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知识分子 > 追求卓越,回归纯粹,西湖大学正式揭牌成立

追求卓越,回归纯粹,西湖大学正式揭牌成立

编者按
今天,西湖大学成立大会举行,西湖大学正式揭牌宣布成立。
目前,工学院、理学院和生命科学院均已成立,院长或者执行院长也已到位,或已经签约。理学院执行院长,西湖大学理学院讲席教授邓力,曾任布兰迪斯大学化学系主任,十分难得,因为中国绝大部分学校无法招聘到美国优秀大学的系主任。而4月份加盟的副校长许田也曾是耶鲁大学遗传学系副系主任。此外,加拿大工程研究院院士、IEEE Fellow Mohamad Sawan 也担任了西湖大学工学院讲席教授。
 
西湖大学计划招聘300名PI,从2016年以来,面向全球进行了8次学术人次招聘,从5000余名申请人中通过专家面试,目前已签下68人。目前在校的博士研究生139人,2023年将招收第一批本科生,可能在2022年会有实验性质的第零批本科生。
 
《知识分子》拜访今日的西湖大学,为您带来一线的观察。 
 
撰文 | 邸利会(《知识分子》主笔)
 
“这是显微注射仪,可以将外源DNA注入到细胞内,完成转基因;这是体式显微镜,基本人手一台,用来观察线虫,因为使用量比较大。”边走,唐鸿云边如数家珍地介绍着他在西湖大学的实验室。
 
不算细胞房,这个位于生命科学学院大楼内的一大一小两间实验室,加起来大概有200平,这里有唐鸿云想要的一切。
 
“我是今年1月多从霍华德·休斯医学研究院回来,3月份开始购设备,5月多以后就开始运转了。” 唐鸿云介绍道。
“喔!这么快!” 我在他的带领下参观,科研人员忙碌着做着自己的事情,只是偶尔抬头看一眼。
 
“是的,包括三名博士后、四个博士研究生、两名技术员都已到位,已经开始产数据了。推进的还是非常快的。”  唐鸿云微笑着说。
 
作为新晋的PI(独立实验室负责人),唐鸿云的感受与外界一致,从筹备到建立,从高等研究院到西湖大学,这所称之为“新中国历史上第一所由社会力量举办、国家重点支持的新型研究型大学”的推进速度令人侧目。
 
在2018年2月14日获得教育部批准设立之后,今日,西湖大学成立大会举行,西湖大学正式揭牌宣布成立。
 
招聘不妥协,用一流吸引一流
 
不夸张地说,整个西湖大学的建立过程,一直吸引着社会各界的关注,当然因为它的破天荒之举,另外也反映出,在中国改革渐入深水区,民众对本土世界一流大学的渴望。
 
改革开放40年,无论是公派还是自费,世界各地的实验室如今都不乏中国面孔,他们不少人与国内有各种形式的科研合作。在本土筹建一所民办高水平小而精的大学,是一种特别的诱惑。
 
唐鸿云是从导师韩珉那里听说西湖大学的——韩珉是科罗拉多大学的终身教授,也是霍华德休斯医学研究院研究员。“去年春天的时候,他和我说,你可以留意一下。”
 
韩珉与现今西湖大学副校长许田熟识,他们早在2001年就在复旦大学建立了发育生物学研究所并共同主持工作。而许田之前也是霍华德·休斯医学研究院研究员,耶鲁大学遗传学系副系主任,已经于今年4月份正式加盟西湖大学。
 
在做了初步了解后,唐鸿云对“小而精”的理念十分喜爱。去年4月,当唐鸿云一篇有关脂肪酸代谢如何影响动物精子和卵细胞产生的文章在《细胞》发表后,他决定可以一试。
 
而11月进行的面试,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我们同一批面试的大概30多人,过来以后发现大家都非常非常优秀,面试还从这么优秀的人里面刷了一大批出去,我就觉得这学校肯定会非常好。” 唐鸿云说,“还有另外一点,我能感觉到行政团队给予我们的一种温暖,效率也很高,他们服务性的理念,和国外没有什么差异,非常打动我。结果面试完第二天,我就拿到了offer,从那个时候开始,我心里面就已经知道,我会来这里了。”
 
能否吸引到一流的人才,可以说是决定了一所大学成败的关键。作为一所新建立的大学,在初期知名度并不高的情况下,如何做到这一点是一件富有挑战性的任务。
 
一张白纸的学校是否可以快速崛起,跻身一流大学的行列?1992年成立的香港科技大学就是身边的一个例子。而港科大的成功,在很大程度上得益于其人才策略,其创校校长吴家玮曾说,“你必须从招聘顶级人才开始,因为只有一流的人才能吸引其他一流的人,在快速发展的科学、工程和管理这些领域,你要不是一流,要不就是不入流。”
 
英雄所见略同。在办公室里,副校长仇旻向我讲述了西湖大学的人才策略:“我们讨论的时候说,人才是相互吸引的,一流人才吸引的就是一流人才,所以对我们来说,现在最重要的是吸引一批一流的人才,然后由这些一流的人才来吸引其他优秀的人。”
 
仇旻在2009年成为了瑞典皇家工学院的光子学正教授,随后回到母校浙江大学服务8年,2018年4月加盟了西湖大学,参与了工学院大部分人才招聘的工作。他还透露,现在工学院、理学院和生命科学院也都成立了,相应的学院的院长或者执行院长也已经到位,或已经都签约。
 
已经到位的理学院执行院长,西湖大学理学院讲席教授邓力,曾任布兰迪斯大学化学系主任,这十分难得,中国绝大部分学校无法招聘到美国优秀大学的系主任。另外,加拿大工程研究院院士、IEEE Fellow Mohamad Sawan 也担任了西湖大学工学院讲席教授。仇旻说,工学院的院长也将由美国聘请的一位讲席讲授担任。
 
从公开资料看,西湖大学计划招聘300名PI,从2016年以来,西湖大学面向全球进行了八次学术人次招聘,从5000余名申请人中通过专家面试,目前已签下68人,还有大量职位虚位以待。不过,仇旻说,招人这事并不急于一时,关键是维持高的质量标准。
 
“如果我们着急的就想一两年之内把这300人填满,那就很糟糕。我们宁愿慢慢来,确保我们的质量是非常好的,甚至是希望一次比一次好,因为一开始什么都没有的时候,吸引人会难一点,当建设得越来越好,包括校园、平台设施等各方面都起来的时候,招聘效果会更好。招聘人才这一点上,我们不妥协。” 他说。
 
治学自由
 
招聘很严格,西湖大学也为PI们提供了他们所需要的实验设备、充足的启动经费、生活安排,当然还有国际竞争力的薪水(他们没有告诉我具体数字,不过强调绝不是“至少3倍”,也绝不是外界说的土豪重金)。
 
“我刚过来的时候,这栋楼还没有启用,我们一家人都在行政楼,生活在楼上的公寓,工作在楼下的办公室。我回来主要想做蛋白质组学大数据。” 在生命科学学院楼的实验室里,郭天南博士告诉《知识分子》。如今,很多实验室的设备和人员都已齐聚,科研工作也已正常开展,而这一切得益于西湖大学给予PI们极大的信任和自主性,人怎么招,钱怎么花,可以直接按照自己的科研需求去做。
 
“我们是一个新兴交叉学科,我的实验室里面既需要有做生物医学、化学、物理的成员,也需要有做计算机的同事。假如我不能够自主决定招什么样的团队成员,而需要向学校说明比如一个生命科学实验室为什么要招聘计算机科学的科研助理,效率就会很低。而关于科研经费使用的灵活性,包括设备、试剂,出差开会等等,我觉得西湖大学和国外没有什么区别,甚至我们这里更加灵活,给与PI充分的信任和极大的自主性,简单高效。” 郭天南说。
 
长期以来,中国科研管理的逻辑类似于“有罪推定”,假定科研人员会利用某个漏洞,布下天罗地网,导致他们被限制在一个狭小的活动空间,匍匐前行,经常难以保证科研的效率。
 
从回到西湖一年半的感受来说,西湖大学“小而精”的特点,也利于交叉学科的生长,这可以说是给予郭天南的又一份礼物。
 
每周三的交叉午餐会是大家的欢乐时光。所有的PI,不管是生命还是理工,轮流把自己的研究讲给“外行”听,同时大家也坐在一起提问、讨论问题。
 
“交叉午餐会刚开始是很混乱的,像幼儿园,理工学院的PI会问什么是细胞,因为他们上一次学习细胞生物学已经是中学时代。当然,物理学家展示的那些公式,化学家的晶格等,我也是一头雾水。但慢慢坚持了几个月,相信所有人都受益匪浅,大家的视野更加开阔了。我觉得这样的交流对我们的前沿研究非常有意义。” 郭天南说。
 
唐鸿云也被这种交叉的氛围所感染,他告诉我,在过去的几个月学到的非生物的知识,比过去在美国七年学到的还要多。想象一下,这样的一群人,饶有兴致地讨论着科学,虽然性格各异,领域不同,该如何描绘他们身上共有的气质?
 
“你觉得做研究需要怎样的特质?”,“你如何评价你的同事?”,“你最希望学生具备怎样的素质?” 在与PI们的接触中,这是我经常抛给他们的问题。
 
“我觉得有一个词形容同事的话,是有创造性的思考者”,“做科研要非常的开放,非常愿意接受新的东西”,“方向的掌控能力强”,“对科学有品鉴能力,领航科学前沿”,“我希望学生要有独立思考的能力”,“有很强的驱动力”“主动解决问题的能力”…… 虽然答案不尽相同,但他们都提到,做研究,要做原创的、有影响力的研究。
 
“从刚进来(西湖大学),施一公就给我们反复强调的一个理念就是,要做原创的、有实际影响力的研究,如果只是随波逐浪,跟随热点研究,即使发了很多(高影响因子的)文章,按照目前西湖大学的理念,应该是很难得到认可的。” 郭天南说。
 
仇旻说,虽然学校的评价体系还在建立之中,但至少在校领导和学术领导层面,已经达成了共识,不会用数论文等这些量化的指标去简单评价,而是会用一个更综合的方法,更多看工作的重要性、产生的影响。
 
西湖,是她自己
 
通过高标准的招聘引进一流人才,培养一流的学生,建立一流的科研制度,造就一流的学术氛围,西湖大学正朝着人们期待的一流大学之路迈进。之前,很多人一直想问,或期待一个明确的答案,多久才能建成一流?
 
“可能从社会的角度看,因为中国一直是在快速发展的这条路上,大家见证了太多的神话般的崛起,所以希望三五年之后把西湖大学建成世界一流大学,但是高等教育有自身的规律,很难一蹴而就。我希望借这个机会表达一下,我们不太可能五年或者十年直接建出一个世界一流大学,但我们可以短时间内打造一个一流的学术团队,有一批一流的学生,然后做出一流的成果,在这样一种情况下,如果还有一流的学术科研的氛围的话,那么我相信全世界就会逐渐承认你是一流大学。一流大学不是靠喊口号建成的,是努力实干出来的。”仇旻说。
 
同样, 西湖大学副校长许田教授也持这样的观点:“社会、政府、捐赠人对我们有很大的期望,我们明白,我们感激,我们也希望能够尽快出一流的科研成果。但是这个事情不能急,如果急功近利的想要拿出一些小成果的时候,往往无法让学者聚焦困难的问题、重要的问题、对社会有重大影响的问题,并通过不懈的努力获得突破。西湖大学刚刚起步,大多数是年轻学者,需要有时间积累,才能有突破。”
 
郭天南对我说,他对一流大学的理解是,不一定要跟哪个学校比较规模有多大,历史有多长,或者每年产出多少(高影响因子的)文章,而是能够孕育出了一些科学上原创、对社会有重大影响的研究成果,培养出杰出的人才。“至于说多快可以达到一流水平,我们每个人当然都希望越快越好,并且我和同事们一直都在为此分秒必争的奋斗。但达到一流水平付出的努力在很多时候跟时间并没有明确的函数关系。我觉得我们有幸可以在一个学术自由的环境中,沉静下来,专注重大科学和技术问题,融合多学科知识,扎扎实实的做研究,培养学生,不断提高效率,分秒必争,持之以恒,应该总不会一无所得。” 他说。
 
从西湖高等研究院的建立,到西湖大学的筹备,人们总是在想象她的模样,未来的西湖大学究竟是怎样的面貌。校长施一公来自普林斯顿,副校长许田来自耶鲁,仇旻来自瑞典皇家工学院,每位创始人、每一位PI都有着不同的学术经历,浸染着不同学校的文化,我猜在他们的脑海中,也在描绘着西湖大学未来的模样。
 
此前,不少人猜测,由于施一公长期在普林斯顿工作,加上小而精的西湖高等研究院的建立,西湖大学的模版应该是普林斯顿大学。但仇旻说,普林斯顿、加州理工、MIT、哈佛,欧洲的牛津、剑桥,苏黎世联邦理工,都是西湖大学学习的榜样,“但西湖大学应该走出自己的一条路,我们要做的就是中国的西湖大学,而不是别的”。
 
今天,西湖大学正式揭牌成立,像唐鸿云这样的新PI们以及郭天南这样的“老”PI们,以及他们实验室的科研人员、博士生,学校各个层面,所有为西湖大学建立付出努力的人,他们都已经准备好了,去一起塑造一个独特的西湖大学。
 
未来可期,西湖可期。 
 
推荐 0