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知识分子 > 夏志宏:我的物理曾是城管教的

夏志宏:我的物理曾是城管教的

撰文 | 夏志宏

我只参加过一次数学竞赛,结果水平太差,大败而归。

1977年底,中国百废待兴,基础科学再次受到重视,各地纷纷开办中学生数学竞赛。我代表我们公社中学到县城参加江苏省数学竞赛预赛。尽管当时我已是高二毕业班学生,而且很快就要面临刚刚恢复的高考,但数学几乎什么也没学。不仅仅是数学,其它学科也基本是什么都不懂。

文革期间,在“阶级斗争”、“深挖洞、广积粮”的思想指导下,反科学思潮达到了顶峰。江苏省的中学课本作了全面改革,传统化学被取消,取而代之的是中草药;物理课取消,改成三机一泵(即蒸汽机、柴油机、电动机和水泵);数学课变成大地测量和优选法。我们中小学教育学制九年,高中只有两年,准备高考时班上没有一个同学知道什么是牛顿力学定律、什么是置换反应、什么是正弦、余弦公式。

如果一个人数学不好,现在网上流行说法是,他的数学是体育老师教的。我高一的物理确确实实是体育老师教的!陈老师是个热心人,教我高一物理,但对物理真的不通。高二的时候他改成教我们的英文,尽管26个字母说不全,后来改成教体育,成了体育老师。陈老师最后到县城去做了城管。

幸运的是,我高二遇到了很好的数学和物理老师,他们都是文革前的大学生,有丰富的知识和教学经历。季纯慧老师教我数学,她人如其名,文静、聪慧,文革中和她先生吴江老师一起被发配到乡下教书,我读高中时吴老师已被调到县城中学,县城离我们公社中学只有五公里。高二刚开始时,某一天一同学问季老师如何给出3+33+ … + 33…33的求和公式,我给了个季老师没有想到的答案,季老师从此对我另眼相看。我们高二的课程基本是恶补基础知识。

季老师帮我报了名,去县城参加数学竞赛预赛。记得预赛那天在季老师家吃的午饭,是季老师烧的饭。餐桌上吴老师非常自豪地谈他的一个学生。这个学生叫周曙东,当时还在读初中二年级,吴老师夸他极有悟性,随便看看正在读高二的姐姐的课本,竟然题目都能做出来。下午在考场上果然见到了13岁的初中生周曙东,很秀气文静的小孩一个。考试时我一半考题不懂,结果当然是铩羽而归。而周曙东顺利通过预赛,最后在全省竞赛击败所有高中生,夺得冠军。也就是说江苏省全省的高中生被一个初中生击败。周曙东当年去了中国科技大学少年班,归入了神童的队伍。几个月前,他在麻省理工学院读书的女儿来我家过感恩节,我还特意向她介绍了她老爸的这一段辉煌历史。

78年江苏省没有参加全国数学竞赛,全国竞赛冠军是来自上海的李骏。李骏是一个数学奇才,他在哈佛读博时我们有过很多交往,他曾临时在我家住过一个多月。

在考场上考不过周曙东和李骏,但我在牌桌上和他们倒有一拼,分别和他们战过数百回合,结果各有输赢,不分上下。以后有机会应该让他俩在牌桌上决一雌雄,看看是江苏厉害还是上海更牛。

2018.1 芝加哥

推荐 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