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知识分子 > 美国八旬教授性骚扰,高校处理方式惹争议

美国八旬教授性骚扰,高校处理方式惹争议

撰文 | 沈丹丽
责编 | 程    莉
9月15日,美国科学促进会(AAAS,《科学》杂志出版者)理事会通过一项政策,政策规定,从10月15日开始,证实违反职业道德的成员可能被剥夺荣誉,撤销其头衔,其中包括了性骚扰一项。最近因性骚扰或其他不当行为,而受到指控和其他相关制裁的AAAS成员包括著名遗传学家、加州大学尔湾分校教授弗朗西斯科·阿亚拉(Francisco Ayala,曾任AAAS主席)、哥伦比亚大学前教授托马斯·杰瑟尔(Thomas Jessell)、亚利桑那州坦佩校区的劳伦斯·克劳斯(Lawrence Krauss)等。其中最引人注目的是现年84岁、著作等身的遗传学家阿亚拉。
今年7月,阿亚拉在被学校4名女性教职人员和研究生指控性骚扰之后,向校方递交了辞职信。
 
据《科学》(Science)杂志报道,学校自2017年接到对阿亚拉的指控,即启动调查。阿亚拉是学校的重要捐赠者,2011年,他向尔湾加大生物科学院捐赠了1000万美金。事情发生后,学校采取措施,重新命名包括阿亚拉生物科学楼、阿亚拉中央科学图书馆、阿亚拉奖学金在内的一系列设施和项目。
 
由于阿亚拉在生物科学界的威望,他的辞职引发了美国公众对高校“性骚扰”事件的热议。
 
事 件
 
加州大学尔湾分校于今年6月底证实,学校平等和多样性办公室(OEOD,Office of Equal Opportunity and Diversity)于2017年接到生物科学院的4名女性举报,指控阿亚拉性骚扰。4名女性分别为生态学和进化生物学教授凯思琳·特拉斯德(Kathleen Treseder),助理院长贝娜迪特. 希普利(Benedicte Shipley),助理教授杰西卡.普拉特(Jessica Pratt)和研究生米歇尔.埃雷拉(Michelle Herrera)。
 
该校校长吉尔曼(Howard Gillman)在声明中表示,除了4名投诉者外,校方还约谈了60多名证人。“考虑到这些有根据的指控的数量和广度,以及其中的权力差异,继续在名誉上保留阿亚拉的位置是错误的。”他同时对举报行为表示了肯定,认为“尽管举报不当行为总是很困难,但这些女性的行动尤其勇敢,因为她们的报告涉及我们教员中最杰出的一名成员。”
 
在一系列内部调查之后,阿亚拉于7月1日辞职,并将放弃学校未来的教学活动。
 
特拉斯德和普拉特的律师米莎.利伯蒂(Micha Star Liberty)表示,在他人面前,阿亚拉对女学生、员工和同事的行为通常充满了不必要的接触和有性意味的语言、陈述。比如,2015年他对一位在会议上做报告的教授说:“为什么不坐在我的腿上做报告呢?这样有趣多了。”
 
阿亚拉的辩护律师苏珊·艾斯瑞奇(Susan Estrich)表示,这一“坐在腿上”的言论确实是一种“拙劣的幽默尝试”,几年前阿亚拉已经为此道了歉。
 
利伯蒂还提到,阿亚拉曾在被他提名加入国家科学院(NAS,National Academy of Science)的特拉斯德面前讨论,被提名者的黑名单通常是怎么回事。特拉斯德认为这是一个隐晦的威胁,阿亚拉是在暗示可能将她列入黑名单——阿亚拉是国家科学院的成员,只有成员能对新成员进行提名并投票。
 
阿亚拉的辩护律师则称,“阿亚拉已经多次清楚地表明,他永远不会给科学院的候选人投反对票,更不用说他提名的候选人了。”
 
阿亚拉对其研究生埃雷拉的行为,才触发了校方在2017年11月开展对阿亚拉的调查。埃雷拉的导师为她作证,同时表达了对埃雷拉的支持。
 
然而,在这些举报的女性中,其中一名于3年前就提出了指控。“学校说他们在去年11月收到投诉并迅速采取行动,是令人沮丧和不诚实的。”利伯蒂说,“这不是事实。3年前受害者提出投诉时,他们没有进行调查。”
 
现年84岁的阿亚拉出生于西班牙,毕业于哥伦比亚大学。1989年加入加州大学尔湾分校。至今发表和出版了1000多篇论文和40多部著作,获得了美国国家科学院、美国科学和艺术学院、俄罗斯科学院、西班牙皇家科学院等8个院士头衔。阿亚拉以研究人口和进化遗传学而闻名,被称为“进化生物学的复兴人”。他对引起南美锥虫病(这种病有时致命,在热带地区折磨着数百万人)的寄生虫做了开创性的发现工作。
 
阿亚拉在他的声明中写道:“我深深地感到遗憾,我一直认为,热情地欢迎女性同事,双吻脸颊,赞美她们的美丽,是作为一位欧洲绅士的礼貌。但没有想到让她们感到不舒服,这从来不是我的意图。”
 
据悉,阿亚拉辞职后将不再参加校园活动,该校也会将其名字从生物科学大楼和科学图书馆移除。他的名字还将从几个研究生奖学金、学者项目中被删除。据学校以往的信息显示,阿亚拉在2011年捐给了这所学校1000万美元,这份礼物以在“未来十年每年100万”的方式发放。但该大学不愿透露已支付了多少款项,也不愿透露余下的部分将如何处理,并拒绝就性骚扰指控的细节置评。
 
争 议
 
《科学》在发表了题为“著名遗传学家被发现性骚扰后离开加州大学尔湾分校”(Prominent geneticist out at UC Irvine after harassment finding)的报道之后,又进行了一系列后续报道,引发了公众对高校处置此类事件的讨论,读者对此事件纷纷发表评论。让我们来看一下,美国是如何看待高校应对性骚扰事件的。
 
“对他的同情足够了”
——Jane Zelikova,Kelly Ramirez
(500 women scientists)
我们进入了“Metoo”的新纪元,但是记者和编辑更多还是关注在性骚扰者名誉的受损,而不是它给性骚扰受害者带来的危害。骚扰者的成就对科学的价值,比女性在工作场所的安全性更有价值吗?
 
在报道中,详细描述了这位“著名”教授的科学成就及其在所在领域的突破性工作,他对学校的捐赠,却没有提到他所骚扰的那些女性的学术成就。
 
从终身教授,到助理院长、研究生,新闻中削减了对那些举报女性的描述篇幅。我们被告知只是阿亚拉一个“欧洲人”,他的行为被误解了。
 
叙述应该聚焦在那些因为阿亚拉的行为遭受不幸的女性,承认性骚扰带给受害者的负担。是时候相信女人了。(该评论的标题是“Harassment charges: Enough himpathy”性骚扰指控:对男性的同情足够了)
 
是“调查”而非“投诉”导致了他的辞职
——Jessica Duffy
(美国中西部州立大学生物系)
作为一名从事科学工作的女性,我对阿亚拉的指控报道深感不安。标题(“Metoo的指控者让著名遗传学家跌倒”,原标题为“Metoo complaints fell noted geneticist”, M. Wadman, News In Brief, 6 July)暗示了投诉(complaints)或投诉者(complainers)才是阿亚拉辞职的原因,而不是调查本身。
 
另外,“投诉”一词给人的印象是,受害者对这一严重的科学不端行为只有轻微的不满。
 
这个标题不仅是对揭发者的偏见,从事实上讲也是错的。在阿亚拉辞职的三年前就出现了第一次举报。我认为是调查本身,而不是指控导致了阿亚拉的辞职。
 
他值得被“更慎重地调查”
——Andrés Moya等63人联名
(西班牙巴伦西亚大学整合系统生物学研究所)
 
对于我们这些熟悉阿亚拉教授的人来说,他是一个值得尊敬的人。在他的职业生涯中,以一种尊重、平等的方式对待他的朋友、同事和学生。他一生致力于生物进化的教学、研究和拓展,并获得了全世界的认可。
 
从现有信息来看,加州大学尔湾分校进行的调查似乎缺乏真正的正当程序、公平和充分的透明度。我们促请该校承认对阿亚拉的处罚存在仓促的可能性,并重新审理这一案件,更加彻底地调查此事。尽管学校和阿亚拉教授本人都不希望延长这一不幸事件,然而,同样重要的是,应该伸张正义,让人们看到正义得以伸张。如果能执行恰当,加州大学尔湾分校将为今后院校如何处理此类事件树立成功的典范。而为这类案件设计一个改进的程序将会赢得每个人的感激。
 
“我也是(Metoo),但程序正当很重要”
——Kristen Renwick Monroe
(加州大学尔湾分校政治学系)
这场争论凸显出大学目前处理性骚扰指控的方式上存在的问题。由于学校没能够发布易于公众了解的关于如何处理阿亚拉案件的指导方针,尤其是如何以及由谁做出最终决定,该校许多教员担心学校的触及范围过大,实施的惩罚与不当行为的具体指控不相称。
 
对性骚扰的零容忍政策还应该包括明确规定的程序,以保护正当程序,并确保对不当行为的推动性回应。
 
为了帮助实现改变对待性别的态度这一众所周知的困难目标,我建议三点。
 
首先,我们必须采取更多行动,在大学里创造一种严肃对待和保护潜在目标的氛围——无论是男性还是女性(笔者注:据最近的《纽约时报》报道,纽约大学一名女教授被指控性骚扰其男性研究生)。比如要认识到,即使是微妙的语言行为——如关于外表的笑话或评论——也会让一些女性和少数人感到不舒服。
 
其次,在提出性骚扰的指控时,必须遵循法律上正确的政策和程序。这些程序应该是透明的,并且对于所有教职员工一视同仁。政策应该写成易懂的文体,张贴在显眼的地方,并定期组织论坛,帮助指导大学社区的所有成员。
 
第三,处罚必须符合罪行。如果阿亚拉被指控的那种无趣的、非色彩的笑话和模棱两可的"不必要的接触"使得他在公众面前蒙羞,那么我们该如何处理更严重的性骚扰指控?为什么阿亚拉的妻子因为丈夫的行为也要从参与捐赠的名单中被移除名字?
 
Metoo运动在打开一个长期禁忌的领域做出了巨大的贡献。但是,如果不遵循明确的、公平的管理和透明的程序,可能容易产生政治迫害,从而使人们对性骚扰的合法指控产生怀疑。这将阻碍在学校和整个社会实现性别平等的进程。
 
9月15日也就是上周六,位于华盛顿的美国科学促进会一致通过一项新规,如果其成员被发现有违反职业道德的不当行为,将可能被协会除名。性骚扰或者因拒绝、反对、报告骚扰而进行报复,以及其他不当的性行为,可能构成严重违反职业道德。
 
这项新政的说明中写道,“选举作为美国科学促进会会士是一种荣誉,所有成员都应该达到普遍持有的职业道德和科学诚信标准。在少数情况下,当成员不再符合这一期望,或因其他原因不能继续胜任其会士的地位,应遵循以下准则和程序,要求撤销并考虑撤销个人会士身份的请求。”
 
根据要求,撤销请求必须有一份来自独立组织或机构、AAAS附属机构或AAAS自身的调查报告,也可以是包含了报告信息的公开声明,而不能仅基于报纸文章、博客或个人的轶事报道等做出决定。 
 
参考资料
[1]http://www.sciencemag.org/news/2018/06/prominent-geneticist-out-uc-irvine-after-harassment-finding
[2]Harassment charges_Metoo but due process.pdf
 (http://science.sciencemag.org/August 16,2018)
[3]http://www.usnewsexpress.com/archives/55251
[4]http://news.sciencenet.cn/htmlnews/2018/7/415146.shtm
[5]https://en.m.wikipedia.org/wiki/Francisco_J._Ayala
[6]http://www.sciencemag.org/news/2018/09/world-s-largest-general-science-society-oks-stripping-honors-scientists-found-be-sexual
[7]https://www.aaas.org/FellowsRevocation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