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知识分子 > 线上聊得嗨,线下没话讲,这是咋回事?

线上聊得嗨,线下没话讲,这是咋回事?

撰文 | 陈力深(宾夕法尼亚大学博士后研究员)
近年,全球各地都兴起手机交友软件。中国的陌陌和探探十分流行,国外则有Tinder和Coffee Meets Bagel等。虽然大众或媒体对这类手机软件的刻板印象多为负面,认为它们是约炮工具,但无可否认,线上平台(包括交友网站和手机交友软件)渐渐成为寻找恋爱对象的主流途径。
 
社会学家Michael J. Rosenfeld和Reuben J. Thomas根据2010年美国全国代表性样本的调查发现,自1990年代中期,在线上认识恋爱对象的人数越来越多。在2010年的一项针对有伴侣者的调查中,超过20%的人是在线上认识他们的伴侣。
 
那么,与线下交友相比,线上交友有哪些特征?这些特征又会如何影响我们“找寻真爱”的过程呢?
 
1 自我呈现对线上交友的影响
 
线上交友平台的最主要特征是,用户需要通过制作个人资料档案呈现自己。用什么照片、写什么自我介绍、是否填报年纪、工作、喜好等等,这些都会影响他人对自己的认知。在这个情况下,这些线上的个人资料和线下的真实人物可能有出入,这也是很多人对线上交友望而却步的原因。
 
那么,线上呈现于实际情况差异较大,会如何影响交友结果呢?Nicole B. Ellison,Jeffrey T. Hancock和Catalina L. Toma (2012)与三十多位线上交友平台用户进行了深入访谈,尝试了解用户如何诠释线上和线下资料有差距的现象。基本上,所有用户都知道,线上资料不可以尽信,照片十居其九都有修饰过。但是,他们不认为所有误差的资料都是欺诈。譬如说,用户了解到线上资料有可能是过去的资料。照片上是一个长发的人,但今天见面的时候却是一个短发的。又譬如说,用户明白到对方的线上个人介绍可能是对方对将来自身的一个描述。有人写自己喜欢爬山,不一定是他/她过去喜欢爬山,而可能是他/她希望将来自己多爬山一点。受访者又表示,线上的个人介绍很多时是对方对自身的主观评价。 “我长得高”或“我不太胖”都是非常主观的形容。
 
所以,一般交友软件使用者可以接受线上和线下资料有差距,但这个差距不可以太大。研究人员写到:“个人资料构成了一个承诺,一个对想像中的观众的承诺,即未来面对面的互动将会与一名不会跟个人资料所描绘的人存有明显差异的人士发生。”
 
2 线上聊得嗨,线下没话讲?
 
线上交友经常会遇到这样的情况,在网上明明相谈甚欢,真的见了面却不知道该聊点什么。传播学家 Joseph Walther (1996)提出了超人际传播模式,解释了为何我们在线上交流时,和交流对象的亲密感会较在线下交流时高。
 
第一,在讯息发放者方面,发放者会选择性披露自己正面的资料,自然地披露更多个人信息,以弥补在线上交流失去的其他感官信号。第二,在讯息方面,线上交流的人有更多时间去编辑讯息,用最好的言词表达。第三,讯息接收者方面,基于线上交流的感官限制,接收者往往会凭文字去想像发送者的其他特征,例如神态和语气。第四,当讯息接收者接收讯息后,基于上述的理由,他/她会对发放者有较好的印象,回馈也会较正面。讯息发送者收到正面的回馈后,出现了良性循环。
 
这个超人际传播模式对线上交友有重要的影响。首先,当我们在线上交流的时间越长,理论上我们会越了解对方。那么,我们在线下见面时应该会对对方有更亲密的感觉。所以,在线上交流的时间和第一次线下见面的满足感应该有正面的关系。可是,当我们在线上交流时间越长,由于超人际沟通的关系,双方都会把对方理想化。到线下见面时,落差会越大,满足感就会越低。
 
那么,理论上讲,应该存有一个最理想的线上交流时间:这个时间既足够让双方打好基础,但又不至于令双方过分地把对方理想化。这个时间,是多久呢?
 
Artemio Ramirez、Erin M. Sumner、Christina Fleuriet和Megan Cole (2015)收集了近400位在过去三个月曾经跟线上交友平台认识的人在线下见面的人士的数据。研究团队收集了调查参与者与他/她们的对象在线上交流的时间,以及他/她们第一次线下见面时的亲密感、发展长期关系的意图等等。研究发现,线上交流的长久与这些满足感变量成一个倒U字的关系。也就是说,线上交流越久,满足感先升后降。满足感最高的一刻,大概是在线上交流了17至23日(即两个半到三个星期)。
 
3 选择更多真的是好事吗?
 
比起在真实生活中,线上交友可以在短时间内认识更多人。在现实生活中,我们无法得知在咖啡厅撞到的那位他/她是否单身,又或者是否在寻找什么关系。可是,一打开陌陌或探探,随时可以与过百位在寻找不同关系的人交流。那么,是不是选择更多,我们就更有可能遇到真爱呢?
 
研究表明,选择越多并不一定就越好。市场营销研究指出,当消费者遇上太多选择的时候,购买意欲往往会减低。例如,心理学家Sheena Iyengar 和Mark Lepper(2000)发现,在面对六款或二十四款味道的果酱时,前者有30%的消费者会购买果酱,但后者则只有3%的消费者购买。原因是,当选择太多,大脑未能消化所有消息,导致“选择超载”。
 
“选择超载”的现象在交友情境下也会出现。 Alison P. Lenton、Barbara Fasolo和Peter M. Todd(2008)曾研究人在面对不同数量的线上交友个人档案时有什么不同的反应。相比于只有四个选择对象的情境,实验参与者较喜欢有二十个选择。可是,当面对二十个选择时,实验参与者却更容易混淆不同对象的资料。
 
Alison P. Lenton和Marco Francesconi (2010) 又进行过另一个研究。从三千多位参与过闪电约会的人士的经验中,研究人员发现,在人数多的情况下(24人或以上),闪电约会的参与者多以表面的准则如身高和体重去决定对象;而在人数少的情况下(24人以下),闪电约会的参与者则较多以内在条件如教育程度和职业去决定对象。这两个研究并不是指选择过多就于选择错误,但是选择的多寡绝对影响大脑如何作出选择。
 
4 平台设计如何影响交友过程?
 
线上交友平台设计各有不同。 Andrew T. Fiore和Judith S. Donath (2004) 归纳了市面上常见的三大系统。他们称第一种为“搜索/排序系统”,即是用户要自行制作个人资料档案,然后寻找或浏览其他用户的档案。陌陌就是这种系统。陌陌用户要在人海中寻找喜欢的对象。第二种是社交网络系统。这种系统并不常见,借用户和用户之间互相向对方推荐自己的朋友,可以说是“朋友介绍朋友”的线上版。第三种是“匹配系统”。用户填写个人资料后,平台会根据自行制订的算法为用户匹配对象。有时候,平台会计算出二人的匹配度,供用户参考。
 
不同的设计对我们交友有影响吗? Stephanie Tom Tong和她的研究团队(2015)进行了一个实验,比较“搜索/排序系统”和“匹配系统”对用户的影响。研究团队发现在“搜索/排序系统”中,用户感受到更大的自我控制度,对平台有更高的满足感,因此更渴望与对象发展关系。相反,“匹配系统”的用户认为对象是平台算法计算出来的,自己并没有参与评鉴过程。所以,用户对与被匹配的对象发展关系的兴趣没有在“搜索/排序系统”上那般的高。
 
结  语
 
本文探讨了四个线上交友(包括交友网站和手机交友软件)的特征,以及这些特征如何影响到我们结识伴侣的经验。第一,对于大部分的人来说,线上资料只要和真实没有太大差距,都可接受。第二,在网上交流的时间不是越长越好,大概两个半到三星期是在线下见面的最好时机。第三,选择多或选择少影响到大脑如何进行评审。在网上交友时,我们要明白到我们的大脑是如何运作。最后,不同平台的设计给予我们不同的控制度。我们需要清楚了解自己喜欢哪种模式。
 
最后的最后,你有通过交友软件找到“真爱”吗? 
 
引用文献:
Ellison, N.B., Hancock, J. T., & Toma, C. L. (2012). Profile as promise: A framework for conceptualizing veracity in online dating self-presentations. New Media & Society, 14, 45–62.
Fiore, A. T.,& Donath, J. S. (2004). Online personals: An overview. CHI ’04 extended abstracts on human factors in computing systems(pp. 1395-1398). 
Iyengar, S.S., & Lepper, M. R. (2000). When choice is demotivating: Can one desire too much of a good thing? Journal of Personality and Social Psychology, 79, 995–1006.
Lenton, A. P., Fasolo, B., & Todd, P. M. (2008). “Shopping” for a mate: Expected vs.experienced preferences in online mate choice. IEEE Transactions on Professional Communication (Special Section: Darwinian Perspectives on Electronic Communication), 51, 169–182.
Lenton, A. P.,& Francesconi, M. (2010). How humans cognitively manage an abundance of mate options. Psychological Science, 21, 528–533.
Ramirez, A., Sumner, E. M., Fleuriet, C., & Cole, M. (2014). When online dating partners meet offline: The effect of modality switching on relational communication between online daters. Journal of Computer-Mediated Communication, 20, 99–114.
Rosenfeld, M.J., & Thomas, R. J. (2012). Searching for a mate: The rise of the Internet as a social intermediary. American Sociological Review, 77, 523–547.
Tong, S. T., Hancock, J., Slatcher, R. B., Corriero, E. F., Walther, H. B., Lennemann, B., …Tadi, P. (2015). Algorithms, attributions, and decision-making: The effects of system design features on mate selection in online dating. Paper presented at the annual conference of the International Communication Association, San Juan, Puerto Rico.
Walther, J. B.(1996). Computer-mediated communication: Impersonal, interpersonal, and hyperpersonal interaction. Communication research, 23, 3–43.
 
推荐 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