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知识分子 > 娶妻当娶女博士第二弹!她介绍了一下“娘家”

娶妻当娶女博士第二弹!她介绍了一下“娘家”

今年情人节
来自北京大学的女博士秦难寻说
 “娶妻当娶女博士”
随后
《知识分子》找到了秦难寻
并制作了“娶妻当娶女博士”第二弹
猜猜此次秦难寻说了啥?
特此奉上文字版
供读者参考:
 
大家好,我叫秦难寻,本科毕业于兰州大学萃英学院,简称珠峰计划,之前有一个全称,我估计随着我莫名其妙在网络上走红,现在也得叫做基础学科拔尖网红培养计划了。我现在在北京大学邓兴旺实验室攻读博士学位。我们邓兴旺实验室位于王克桢楼四楼,我们四楼的女博士有一个习惯:如果跟男朋友视频(通话)的话一定要偷偷跑到三楼,这样可以躲得了邓老师。然而,躲得了初一,躲不了十五,我躲得了邓老师抓我玩手机,结果我撞上了饶毅老师。
 
就撅着撅着拿着手机去三楼想打个电话,结果“咣”一下撞饶毅身上了,然后饶老师说:嗯!
因为我这个人一直都是抓住机遇面对挑战的,饶毅老师给我这个挑战,我就会把它变成一个给Deng lab做广告的机遇。
 
今天因为我生活也没什么主题,所以我就讲一讲,娶妻当娶女博士的第二部:读博请进Deng Lab。Deng lab就是指我们邓兴旺实验室,你听我们老师这名字起的,听着就很红红火火,兴旺!以前在农村讲究什么?六畜兴旺!现在在实验室讲究什么,人丁兴旺!
我们邓兴旺实验室规模非常大,主要有四个科研方向,四个科研方向由四个课题组带领,四个课题组由四大金刚来负责,我们课题组叫做nc组,nc组是什么?non coding RNA,听起来非常高大上,然而我师弟的前女友说:nc不就是脑残组嘛。所以你就说她这种意识形态,成为前女友是她的历史必然。
nc组我觉得非常有魅力,你知道为什么嘛,在分子世界里,non coding RNA它不编码蛋白质,但是她也有她重要的社会角色,你不感觉这个角色非常女权吗?我们课题的负责人朱丹萌女士,她也是一位女科研工作者。在古代的时候,妇女,你的目的就是传播下一代,你要播种,你要生孩子,但是,就像我们对RNA的传统观点认为RNA就必须要去编码蛋白质,好像她活着的意义就是去编码蛋白质。然而,我们现在的研究方向是,这个现代女性代表非编码RNA,她就算是不产出下一代,就算不编码蛋白质,她也有她不可或缺的重要作用。然后,我们的研究目标就是看一看她非编码RNA的作用,所以这就是我们nc组的研究方向。
 
然后第二个组呢?是陈浩东老师课题组,陈浩东老师,你听这个名字有没有特别熟悉?就古惑仔,陈浩南!所以,我感觉陈浩东老师也继承了陈浩南的那种兄弟义气,他们组实验氛围就特别好,老师和学生之间就像兄弟姐妹之间一样,所以说,如果你比较想跟老师处成兄弟,你就选陈浩东老师课题组。
还有第三个课题组,叫“何光明老师课题组”,我们的研究方向大主题叫做植物光形态建成,你看这位老师他叫何“光明”老师,所以这个就特别能够代言我们实验室的传承。他的主要研究与农业特别相关,就是杂交优势,也叫杂种优势。
但我感觉他们组的简称特别不好起。杂种优势,“杂种组”不好听,“优势组”太霸道,所以他们现在简称叫做“杂优小组”。杂优小组,嗯,如果你觉得农业是中国未来发展的根本大计的话,那么杂交优势又是农业的一个最大的主题。所以说,如果你对农业感兴趣,我们真的,(研究)水稻不用下大田,不要怕我们研究水稻的优势就要看水稻,我们都是在实验室工作的。
最后一个是“何航课题组”。我不知道大家看那个“娶妻当娶女博士”的时候是不是说你博士就得天天穿白大褂,不能穿自己好看的衣服。但其实有一个例外,例外是什么呢?就是说,你如果非想要穿自己的衣服,你可以做生物信息,就是当一个生物类别的程序。这样天天敲键盘,你不用做湿实验,所以说我们实验室也是干湿结合的一个非常好的代表。
干湿结合,何航老师课题组就是做干实验的,superdry,生信组目前在我看来没有可以吐槽的点,唯一最大的缺点,他们的空调实在是太冷了,因为他们需要一个独立的、为了服务器能够正常运行的一个环境,所以空调真的好冷啊,这是唯一一个不可忍受的缺点。
 
从2011年到现在,我学了将近7年的生物。我最有感触的一点就是说,一个生态系统,它越稳定,它的生物多样性一定是越复杂的。所以,我们Deng lab作为一个稳定的生态系统,我一提稳定的生态系统就不知不觉地想到了贾跃亭的乐视生态,但我们绝对不是骗子。
这个生态系统为什么稳定呢?你如果选了我们北京大学Deng lab,首先,(如果)你又想出国、又想在国内,我们Deng lab能够给你提供去以色列特拉维夫大学暑期联合培养的机会,同时也能保证你在联合培养期间在我们Deng lab开展博士学位的研究(工作)。
此外,如果你在(选择)文科和理科之间出现了矛盾,出现分歧,你还要选我们Deng lab。为什么这么说?因为我们老师除了掌管我们实验室之外,还掌管着北京大学现代农学院,农学院不光是有我们传统的理科学科,也有文科学科,是一个高度交叉的文理结合的学院。如果你想学农业经济学相关的专业和课题的话,你可以搜索一下“北京大学现代农学院”。
 
非编码RNA的女权主义课题组、兄弟义气陈浩东课题组、何光明的杂优小组以及干湿实验结合的何航课题组,这些都是非常好的(选择)。如果你觉得这些实验特别枯燥,想增进一些人文知识的了解,我们还有农学院经典暑期课——《植物知道生命的答案》。
我就不说这个课有多么风靡全球了,这个大家可以在慕课上查到,但是我要说的是:这个课的主讲人,真的好帅好帅啊!如果你非常想找一位鲜肉来当主讲人老师的话,请一定要报名《植物知道生命的答案》,这是一位科研界的鲜肉常青树,大家一定要广泛关注我们北京大学农学院的经典课《植物知道生命的答案》。
 
你说我,在三楼打个电话都让饶毅老师邀请到在《知识分子》讲这么一段话,我现在突然觉得饶毅老师是北京大学的知名星探。然后,这个“知识分子”抓到了一个不好好做实验的“知识分母”,我也非常感谢饶毅老师!
做这样一个视频也是有一些初衷和目的的。现在大四的学生,也面临着明年的科研规划,未来道路的选择。如果你非常纠结,说读博、尤其是生物的博士一定要出国留学。其实我觉得,现在随着青年千人的大量回归,中国的杰出科学家已经从外国回到中国了,那么你还要跑出去干啥呀!你不应该跑出去,而是要走进来,这是我个人的观点。
我们一定要在回归的这种时代大主题下抓住机遇、面对挑战,我希望有志科研的学弟学妹们,除了出国,也可以看看国内;除了清华,也可以看看北大;除了其它学科,也可以考虑生物学科;在生物学科领域,也可以考虑我们植物学;在植物学领域的诸多优秀的实验室里,希望你们也可以考虑一下我们邓兴旺实验室。
所以说,我一直都觉得,Deng lab,如果你在生活中嫁不了豪门,那你在读博的时候一定要选我们Deng lab,它是一个科研中的豪门,欢迎大家关注豪门Deng lab,这就是我的第二弹脱口秀,莫名其妙又来了,好了,再见拜拜,我是秦难寻。
 
(注:以上是略作编辑版本)
推荐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