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知识分子 > 夏志宏:东西方桥梁 | “点滴”专栏

夏志宏:东西方桥梁 | “点滴”专栏

点  滴

一直想记下多年来身边发生的一些小事,

以此回忆故事中的朋友和过去的岁月。

编者按

        改革开放之初,国外学者来到中国,可能遭遇哪些冲击(shock)?在夏志宏老师的笔下,他们的印象可能是:南方冬天没暖气,针灸治疗有奇效,晒生活照获警告。

撰文 | 夏志宏

改革开放初期,有一批国外知名教授学者怀着对闭关自守多年的中国的好奇,带着友谊,来中国访问、讲学。当时的中国还很贫穷落后,无法对国外学者提供旅费,更没有讲课费。中国大学的生活条件也很简陋,诸如冰箱、空调等如今的生活必须品一概全无。尽管如此,这些学者们看到了中国的希望。他们提供了中国与西方连接的可靠桥梁,对中国后来的科技教育发展起到了极其重要的作用。

布朗大学的Jack Hale便是早期来访中国的美国学者之一。Jack是国际知名微分方程专家,布朗大学非线性分析中心主任。1982年冬,Jack应叶彦谦教授之邀到南京大学访问两周。每每回忆起这段经历,Jack都带着甜蜜的回忆。

当时南京大学的招待所极其简陋,更为糟糕的是南方普遍没有暖气。当温度降到零度以下时,可怜的南方人被冻得瑟瑟发抖。这一点北方人是不能理解的。

常见的南方人北方人对话:

南方人:“冻死了,今天零下2度。”

北方人:“那算什么,我们这儿今天零下20度。”

南方人:“我说的是室内。”

北方人:“啊?!……”

Jack之前从来没有经历过室内的零下2度,但来南京后很快掌握了南方的防冻技巧。比如,他记住了如下防冻要点:

1. 为了确保手的温暖,平常左手放到右手袖子里,右手放到左手袖子里;

2. 为了确保脚的温暖,不时来回走动;

3. 室外往往比室内暖和,有机会就出去晒太阳;

4. 饭菜冷得快,要快速进食。

Jack回忆说,最难受的要数晚上睡觉和早上起床。晚上上床得快速钻到冰冷的被窝里,早上起床要有很大毅力才能离开暖暖的被窝,穿上冰冷的衣服。

最让Jack印象深刻和惊叹不已的是中国针灸。从北京到南京的飞机上,Jack在取行李架上的旅行包时,不幸扭伤了手臂。到南京时,他只能保持一种固定的手臂向上的姿势,他几乎是从飞机上被人抬下来的。接待人员直接把他送到了中医院,一著名老中医对他进行了针灸治疗。当天治疗结束后手臂就恢复了活动能力,接下来几次巩固后,完全治愈。

Jack一直夸奖,中国针灸太神奇了!

尽管中国当时的贫穷落后,绝大部分来访的外国教授都对中国会留下美好的印象,他们一直支持中国科学的发展,支持和帮助中国的海外留学生。当然,有些小小的文化冲突也不可避免。

芝加哥大学的Karen Uhlenbeck是国际顶尖的数学物理、微分几何专家。她的先生Bob Williams是美国西北大学的教授,动力系统领域领军人物。他们在80年代初期应邀到中国科技大学访问。Karen和Bob在合肥见到了一群异常聪明、活泼可爱的少年班学生。出于友好,他们夫妇和同学们讲述了他们在美国的生活情况,并给同学们看了一些他们家庭的生活照。没想到此事惊动了学校党委,这些政治上嗅觉特别灵敏人士,立即断定Williams夫妇在向中国青少年灌输西方资产阶级的生活方式,腐蚀青少年,必须予以高度重视。

Williams夫妇收到了学校的警告,从此再也不敢乱说乱动。若干年以后提及此事时,还觉特别冤枉。

——2018.7. 深圳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