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知识分子 > 老年骨折怎么预防?新研究支持质疑

老年骨折怎么预防?新研究支持质疑

撰文 | 乜   风
责编 | 何东明  叶水送
 
在家打个喷嚏,造成腰椎骨折,这已不是奇闻,很大一部分人是骨质疏松患者,尤其是在老年人之中。
 
骨质疏松(Osteoporosis)已成为最常见的慢性疾病之一,大多数患者在早期没有症状,随着人体骨质的逐步流失而出现全身关节疼痛,最终发展成为骨质疏松性骨折,即脆性骨折。
 
随着老年人群的迅速增长,骨质疏松和脆性骨折病人将急剧增加,对社会造成重大的经济负担。近年来,青少年出现骨折的情况也不少见,因此开展寻找脆性骨折的相关风险因素显得很有意义。
 
8月29日,英国医学杂志(BMJ)在线发表了题为“脆性骨折的遗传风险和临床风险因子评估”的研究文章。此研究是在骨质疏松遗传研究国际合作组织GEFOS Consortium(http://www.gefos.org/)中完成,是迄今世界上最大规模脆性骨折全基因组关联分析研究。通讯单位是荷兰伊拉斯姆斯医学中心、加拿大麦吉尔大学等,西湖大学郑厚峰教授团队为这项研究的共同第一作者。
 
郑厚峰一直致力于复杂疾病易感基因研究,在骨折遗传风险因素研究方面取得了重要研究成果,曾应用meta分析和全基因组关联分析的方法,首次发现高加索人群腕部骨质疏松、骨折和骨厚度的易感基因,并参与英国万人基因组计划(UK10K project, http://www.uk10k.org/),挖掘影响骨质密度的罕见变异。
 
早前有研究发现,脆性骨折的易感基因大部分落在骨密度的易感基因中,提示骨密度与脆性骨折有较多的遗传相关性。于是研究者变换了研究思路,从骨密度与脆性骨折风险的因果关系分析来着手。
 
新研究纳入了可能作为脆性骨折发病风险的其他因素,包括风湿性关节炎、炎症性肠病、Ⅰ/Ⅱ型糖尿病、冠状动脉疾病、促甲状腺激素水平、同型半胱氨酸水平、空腹血糖含量、性成熟年龄、绝经年龄(女性)、手握力、维生素D水平、乳制品钙摄入量,加上两个部位的骨密度等共15个风险因素,运用孟德尔随机化的方法(Mendelian randomization),分析这些风险因素和脆性骨折的相互因果关系。
 
 
经研究,研究者得到了关于骨折风险因素的几个很有意思的新发现。骨密度才是脆性骨折最大的影响因素,而经常认为的危险因素,低维生素D水平与低乳制品钙摄入量,在此次研究中发现它们与脆性骨折并无因果相关性。
 
所以,通过干预,提升骨密度是预防骨折的重要措施。其中包括注意生活方式,如适量运动(散步)、多晒太阳等。青年人更加需要了解骨健康的重要性,在青年时候达到的骨密度峰值,会影响到一个人日后的骨密度和骨折风险。骨密度峰值越高,老年骨密度也会在一个相对较高值,从而降低骨折风险。因此,在青年时期有计划地训练和提高骨密度,有利于预防老年骨质疏松和骨折。
 
一般来说,补充维生素D是预防和治疗骨质疏松和骨折临床指南的一部分。但维生素D处于正常或者略低水平的老年人,此次研究发现,维生素D水平和骨折风险没有因果相关性。另外,有研究发现,较高的血清钙水平是冠心病的一个危险因素。
 
由此看来,社区里处于相对健康状态的老年人,常规补充维生素D和钙剂并不是必要的。2017年,JAMA发表的一篇文章结果同样支持此论断。但是对于骨质疏松和骨折病人,在进行抑制骨吸收治疗之前,应该检查骨密度和维生素D水平,并补充维生素D和钙剂。
 
其它因素,如性成熟年龄滞后、绝经期年龄提前和手握力降低,与脆性骨折有一定程度的关联性,但需要进一步验证。在这项研究中,其他的风险因素和脆性骨折也没有明显的因果相关性。
 
“西湖大学正在进行的WBBC项目第一期目标,即建立一个青年人研究队列,旨在研究骨密度峰值的影响因素和遗传因素。”郑厚峰表示,“我们将验证的假设是:既然骨密度是骨折的最大影响因素,而老年时期补充维生素D和钙剂又不能降低骨折风险,那么是否在青年时期干预维生素D和钙剂的补充(或干预其他因素),提高老年后的骨密度,从而预防老年骨质疏松和骨折。” 
 
相关参考文献:
1)Trajanoska K, Morris JA, Oei L, Zheng HF et al. Assessment of the genetic andclinical determinants of fracture risk: genome wide association and mendelianrandomisation study. BMJ xxxxxx
2) Rivadeneira F et al. Twenty bone-mineral-density loci identified bylarge-scale meta-analysis of genome-wide association studies. Nat Genet. 2009Nov;41(11):1199-206.
3) Estrada K et al. Genome-wide meta-analysisidentifies 56 bone mineral density loci and reveals 14 loci associated withrisk of fracture.Nat Genet.2012 Apr 15;44(5):491-501.
4) Zheng HF et al. Whole-genome sequencingidentifies EN1 as a determinant of bone density and fracture. Nature. 2015 Oct1;526(7571):112-7.
5) Schuit SCE et al. Fracture incidence andassociation with bone mineral density in elderly men and women: the RotterdamStudy. Bone 2004; 34: 195–202.
6) Zhao JG et al. Association Between Calciumor Vitamin D Supplementation and Fracture Incidence in Community-Dwelling OlderAdults: A Systematic Review and Meta-analysis. JAMA, 2017. 318(24): p.2466-2482.
 



推荐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