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知识分子 > 夏志宏:导师童傅

夏志宏:导师童傅

撰文 | 夏志宏

导师童傅(一)

童傅是我硕士导师,尽管我没拿到硕士学位就出国了。当初童老师是南京紫金山天文台台长,对我们几个学生整天嘻嘻哈哈,每周讨论天文、数学,非常可亲。我总觉得那个时代中国的官比较接地气。当然大家都很穷、很土是一个重要的原因,台长也不例外。

进了紫金山天文台不久,我就被选成了公费出国留学生。那时没有外国亲戚不可以自费留学,拿到奖学金也得走公费途径,称做自费公派。童老师很关心我的留学去向,在一次国际会议上,和一希腊教授H联系好我去希腊。我赶紧恶补了一下希腊教授H的研究成果,发现水平一般。我去信H,说我不懂希腊语,怕难以完成学业。H很热情,回说没关系,研究生课程都用英文。我又去信表示国家公费经费有限,H立即回信,表示学校将提供全额奖学金。童老师大喜,回信H,宣称我此行必将增进两国人民的友谊,等等。

接着我去希腊大使馆办留学手续。这是1982年初冬,我第一次去北京。先去科学院办了去大使馆的介绍信,办事人员都非常好奇希腊人长啥样,我说我也不知道,回来后再向你们汇报。到希腊大使馆后发现希腊人和普通白人没啥区别,只是英语特别难懂。但最后总算搞懂了只有教育部才可以派人去希腊留学,紫金山天文台属科学院,不行。

去不了希腊,心里挺高兴。买了一个大面包,一瓶汽水,第二天一个人坐车去了长城,心旷神怡。 

一年后我去了美国。出国前天文台领导照例要训话。童老师一本正经,要我好好学习,为国争光,学成早日回国,天文台需要我,云云。然后关上门悄悄说,刚才是台长和你讲话,现在作为朋友和你说几句:出国后尽量多学些东西,不要急于回国,在国外也可以为祖国作贡献……

童老师离世四年了,过去的点点滴滴记忆犹新。

导师童傅(二)

童傅出生世家,堂兄弟大都在海外,和国民党颇有些关系。也许这是为什么他以后被调到北京,成了民革中央副主席。不过好像台湾国民党和大陆的民革中央也没啥关系。

1988年我从西北大学毕业,第一份工作是哈佛大学的助理教授。童老师刚好去美国华盛顿开会,顺便来波士顿看我。就睡在我们家客厅的沙发床上。爱珍当时怀着我们老大,每天童老师和我们俩一起乱烧些吃的,其乐融融。几天后,哈佛天文系Z教授请童老师去他家住,把童老师接了过去。我想童老师这下不用睡沙发床了。两天后我接到童老师电话,说他受不了了。我问怎么回事儿,他说Z教授夫妇太客气,在他家也就很拘束,厚厚的、干干净净的地毯都不敢踩下去,还是我们家的沙发床好。我和爱珍都乐了,赶紧又过去把童老师接了回来。

接着我陪童老师去了一趟芝加哥,拜访了我博士导师Saari (他的故事太多,以后慢慢写)。尽管我和Saari的科研经费都可以支付旅馆费用,但我们还是选择了住在我师弟家中,还是睡沙发床!那个年代总觉得住旅馆是没必要的奢侈。想想国内教授工资每月也就一百元人民币多点。

那次见了童老师在美国的堂弟之一Tom (童坦),Tom请我们吃了日本生鱼片,那是我第一次,含在嘴了不敢多嚼,生咽了下去,真没想到以后那么喜欢生鱼片。其实去见Tom之前,我和童老师已经吃了晚饭。童老师悄悄嘱咐我,不要说我们吃了。

童老师性格温和,处处与人为善。我是自费公派出国,拿的是公务护照。护照过期时需要换成因私护照,当时我正要去巴西开学术会议,很急,大使馆需要原出国派出单位开具许可证明。当时同样情形的留学生很多,很多单位领导拒绝开此证明,以此威逼拿到博士学位后的留学生尽快回国,其结果是很多在美国的博士后护照过期。护照过期尽管不影响在美国工作、生活,但出国旅行和出国学术交流受到了限制。

童老师知道我的情况后,很快开了个很圆滑的证明信。大概是这样写的:夏志宏同志出国后已不再占有我台编制,我们尊重和同意夏志宏同志对自己工作、学习的安排,同时我们欢迎夏志宏同志将来回天文台工作。

我顺利地拿到了因私护照。

我心中的一大遗憾是没能在童老师去世前看望他,谨以此文缅怀老师。

——夏志宏, 2017感恩节,芝加哥

推荐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