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知识分子 > 周忠和:知识分子不能满足于做自娱自乐的一群少数人

周忠和:知识分子不能满足于做自娱自乐的一群少数人

讲者 | 周忠和(中国科学院院士、美国国家科学院外籍院士、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研究员)
 
各位女士、各位先生,大家晚上好。
 
说来很惭愧,我恐怕是少有的、到现在还没有用微信的人,以前看了很多《知识分子》好的文章实际上都是通过电脑看的,而且这么多年电影我都是从电视上看的,还有喜欢看的电视连续剧,也都不是在黄金时段看的。所以说,我是比较落伍的人,跑到这来凑热闹好像有点奇怪,也没有资格提很多很好的建议,我也不知道自媒体该怎么办好。之所以参加今天的活动,一方面我觉得非常荣幸,被《知识分子》聘为专家委员会的一员,当然更重要的是我本人也非常赞同《知识分子》的科学理念和社会的价值观,也为它在两年多一点的时间里面取得的成就而感到吃惊,感到非常高兴。
 
《知识分子》2018年的目标,我是通过邮件看到的,目标定位在发展新时代的科学文化、改善科技成果的评价,以及推动科学教育体制改革和科技政策咨询,这些我认为都是很崇高、同时又是很现实的选择,我觉得能够为其中任何一个方面做出贡献都是很了不起的事情。当然如果一定要我提出一点意见的话,我觉得可能还是应该加上“宣扬和维护科学的伦理和道德”这一条。最近我和蒲慕明先生一起准备为《国家科学评论》写一个这方面的社论,计划2018年的第一期要出的。我知道《国家科学评论》与《知识分子》有一个协议,社论的中文翻译会在这儿登,希望早点出来。
 
我自己平时喜欢瞎琢磨事。知识分子的使命究竟是什么?传统中国推崇的是“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我们也会好奇,进入了网络时代、市场经济繁荣的背景条件下,知识分子的社会角色是不是发生了改变呢?对此我也没有很好的答案,但是无论如何,我觉得知识分子如果被简单地与学历(高低)或者知识掌握的多少划上等号的话,这肯定是社会的悲哀,因为我认为知识分子担负的不仅仅是知识的普及,刚才主编们都讲了,而且更应当包括科学和理性精神的提升,以开启民智、提升国民科学的素养为己任,他们在社会里面应当是一群最具有社会责任感、最敢于为维护科学而发声的人。很遗憾,恕我直言,我认为当今的中国知识分子实际上所做的还远远不够。
 
我认为中国的知识分子不能仅仅满足于做到自觉地维护社会的道德底线,他们还应当为社会树立比较崇高的精神目标,并且做出榜样。在这个多元化的社会,我觉得知识分子应该享有不同的价值选择,比如说有的人喜欢说,有的人喜欢思考,有的人喜欢做具体的事,有人在体制内,也有人在体制外,但是我觉得都没有关系。我虽然一直反对科学研究中的功利主义,但是我也不赞同知识分子和社会现实的脱节,知识分子更不能满足于做自娱自乐的一群少数人。
 
《知识分子》微信平台现在已经成为中国新的时代、新媒体科学传播的一面旗帜。刚才说有78万的订阅用户,我觉得已经是一个很了不起的数字,尤其是考虑到才运营两年的时间。但是换一个角度,我觉得在中国这样一个拥有14亿人口,而在校大学生接近2700万的大国,这个数字应当不算高。我这么说不是要《知识分子》不再坚守她的一些初衷、底线,而是我认为应该有更高的期望,《知识分子》还可以服务更广大的社会与公众。
 
40年前邓小平开启了改革开放,让中国迎来了科学的春天,知识分子也重新找回了尊严,从此不再是“臭老九”。今天我觉得知识和知识分子在中国的社会应当说受到历史上少有的尊重和重视。所以2018年,我觉得每一位知识分子,也包括《知识分子》平台都应该好好地加以纪念。
 
最后,我想说加入“知识分子”专家委员会,我会与大家一起共同努力,谢谢大家。
 
本文根据周忠和在2018年《知识分子》年会上的演讲整理而成。
 
▼▼▼点击“阅读原文”,直达知识分子官网。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