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知识分子 > 饶毅:提高美国精英大学录取华人的一个方法

饶毅:提高美国精英大学录取华人的一个方法

【摘要】
 
海内外华人广泛关注美国顶尖大学录取,它们限制华人学生总量同时负面影响美国华裔和中国留学生。近20年来美国亚裔适龄青年增加超一倍,从中国申请美国大学的学生急剧增加,但同期美国大学录取亚裔却有所降低,造成特别不公平的结果。曾任教美国大学、现执教北京大学的《知识分子》饶毅教授分析了支持和反对提高亚裔录取率的理由,认为主要的理念应该是:在录取时应该同等对待具有同样社会经济背景的学生。以今天加州理工学院的亚裔率反映的合理入学率(30-40%)为努力的目标。校外诉讼、联合美国政府等固然是方法,但和美国右翼势力联合的做法会有很强的副作用(如导致华人欺负弱势族裔、支持取消平权影响华人在入学之外的其他权益、长期有利于美国极右势力压制白人之外全体族群)。而有一个冲突小、建设性强、解决可能性大的方法是华人教授就此致信所在大学校长。文章最后附录一封致校长信的草稿,供各校教授参考。

撰文 | 饶  毅(北京大学讲席教授、《知识分子》主编)

责编 | 徐  可

华人重视教育机会,很多家庭对精英大学梦寐以求。统计上,美国精英私立大学培养出主导美国和世界各行各业的比例也相对较高。固然上什么大学是个人所好,但族群被歧视确实不公平、应该想办法改变。在华人各方面改善的情况下,上精英大学的机会却在下降,损害华人利益。

但是如不仔细分析原因,匆忙推动或加入某一解决方案,可能解决一件事而导致以后其他方面权益受损。犹太学者Ron Unz总结,1950年代之前,犹太群体也因为种族歧视而遭遇过和今天华裔入美国大学同样的问题,当时白人以不能以分数为唯一标准、捐款、文化等多种表面借口压低犹太学生入学,犹太群体联合起来,争取到以学习成绩为录取标准,在名牌高校的犹太学生比例因此远超犹太人占美国人口1.8%的比率,并且维持至今,虽然现在犹太学生的成绩已经与其他白人没有差别。

一般对亚裔入学率提高的担心此举会降低非裔和西语裔的比例。而非裔和西语裔长期受歧视、社会经济地位尚待改善,给予他们一定的支持符合社会进步和人类公正。

那么,亚裔的入学公平是否一定能够得以公平的解决?答案是可能的。因为目前犹太裔的录取仍然很高,这是他们几十年前分数高而得到的比例,现在的犹太学生分数与其他白人一样,课外活动也与亚裔无差别,那么不应该继续享受高录取。大学应该同等对待同样家庭经济背景的犹太学生和亚裔学生。

美国精英大学还有一个问题:对权贵家庭的子弟入学降低标准很多。现在特朗普总统的女婿Jared Kushner毕业于哈佛大学,他高中时表现并不出众,而他家庭在他入学前不久给哈佛大学捐款。这类名额应该大幅度减少,公平地录取符合哈佛课堂内外要求的学生。也就是说,亚裔无需与美国极右派势力合作寻求道义上有瑕疵的方法,而可以争取自己既合法、又合乎道德的权益。

华人应该较快增加对教育的公益捐款。这一问题不仅是数额问题,还包涵捐款率问题,美国顶尖大学统计发现亚裔毕业生捐款人数占毕业生总数的比例较低,让学校感到亚裔群体不太感恩回报,而捐款是私立学校很重要的经费来源。

本文以美国顶尖大学的本科录取为讨论重点,实际也适用于美国的医学院、法学院和商学院等竞争性特别强的学院,而研究生院是歧视亚裔较少的部分。

支持提高亚裔学生录取率的理由


支持理由1:从1980年到1993年,亚裔学生入学美国顶尖大学的比例相应增加。但突然在1993年左右,它们中的绝大多数突然同时调低亚裔比例,并长期维持低比例,而20多年来亚裔适龄青年增加了一倍以上、来自中国的申请人数更是急剧增加。如果不是由于这些大学在招生过程中存在对亚裔的歧视,亚裔生人数应该远高于现在实际人数。美国犹太人Ron Unz发表的一篇关于美国精英大学录取的深度分析文章《美国精英教育的迷思》中的一幅图直观地反映了这一问题。

哈佛1993年亚裔占20%、以后下降到2011年为17%(到2017转为22%);耶鲁1993年23%、2011年为15%;哥伦比亚1993年22%、2011年为15%。斯坦福在1994年达到24%后一直犹犹豫豫,2011年约18%,居然降低了6%。更为甚之,耶鲁大学2011年比1993年降低8%。

支持理由2:在过去20多年,同为美国顶尖大学的加州理工学院录取亚裔人数增加显著。加州理工显然是按学生的学业和能力录取学生,亚裔2011为39%、现为42%。取消了族裔配额限制的公立学校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1993年亚裔达39%后基本维持至今。

支持理由3:亚裔的成绩高出所有其他族群,说明对亚裔有超出其他族群的要求。《纽约时报》曾报道,普林斯顿大学社会学家Thomas Espenshade与Alexandra Radford的研究显示,亚裔学生进入名校的SAT成绩平均要比白人高140分,比西语裔高270分,比非裔高450分。

支持理由4:以前说亚裔课外活动少有一定道理,但近年来亚裔课外活动包括各种领导力培养,都显著增加,美国给高中生颁发的“总统学者奖”是综合评价考试成绩和课外活动的结果,亚裔占其28%,超过除外加州理工的所有美国顶尖私立大学的亚裔入学率。说明这些大学在课外活动表现之外还用了种族因素压低亚裔录取量。

反对提高亚裔学生录取率的理由


我们总结了常见的支持提高亚裔入学的主要理由,但也需要了解反对提高亚裔入学率的主要理由,其中部分反对的理由可以被正面应对或驳斥。

反对理由1:亚裔只会考试,其他能力差。

反驳理由1a:以前亚裔家庭条件差,当然难以获得培养或显示课外活动和其他能力。但这一问题在今天很大程度已经解决,继续用此理由是不顾事实;

反驳理由1b: 1950年代之前,犹太美国人也因同样理由被美国顶尖高校压低入学率,但他们团结反对种族歧视,也反对所谓课外活动等歧视穷人的措施,犹太裔录取率得以大幅度提高。据犹太美国人Ron Unz的分析,犹太裔现在分数已经降到与其他白人没有差别,但美国大学仍然维持犹太学生占顶尖高校的高比例。

反对理由2:亚裔在美国人口只占6%,但在顶尖大学的比例超出这一比例,亚裔占一个大学本科生比例是亚裔占美国人口的倍数分别为:哈佛近3倍、耶鲁2.5倍、哥伦比亚2.5倍、斯坦福3倍。

反驳理由2:高校犹太人的比例高出其占美国人口比例的倍数更多,分别为:哥伦比亚大学15.5倍、耶鲁13.5倍、哈佛12.5倍、宾州大学12.5倍、康纳尔11.5倍。

反对理由3:大学的教育和校园都应该多元化,包括文化和族群多样化,有利于校园健康和学生教育经历。

反驳理由3:犹太人占各校本科生比例远高于亚裔,为什么没有作为文化多元性的阻力?犹太人占美国人口2%,犹太人在各校比例分别为:哥伦比亚的35%,耶鲁的27%,哈佛的25%,宾州大学的25%、康奈尔的21%。

反对理由4:亚裔捐款高校比例较低。

反驳理由4a:各校强调录取与收入无关,那么理论上也与捐款无关;对此的反驳理由4b:亚裔以前经济状况不够好,捐款自然低。在亚裔经济状态改善的情况下,亚裔在各顶尖大学的代表率继续受压制,导致亚裔对这些学校不满。如果这些学校改正对亚裔的歧视,加以时日,亚裔感到歧视的消失,自然捐款会增加。

反对理由5:本校没有对亚裔歧视,完全不存在录取配额政策,是录取过程考虑多方面因素而非种族的自然结果。

反驳理由5:这是纯粹谎言,如果不是歧视亚裔,不可能在1993年左右调低亚裔学生的录取率。而近20年亚裔高中生课内外表现提高、亚裔人数增加本应该带来顶尖大学录取率增加,除非说亚裔生学业退步、课外活动减少,而这明显违反事实。亚裔和犹太裔的姓名都不难识别,录取时的压制和提高都较容易实现。

反对理由6:历史上,非裔和西语裔在美国多受歧视,社会要求对他们加以长期支持以消除社会歧视的负面影响,为他们创造机会,有益于改善人权、社会和谐、国家发展。

反驳理由6:亚裔不要求改变目前对非裔和西语裔的照顾政策,也不要求降低他们的入学率。但为什么不可以将犹太裔的入学比例适当降低?为什么犹太裔在平均分数与其他白人无异的今天继续享受远高于白人的平均入学率?例如,将耶鲁的犹太学生比例降至16%、相应的11%给亚裔,使亚裔比例达到26%,调整后犹太学生占耶鲁全部学生的比例仍为犹太裔占美国人口的8倍、亚裔学生的比例将是亚裔占美国人口比例4.3倍左右。再例如,将哈佛犹太学生比例降至14%、相应11%给亚裔使后者达到28%,犹太学生占哈佛的比例仍将为犹太裔占美国人口比例的7倍,而亚裔学生比例为亚裔占美国人口比例的4.6倍左右。哥伦比亚大学的犹太学生比例更应该从35%降至15%左右,空出的20%可以给亚裔、非裔和西语裔。根据加州理工的事实,这样调整后的亚裔比例其实还低于亚裔仅凭表现可以获得的入学率。所以,不用要求极端的政策改变就可以改善美国顶尖精英大学录取亚裔学生的比例,而不影响非裔、西语裔的多样性。

解决问题的策略和方法


华人应该联合其他亚裔,维护合法权益。中国人口以汉族男性作为主导,不应该在中国国内只看见自身利益,思考问题时应该多为女性和其它少数族群着想。

在西方,尤其是美国,华人迄今仍然是相对弱势、受歧视的少数族裔。迫切需要大家团结起来,争取和维护自己的权益。

在采取实际行动争取权益的时候,要考虑多方面因素,包括改进自己的弱点,比如如捐款问题。华人不团结,不愿意做公益等缺点,也需要改进。随着美国亚裔人口不断增加、国内申请美国大学的学生大增,最容易出现的问题是海内外华人因此发生矛盾。正确的做法是直面问题,团结起来共同争取提高美国大学亚裔录取总人数,而不是族群内斗,这一点应该学习犹太裔。

以前虽然也存在入学受歧视,但华人教授知道如何应对,所以其子弟入好大学相对较容易。但现在美国顶尖大学明显在照顾中国富有阶层的子弟,美国华人教授子弟入学人数也相应减少。所以,在美华人教授,特别是子女尚未到入学年龄的华人教授,出于自身需要也有责任推动美国大学华人入学数量。

美国录取从来都有各方面考虑,包括巧妙的以间接方式确定族裔入学人数。这种做法,有其理由,也有其技巧。亚裔不要被大学领导和录取办公室的巧言令色所欺骗,因为他们有时候道貌岸然,口是心非。只要看看参与美国大学本科录取、医学院、法学院录取的亚裔教授比例之低,就知道问题所在。

而不在录取委员会,也可以向校领导提出问题,要求解决。建议旅美教授们给校长写信。一些旅美教授可能与我一样已经没有还需要入学的子女,但仍可以为群体努力。最好是同一学校的几位亚裔教授联合致信校长。校长对于有关种族的问题很敏感,一般都会处理。根据以往经验,学校收到信之后改进的可能性很大,至少会约教授们交流。交流时,本文以上的要点可供参考。

即使校长不努力改进,写信也不会对教授有任何负面影响,最多是耗费了一点点时间。为了节省教授们的时间,我草拟了一份致校长信,供大家参考。当然各位教授可以有更好的措辞,也可以根据自己学校的情况进行修改。


亲爱的(某某校长):

我们希望表达对亚裔歧视的关注,并获得您和学校领导层对于解决我校这一问题的支持。(这里为每个学校加一句,如指出耶鲁和普林斯顿在歧视亚裔入学方面做得最差,指出斯坦福所在地亚裔人口激增,等等)

{此处可以插图显示1990年至2011年美国亚裔适龄人口数量增加与常青藤大学录取减少的矛盾。}

附件的Ron Unz文章提供了很好的统计和有思考的分析。它显示美国顶尖大学录取亚裔的比例没有跟上美国亚裔适龄人口数量的增加。实际上,除了加州理工学院,包括哈佛、耶鲁、普林斯顿等很多大学在1993年突然调低亚裔录取率。对其中大多数来说,今天的亚裔录取率甚至低于1993年。(如果知道本校情况,这里可以加本校情况,如果不知道,指出问题有类似性)这个问题不仅存在于本科录取,而且存在于医学院、法学院,虽然研究生院的情况较好。

关注此事的人没有忽视,这种情况不能用歧视亚裔之外的理由来解释。二十多年来,亚裔不仅适龄人口增加两倍多,亚裔高中生的质量也显著提高,亚裔不仅保持学业领先,而且课外活动的质量和数量也有了非常好的表现。因此,相应增加亚裔录取人数才是公平之举。

加州理工的例子显示了如果亚裔不被歧视的情况。因为加州理工增加亚裔生录取后继续保持优秀,说明增加亚裔学生不会损害大学的学术和课外活动表现。

当然,我们意识到增加亚裔生比例必须是依据于学生优秀的素质。这种相应的增加符合亚裔学生在课堂内外表现出的实际水平。很可能几十年后,可能在我们有生之年,亚裔学生不再像现在一样表现优异,正如Ron Unz所指出的犹太裔学生所发生的情况。我们认为那时亚裔录取也应该按其当时的表现。如果需要调低比例,我们也完全同意。

英文草稿(本信无版权限制,欢迎修改、参考、使用):

Dear AAA,

We would like to express our concern about discrimination against Asian Americans and hope that you and BBB University will solve this problem at BBB University, which is one of the worst in its treatment of Asian Americans.

The attached article by Ron Unz provides reliable statistics and thoughtful analysis. It shows that admission of Asian students into elite US universities has not caught up with the increasing number of Asian Americans in the US population. In fact, with the exception of Caltech, many universities including Harvard, Yale, Princeton suddenly reduced the percentage of Asian Americans around 1993 after steady increases over the previous decade. For most of these universities, Asian admissions now are below those in 1993. While the details at Stanford are different, the situation is the same in essence. The problem is similar in our undergraduate, medical and law admissions while our graduate admission is better.

It has not escaped the notice of those paying serious attention to the issue that it can not be explained by factors other than discrimination against Asians. Over the last two decades, not only the number of Asian Americans has increased more than two fold, but the performance of Asian American high school students has also dramatically increased. Asians continue to lead in academic performance and now also lead in meaningful extracurricular activities with increased quantity and improved quality. Thus, it is only fair that Asian admissions should be increased accordingly.

The example of Caltech shows what happens when Asians are not discriminated against. Because Caltech remains as outstanding as it was before the increase of Asian students, it also shows that increasing Asian students according to academic and extracurricular performances will not damage universities.

We realize, of course, that this increase should be merit-based. Asian Americans only seek to have a fair share according to performance, both in- and out-side the classroom. It is highly possible that after a few decades, perhaps in our life time, that Asian American students will no longer be as motivated as they are now, in a scenario similar to what has happened to Jewish students which is documented in the Ron Unz article. By that time, we will agree that Asian admissions should be readjusted to the performance of our children and grandchildren. If it means that Asian admissions should be decreased by then, it is fully justified.

We look forward to a BBB University not only great but also fair.

Sincerely,

图片来自:

Ron Unz (2012) The myth of American meritocracy: quantitative sources and methods. The American Conservative 14-51. http://www.theamericanconservative.com/articles/meritocracy-appendices/#3

(本文初稿于2016年4月初,修改于2017年9月12日)

推荐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