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知识分子 > 第30个世界艾滋病日警示:同性间性行为传播风险激增

第30个世界艾滋病日警示:同性间性行为传播风险激增

编者按:
 
2017年12月1日,第30个世界艾滋病日。
 
自中国在1985年出现第一例艾滋病例以来,中国的艾滋病感染病例在三十余年间快速增长。截至2017年6月30日,全国报告现存活艾滋病病毒(HIV)感染者/艾滋病患者(AIDS)718270例,报告死亡221628例。现存活HIV感染者419101例,AIDS病人299169例[1]。
 
这其中的一大增长点,就是男男的同性性行为传播。
 
撰文 | 吕浩然
责编 | 李晓明
 
在艾滋病在中国蔓延的最近十年,其主要传播途径有了一个极大的改变。
 
据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近年公布的艾滋病数据显示,在十年前的2006年,艾滋病的主要传播途径为性传播(33.1%)和毒品注射(34.1%),而在性传播中,同性传播仅占2.5%;十年后的2016年,毒品注射一项占比4.0%,而性传播所占比例则超过了90%(94.7%),其中同性性传播,尤其是男男性传播已经成为最大的增长点,在性传播途径中的比例超过27%(图1)。
 
这点从最新的2017第二季度全国艾滋病疫情通报中,也能得到佐证。今年第二季度,我国新发HIV感染者/AIDS病人中,异性性传播25217例(68.4%);同性性传播9349例(25.3%);注射毒品传播1234例(3.3%);母婴传播157例(0.4%);性接触加注射毒品传播79例(0.2%);输血及使用血制品传播14例(0.04%);既往采血浆传播1例(0.003%);传播途径不详835例(2.3%)【2】。
 
值得注意的是,虽然目前已经有女性同志之间传播艾滋病的案例,但通过女性间的性行为感染艾滋病的概率仍比较低。而男性之间的性传播则是新增艾滋病传播的重灾区。
 
“不仅如此,主要的新报告感染者当中以青壮年为主,尤其是20-30岁性活跃的年龄,这一部分人处于性需求最高、性活跃度最高的生理阶段;从性别上看,男女(感染)的比例大概接近4:1,对现今的青年男性来说,同性性接触已成为最主要的传染方式。”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流行病学首席专家吴尊友说道。他是在比尔及梅琳达·盖茨基金会举办的“艾滋病毒快速检测的进展与挑战”媒体研讨班上对与会的媒体作上述表示的。
 
清华大学艾滋病综合研究中心研究员张林琦多年从事艾滋病防治研究工作。他认为,年轻人群体HIV高发的主要原因,在于年轻一代处在更开放、便利的性接触环境中,对性的态度更加开放,但缺乏对性知识、保护措施的了解,并不真正知道感染艾滋病的严重后果,因此造成了现在感染人数剧增的严峻局面。
 
而这点对于青年男同群体的影响尤为显著。
 
首先,在中国MSM(men who have sex with men,男性同性恋人群)群体中,感染告知率非常低。相关研究显示,MSM群体中的HIV-1阳性携带者只有很少一部分(4.9%)对其同性偶然性伴侣告知感染状况(参阅:中国男男艾滋病感染处于爆发边缘)。相比之下,配偶和固定性伴侣的知情率为44.1%~43.9%。大约38.09%的MSM有过“花钱买性”的经历。
 
其次,在MSM群体中,无保护性行为的发生比例也要明显高于异性。据估计,有45.7%的MSM与同性发生过无保护性行为,而异性的数据仅为10.9%。
 
此外,吴尊友表示,2016年中国艾滋病检测达到一亿六千九百万人次,占全球总检测量的三分之一。如果将检出的HIV阳性感染者人数与检测总人数做一个比值,其实总的比例近几年是持续下降的。
 
而同性传播占比增长快速,除却上述等原因之外,还与MSM群体(自)检测率较高有关。也就是说,MSM群体主动去检测机构进行检测及购买检测医疗器械进行自检的比例总体要高于异性群体。检测人数基数的不断增长也是新发感染病例不断增长的原因之一,尽管中国HIV/AIDS病例仍以异性恋群体为主。
 
对于MSM群体来说,现代经济和文化因素仍会使绝大多数人隐藏其性取向。尽管随着中国的不断发展,社会的开明程度不断提高,同性恋不断被人们认识、理解,这点在北上广深等一线城市有所体现。然而,同性恋仍会被社会视为“异端”,进而遭到歧视。
 
对此吴尊友解释道,即便是感染了HIV病毒,“在发现得早的情况下,只要坚持服用药物,HIV感染者也可以活到正常人的期望寿命,”他同时强调,不感染最好,一辈子服药总是一件痛苦的事。
 
他还指出,《全球控制艾滋病新策略》已经提出了“三个90%”的目标,即到2020年,90%的感染者能够被诊断,90%的诊断感染者能够得到治疗,90%的受治疗者病毒能够得到抑制。
 
“实际上控制艾滋病的三个90%策略,治疗和有效抑制病毒相对来说还是比较好做的,难就难在诊断发现,这一部分很困难,检测发现感染是我们控制艾滋病流行最最关键的第一步,如果不能检测发现感染者的话,何谈控制艾滋病流行?”吴尊友说。
 
清华大学艾滋病综合研究中心张林琦也曾在《知识分子》撰文表示,有关部门须专门制定针对MSM群体预防和治疗策略,以减少MSM群体新发感染,防止疾病的大规模流行。他提出以下举措有利于防治艾滋的有效实现:
 
政策层面:
 
(在国务院2006年批准的《艾滋病防治条例》基础上)有必要制定新的法规,明确法律规定和执法政策,同时也要让故意传染他人HIV者承担法律责任,要求HIV-1阳性者必须向其性伴侣和医生告知其感染状态。
 
宣传层面:
 
加强公众教育,提高民众关于HIV-1/艾滋的认识等举措已经显示出对行为变化的积极影响,这类宣传更应该面向中国的MSM人群。研究显示,MSM的主要联络方式是互联网、智能手机和其他现代社交媒介。
 
研究和临床护理层面:
 
流行病学研究虽然近年来有所增加,但数据应该更好地被利用,而非只用于监测和分析。预防性的无偿检测和咨询服务应该在宣传攻势中扩展到MSM群体。这样才能让这些人知道自己的状况,并及时接受治疗。
 
“虽然上面几条建议在微观的层面可望取得成效,但只有通过政策、宣传、研究和治疗方面大规模的综合力量,才能显著降低新感染者的人数。HIV-1/艾滋带来的挑战并非不可战胜,但需要我们及时有效地行动起来。”张林琦表示。
 
参考文献:
[1,2] 2017年第二季度全国艾滋病疫情,中国疾控中心性艾中心, http://www.chain.net.cn/info_view/12729/
 
推荐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