翱、陆朝阳和张强等很多学生。当时,如果我在国外仅掌握一项技术,我觉得回国可能什么都干不成。所以我跟学生们讲,你们去到斯坦福、剑桥、ETH和马普所等院校去学习。我说咱们做一个约定,大家把几个技术全学会,然后在适当的时候一起回来,一起合起来做一点别人、别的团队做不了的事情。
 
所以,我非常高兴,当年跟我有这个约定的每一位学生,他们都学成归国了,成了我现在的同事。我非常感谢、也非常有幸跟你们一起工作,谢谢你们。
 
我还想感谢我们“墨子号”量子卫星的整个团队,特别想感谢在座的王建宇研究员。当时,我们的很多技术是受国外封锁的,我们花了很大的努力,却仍没有办法获得美国的许可让我们进口技术。但后来经中科院的安排,我们跟(上海)技物所、科大一起合作,终于把这个被封锁的技术攻破。所以,今天这个奖,本来我当时也不知道自己被提名。其实这个奖不是给我个人的,而是给我们五个人,乃至整个团队的,谢谢你们。
 
我还要感谢在我成长当中,每一位关怀过我的人,我无法一一列举。刚才施一公讲的,我们回国之后也受到了很多的非议,这些人与曾经关怀你、感动你的人一样,都是人生中必然要遇到的,最后都会成为对我们修行的肯定。所以,我想应该感谢每一个人,感谢大家。
 
最后的感谢并不是说最不重要,其实最重要的都要放在最后。这两天美国国会正好有一个会议,他们专门讨论了怎么样能够在与中国进行量子技术的竞争中保持他们的优势,或者是说,能够取得优势。我觉得我们能够一起把量子通信卫星这件事做成,成功发射量子卫星,以至于如今国外的同事非常羡慕我们,主要得益于我们的国家。按照施一公的说法,我们正处在一个大时代,更好的说法是新时代,这得益于国家经济的发展,让我们能够做一些让国外的同事也羡慕的事情。所以我非常地感恩,能够在国家的支持下,做一些有益的事情,做一些世界领先的事情。
 
谢谢大家!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